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迫害法輪功「集中地」泰來監獄又欠血債

大慶市法輪功學員呂觀茹被迫害致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7日訊】黑龍江大慶市法輪功學員呂觀茹先生,原大慶石油管理局房建公司職工,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冤判七年,遭受各種酷刑,曾被迫害致胃出血、出現生命危險,近期呂觀茹在泰來監獄被迫害致死。黑龍江省泰來監獄被610作為暴力轉化與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地」。齊齊哈爾市中醫院劉晶明、大興安嶺地稅局幹部盧玉平、齊齊哈爾計算機專業人才潘洪東等法輪功學員,先後在泰來監獄被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呂觀茹被大慶市讓胡路公安分局惡警綁架;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被大慶市讓胡路區法院枉判七年、勒索罰金四萬元,隨後被劫入黑龍江省呼蘭監獄迫害。呂觀茹堅持信仰,拒絕「轉化」,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又被劫入黑龍江省泰來監獄繼續迫害;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呂觀茹被迫害致「腦出血」離世,終年69歲。

呂觀茹,原大慶石油管理局房建公司職工,負責房建預算工作,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身心受益,身體所有的病痛、頑疾不治而癒了,是單位公認的好人,年年是單位先進工作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呂觀茹被中共邪黨綁架、非法關押,遭受過上繩、冷凍、長時間罰站、棍子打頭、開飛機、鞋跟刨等多種酷刑,被迫流離失所在外十八年,住處搬家已記不清多少次了。

一、進京和平請願,被非法關押迫害一個月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二日,呂觀茹和妻子孫忠萍進京為法輪功鳴冤,在北京信訪辦被大慶駐京辦事處惡人綁架,被劫回大慶非法關押迫害了一個月。呂觀茹被非法關押在大慶市龍鳳看守所,妻子孫忠萍被非法關押在大慶市看守所。

在龍鳳看守所,呂觀茹遭到警察慫恿的刑事犯的毒打,牙都被打活動了。在看守所,呂觀茹被剃了光頭,去北京時特意穿上的新衣褲、新皮鞋、皮腰帶,也都被犯人拿走了。當呂觀茹和妻子同一天回來的時候,穿著犯人給的破衣服,破褲子,穿著拖鞋,手提拎著褲腰回的家。

二、被關在小屋裏刑訊逼供,連續毒打四個小時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呂觀茹和妻子孫忠萍在大慶石油管理局南側的廣場集體煉功,遭綁架。幾天後,大慶乘風派出所警察李樹新、曹曾恩以及大慶市讓胡路區公安分局警察把呂觀茹弄到一個小屋裏,開始刑訊逼供。

呂觀茹生前訴述:他們把我弄到一個小屋裏,關上門,一個又黑又瘦的警察強迫我撅著,然後拿起皮鞋,用鞋跟使勁刨我的屁股,又打我的頭部,從上午十點一直打到下午兩點,打了四個小時,期間打我的警察累得時不時地甩自己的胳膊。當我回到號裏,警察走後,號裏的犯人說,他們怎麼給你打成這樣?他們拿來一個枕頭襯到衛生間的玻璃後面,讓我看「玻璃鏡」中的自己,我一看,頭都腫大起來,眼睛變成了一條縫隙,伸手摸摸屁股,沒有一點知覺,躺下後,只覺得屁股是一塊膠皮,顏色已經變得黑紫。

此次綁架,呂觀茹被非法判一年勞教,由於不接受「轉化」,又被延長了一個月零七天時間關押。

三、在大慶市東風新村勞教所遭受酷刑折磨

在大慶市東風新村勞教所,呂觀茹拒絕「轉化」遭受過上繩、冷凍、長時間罰站、棍子打頭、開飛機、鞋跟刨等多種酷刑。

夜裏煉功,被「上繩」酷刑折磨

呂觀茹在夜裏煉功,被上繩(一種殘酷的刑法,嚴重時繩會勒進肉裏)。勞教所二大隊警察大隊長王喜春、賴某坐在刑訊逼供桌前,警察張旺柱、翟洪峰負責上繩.

