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無懼港警鎮壓 六四燭光照亮香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5日訊】6月4日晚,是《港版國安法》實施後第一個六四紀念日。香港警方出動數千警力封鎖了維園,但香港民眾無懼警方鎮壓,繼續採用各種方式悼念六四32週年。大批民眾走上港九新界大街小巷,舉起燭光或開啟手機燈光悼念,讓全香港都變成了「維園」。

香港男士蔡先生身穿黑衣、帶著黃色口罩來到維園外圍,他隨身播放紀念六四歌曲《民主會戰勝歸來》。他對媒體表示,喜歡這首歌,「好聽」,每年都會到維園聽。

被問到是否覺得香港民主越來越遠,蔡先生說:「我覺得越來越近,從來都未試過那麼近」。對於為何心存希望,他聳聳肩,說:「無破不立,我們破了局了。」

穿著黑衣,手持電子燭光的邵先生表示,「如果這樣(一點燭光)可以顛覆政權的話,只是證明這個政權有多脆弱。」

6月4日下午,警方為了防止市民進入,安排警員「佔領」了維園。(大紀元合成圖)
6月4日晚,一名香港女孩手持8964的橫幅,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民眾上街悼念六四受難者,香港警察威脅市民。(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民眾上街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鎖了維園,禁止民眾入內舉行悼念六四受難者的活動。(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鎖了維園,但大批民眾手持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繞維園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鎖了維園,但大批民眾手持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繞維園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鎖了維園,禁止民眾入內舉行悼念六四受難者的活動。(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鎖了維園,但大批民眾手持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繞維園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鎖了維園,但大批民眾手持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繞維園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鎖了維園,但大批民眾手持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繞維園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鎖了維園,但大批民眾手持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繞維園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鎖了維園,但大批民眾手持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繞維園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鎖了維園,但大批民眾手持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繞維園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鎖了維園,但大批民眾手持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繞維園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香港人手持電蠟燭,悼念六四。(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鎖了維園,但大批民眾手持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繞維園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鎖了維園,但大批民眾手持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繞維園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一名香港女孩手持8964的橫幅,悼念六四受難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在追思亡者彌撒講道中講到:「我們拒絕悲觀,我們不會失望。」(陳日君樞機Facebook)
一名女子手持蠟燭在石硤尾聖方濟各天主教堂門外悼念。(麥碧/大紀元)
香港的美國領事館窗口舖滿蠟燭悼念「六四」。(余鋼/大紀元)
社民連在銅鑼灣附近設置六四街站,播放BBC製作的六四專題影片,提供少量的電子蠟燭讓市民自行悼念六四,呼籲市民簽名支持社民連在囚人士。(宋碧龍/大紀元)
6月4日,警方以大量人手於各區巡邏及截查市民。圖為銅鑼灣時代廣場有多名身穿黑衣的市民被截查及記錄個人資料。(宋碧龍/大紀元)
警方在六月四日晚多次舉紫旗警告市民可能違反《港版國安法》。(大紀元)
社民連展示中共喉舌《文匯報》在1989年6月4日與5日對六四屠殺的報導,質問親共人士「六四」是否假新聞?(宋碧龍/大紀元)

另一位到維園外手持燭光拍照的女士表示,政府能夠阻止她進入維園,但打壓不了她的內心,她直言,政權「做錯事就心虛,越虛就越害怕」。

在北京中央政府大院長大、目前在香港工作的一位美國律師說,「如果政府禁了(維園)大家就不來了,那香港就真的死掉了」,但「還是很多人在這(維園),有上千的警察在這,說明(集會)還在這裡」。

他還笑言,「從公眾守夜變成了警察守夜」,「他們(警察)雖然沒有舉蠟燭,但他們(身上的)牌子可都在閃」。「他們這樣做反而讓大家關注這件事、記得這件事」,他形容這是「會載入史冊的事」。

截至當晚10時,警方拘捕了至少6人,涉「煽動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另至少12人被控違反「限聚令」。

天主教堂外擺放電蠟燭,悼念六四。(大紀元)
天主教堂外擺放了蠟燭,悼念六四。(大紀元)
6月4日晚,香港民眾打開手機燈光悼念六四。(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點燃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悼念六四。(大紀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點燃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悼念六四。(大紀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點燃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悼念六四。(大紀元)
6月4日晚,香港女孩打開手機燈光悼念六四。(大紀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點燃蠟燭,或打開手機燈光悼念六四。(大紀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點燃蠟燭,或點亮電蠟燭悼念六四。(大紀元)
6月4日晚,香港女孩打開手機燈光悼念六四。(大紀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點燃蠟燭,或點亮電蠟燭悼念六四。(大紀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點燃蠟燭,或點亮電蠟燭悼念六四。(大紀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點燃蠟燭,或點亮電蠟燭悼念六四。(大紀元)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舒靜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