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杰:美國為何拒絕中國執法機構子女留學入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報道,一名赴美留學的本科新生因為是中國公安部官員子女,而被美國大使館拒絕發放簽證。網傳一張美國領事官員的通知顯示,美國暫停簽發 B1、B2、B1/B2、F1、F2、J1及J2簽證給以下中共人員:移民管理局(包括出入境管理局)副局長或同級別及以上官員、配偶和21歲以下子女;國家監察委員會、國家安全部、公安部現職人員、配偶和三十歲以下子女。

5月4日,美國駐華大使館恢復了對中國學生的簽證預約處理,總領事畢文霖表示,「歡迎外國學生進入我們的家園、社區或大學。」不過,對涉及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等敏感專業的簽證限制並沒有取消。

去年五月前總統川普下令暫停和限制頒發跟中共發展軍事相關的F和J簽證,拜登政府並未重新解釋或者廢除這一政策。

美國教育理事會(ACE)援引一項研究稱,2019至2020學年,國際學生帶來的總體積極影響從上一年的405億美元下降了18億美元。據統計,中國留學人員是各國在美留學群體中最大的,目前中國留學生人數超過37萬。

針對美國領事館上述拒絕中國留學生入境事件,加拿大律師賴建平表示,目前沒有看到美國的官方文件。「這是美國根據國內法、行政命令和政策作出的主權行為,也是符合普世價值的正義行為。如果侵害人權的官員家屬,可以沒有拘束地在全世界亂跑,這是助紂為虐。美國是民選政府,公職人員沒有制度性、系統性侵犯人權的可能性。而中國的的公檢法是黨的刀把子,限制他們是天經地義。」下面,我就該事件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一,美國對中國部分執法機構官員、配偶和子女實施了入境限制

美國國務院對該事件的解釋並未涉及該留學生父母的公安部官員背景,而是認為:「多年來,美國政府反覆請求中國給那些收到最終遞解令的中國人, 及時簽發旅行證件,但是中國沒有充分回應。中國政府需要作出更多行動,減少等待遞解的中國公民人數。我們正在和國土安全部合作,讓中國政府對此負責。如果中國表達出合作意願,接受這些人回國,我們願意協助他們遞解出境。」 美方表示:當中國政府依照美國請求接受被遞解的中國公民時,美國的常規簽證簽發將予以恢復。

今年一月美國發布的《應對中國威脅戰略行動計劃》顯示,中國拒絕接受四萬名逾期逗留或違反簽證規定、理應遣返的中國公民。

綜上可見,美國使領館是因為中國拒絕接受四萬名違反美國移民法需要遣返中國的公民,而對中國移民管理局包括出入境管理局副局長或同等級別以上的官員;國家監察委員會;國家安全部;公安系統現職人員以及配偶和子女進行臨時性入境限制。但中美之間並無引渡協議,中國幾乎不可能接受美國的遣返人員要求,所以,美國事實上禁止了中國上述機構的官員、配偶和子女的赴美簽證。我認為,美國的入境限制措施還可能擴大到中國的其他執法機構的官員、配偶和子女。中國人入境美國留學、旅遊和探親的難度將會進一步加大。

第二,拜登政府延續了川普的對華移民和入境政策
 
去年10月2日,美國移民局發布政策指南,明文拒絕共產黨員或其他極權主義政黨的黨員或與之相關的成員的移民申請。但拜登政府上台後,並未取消川普政府的對華移民政策。

喬治·華盛頓大學亞洲研究中心政治學與國際關係學教授沈大偉在文章《在實質性對華政策上,川普政府和拜登政府意見相當一致》中指出:儘管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在策略和側重點上與川普政府有所不同,尤其是相對於價值觀和聯盟來說,但同樣明顯的是兩屆政府之間有著很大的連貫性。在國際上,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顯然錨定兩大支柱:民主價值觀和聯盟。拜登本人對世界和當今時代的看法是,這是專制國家與民主國家的競爭,而且他表示"在我任內"前者不會戰勝後者。拜登在這方面是一個意識形態主義者,這體現了他思維中的一種冷戰風格。國務卿布林肯的講話也對此做出了呼應。所以,北京現在應該懷疑,拜登政府對華政策的核心是政治上的意識形態與制度競爭。價值觀是重要的,是美國政策的核心。美國擔憂和反感中國的另一個關鍵晴雨表是國會,國會在中國問題上有著令人側目的兩黨一致。

