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瑞秋:躺平人的出路在哪裡,我給大家想好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躺平挺火的,源起於貼吧一位叫「好奇的旅行家」的老哥發了篇《躺平即是正義》的帖子,還分享了他的躺平生活:

一天只吃兩頓飯,早上雞蛋麵條,晚上米飯蔬菜,每月開銷200以內,一年工作1-2個月。

像閒散的貓貓狗狗一樣,日常就是家裡躺、外面躺,就連去橫店打工也是演躺屍。

還說了一句頗有古希臘哲學智慧的話:

躺平就是我的智者運動,只有躺平,人才是萬物的尺度。

帖子一出,被卷到的年輕人驚為天人,紛紛表示自己也要效仿這位躺平大師。

然而我們年輕人還沒來得及躺好,各大媒體先急了,一會兒說我們對不起父母,一會兒說我們對不起納稅人的。

一向緊跟熱點時事的《環球時報》就發話了:

年輕人是這個國家的希望,無論是他們的個人境遇還是這個國家的境遇都不會允許他們集體躺平。

中肯,中肯。

但我尋思著,按貴報胡主編的經典理論,人人發錢就等於沒發錢;

那麼人人躺平,不就等於大家都沒躺平嘛!

作為90後資深躺平宅女,我瑞秋今天必須站出來,給大家掰扯掰扯躺平的貢獻。

我們躺平人的一天,一般是從中午開始的。

睜眼三連,我是誰?幾點了?中午吃什麼?

做飯是不可能做飯的,永遠都不可能做飯的,一天兩頓外賣是躺平人的剛需,我們立志做年輕人裡的躺·格瓦拉。

據說去年疫情嚴重的兩個月,人們不得不宅家躺平的時候,全國新增了58萬外賣騎手,其中有40%都是原來製造業的工人。

雖然購買力有限,但只要我們躺平人多點一分外賣,或許就多攔下一個打算跳樓的富士康員工,為建設和諧社會添磚加瓦。當然,還有不少年過35的程序員。

吃著外賣,刷著網劇和綜藝下飯,是我們躺平人生活中的儀式感,各大平台熱播劇如數家珍,豪華會員包月毫不手軟。

現在明星日子這麼好過,爽子的208萬日薪裡,有我們躺平人出一份力。

還有濃眉大眼的Bilibili,從二次元聚集地發展到後浪大本營,更是我們躺平人一手養大的。不在家躺著,誰有空給你發彈幕?誰有空剪視頻用愛發電?

給心愛的UP主一鍵三連後,我這頓外賣也吃得差不多了。有些發飯困,躺回床上不知不覺就刷起了短視頻。

某音某手的世界裡,東北經濟急需我們躺平人去振興。

重工業燒烤,輕工業直播,以前的街溜子,都成了帶貨達人了,創業失敗的羅老師,也實現下崗再就業了。

別說,自從羅老師開始帶貨,這個行業就卷了起來。我現在用的衛生紙、洗衣粉,還有最愛的肥宅快樂水,都是從各大「全網最低價」的直播間裡,薅羊毛薅來的。

人民法院夸羅老師《真還傳》遵紀守法,那6個億也是我們躺平人幫忙一起還的呀!

羅老師直播間裡幾千塊的電子產品買不起,9塊9的小米中性筆還是不錯的呀!

至少我不會像錘粉一樣,說下次一定。

由我們無數躺平人組成的短視頻看客,讓多少網紅找到財富密碼,脫貧致富,鹹魚翻身。

也讓老工業基地重振雄風,趕英超美指日可待。

一想到這裡,我點贊的手速不禁又加快了一些。

本著能不動就不動、能躺著就不站起來的原則,人工智障能也在我的躺平生活裡發揮了重要作用。

想煲劇了,喊小A同學開電視;衣服臭了,喊小A同學洗衣服;天氣冷暖,一喊小A同學,就能在家感受春天。

雷總,智能生態產業鏈這麼紅火,貼個牌就能賣出去,您知道該感謝誰嗎?

看看,看看,我躺平一天,拉動了多少內需?保障了多少就業?推動了多少行業的蓬勃發展?

說躺平人對社會沒用的,都是一派胡言!

