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把中共變成最腐敗的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4日訊】5月13日,是法輪功洪傳全世界29周年紀念日。

1992年5月13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從中國東北的長春市,開始傳出法輪功。因淨化身心有奇效,法輪功迅速傳遍全中國,傳到全世界。

法輪功要求修煉者必須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把「修心性」放在第一位。法輪功所到之處,都出現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安定祥和的局面。

法輪功洪傳於世,沒有花中國政府一分錢,沒有搞任何強迫命令,完全是靠修煉者發自內心的自覺自願地修煉,於個人、家庭、社區、國家、人類有百利而無一害。

但是,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卻因擔心學煉法輪功的人太多,可能危及他的權和利,聽不進關於法輪功的任何真話,一意孤行,非要迫害法輪功不可。1999年7月20日,江動用全部國家機器,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

江以為可以在極短時間內剷除法輪功,但是,江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儘管他把古今中外最邪惡的流氓手段都使出來了,也沒能打倒法輪功,相反,法輪功頂著江掀起的狂風巨浪,洪傳到亞、歐、美、澳、非五大洲的110多個國家和地區。

法輪功頑強蓬勃的生命力,讓江澤民感到非常恐懼。為換取官員跟他一起迫害法輪功,江採取放縱官員腐敗的辦法,即只要官員追隨他迫害法輪功,無論多麼腐敗都沒關係,甚至越腐敗越提拔重用。從中央到地方,江提拔重用了一大批嚴重腐敗分子。

江以「腐敗治國」,導致的後果是:將中共官場變成一個大搞權錢、權權、權色交易的大市場。

從2013年1月起,習近平發動反腐打虎戰役,到2021年的今天,共查辦500多名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其中,大多數都是江提拔重用的。

因此,完全可以說,江是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江本人也是個荒淫無恥的人渣敗類。江跟某歌星等亂搞男女關係的醜聞,早已傳遍全世界。

江帶頭淫亂,江以下的各級官員也競相效法,比賽淫亂。江提拔重用的兩個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都是大淫棍。徐才厚好色,他手下的人就給他送女人。2016年7月6日,中共國防大學政委、上將劉亞洲在一個座談會上講:

原總後勤部的谷俊山,「給徐才厚獻了女歌星、獻了女演員、獻了女服務員,這還不算,他居然把自己的女兒獻給了徐才厚。更令我感到『敬佩』的是,徐才厚和他女兒在裡面巫山雲雨的時候,谷俊山就在外屋坐著。」

「這十年(指徐才厚、郭伯雄當軍委副主席的十年),咱們都在軍隊中,軍隊成了什麼呀?軍隊成了一個大賣場……什麼東西都有價,什麼東西都可以標價。在他們的把持下,軍隊成了一灘爛泥。」

江澤民放縱官員搞腐敗,就像打開了潘多拉魔盒一樣,各級官員抓緊一切機會拚命撈錢。

前山西省委書記王儒林在一個會議上講:「我們省的一位原廳長,2015年3月被『兩規』。從他身上、車上、辦公室、住所、租賃的房屋等多處起獲了巨額人民幣,和各類外幣、銀行卡、存摺、黃金等,光這些真金白銀就有1.5個億,還有大量字畫、玉器、古董和多套房產。這些涉案金額不下兩個億。」

這個原廳長「斂財已到了瘋狂的地步,大小通吃,甚至在飯桌上集體公開收受請託人5萬、10萬,甚至更多的錢財。辦案人員收繳他的贓款時,看到地上隨便扔著成箱成袋的現金,上面落滿灰塵,有的已經發霉變質。」

我初步統計了一下:2013年至今,習近平查處的億元貪官至少有100個,數量之多,可能是世界第一,具體名單如下:

正國級1人:
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1.3億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14.86億元。

副國級4人:
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1.7億元;原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1.9億元;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的貪腐金額,中共不敢公布,肯定遠超億元(僅在徐才厚北京一處豪宅搜查出的現金,就重達1噸多)

省(部)級33人:
原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原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原中央軍委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的貪腐金額,中共也不敢公布,肯定遠超億元。

原安徽省副省長陳樹隆,3億多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29億多元;原安徽省副省長周春雨,4億多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6.65億元;原安徽副省長楊振超,貪腐8190多萬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9.15億元;原貴州省副省長王曉光,2億多元;原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2.46億元,另有巨額資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到底多少億?中共也不敢公布。

原廣東省政協主席朱明國,2.3億元;原廣東省委統戰部長曾志權,1.4億元;原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1.11億元;原天津市公安局長武長順,5.3億元;原遼寧省委書記王珉,1.46億元;原海南省委常委、海口市委書記張琦,1.07億元;原河南省洛陽市委書記陳雪楓,1.48億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2.24億元;原河北省人大副主任楊崇勇,2.06億元;原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1.57億元;原河北省委祕書長景春華,1.47億元;原河北省人大副主任張杰輝,1.27億。