呂觀茹生前訴述:「(他們)用一根小手指粗細的繩從脖子向下兩臂纏繞後勒進肉裏,一邊兩個人用力拽繩子勒緊,再從後面鎖死,四人用力後,人被勒得像木頭人一樣,全身不知道哪裏疼,過程中還拍勒繩處,故意增加疼痛,十五分鐘後再緊一次繩,當解開繩子時,胳膊已經沒有一點血色,一道道深溝,像搓衣板一樣。我疼得大聲喊,一個警察用寬膠帶把我的嘴封住,再一腳把我踢倒,我被踢跪在水泥地上,極其痛苦,卻發不出聲音。當時感覺就像活扒人皮一樣苦。」

冬天在氣溫零下二十多度的室外,被扒掉衣褲冷凍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大隊警察將堅持煉功的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弄到零下二十多度的室外,用手銬十字形銬到鐵架子上,在外面凍了兩個來小時,學員們被凍暈過去,失去了知覺。呂觀茹的雙手被銬在鐵柱和籃球架上,冰、冷,讓他身體沒有了知覺,甚至也沒有了思想,警察拿著不知是甚麼東西,捅他的肢體,並大聲叫著 「呂觀茹!呂觀茹!……」當時監控法輪功學員們的警察穿著棉衣褲,身上披著值班室的棉被,在寒冷中不停地跺腳。

夏天被推到外面讓蚊子咬,遭受開飛機酷刑

呂觀茹生前訴述:「勞教所經常要我們寫誣陷大法的保證,讓我們寫悔過一類的文章,我們沒有寫。夏天就把我們多個法輪功學員推到外面讓蚊子咬我們。到晚上了,讓我們進屋後低頭撅著,雙手後舉,像飛機的兩個翅膀,不知道撅了多長時間,每人頭下方的地上都是汗水一片,當時二大隊的(警察)教導員馮喜拿著拖布桿打我們的頭,拖布桿被打斷了幾節。」

四、被枉判七年,在泰來監獄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呂觀茹被大慶市讓胡路公安分局警察程龍、陳曦綁架。當天,在黑龍江省大慶地區,警察綁架了六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對近百人非法抄家、騷擾恐嚇。據悉,這次綁架是黑龍江省公檢法司部門蓄謀已久的,警察是拿著名單到法輪功學員家非法抓人的。

在大慶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呂觀茹被警察罰站、戴腳鐐、非法提審;呂觀茹多次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遭警察及犯人強迫灌食,被迫害致胃出血、生命出現危險,多次在醫院搶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呂觀茹被構陷到讓胡路區檢察院,遭讓胡路區檢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大慶市讓胡路法院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呂觀茹、劉恩權非法開庭。呂觀茹的兩名律師和劉恩權的一名律師為他們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最後,呂觀茹和劉恩權陳述自己沒有罪。

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呂觀茹被大慶市讓胡路區法院枉判七年,勒索罰金四萬元。上訴到大慶市中級法院;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大慶市中級法院枉法裁決,維持冤判。

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日,呂觀茹還在醫院搶救的情況下,被秘密劫入黑龍江省呼蘭監獄迫害,呼蘭監獄獄警說抬來的都收。

在呼蘭監獄,呂觀茹堅持信仰,拒絕「轉化」,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又被劫入黑龍江省齊齊哈爾泰來監獄繼續迫害。

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呂觀茹在泰來監獄被迫害致「腦出血」離世。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一直被黑龍江省610和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作為暴力轉化與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地」,拒絕寫所謂「轉化的四書」的人,會遭到多種酷刑迫害和體罰虐待,如:上大掛、架飛機、罰站、罰蹲、熬鷹(連續多日不讓睡覺)、灌辣椒水、站水牢(冬天雙腳站在涼水裏)、關小號鎖地環、坐老虎凳、惡毒侮辱謾罵等等。

齊齊哈爾市中醫院法輪功學員劉晶明,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送往泰來監獄,46天後被迫害致死,年僅39歲。

大興安嶺地稅局幹部盧玉平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被泰來監獄迫害致死。曾經救六條人命的法輪功學員潘本余,在泰來監獄被迫害致肝腹水、心肌梗塞、吐血,心臟病、生活不能自理、全身抽筋、不停呻吟,盧玉平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含冤離世。

年僅37歲的齊齊哈爾法輪功學員潘洪東被泰來監獄迫害致死,潘洪東畢業於「川大」計算機專業,學識淵博。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潘洪東被警察活活毒打致死,遺體多處傷痕,嘴角、耳孔、鼻孔有血跡,胸部有圓形的傷痕,腿、背部等多處有明顯的血印子。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呂觀茹被黑龍江泰來監獄迫害致死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