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宙傳說】歷史中瘟疫與生命反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8日訊】如果你看不清當下,就讀讀歷史,因為歷史上都曾經發生;如果你讀不懂歷史,請看看當下,因為歷史正在重演。

Hello 大家好,歡迎回到小宇宙傳說,我是Jojo

疫情已經持續一年多了,病毒不斷變種,傳播速度也加快。現在病毒似乎來到了亞洲,最近中國廣州省疫情有在蔓延的趨勢,其中有出現幾例確診感染者為「印度變種病毒」,傳播力非常強,能通過短暫的非直接接觸傳播。香港「星島日報」在5月29日的報導中說,傳入廣州的印度變種病毒株,在短短六天內已經傳播到了第三代。

而令人擔憂的就是越南最近檢測到一種新冠混種病毒變種,是印度和英國變種的混合,可以通過空氣迅速傳播!這次的瘟疫是最嚴重的一次嗎?還是歷史上曾經有過類似的瘟疫?那過去人怎麼平安渡過的呢?

今天想跟大家來聊聊歷史上的瘟疫,自古以來,人類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大瘟疫:雅典鼠疫、古羅馬的四次大瘟疫、歐洲黑死病,上個世紀的西班牙大流感,再到今天在全球肆虐的新冠病毒,每一次看似偶然爆發的背後,竟然有如此驚人的相似之處:從瘟疫的起因,到瘟疫爆發前的預警;從防控措施的徒勞無功,到瘟疫的選擇性感染……難道歷史真的在重演?如果是這樣,那麼今天的我們一定可以從歷史劇本中,去吸取人們防疫失敗的慘痛教訓,也可以借鑑劫後餘生者得以倖存的寶貴經驗。

如果您也關心這個話題,跟我們繼續往下聊。在這次前記得要先訂閱小宇宙傳說喔。

在西方最早被記錄的大瘟疫是公元前430到426年,在希臘雅典發生的大瘟疫。這場瘟疫被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在他的著作《伯羅奔尼撒戰爭史》中記錄下來。

希臘雅典大瘟疫

公元前5世紀,雅典和斯巴達兩個城邦國家,為爭奪希臘世界的霸權而展開了伯羅奔尼撒戰爭。

戰爭第二年,即公元前430年,當斯巴達軍隊逼近雅典城時,突然發現城外多出無數的新墳,原來雅典城內正流行致命瘟疫。知道了這點,斯巴達國王急忙下令撤兵。從那天起,無論是雅典的敵人還是同盟,沒有人敢再靠近這座瘟城。

最初,在臨近雅典的港口比雷埃夫斯,有三個人被同時發現得了一種怪病,得了怪病的人先是發燒、然後腹瀉、渾身長滿紅包,四肢開始腐爛,人們能看見蛆蟲在自己腐爛的傷口裡鑽來鑽去。七八天,人便死去,得病的人根本沒有生還的可能。而且身體強健的人不一定比衰弱的人更能抵抗瘟疫 。

人們害怕照顧病患,也害怕去看望親朋好友,大批病患因無人照顧而死亡,但得到精心照顧的,最後同樣也是一死。

因此當時雅典的許多家庭都絕戶了。每天,人都像羊群般地死去,垂死者的身體疊加堆積,半死者在街上到處打滾,或者聚集在池水旁邊搶水止渴。來自雅典農村的難民們被迫在神殿留宿,很快死去的人與垂死的人混在一起,擠滿了神殿。

開始,不間斷的哭嚎使人們無法入睡,後來,哭聲就聽不見了,因為很多哭嚎的人也死掉了。

屍體遍地無人埋葬,沒有任何哀悼儀式。鳥獸吃了屍體,很快也跟著撲地死亡,所以連鳥獸也都遠離屍體,很長的一段時間,城裡的食肉鳥類都絕了蹤跡。城市廢棄,田園荒蕪,數以百萬的屍體覆蓋了雅典城的各個角落。

雅典城裡,有許多哲學家、學者、詩人、藝術家,但面對瘟疫,人類所有知識技藝、聰明謀略都是沒用的。各種醫生開的藥方,無論口服還是外敷,都無濟於事,最後醫生也被感染而倒下。

一些人明白,瘟疫是神靈在懲罰雅典人了。瘟疫面前,富人與窮人毫無差別地死亡。富有的人忽然死亡,一文不名的人就把那富人家的財產劫掠一空,發不義之財。但財富也沒有任何意義,金子再多,也沒人能真正帶走,沒有人知道,自己明天會不會成為下一個躺在地上的屍體。

恐慌與絕望使及時行樂成為時尚,活人決定迅速地花掉金錢,瘋狂地追求感官享樂,這可以使他們麻痺,逃避對現實的恐懼。於是,文明城邦出現了令人生畏的景象:一邊是屍體,一邊是在屍體邊縱情聲色、醉生夢死的活人。

而在當時只有25歲的修昔底德感染上了瘟疫,但他以超人的毅力詳盡地記錄了自己的耳聞目睹和所思所感, 他說到:人們只知道死亡的人數在劇增,但找不出原因,也找不出制止的辦法。

不過我們靜下心來看看,瘟疫雖然肆虐,但它的傳染似乎還是有選擇性的。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雅典人曾俘獲了很多伯羅奔尼撒人,他們被押到雅典城中。但修昔底德的記載中,卻沒有伯羅奔尼撒人被傳染的記錄。瘟疫只在雅典城和雅典較大的邦國裡不斷擴散。

更奇怪的是,公元前426年底以後,像是接到了無聲的指令一樣,肆虐幾年的大瘟疫突然在雅典城裡銷聲匿跡了。

古希臘本來是崇尚純潔高尚的精神生活的,但在瘟疫來臨之前,富裕發達的雅典人很多窮奢極欲,沉迷於物質享樂生活,亂倫、同性戀被視為正常時尚,社會盛行暴戾與殺戮,當人的道德敗壞時,因此有人說雅典自己召來了滅頂之災。

