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陽:我的國籍羞恥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不知道有多少中國人跟我一樣,每次在他國海關出入境或者辦事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的時候,都會感覺羞恥。 我的這種國籍羞恥感來得自然而且強烈。除了強烈的恥辱感,我還有深深的無力感。 因為生不由己,所以身不由己。

儘管我很努力地在嘗試改變這種被強加的屬性,但仍然感覺這個進程好慢!我的變更國籍之路無比漫長且充滿艱辛曲折。

這種羞恥感,很大程度是因為我完全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共產黨政權和專制國家體系的排斥和嚴重不認同。

落實到具體的層面,那是因為在人類世界,「中國人」已經無可逆轉地被妖魔標籤化。

「中國人懦弱、自私、愚昧、麻木、極端……」

而七十年來中共政權在代表著這個國家,這個族群。

對內,中共政權奴化、壓迫、禁錮中國民眾。破壞中國社會的公平、效率、社會保障體系,讓中國社會無可逆轉地畸態化,中國民眾產生根深蒂固的劣性,自然就甩不掉「懦弱、自私、愚昧、麻木、極端……」的標籤。

對外,中共政權在國際社會到處撒潑碰瓷,破壞規則和秩序,給全人類帶來意識形態和國際安全的雙重隱患,遭遇整個文明世界的敵視的抵制。

中共國(人),已然成為邪惡、蠻荒、殘忍、落後、隔絕的代名詞!

有位推友不贊成我這種說法,他(她)載我的推文後面留言說:「我對國籍沒有羞恥感,又不是我選的,我幹嘛要有羞恥感啊! 我只對我自己選擇的行為負責! 如果對天生的國籍該有羞恥感,那其他國籍的人有優越感嗎?他們如果有優越感,那對嗎?」

我給這位推友的答覆,也很簡單:「關於國籍問題,你怎麼思考,那是你的私域,我無權過問。 而我呢,羞恥感有利於我去改變這個現狀。 持中共政權頒發的護照通關,就像對著一個劫我家產奸我母親的強盜叫爹。如果我對此沒有羞恥感,那我不知道什麼事情才能激發出我的羞恥感。 『不是我選的』不能成為我聽之任之的理由,那顯得墮落。」

是啊,共產黨1949年竊國至今,盤踞中國大地七十二載。

如果故土是人的家園,是人的母親,那麼共產黨就是霸占我家園,姦淫我母親的強盜土匪!這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如果要我把這種羞恥感推諉給「國籍不是我選的」,去淡化和遺忘這種道德壓力。我做不到,因為我有自尊,也有抗爭精神。

而今,我卻要持中共政權簽發的身分認證證件行走於文明世界,飽受這種被動屬性招致的偏見和排斥。這種認賊作父、惡名傍身的狀態,難道不應該讓我心生羞恥?

我要清除這種羞恥感,因為它不屬於我的選擇。

唯二道路,其一是推翻中共政權,讓故土構建新的民主憲政國家,我能拿到一個全新的被普世認同的公民身分證件。

其二是,去國流浪,懇求能讓我心嚮往之文明自由國家接納和歸化我,此生不做紅朝人!

知恥後勇,求索不息。

(葵陽 寫在2021年4月23日星期四 斐濟時間下午1:5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