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黃衣人的神祕歌謠

文/宋寶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7日訊】朱元璋洪武五年(1372年),中書右丞王溥奉命到建昌督工取材一事。到了蛇舌岩,眾人看見岩石上有個穿著黃色衣服的人在那裡唱歌,歌詞曰:「龍蟠虎踞勢岧堯(嶢),赤帝重興勝六朝。八百年終王氣復,重華從此繼唐堯。」歌聲猶如洪鐘,黃衣人唱完就消失了蹤影。王溥派人向朱元璋奏報這條消息。但天子認為這事涉及妖妄,不可採信。這件事,官方記錄上就只有這麼一段短短的描述。

明朝萬曆至崇禎年間,有一大臣名叫沈德符(1578年-1642年)。他閱讀史書,重溫洪武年間舊聞,仔細地品味黃衣人的歌詞,發覺另有奇妙。

沈德符認為,「龍蟠虎踞勢岧堯」本意是地勢雄偉險要,以往「龍蟠虎踞」這個形容詞指的都是金陵(今南京市)。唐朝詩仙李白於《永王東巡歌》曰:「龍蟠虎踞帝王州,帝子金陵訪古丘。」《英烈傳》第一三回曰:「我看金陵乃龍蟠虎踞,真聖主之都。」均以「龍蟠虎踞」稱金陵是帝王之都。

古時,稱漢朝以火德王,火是赤色。劉邦還是泗水亭長時,曾因趕不上規定押解囚犯到達的日期,乾脆放走了他所押解的一干囚犯。當時,有些人就逃亡了,有些人則選擇留下來追隨劉邦。當天晚上,眾人酣暢豪飲,有人告訴劉邦說路邊有條白蟒蛇當道,人們嚇得都不敢趕路。劉邦已經喝得酣醉,他提著劍來到路中間,揮劍斬殺了白蟒。

眾人繼續趕路,看到路邊有位老婦在痛哭,聲稱自己的兒子是「白帝之子」,因為貪玩,化成一條白蛇在大路上休息,卻被喝醉酒的「赤帝之子」斬殺了。根據《史記》記載,秦始皇的先祖秦襄公說自己是白帝的後裔,而眾人都認為劉邦就是「赤帝子」,有取代秦朝的天命。後來劉邦從沛縣起兵反秦,被蕭何、曹參等人擁立,人稱沛公。

公元前206年(乙未年),項羽分封入關諸侯有功者,他違背懷王所定「先入定關中者王之」之約,沒有把關中給劉邦,改立劉邦為漢王。劉邦任用蕭何、曹參為僚屬。巧合的是,朱元璋也是在乙未年(至正十五年,1355年)渡江,成為都元帥,建立了元帥府,任用李善長、汪廣洋等為僚屬。兩個人都是乙未年走上了稱王之路。

所謂「赤帝重興勝六朝」,中國歷史上,六朝指在金陵建都的東吳、晉、劉宋、南齊、梁朝、陳朝等六朝。到了陳後主貞(禎)明己酉年以後的朝代,金陵不再是正統都城,一直到明太祖朱元璋才再次定鼎金陵。

燕王朱棣率軍靖難,進入金陵城,時間距離陳朝滅亡為八百十三年,正所謂「八百終而王氣復」。此句一語雙關,即指朱元璋稱帝,恢復了金陵的王氣;也指金陵作為帝都的命運,到了燕王朱棣時就會結束,後燕王登基稱帝,是為明成祖,永樂十九年(1421年)正式遷都到北京。

「重華從此繼唐堯」一句中的「重華」指舜的名諱。上古時期,唐堯即位,國號陶唐氏。帝堯年老時,知道自己的兒子丹朱不肖,無法主掌天下,就將帝位傳給了德行美好的舜。

據唐代孔穎達《毛詩正義》引皇甫謐所說:「舜所營都,或雲蒲坂。」「蒲坂」在唐代是河東縣(現山西永濟縣),是舜的帝都,也是故鄉。燕王朱棣即位後,也決議遷都到他原本的封地燕京(北京),重振燕京帝都,兩人不約而同都回到了自己的原處。

大臣沈德符從歌詞所述歷史軌跡中,試著為黃衣人的歌找到了註解,他認為那位唱預言歌的黃衣人,是像相士陳希彝、易學家邵雍、僧人劉秉忠那類的在塵世修行之人,將來或許會如周顛、張三豐那樣得道吧。

(據《萬曆野獲編‧補遺四》)@*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