歐洲黑死病

綿延幾百年的歐洲黑死病。從14世紀40年代開始,逐漸散布到整個歐洲。

這場鼠疫造成幾乎7500萬人死亡,歐洲從威尼斯到西班牙、敘利亞、希臘、英國、法國,再到俄羅斯,幾乎無一國家倖免。14、15世紀的英法人口幾乎少了一半,遠高於英法百年戰爭的死亡人數總和。

邁克修道士曾記錄:「受害者發病那一天,水泡和癤子出現在胳膊、大腿和脖子上。他們非常虛弱,備受折磨,只能倚靠在床上。……到了第四天,又一個孤魂升入了天國。」「如果有人染上瘟疫而死,那麼所有拜訪過他、和他做過生意甚至把他抬到墳墓裡的人很快都會步其後塵。」
瘟疫使整個歐洲墜入了世界末日。人們在末日心態中各有選擇,有的及時行樂,有的向上帝禱告,有的避世遠離,有的頑強抗爭並幫助他人。

在瘟疫爆發前,歐洲出現過地震、洪水、大火、彗星和日食等天象,這都被認為是大難前的不吉之兆。

傳教士希利亞克報告教皇說:「天空中的奇異影像是這場瘟疫暴發的徵兆。1345年3月20日午後一小時,三顆行星在寶瓶座實現會合,這是死亡的象徵……」這和占星學家傑弗里的論斷不謀而合:1315年和1337年先後出現的彗星,1325年出現的木星與土星之合,都是對黑死病做出了預言。

許多基督徒把黑死病視為當代大洪水,認為人類的墮落導致了神明的懲罰,上帝用瘟疫清除世上的罪惡之人。教會把黑死病叫作「上帝之鞭」,稱:「上帝之鞭,已然降世。」正如當時的主教威廉姆斯‧埃丁頓所說:「人類的縱慾是多麼可怕……如今它變本加厲,這理所當然要激起神的憤怒。這場災難就是神明對人類這眾多罪惡的懲罰。」

瘟疫中走向衰亡的古羅馬帝國

從歷史的記載看,古羅馬有據可考的大瘟疫有四次,小瘟疫不斷。
據記載街上經常出現撲地而倒的人。有人正在說話,突然就開始搖晃,然後倒斃。有人正在買東西,突然倒地死亡,錢幣撒了一地。正在幹活的一個人,手裡還拿著工具,突然就歪向一邊,倒地死去。然後,整座城市空空蕩蕩,成了一座死城。

有一種說法:羅馬人因為殘忍地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血腥迫害正信的基督教徒,違逆天意鑄成了大罪,天降瘟疫,就是上帝對羅馬人的罪錯、虛偽信仰及道德敗壞的報應與懲罰。羅馬招致了四次大瘟疫,死亡人數在五千萬左右,最終使曾經強大無比的羅馬帝國走向滅亡。

羅馬大瘟疫之後,公元680年,人們逐漸的清醒了,知道了真相的人們,開始譴責統治者對基督聖徒的迫害和社會的道德淪喪。羅馬市民紛紛走出家門敬捧基督聖徒塞巴斯蒂安的聖骨遊行,並虔誠的向神懺悔,從此羅馬城的大瘟疫就徹底消失了。

羅馬人的懺悔也影響到很多週邊地區,公元1575年米蘭和1599年里斯本兩地的大瘟疫中,誠心懺悔的居民也敬捧聖骨繞市而行,各自懺悔,瘟疫由此停止。

前一陣子在網上看到一篇去年5月份發表的文章,其中一個小標題讓我驚訝:「疫起何處?天定印度」。

雖然jojo我也不完全認文章中的觀點,不過文章中也從信仰與瘟疫給我們提供了又一種思考角度。這篇民間的現代預言中提到:天象預警,指向印度。第二波疫情起於何地?2017年流星炸北斗的天象,在麗江看,流星炸北斗的方位在西北。其實,2018年6月1日,雲南西雙版納景洪市,還有一次火流星,由東向西偏北方向隆隆劃過,照亮夜空,但沒有爆炸。兩顆火流星的方向,共同指向印度。

文章還說,2020年4月,印度染疫人數,增長了40倍;至5月8日,確診人數超過5.6萬。再過3個月瘟神在海外布疫布陣完成之後,瘟疫將從印度傳回中國,人將再次防不勝防。

為什麼會這樣?文章說,古代最大的罪惡是印度滅佛。

的確,佛教起源於印度,卻在印度徹底消失了。

文章說:我們多次講過,滅佛滅道、迫害正信,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罪惡。中國歷史上「三武一宗」滅佛,滅佛者身死甚至國滅,禍及子孫,可是佛教之後都復興了;西方有殺害耶穌,迫害基督徒300年,基督教在反迫害中興起。但是,印度滅佛,是連根滅除,所以,是古代人類罪惡之最。印度後來不但滅國,還淪為殖民地,近代人民貧窮多戰亂,都是祖先滅佛的罪業所致,至今償還不完,還得遭受大疫之劫

如今新冠病毒還在全球傳播,我們都在疫情中思考,為什麼病毒會帶走那麼多生命?而今天談到這些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瘟疫,也是希望跟大家一起從歷史過程中學習,並且找到真的防疫的方法,不管您的認識是什麼,您又是如何看待疫情

或許在這些大難面前,我們每一個生命都被檢驗,也都要珍惜自己。這也是做這一集節目的用意,祝福大家都能真正平安,期待下一次的見面,感謝您訂閱我們的頻道,小宇宙傳說bye bye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