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氣氛異常 王岐山、溫家寶話中有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8日訊】中共二十大前夕,中南海政局愈發詭異。日前,中共前總理溫家寶在「澳門導報」發表憶母長文,以及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博鰲亞洲論壇上的講話,都被認為話中有話,並被解讀為中共政局氣氛異常的表現。

中國清明節前,中共前總理溫家寶在《澳門導報》上撰寫四篇文章,悼念去世不到半年的母親,文中通過回憶母親對子女的教育與愛護,表達自己對母親的追憶與懷念,同時傳遞了母親傳統的做人標準對自己一生的影響。

但此文在鳳凰網、網易和微信公眾號短暫轉載後,立刻遭到中共審查屏蔽。

4月28日,法廣刊文說,在中共語境中,境外刊物,主要指的是港澳刊物,習近平政權對此是頗為忌諱的,傳閱境外刊物,帶回境外刊物都會遭到嚴厲懲罰,開除出黨,撤職查辦,直至被判罪。

溫家寶為什麼「擅自」在境外刊物發表文章,違背習近平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六四學運領袖王丹認為,這事很蹊蹺,並猜測此舉是「有一些發牢騷,向習近平表達不滿的性質。」

文章又聯想到王岐山博鰲開幕式上的表現說,在當下中國的政治環境,從王岐山戰戰兢兢的表現就看得出來,害怕習近平。習越是有一種不安全感,他周圍的官員就越是害怕他。王的情形比較典型。

王岐山有「救火隊長」之稱,被認為是精明強幹之人,青少年期與習近平同在延安地區插隊,傳說兩人蓋過一床被子。他在習近平第一個任期助習反腐清除異己,並助習謀劃「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功不可沒」。

文章說,然而這位為習近平延續執政的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日前在博鰲開幕式上卻強撐笑顏,戰戰兢兢。他卑賤地稱自己為「臨時主持」,為習近平「報幕」,這麼做體現了中國「對我們的主席的高度的尊重」。

有人嘆息,就差自稱奴才、三跪九叩首了,未料想王岐山公開俯首稱臣。

在博鰲會之前,中共兩會上,王岐山帶頭稱頌習近平。法廣說,以王岐山的功勞,他實在需要這樣做嗎?他應該不會想著明年繼續留任吧?總之,他的表現同前中共總理溫家寶很不一樣。

大紀元專欄作者王赫也認為,王岐山則大不同於溫家寶。王有能力、有實力、有魄力,當初習王同盟,打虎勢如破竹;王之未能留任常委,固然有江派之離間,然亦不乏王「功高震主」之嫌疑。

2018年兩會後,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不過「榮譽」而已,習王猜疑之心已生。2020年以來,習對王的一系列敲打,王在忍受的同時,恐怕也不是沒有想法的。在某種意義上講,王岐山這次自稱「報幕」,既是自嘲,也反映出對習的不滿。

4月20日,博鰲亞洲論壇上,王岐山稱自己是為習近平報幕的。(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法廣稱,在當下中國的政治環境下,溫家寶還在以某種方式公開表達自己的意見,說明他不太害怕禁他,反而說明有人懼他?這一點也同王岐山不一樣。

溫家寶的文章一出,不少中國人懷念起胡溫時代,說溫家寶是中共高官中唯一說出民主、人權、普世價值,憲政,這些現在的最高領導人仇視的概念。

但有人說溫家寶不過是影帝只是博取美名,評論人士胡平問:難道其他中共頭頭們不是影帝,不想博美名?為什麼溫家寶和他們不同調?為什麼別人都不唱這種調?

法廣說,想想溫家寶,一篇懷念母親的文章,說了幾句有良知的時候,就遭到屏蔽,這本身意味深長,在今天這個時候,他還有心思舞文弄墨,而不像王岐山那樣戰戰兢兢,意味深長。

大陸作家笑蜀認為:今天溫家寶仍堅持當年的言說,這份執著,足見其真誠。這份真誠在當下中國何其稀缺,以道德完美主義責難之,實在荒謬。

當下連溫家寶這位早已不在台上的退休高官,說幾句話都要被禁,讓許多人感到不可思議。

作者葉書刊文說,溫家寶的文章中包含了一些非中共主流,甚至是逆中共主流性的筆調與反思,而遭到中共嚴禁。

首先,中共講黨性,溫家寶的文章卻將人性和做人的道理進行了常態化的描寫。其次,文章對文革的批判踩了中共敏感神經。溫家寶還提及自己在中南海工作了28年,如履薄冰、如臨深淵,有點爆料和揭短中共高層亂象的意味。

文章中還有親民愛民論調。特別是文尾,溫家寶寫道:「我同情窮人、同情弱者,反對欺侮和壓迫。我心目中的中國應該是一個充滿公平正義的國家。」

作者葉書說,溫家寶在任期間,經常為百姓的疾苦而落淚,對此,外界褒貶不一。但此時,他已離位多年,在習近平忌憚老人干政的嚴厲背景下,特別是在當前中共為續命,而不斷割民眾韭菜的環境中,他能如此頂風發聲,在中共體制高官中並不多見。

或許正因為溫氏家書的逆主流反思,踩了中共的痛點,而被迅速消音。

溫家寶的憶母文章遭封殺事件風波未了,同為前總理的朱鎔基於4月24日為清華大學經管學院新樓落成儀式官樣批示,也遭「封殺」。但目前不知是陸媒採取的自我審查行為,還是中共文宣系統內部的禁令。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說,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一方面折射二十大前政局詭異暗潮洶湧,高層搏殺異常激烈,另一方面也表明文宣系統已成為高層分裂、博弈的焦點所在,預示中共變局進程正在衝擊中共政權最後的堡壘——中共意識形態系統。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