張慧東:李克強考察四川目的是救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4月20日,中共黨媒新華網報導了李克強在四川考察,在非常簡短的報導中,僅僅描述他的考察行程,而沒有其他任何具體細節。而中共國務院網頁則以《李克強在成都考察中國—歐洲中心釋放什麼信號》為標題,登載了李克強的講話。李在考察時講:「中國(中共)將一如既往堅持對外開放政策,開放的大門會越開越大。」

而就在同一天,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發表視頻講話,習提到了「人為『築牆』、『脫鉤』違背經濟規律和市場規則,損人不利己」,「要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

在外界看來,李克強此番「唱白臉」是為了配合習近平,讓李在近期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第三次出面向世界各國示好。然而,對比同一天中共黨媒對習近平和李克強的不同報導,可以發現,中共黨媒一如既往的明顯「尊習貶李」,讓習不僅占盡頭條,而且全文登載他的講話,絲毫不給李任何露臉機會。

屢次唱白臉示好
儘管李克強在中共黨媒中的露臉機會極少,但是,一旦有媒體報導,李克強的一些「親民」舉動與中共僵硬的宣傳方式格格不入,總會引發外界關注。

3月26日,在中共黨媒全面發起「H&M事件」抵制運動,抵制風暴在中國大陸越演越烈,並隨後迅速蔓延到抵制其他洋貨品牌之際,李克強走訪了為耐克(Nike)、阿迪達斯(Adidas)等品牌提供化工原料的江蘇南京的中德合資巴斯夫(BASF)化工廠,雖然中共黨媒並未報導李的此次行程,但是,在微博上卻有網民貼出了李克強走訪這家化工廠的照片和視頻。

隨後,在4月13日舉行的中共與美國工商界領袖視頻對話會上,李克強在會上向20多家美國知名跨國公司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發言,他表示中美「合則兩利、斗則俱傷」,強調兩國經貿關係的本質是「互利共贏」。他特別強調:「中美脫鉤對誰都沒有好處,也會傷害世界,希望雙方相向而行。」

本次4月20日李克強在成都考察中國—歐洲中心的舉動,用中共國務院的《李克強在成都考察中國—歐洲中心釋放什麼信號》為標題恰到好處顯露出中共此時此刻的心態,那就是中共擔心與世界脫鉤,特別是擔心中美脫鉤

李克強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三次頻頻主導露面唱白臉向世界各國示好,在表面上給外界發出一個信號,那就是李本人與中共主導的抵制洋貨的不同調,雖然表面上貌似顯露出李與習之間的內部矛盾爆發,但是實際上卻起到了迷惑外界的作用,營造出中共內部可能還存有不同的聲音,讓外界抱有中共內部可能存有改良派的幻象。

眾所周知,中共對所有各級官員的言行管制是實行嚴厲的黑社會式中共「家法」,如果未經習核心的批准,任何不同調的內容絕無可能見諸任何媒體。如,原中共總理溫家寶近期發表追憶母親的文章,不僅在微信上禁止分享,而且在大陸媒體遭到全網刪除。

再來仔細觀察李克強本次的行程,可以發現,李在四川考察了中共的國有企業四川長虹時,在中共媒體的報導中提到:「在長虹公司,負責人向總理介紹,通過開展多種形式的雙創。」

「雙創」,即「全民創業,萬眾創新」的「雙創運動」,由李克強於2014年9月提出,其旨在解決「大學生畢業即失業」的中國大陸失業問題,讓李克強未曾預料到的是,其力推的「雙創運動」在中國大陸惡劣的營商環境下,據中共黨媒新華網報導,95%的創業者最終陷入失敗的結局。

為何在本次中共的黨媒報導中,特意強調李克強在四川考察中僅僅關注國企的「雙創」工作呢?

2020年10月,中共國資委下發《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年)》,由中共副總理劉鶴作為組長主持負責國企改革工作,應該對中國經濟直接負責的中共總理李克強卻排除之外。從2020年10月至今,在劉鶴多次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國有企業改革領導小組會議中,也不見李克強的身影。也就是說,李克強不能過問中共的國企改革。

因此,李克強可能也有自己個人的打算,一旦習核心出現政治失誤,被國際社會孤立,經濟出了大問題,作為中共最高政府首腦的總理李克強首當其衝可能就要成為替罪羊。

李克強通過經過習批准的唱白臉操作,不僅實現了與習近平保持高度一致,而且也發出了不同的聲音,藉此可以成為未來「甩鍋」的本錢。

就業壓力重現
在四川的考察中,報導中特別強調了,李克強「對有的企業剛創立1年多就吸納數百名大學生就業表示肯定」。

早在3月11日的中共兩會期間,李克強提出,推動「六穩」,實現「六保」,把就業放在首位,其背景是2021年中國的高校畢業生達909萬人,再次打破歷史最高紀錄,比2020年874萬人,整整多出35萬。

據中共教育部2月26日公布,2020年中國高校畢業生總體就業率達90%以上。

如果高校應屆畢業生有如此高的就業率,那麼李克強為何把「穩就業」放在工作的首位呢?

通過分析陸媒2021年4月披露的《南京體育學院2020就業質量報告》,截止日期為 2020 年 12 月 25日,該校 2020 本科畢業生就業率為 92.46%,其中,「靈活就業」比例高達33.41%,也就是高校超過三分之一的學生是靈活就業。

中共教育部在2020年7月公布了荒唐的就業標準指標,詳見《開網店、當博主、打電游都算就業》,如此「靈活就業」與失業沒有什麼不同。由此可見,中國的實際失業率或只是冰山一角。

李克強深知中共各部門的造假行為,早年他提出的「克強指數」就是對中共各部門的數據的深度不信任,中共高層的心態可見一斑,只是為了維護中共統治而混日子,所謂解決就業等民生問題僅僅停留在口頭上而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