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食天象應證:林肯與南北戰爭 轉輪周期的奧妙

【預言.天象】 作者:歸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5日訊】獨立戰爭催生了「美國」這個新國家,而四年犧牲慘重的「南北戰爭」則讓美國走上保障自由人權的自由國度,對世界文明的推動也起到多面而深重的影響。對於這樣的歷史大事件,在日食天象上是否也有感應和應證的現象呢?

筆者前文《日食天象應證:華盛頓與獨立戰爭》研究了多重日食最強點(即「食甚點」)的經緯度對美國獨立戰爭的感應影響力,以及轉輪周期日食、日食帶寬度對美國立憲及華盛頓連任總統的影響力。本文對美國南北戰爭及林肯護憲的歷史大事進行研究,試著進一步發現日食最強點的經緯度與轉輪周期對人間重大事件的感應影響之表現。

一、多重日食對美國南北戰爭及林肯總統的影響力

1860年—1865年的四次日食感應(影響)林肯總統與南北戰爭,1864年5月6日日全食最強點(食甚點,黑點)的緯度(黑線)剛好經過蒙哥馬利。(圖片來源:NASA/歸元後製提供)

1860年7月18日日全食(53°N 20°W,沙羅周期124)對美國的政權核心更替有感應作用。其最強點的緯度距離華盛頓特區(39°N 77°W)相差14度,在華盛頓看到的日食行進方向為從右上往左下,李淳風的《乙巳占》日蝕占說「日蝕從上起,君失道而亡」,預示著美國將有總統更替。果然,1860年10月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當選總統,於1861年3月就任為第十六任美國聯邦政府總統。

接下來,1861年和1864年的兩次日食都感應作用於美國南部,這兩次日食相隔在三年之內形成日食對,形成某種程度的共同作用,感應美國南部有新政權產生。已知1861年12月31日日全食(8°N 32°W,沙羅周期139)最強點的經緯度距離華盛頓超過20度。不過,距離美國最南端佛羅里達西偉思特(Key West, Florida )的緯度(24° N 81° W)差值在20度以內,在華盛頓及佛羅里達的日食行進方向為從右上往左下。

1861年2月,美國七個南部蓄奴州建立邦聯(Confederation)新政府與北部聯邦(Federation)政府對抗,新政府美國邦聯首都初設在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Montgomery)(後遷至佛吉尼亞州 里士满,Richmond)。1861年4月美國爆發最慘烈的內戰──南北戰爭,戰爭長達四年,美國經歷了歷史上獨立戰爭危機之後的第二次大危機。

1864年5月6日的日全環食(32°N 172°E,沙羅周期126)的偏食區掃過美國西部,最強點的緯度正好經過美國邦聯首都的蒙哥馬利(32°N 86°W),與華盛頓緯度(39°N 77°W)相差7度。這次在美國西部及南部的日食行進方向為從右下往左上,《乙巳占》日蝕占說日蝕從下起是「臣下興師動眾失律」的現象,將軍當之。1865年4月9日南方的李將軍向北方投降,美國南北戰爭宣告結束。在1865年3月4日林肯當選連任聯邦政府總統,不幸卻在1865年4月遇刺身亡,由約翰遜接替了總統之職。

在1865年10月19日發生日環食(21°N 60°W,沙羅周期141),其最強點的經度距離華盛頓(39°N 77°W)相差17度,在華盛頓看到的日食行進方向為從右上往左下,感應了美國總統的更替。

二、天理奧妙的展現

1860年7月18日日全食、1861年12月31日日全食和1865年10月19日日環食這三次日食帶都連通了北美洲與非洲,而美國因為解放黑奴而起的南北戰爭(1861年4月—1865年5月)正是在這期間發生的,美國《解放奴隸宣言》(The 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要解放的主要就是來自非洲的美國黑奴。奧妙的是,1864年5月6日的日全環食,其最強點的緯度通過了反對解放黑奴的南方邦聯最初的首都蒙哥馬利但沒有連通非洲。美國南部的邦聯政府只曇花一現維持了四年。