川普政府出台禁止中國共產黨員移民的規定實際上是在執行一條早就存在的法律。在美蘇兩大陣營對壘高潮的1952年,也就是麥卡錫主義最盛行的時期,美國《移民與國籍法》增加了第212條規定,明確不受理任何「現在或曾經為共產黨員」移民美國的申請。

為什麼川普政府會引用上述冷戰時期法律規定禁止中共黨員移民呢?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給出了答案。他曾在演講中指出,隨著中國變得越來越富有,越來越強壯,我們也相信中國共產黨會變得開明,會滿足中國人日益增長的對民主的渴求。現在看來,這只是一個大膽的、純粹美國式的想法。這種誤判導致了自上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外交政策上最大的一次失敗。我們是怎麼犯下這種錯誤的?我們怎麼會看不懂中國共產黨的本質?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們沒有留意中共的意識形態。我們閉塞了自己的視聽,一廂情願地認為這些黨員只不過是名義上的黨員。如今我們要把事實澄清:中國共產黨是一個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的政黨。該黨的總書記習近平把自己視為斯大林的接班人。是的,就是這個斯大林,他的殘酷獨裁和引發災難的政策曾經使大約兩千萬俄羅斯人和其它國家的人死於饑荒、強制集體化、處決和勞改營。

可見,拜登不僅繼承了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而且增加聯合盟友和強調美國的價值觀的內容,可以說其政策比川普政府更具有威力和正當性。拜登百日新政表明,中美事實上的冷戰已經展開。美國的對華政策更具有進攻性。正如沈大偉所言:「拜登這套多維度的對華政策使美國在對華關係中處於攻勢,而不是被動地坐著回應中國在國內國際的所作所為。」

第三,中國人必須在民主和專制之間做出抉擇

中國人加入共產黨的原因很多,如方便就業,升遷等。很多高校學生成批量的入黨,大家心照不宣的是,這只是一種形式,誰都別當真。許多中共黨員信仰基督教、佛教和道教。當然,還有一些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如錢理群教授所指出的:在中國的大學裡,包括最好的北大、清華,都正在培養一群20幾歲就已經』老奸巨猾』的學生,他們高智商,世俗,老到,善於表演,懂得配合,更善於利用體制達到自己的目的。

北京文史學者魏先生說,絕大多數人都會擔心未來不能前往美國。幾乎所有的黨員都會對這個消息很震驚,中共有九千萬黨員,其中大部分人對共產主義沒有感覺,因為入黨在中國是一個提高身分和掌握權力能力的方式,入黨就是工具,入黨之後容易提幹或能夠找到更好的工作等等,美國移民禁令對這些人來說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美國移民和入境禁令的象徵意義要遠大於實際意義。它並不會明顯增強所謂的美國安全,但是卻發出了很明確的對抗和圍堵信號。希望子女留學和移民西方;曾在美國生育子女曲線移民;在美國已經購置產業的中國人會產生切身震撼。

綜上所述,拜登政府百日新政已經表明,美國的對華政策並沒有改變,而是在川普政府的基礎上增加新的火力。可以說,中美之間已經展開沒有硝煙的冷戰。美國政府對於中國執法機構官員、配偶和子女的入境限制,實質上是川普限制中共黨員移民政策的延伸和具體化。隨著中美對抗的不斷加劇,美國對華移民和入境政策將會進一步收緊。對於中國人而言,既接受中共的專制紅利又享受美國自由民主的時代結束了。美國將中共與中國人區分開來的政策實際上將球踢給了中國人,要民主自由還是繼續維持中共的專制統治之間,必須作出抉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