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惧特务跟踪 香港台创办人赞大纪元“神奇女侠”

原标题:香港台创办人:赞大纪元记者无畏无惧精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2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近日被人跟踪及敲门滋扰事件曝光后,引发各界关注。香港台(Hongkonger Station)创办人郑敬基在采访中称赞梁珍为“神奇女侠”,他相信是一种神奇的力量支持梁珍反过来追赶跟踪她的彪形大汉。梁珍表示,邪恶是最怕曝光的,“证明了我们不用怕邪恶,因为邪的东西是怕正的,所以你不怕它会怕的”。

再次让全世界看到法轮功学员的平和

1999年4月25日,中国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成为一个重要的纪念维权的日子。郑敬基表示,看到法轮功学员4月25日在美国的游行,相信这次梁珍被人跟踪可能与这个大日子有关,经过这次的经历,再次让全世界的人看到,“法轮功学员其实真的很和平,一起守护真相,大家团结一起互相帮助”。

勇敢是因为信仰法轮功 是因为在走一条正的路

YouTube《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4月28日接受香港台创办人郑敬基采访时表示,她小时候都很胆小,但因为信仰法轮功而变得勇敢,是因为有了修炼的基础,才会走到今天。“面对危险的时候,我会记得我的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是用这个方法去面对,所以我们是不会害怕任何邪恶的,因为我们在走一条正的路。”

面对跟踪 梁珍的反应是一般人做不到的

中共安排一个彪形大汉跟踪梁珍就是制造恐慌,目的是让她惧怕,但梁珍的反应却出乎其预料。郑敬基直言,梁珍的反应和即时做的所有事情,是一般人做不到的。“那些彪形大汉跟踪你的时候,被你发现了,你是女孩子,但是你没有跑哦,你一路追,更神奇的,他一路跑。所以你们真的有一种特别的力量。”

梁珍表示,做记者、做直播,别人都知道自己的位置,要跟踪是很容易的,以前都不会很在意,这次为什么会发现呢?是因为当日《大公报》刊登一篇污蔑法轮功与《大纪元》的文章。文中,除了中共一贯对法轮功的抹黑宣传之外,还提到了她的行踪。这篇文章令梁珍开始警惕她成为中共喉舌的目标,所以才留意到这名可疑人。

“所以那天我去太子一个黄店去探访,去到那就发现有一个可疑人士跟踪我,都转了几个圈他还在那。当他发现不到目标的时候,他直接往黄店走,证明他知道我去哪里。我不知道他怎么拿到信息的。反正我当时就是觉得这个人可疑,就出现了我在影片里面去问他的情况。”

追踪采访是记者的天性 不会想像会否被打

当时梁珍一边用手机录影,一边走上前质问对方:“为什么你要跟踪我?”“你是不是《大公报》记者?”于是男子迅速逃跑。对此彪形大汉,郑敬基问梁珍:“你一点都不怕吗?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有武器在身上呢? ”

梁珍表示,追踪采访是记者的天性,“我只是想知道那个真相嘛。是啊,我不会想像你会打我还是不打我。如果你打我也是新闻来的。就像我们做记者,如果是碰到一些突发事件,很不幸在现场被催泪弹打到了,我都没办法的,也只能忍受的。但不会说你打我,我就不做那角色”。

中共派特务恐吓记者

该彪形大汉被梁珍发现了及追问下表现非常害怕,正如郑敬基所说,“好像自己糟糕了,被你抓住,会被你制服他一样”。

梁珍说:“这证明邪恶是最怕曝光的。也都证明了我们不用怕邪恶,因为邪的东西是怕正的,所以你不怕它会怕的。这个我觉得这个是我相信的道理。”

大公报是中共的间谍机构

跟踪事件的背后黑手明显是中共指使。梁珍说,《大公报》就是中共的喉舌,是中联办旗下的报纸,是直接为中共服务的,“所以我就直接说是中共恐吓记者,我这一点是没有讲错的,其实他都不是记者,他是中共特务,记者是要报导真相的,谁会去做这样的记者?”

“是做卧底,然后去偷拍那些,这怎么是记者呢?你就是中共的特务,用记者的名义包装,所以为什么《大公报》被外国禁止,外国当它是中共的间谍机构,所以香港的《大公报》就不是一间传媒,它是一间特务机构。”

若香港无法守住良心记者 才是香港人的不幸

4月27日梁珍与发言人吴雪儿到旺角警署就事件报案,希望警察能够做好警察的角色,更主要的是让全世界知道,“我们是堂堂正正的,按照合法的程序去面对邪恶”,并告诉想跟踪的人或者正在跟踪的人一个信号,“我们是不会退缩的”。

梁珍说,环境是无法控制的,“但是我可以控制我的内心,我的内心不觉得怕,我觉得我在做一些正确的事情,我就会坚持,到这一刻我也没有放弃,所以说我站在香港这里,就因为我觉得香港人使我感动,也是想留在香港,做好我记者的角色,因为香港现在更加需要记者去记录下历史,如果香港没有办法去守住像我们这些良心记者的话,这个才是香港人的不幸”。

很多人担心梁珍的安全,梁珍说,香港这种互相保护、互相支持,才是她最大的安全保障。

中共收集法轮功学员一言一行作情报大做文章

她说,中共特务做的事是邪的,所以他们很怕正的东西,“他们不可以曝光,所以当你曝光对方的时候,他们真的害怕,因为这份工作就没了”。

郑敬基关注在美国纪念4.25万人和平上访游行,梁珍指出,中共二十多年来一直在抹黑法轮功,“其实我们是很简单的,就是早上去公园炼一下功,晚上一起读一下书。有信仰的人,你有基督教信仰,你都知道,他们当然有自己的修炼的方式或者宗教的活动,这是他们的信仰,是要捍卫的自由。而在中共眼中,我们所有的一言一行对它来说都是情报。所以这么多年它派了很多特务混到法轮功中,冒充法轮功学员,拍他们炼功或者跟谁见面,用来大做文章”。

大公报登污蔑文章是其政治任务

二十多年后,中共再次在香港用这样的卑鄙手法针对法轮功,梁珍说,这只会令《大公报》自曝其丑,因为没人会相信中共的谎言!“如果法轮功真的是他们眼中的一个x教组织,或者他们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那全世界的国家都会抓法轮功学员了。”

“但是你看到,这么多年,二十多年来,在香港,特别是有一些香港民众,经过反送中运动之后,现在真的很支持法轮功学员,见到法轮功学员包括我,他们都给了很多的支持。所以你再去制造谎言,他们是不会相信的。他们会更加了解共产党是怎样的邪恶,共产党打压的恰恰是好人。所以我们要反过来想,为什么《大公报》要登这四篇的污蔑文章,在二十多年的谎言之后,因为这就是它的政治任务。”她强调,不会选择沉默,并相信其它团体也不会。

郑敬基赞赏梁珍无畏无惧的精神,是发自内心的不怕,做对的事不怕,为港人作出了示范,从而他认为,“当你面对邪恶的时候,你真的要去面对它,而不要被它吓到。”他祝愿好记者一生平安。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