美國內戰開始的1861年距離美國開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就任的1789年剛好是72年──即四個沙羅周期。奇的是,第一個俄共(布爾什維克派)極權政權到蘇聯解體的興亡時間也是走了一個72年周期(1918年—1990年)。歷史如戲,大戲都有劇本。這會不會也正是中共極權政權即將滅亡的參考劇本?72年周期再加上三年日食應驗期為75年,不妨拭目以觀。

由於美國政府三權分立共和制不是極權政府體制,美國內戰於1865年結束,美國繼續運作聯邦制度,幸運度過了72年興衰周期危機,可見民主共和制度相較於極權制度更有生命力,更有長期運作的穩定性。[點入參見:《日食及沙羅周期天象預言:蘇俄興與亡》、《日食及沙羅周期天象預言:中共生與滅》]

三、沙羅日食139序列轉輪周期對林肯及美國憲法的影響力

沙羅周期139序列的3個日食與日食帶:1807年11月29日日全環食是林肯的出生日食帶,1861年12月31日日全食帶是第一次轉輪周期日食帶,2024年4月8日日全食帶將是第四次轉輪周期日食帶。(圖片來源:NASA/歸元後製提供)

轉輪周期多重日食的影響大於單次日食影響。每3個沙羅周期的日食稱為轉輪周期日食,兩個相隔54年1個月的轉輪周期日食最強點通常在同一個經緯度區域,經度相隔60度以內,緯度相隔30度以內,因而轉輪周期日食對事件的感應力最大最久遠。從亞伯拉罕·林肯的出生日食到美國南北戰爭第一年發生的日食正好經過一個轉輪周期。這個「巧合」將有什麼效應嗎?

亞伯拉罕·林肯出生於1809年2月12日,受其出生月食1809年4月30日月偏食的影響,林肯早年有抑鬱症。但林肯還受到出生日食──1807年11月29日全環食帶(沙羅周期139)的影響。從林肯的出生日食帶經過一個約54年的轉輪周期後,1861年12月31日發生的日全食帶(沙羅周期139)連通了北美洲與非洲,當時正值南北戰爭,美國面臨南北分裂的憲政危機,林肯總統在其轉輪周期日食[1] 的大運下,註定將打贏南北戰爭。

果然,在1861年3月,林肯就任第十六任美國聯邦政府總統,成了美國史上首位共和黨籍總統。林肯總統解放黑奴,打贏了南北戰爭,帶領美國度過了第二次大危機,維護了聯邦統一,捍衛了美國憲法。1863年1月林肯發表《解放奴隸宣言》,並推動國會於1865年通過了憲法第十三條修正案,徹底廢除了奴隸制。1863年11月林肯在葛底斯堡(蓋茲堡)演說(Gettysburg Address):「……此國度,於神佑之下,當享有自由之新生──民有、民治、民享之政府當免於凋零。」[2] 林肯精神名垂青史。

2020年美國開始了「第三次大危機」[這說法來源於華盛頓在福吉谷得到的神啟,參見《日食天象應證:華盛頓與獨立戰爭》] ,美國處在一個十字路口,崇尚傳統的保守主義對抗主張大政府的社會主義,這也是一場憲政危機。2024年4月8日將發生沙羅周期139系列的日全食,離美國南北戰爭期間1861年12月31日的沙羅周期139系列日全食剛好是三個轉輪周期(約162年)。2024年4月8日的日全食(25°N 104°W)將橫跨美國,當預示著林肯精神可能會幫助美國度過第三次大危機,美國憲法將再次得到捍衛。

日食的天象對美國南北戰爭及林肯護憲的感應與影響力,充分對應了林肯帶領美國度過了最大的內戰危機,以及建立維護自由人權之自由國度的歷史。綜合本系列的探討結果,我們可以說,日食絕不是一個單純的物理天象,而是天人合一精神現象的彰顯。

註釋
[1] 參見:有關日食帶的影響以及轉輪週期的概念可參見筆者的前作:《馬克思「出生日食帶」預言的共產政權興衰(上) 》(*可點閱)。
[2] 原文: ……that this nation, under God, shall have a new birth of freedom — and tha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

@*

──點閱【預言.天象】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