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拜登對中共需更加強硬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秋生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總統拜登4月28日在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上說,「我們正在與中國和其它國家開展競爭,以贏得21世紀的勝利。」《紐約時報》一位心懷偏見的作家批評他的演講過於簡單化。但是他錯了,民主國家正與中共開展一場生死攸關的競爭,即便不是衝突的話。拜登知道這一點。

「布林肯國務卿可以告訴你,我和習主席相處了很長時間,和他一起旅行超過1.7萬英里,和他進行的私下討論超過24小時」,拜登說,「他打電話祝賀時,我們進行了兩個小時的討論。」「他極度認真地想要成為世界上最重要、最關鍵的國家。」拜登在這裡說走了嘴,暗示習近平認為中共是未來的世界霸主。

拜登說,「習主席和其他獨裁者認為,民主國家無法在21世紀與獨裁國家競爭,因為達成共識需要太長時間。」拜登對習近平的印象來自權威人士。作為一個美國人,聽到中共領導人的這些話不可能不驚慌地採取行動。非常糟糕的是,拜登沒能在幾年前說服奧巴馬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然而令人耳目一新的是,總統將他的一些演講集中在重振美國的工業實力上。他說,「風力渦輪機的葉片沒有理由不在匹茲堡而非要在北京製造。」他補充說,「沒有理由說美國工人不能在電動汽車和電池生產方面領先世界。」

在這一點上,拜登可能是在抨擊特斯拉汽車(Tesla Motors)首席執行官、億萬富翁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最近在上海,而不是在底特律,增加了電動汽車的產量。也可能是說他也可以為馬斯克提供支持。

特斯拉是一家美國公司,有可能迫於中共的技術轉讓和增加就業的壓力,屈從於毛派風格而公開表示臣服以獲得市場准入。在過去兩週,中共利用一名女性的有爭議的剎車故障向特斯拉公開施壓,該公司則表示將進行「自我檢查」和「自我整改」,以糾正其售後服務問題。美國公司為了錢什麼都能做。

拜登正確地借鑑了川普政府的重點,重建美國工業。如果美國不想在經濟和軍事上落後於中共,這是絕對必要的。領導美國工業的必須是美國,而不是中共。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尚未取消川普對中共施加的關稅。川普拒絕了大多數經濟學家(除了彼得‧納瓦羅)的建議,打破了關稅模式,拜登也緊隨其後。這些經濟學家現在將不得不重新考慮他們的自由貿易模型,並在其中加入更多的國家安全考量,而不僅僅是消費者價格。拜登的正確做法就是讓川普的關稅政策保持不變,但是很快他將不得不帶頭對抗中共,而不只是與共和黨的創新路線若即若離。如果他不去領導,我們將需要另一位共和黨總統來領導,從2024年開始。

在昨天的演講中,拜登哀嘆美國未能將至少2%的GDP用於研發。他說,我們幾十年前保持了2%,而今天這個數字已經下降到不到1%。他說,「中國和其它國家正在迅速逼近,我們必須開發並主導未來的產品和技術,包括先進電池、生物技術、電腦芯片、清潔能源。」這他說對了。

拜登提到了發明了互聯網和全球定位系統的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the U.S. 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縮寫為DARPA),但不幸的是,他實際上並沒有呼籲為純粹的研究提供更多的國防資金。相反,他呼籲由國家衛生研究院(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縮寫為NIH)管理一個新的以健康為重點的機構(the Health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縮寫為HARPA)。當然,我們需要HARPA,但我們也需要為DARPA提供更多的資金。美國必須保持其技術優勢,尤其是軍事優勢,以超越我們唯一真正的全球競爭對手——中共。

在演講中拜登說,他希望習近平能聽到他說的話,「在與習主席的討論中我告訴他,我們歡迎競爭,我們不尋求衝突。」

這一番話以及拜登在氣候變化問題上進行合作的提議將會緩和美國公眾對可能爆發新冷戰的日益增長的擔憂,以及對可能導致核戰爭的所有風險的擔憂。

但是,拜登現在必須明白,不是我們(美國)在尋求衝突(奧巴馬總統毫無疑問地證明了這一點),而是習近平在找茬,他是領土擴張主義者,對自己的人民進行種族滅絕。當代中國實行種族隔離制度,一些少數民族沒有行動自由,漢族實際上擁有全部權力。美國人民需要知道,總統需要霸氣地站在講壇上,以一種更明確的方式讓美國民眾知道:北京是要找我們的麻煩。

拜登的確表示,他將「全面捍衛美國的利益」,包括反對不公平的貿易行為,打擊技術和知識產權盜竊。他承諾「在印度—太平洋地區保持強有力的盟國關係,就像我們對北約和歐洲所做的那樣,不是為了挑起衝突,而是為了防止衝突。」他承諾繼續致力於保護人權、自由,加強我們的同盟。

他說,「美國總統必須代表我們國家所堅守的精神實質,美利堅是一種理念,歷史上最獨特的理念,我們所有的人都生而平等,這就是我們的本質,我們不能背離這一原則,而實際上,我們正在倡導這一美國理念。」

捍衛美國的平等和自由理念需要做出犧牲,比拜登在演講中承認的犧牲還要多。捍衛自由總是需要犧牲。讓美國人民為打敗中共做好必要的犧牲準備,最終不僅需要我們的總統發表更強硬的言論,還需要做出更強硬的行動。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和碩士學位(2001年),哈佛大學政府學博士學位(2008年),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出版商Corr Analytics Inc.的負責人,曾對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過廣泛的研究,著有《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禁止闖入》(No Trespassing),編輯過《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等。

原文Biden Made Some Good Points on China but He Needs to Get Much Toughe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