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懼特務跟蹤 香港台創辦人讚大紀元「神奇女俠」

原標題:香港台創辦人:讚大紀元記者無畏無懼精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2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梁珍近日被人跟蹤及敲門滋擾事件曝光後,引發各界關注。香港台(Hongkonger Station)創辦人鄭敬基在採訪中稱讚梁珍為「神奇女俠」,他相信是一種神奇的力量支持梁珍反過來追趕跟蹤她的彪形大漢。梁珍表示,邪惡是最怕曝光的,「證明了我們不用怕邪惡,因爲邪的東西是怕正的,所以你不怕它會怕的」。

再次讓全世界看到法輪功學員的平和

1999年4月25日,中國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成為一個重要的紀念維權的日子。鄭敬基表示,看到法輪功學員4月25日在美國的遊行,相信這次梁珍被人跟蹤可能與這個大日子有關,經過這次的經歷,再次讓全世界的人看到,「法輪功學員其實真的很和平,一起守護真相,大家團結一起互相幫助」。

勇敢是因為信仰法輪功 是因為在走一條正的路

YouTube《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4月28日接受香港台創辦人鄭敬基採訪時表示,她小時候都很膽小,但因為信仰法輪功而變得勇敢,是因為有了修煉的基礎,才會走到今天。「面對危險的時候,我會記得我的師父教導的『真、善、忍』,無論什麼時候我們都是用這個方法去面對,所以我們是不會害怕任何邪惡的,因為我們在走一條正的路。」

面對跟蹤 梁珍的反應是一般人做不到的

中共安排一個彪形大漢跟蹤梁珍就是製造恐慌,目的是讓她懼怕,但梁珍的反應卻出乎其預料。鄭敬基直言,梁珍的反應和即時做的所有事情,是一般人做不到的。「那些彪形大漢跟蹤你的時候,被你發現了,你是女孩子,但是你沒有跑哦,你一路追,更神奇的,他一路跑。所以你們真的有一種特別的力量。」

梁珍表示,做記者、做直播,別人都知道自己的位置,要跟蹤是很容易的,以前都不會很在意,這次為什麼會發現呢?是因為當日《大公報》刊登一篇污衊法輪功與《大紀元》的文章。文中,除了中共一貫對法輪功的抹黑宣傳之外,還提到了她的行蹤。這篇文章令梁珍開始警惕她成為中共喉舌的目標,所以才留意到這名可疑人。

「所以那天我去太子一個黃店去探訪,去到那就發現有一個可疑人士跟蹤我,都轉了幾個圈他還在那。當他發現不到目標的時候,他直接往黃店走,證明他知道我去哪裡。我不知道他怎麼拿到信息的。反正我當時就是覺得這個人可疑,就出現了我在影片裡面去問他的情況。」

追蹤採訪是記者的天性 不會想像會否被打

當時梁珍一邊用手機錄影,一邊走上前質問對方:「為甚麼你要跟蹤我?」「你是不是《大公報》記者?」於是男子迅速逃跑。對此彪形大漢,鄭敬基問梁珍:「你一點都不怕嗎?你怎麽知道他不會有武器在身上呢? 」

梁珍表示,追蹤採訪是記者的天性,「我只是想知道那個真相嘛。是啊,我不會想像你會打我還是不打我。如果你打我也是新聞來的。就像我們做記者,如果是碰到一些突發事件,很不幸在現場被催淚彈打到了,我都沒辦法的,也只能忍受的。但不會說你打我,我就不做那角色」。

中共派特務恐嚇記者

該彪形大漢被梁珍發現了及追問下表現非常害怕,正如鄭敬基所說,「好像自己糟糕了,被你抓住,會被你制服他一樣」。

梁珍說:「這證明邪惡是最怕曝光的。也都證明了我們不用怕邪惡,因爲邪的東西是怕正的,所以你不怕它會怕的。這個我覺得這個是我相信的道理。」

大公報是中共的間諜機構

跟蹤事件的背後黑手明顯是中共指使。梁珍說,《大公報》就是中共的喉舌,是中聯辦旗下的報紙,是直接為中共服務的,「所以我就直接說是中共恐嚇記者,我這一點是沒有講錯的,其實他都不是記者,他是中共特務,記者是要報導真相的,誰會去做這樣的記者?」

「是做臥底,然後去偷拍那些,這怎麼是記者呢?你就是中共的特務,用記者的名義包裝,所以為什麼《大公報》被外國禁止,外國當它是中共的間諜機構,所以香港的《大公報》就不是一間傳媒,它是一間特務機構。」

若香港無法守住良心記者 才是香港人的不幸

4月27日梁珍與發言人吳雪兒到旺角警署就事件報案,希望警察能夠做好警察的角色,更主要的是讓全世界知道,「我們是堂堂正正的,按照合法的程序去面對邪惡」,並告訴想跟蹤的人或者正在跟蹤的人一個信號,「我們是不會退縮的」。

梁珍說,環境是無法控制的,「但是我可以控制我的內心,我的內心不覺得怕,我覺得我在做一些正確的事情,我就會堅持,到這一刻我也沒有放棄,所以說我站在香港這裡,就因為我覺得香港人使我感動,也是想留在香港,做好我記者的角色,因為香港現在更加需要記者去記錄下歷史,如果香港沒有辦法去守住像我們這些良心記者的話,這個才是香港人的不幸」。

很多人擔心梁珍的安全,梁珍說,香港這種互相保護、互相支持,才是她最大的安全保障。

中共收集法輪功學員一言一行作情報大做文章

她說,中共特務做的事是邪的,所以他們很怕正的東西,「他們不可以曝光,所以當你曝光對方的時候,他們真的害怕,因為這份工作就沒了」。

鄭敬基關注在美國紀念4.25萬人和平上訪遊行,梁珍指出,中共二十多年來一直在抹黑法輪功,「其實我們是很簡單的,就是早上去公園煉一下功,晚上一起讀一下書。有信仰的人,你有基督教信仰,你都知道,他們當然有自己的修煉的方式或者宗教的活動,這是他們的信仰,是要捍衛的自由。而在中共眼中,我們所有的一言一行對它來說都是情報。所以這麼多年它派了很多特務混到法輪功中,冒充法輪功學員,拍他們煉功或者跟誰見面,用來大做文章」。

大公報登污衊文章是其政治任務

二十多年後,中共再次在香港用這樣的卑鄙手法針對法輪功,梁珍說,這只會令《大公報》自曝其醜,因為沒人會相信中共的謊言!「如果法輪功真的是他們眼中的一個x教組織,或者他們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那全世界的國家都會抓法輪功學員了。」

「但是你看到,這麼多年,二十多年來,在香港,特別是有一些香港民眾,經過反送中運動之後,現在真的很支持法輪功學員,見到法輪功學員包括我,他們都給了很多的支持。所以你再去製造謊言,他們是不會相信的。他們會更加了解共產黨是怎樣的邪惡,共產黨打壓的恰恰是好人。所以我們要反過來想,為什麼《大公報》要登這四篇的污衊文章,在二十多年的謊言之後,因為這就是它的政治任務。」她強調,不會選擇沉默,並相信其它團體也不會。

鄭敬基讚賞梁珍無畏無懼的精神,是發自內心的不怕,做對的事不怕,為港人作出了示範,從而他認為,「當你面對邪惡的時候,你真的要去面對它,而不要被它嚇到。」他祝愿好記者一生平安。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