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世界黑白顛倒 居然有人為大麻翻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人類世界今天的黑白顛倒、道德敗壞、善惡不分、好壞不分,如今愈演愈烈,現在已經有人為大麻翻案了!有人居然說大麻的壞名聲,是因為種族主義的原因,真是豈有此理!在加州,比如加州聖塔芭芭拉西北部的大麻種植區域,自從2016年11月加州選民投票通過了娛樂用的大麻合法化之後,日漸增多的大麻種植者和原來這裡的葡萄園種植者之間,爆發了一場戰爭,後者譴責這場「淘綠熱」潮(借用了當年加州「淘金熱」一詞),認為前者的種植物很臭、並威脅了他們的生計和生活方式。

在中國古代,《神農本草經》、《本草綱目》中都記載有大麻,作為草本植物和藥物等醫學上的應用。20世紀初世界各國推行禁酒令時,對香菸和大麻的禁令也開始加強。鴉片類藥物成癮,目前是美國重大的公衛危機,有人認為,開放醫療大麻後,病患會用它來替代鴉片類止痛藥或與鴉片類止痛藥共用,以減少鴉片類止痛藥的使用劑量及副作用,並希望就此減少因止痛藥造成的死亡及成癮。這樣的舉措,毫無全局觀念,無疑是引鴆止渴。

大麻美國人一般稱為Marijuana,也有人沿用西班牙語的Cannabis。大麻能夠直接作用於人的精神方面,會導致人們上癮,因為其含有導致人們成癮的成分四氫大麻酚(THC)等423種化合物,還包括至少65種其它如大麻酚(CBN)、大麻二酚(CBD)等大麻素。 THC屬精神活性物質,所以大麻有鎮靜、興奮及迷幻的效果,可影響人的精神和生理。跟其它毒品一樣,使用大麻後人們會產生多種心理和生理上的反應,會產生興奮感、食慾增強、感官意識變化,短期內會導致記憶力下降、口腔乾燥、偏執和焦慮,長期使用會導致成癮,心智能力降低。使用大麻後跟喝酒後一樣,不能安全的駕駛汽車。

美國醫療界、學術界、政府部門,對大麻的態度,在過去幾十年來,一直在不斷的轉變。當今社會對各種各樣的毒品,根據其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方式,劃分為四大類:中樞神經鎮靜劑(Depressants)、中樞神經興奮劑(Stimulants)、致幻劑(Hallucinogens)和大麻(Cannabis)。鎮靜劑(如鴉片、嗎啡、海洛因)通過抑制中樞神經系統的活性來產生愉悅感;興奮劑(如可卡因、安非他命和搖頭丸)通過刺激中樞神經系統的活性產生愉悅感;鎮靜劑和興奮劑都只是改變人的情緒,而致幻劑(如LSD)則直接作用於更高級的人類活動——人類思想或思維,它可以讓人產生幻覺!原始社會的巫師,就經常使用這些致幻劑來害人。

大麻被單獨列為一類,劃為第四類,是因為大麻對於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方式非常複雜,有興奮作用,又有抑製作用,同時還能致幻,甚至還具有治病的能力,相當於同時具備前三類毒品的特性,但又因為其醫療用途,使其定位最為模糊。也因此,其迷惑性、爭議性也最強。還有,大麻是一種「誘導性」的毒品,人們往往在使用大麻之後,會再進一步使用其它烈度更強的毒品。

美國民主黨的前總統克林頓和奧巴馬都承認,他們年輕時曾嘗試過大麻。2018年1月4日,川普總統的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簽署法令,廢除奧巴馬政府允許部分地區大麻合法化的法案,聯邦政府有權進入之前宣布大麻合法化的州進行執法。美國的聯邦法律和地方法律衝突時,以聯邦法律為準,該法案事實上宣布了在美國全境大麻為非法藥物。

但最近,美國《商業內幕》的一篇文章居然說,大麻的壞名聲,主要是「種族主義」的原因。作者認為,從胡佛到肯尼迪時代的美國財政部緝毒署的負責人安士凌格(Harry Anslinger),借用聳人聽聞的標題和電影,把大麻給變成非法化了。2020年6月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的一個新書發布會上,就推介了這樣一本新書,講述大麻的歷史。其作者認為,美國幾十年來的緝毒、反毒品戰爭,是針對黑人和棕色(拉丁裔)美國人的。而且,不光美國的反毒品戰爭有「種族主義」的根源,甚至美國的邊境緝毒,也是「種族主義」的。因為作者認為,20世紀以來,美國的政治家們在用大麻的問題作為一個「分裂」美國的方式!認為美國社會在把來自美國南部邊境的毒品描述成「爵士樂毒品」、嬉皮士的最愛、成為按種族、族裔、民間不服從力量的相關產品!其中的瘋狂和偏執,可見一斑。

這個極端的作者還認為,美國官員首先把大麻描述成為「危險和有害的、來自南部邊境的物品,正如來自墨西哥的移民一樣」。再者,美國政府把大麻描述成為「大城市中心區的毒品,和黑人社區的毒品,並且吸用大麻會導致謀殺、強姦、瘋狂等惡性犯罪。」該作者無視毒品對全社會的危害,無限上綱,生硬的把原本不相關的事情非要扯到種族主義的標籤之上,其把美國推向更加危險的邊緣的做法,才是真正需要引起人們的關注的。

左翼的文人甚至滑稽的把華人和華裔也捲入了這場「種族之戰」。他們說,美國1870年代的反鴉片法案,是針對華裔移民的,因為中國人把鴉片帶入了美國;1900年代的反可卡因法案,是針對美國南方的黑人的;而1910和1920年代的反大麻法案,是針對美國中西部和西南部的墨西哥移民的!是啊,我們華裔美國人確實不喜歡被歧視,如果他們把哈佛、耶魯、加州大學等歧視華裔學生入學的新錄取標準廢除,華裔美國人就會相信他們是在真正的為消除種族歧視而戰!

另一個2018年1月發表的文章則聲稱,「應該停止使用『Marijuana』(大麻)這個帶有種族主義根源的字眼了」。原因呢,就是因為使用大麻被逮捕的人士中,少數族裔佔了大多數!2016年,美國一共有超過60萬起因為持有和使用大麻被逮捕的案例,比其它所有暴力犯罪的數字都多,其中少數族裔又佔了大多數。

在那些人竭盡全力的推動大麻在全美國合法化的過程中,有人甚至批評了把大麻給「非法化」的歷史,認為政治力量和種族因素的綜合,加上大麻使用者在媒體中的形象和描述,導致了大麻20世紀在美國成為非法化的這樣一個過程。這種對這樣一個危害社會的毒品如此的發難、翻案、披上無辜和受害者外衣的做法,真是令人瞠目結舌、觸目驚心!我們的社會,好壞不分,善惡不明,已經到了如此的地步!

總的看來,那些激進主義者們,在推動取消「Marijuana」這個在他們看起來已經被污名化的名詞,不用這個帶有「種族主義」和「政治偏見」的名詞來描述大麻這個毒品,而是採用那個看起來不那麼難聽、很多人還認識不清的「Cannabis」,這個比較高大上的名詞,為全面推行大麻合法化鋪平道路。

在美國各州不斷推進大麻合法化的時候,把大麻的這個名詞也打上種族主義的標籤,並且試圖祛除這個名詞的不好的含義,顯然是想推動毒品在更大範圍的合法化,並把美國社會帶入更深的泥沼。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