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7.17億元;原陝西省人大副主任魏民洲,1.09億元;原山西省副省長杜善學,1.69億元;原山西省人大副主任金道銘,1.23億元;原內蒙古自治區副主席白向群,1.4億元;原內蒙古政法委書記邢雲,4.49億元;原中國華電集團總經理雲公民,4.68億元;原浙江省寧波市長盧子躍,1.47億元;原江西省副省長李貽煌,1.9億元;原北京市副市長陳剛,1.28億;原青海省西寧市委書記毛小兵,5億元。

原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1.14億元;原財政部副部長、國家統計局長王保安,1.5億元;原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1.09億元。

副省(部)級以下43人:
原內蒙古呼和浩特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書記李建平,30多億元;原呼和浩特市金川工業園區黨委書記白海泉,1.25億,另有4880萬元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內蒙古供銷合作社聯合社理事會主任劉金水,副主任唐利民,6億多元;原內蒙古農村信用社聯合社理事長楊阿麟,1.03億元;原中國國際貿促會內蒙古委員會黨組書記李世鎔,4億多元;原內蒙古銀監局局長薛紀寧,4億多元;原內蒙古銀監局副巡視員宋建基,2.29億元;原內蒙古水利廳長付萬惠,3億多元;原內蒙古烏蘭察布市集寧區委書記楊國文,1.5億元;原呼和浩特市鐵路局副局長馬俊飛,1.3億元。

原山西省呂梁市副市長張中生,11.7億元;原山西省環保廳長劉向東,2億多元;原山西省晉城市煤炭煤層氣工業局局長趙晚疇,1.1億元;原陝西省榆林市委書記胡志強,1億多元;原新疆公安廳副廳長謝暉,貪腐9206萬元,玩忽職守造成損失1.27億元;原吉林市政協主席崔振吉,1.39億元;原哈爾濱市政協主席姜國文,1億多元;原廣東省政府副祕書長羅歐,1.14億元。

原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2.1億元,還有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國家質監總局副局長魏傳忠,1.23億元;原國有資產管理局基建辦公室會計姜世強,1.03億元;原大連市長海縣紀委書記潘福忠,1.12億元。

原東莞市委副祕書長吳湛輝,1.7億元;原廣東省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1.39億元;原杭州市房產管理局副局長張新,1.24億元;原山東省滕州市政法委書記彭慶國,2億多元;原貴州省凱里市長洪金洲,1.2億元;原甘肅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理事長雷志強,3.2億元。

原北京市供銷合作總社理事長高守良,1.8億,另有2000萬元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河北省北戴河供水總公司總經理馬超群,2億多元,另有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河北省大名縣委書記邊飛,1.01億元;原河北省承德市副市長李剛,1.25億元;原重慶市發改委資金平衡處處長劉旗,2.6億元。

原安徽省淮北市烈山鎮烈山社區黨委書記劉大偉,1.5億元;原北京市海淀區西北旺鎮皇后店村會計陳萬壽,1.19億元;原哈爾濱市南崗區紅旗滿族鄉曙光村黨總支書記於福祥,2億多元;原天津市濱海新區寨上街道工委書記陳玉慧,3.17億元;原北京市豐臺區長辛店鎮辛莊村黨支部書記石鳳剛,5.8億多元;廣西南寧市興寧區城鄉建設服務中心出納楊旭,1.69億元。

河南省新鄉市委組織部電教中心主任科員李娟,2.3億元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原江蘇省泰州市高港區刁鋪街道農業服務中心副主任楊榮富,5.99億元;原廣東佛山名鎮管委會主任鄭年勝,1.25億元。

國有企事業單位19人:
原華融公司董事長賴小民,17.88億元;原恆豐銀行董事長蔡國華,(涉案)103億元;原恆豐銀行董事長姜喜運,(涉案)51.73億元;原中國銀行開平支行行長許超凡,67億元;原內蒙古銀行董事長楊成林,6億多元;原河北省融投集團董事長李令成,1.74億元;原中國工商銀行上海分行行長顧國明,1.36億元;原中國農業銀行金融市場部處長白靜,2.19億元。

原黑龍江龍煤集團物資供應分公司副總經理於鐵義,3.06億元;原廣州白雲農工商聯合公司總經理張新華,3.4億元;原湖南省高速公路廣告投資公司董事長彭曙、總經理胡浩龍,1.88億元、1.7億元;原湖南省基礎建設投資集團公司董事長彭旭峰,2億多元;原鄭州市蘭博爾科技公司董事長孟連軍,1.6億元。

原雲南省第一人民醫院院長王天朝,1.16億元;原雲南省國有資產運營公司董事長劉崗,1.16億元;原海南省農墾投資控股集團董事長楊思濤,3.4億元;原中興通訊公司副總裁何雪梅,21億元;原上海新長征(集團)公司董事長王妙興,1億多元。

需要說明的是,這些貪官的涉案金額,都是中共官方給出的數字。中共官方的數字都是有水分的,是根據政治需要確定的。對周永康等大貪官來說,實際涉案金額可能大許多倍。

結語
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在禍國殃民的同時,也把中共變成了全世界最腐敗的黨。中共的腐敗之癌,已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無論什麼人採取什麼辦法,都無力回天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