你問我們為什麼要躺平?還不是因為996實在是太苦了。

躺平人的618,是躺在床上等著零點付尾款,還要抱怨商家麼蛾子太多。但對於我一個在某東工作的朋友來說,618是他長達半個月加班噩夢。

早幾年東哥還沒折戟明尼蘇達,還會在618當天晒全公司的小龍蝦夜宵福利,並熱淚盈眶地喊話兄弟們:

昨天夜裡,全體總部人幾乎都是整夜未睡!令人感動的是還有5000名合作夥伴陪伴我們整夜加班戰鬥。我們感謝全體合作夥伴們!

永謙卑!不作惡!求共贏!

後來他就安靜多了。我想有一個重要的客觀原因,現在的電商公司,能把每個日子都捲成促銷季。

於是互聯網打工人加的班,也越卷越多。

再引用一下胡編的理論,大家都促銷,就等於沒促銷;大家都加班,就等於沒加班。

前兩年某東實行995還要被罵,現在某裡996、某跳動大小周、某多多每月工作時間不低於400小時,也沒多少人大驚小怪了。

底線低到什麼程度了呢?前幾天某跳動一個實習生,因為「竟然」敢在12點前睡覺,導致沒有參加一個會,被正式員工們嘲笑了。

字節和心臟,果真只能有一個跳動。

之前有個37歲某東程序員的簡歷在網上火了,裡面寫了這麼一句話:

我知道自己年紀大了,上升空間小了,不過我還有體力,還能加班。

可能是簡歷寫得卑微到塵埃裡,後來這哥們就被傳在工位上猝死了,他不得不親自出來闢謠:

活著,還在某東寫代碼。

東哥的兄弟運氣好啊,不像某22歲的本分員工就突然倒下了,猝死後還要被本分公關judge一嘴:

你們看看底層的人民,哪一個不是用命換錢……

好傢夥,這是來索命的。

一想到這個22歲猝死的年輕人,本躺平人收起移動電話,頭一次萌生了走出家門去小商販那裡買菜的衝動。

你當然可以說,那不是因為互聯網大廠工資高,年輕人心甘情願被異化嗎?

但其他行業也沒好到哪裡去啊。

不想996,那就搞點創作吧。行,千字8元稿費一口價,愛來不來。

公眾號《跳海大院》曾經臥底一個網文約稿群,發現:

就算在價格如此低的情況下,工作室還要求作者至少壓稿2w,才能正常結算。

甚至在千8之下,還有許多老闆開出的價格是千6、千4,群裡一個老哥為了一個月賺夠3k多的生活費,每天至少要對著電腦不停工作10小時。

這哪是作家夢,簡直是新時代的活雷鋒。

在卷而再卷的世界裡,人是維護服務器的工具,是寫代碼的機器,是碼字的奴隸。

總之,不咋像個人。

每一個躺平人的過去,都可能曾是一個卷到凌晨的奮鬥逼。

沒有人生來躺平,我們只是——真的卷不動了。

話說回來,咱們要是一直躺下去,未來會怎樣呢?

隔壁躺平大戶日本,就給出了標準答案。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經濟泡沫被戳破,失業率上升,因為生存壓力太大,日本誕生了第一批躺平人。

三十多年過去,日本的失業率雖然下去了,但躺平人數只增不減,現在最少有一百萬躺平一族。

日本衛生部給過一個定義,只要超過半年不接觸社會、不上學、不上班,不與外人交往,生活自我封閉,就算躺平。

蟄居者、繭居族、隱蔽人士、關門族、家裡蹲……這麼多名詞,都是用來形容日本躺平人的。

那麼問題來了,日本年輕人憑什麼能心安理得躺這麼久?

說來說去,還是因為人家躺平的成本低啊。

拿最大的支出住房來說。《低慾望社會》這本書裡說,現在90%六十歲以上的日本人都擁有一套住房,也就意味著,這些人的子女們有地方免費住;而即使是三十多歲的日本年輕人,也有超過50%的人有房。

不追求地段和品質的話,在小城市租個單間才1.5萬日元。

在便利店打工的最低時薪是800日元左右,按健康的8小時工作制,打三天工就交得起一個月的房租。

吃的方面,如果不追求大吃大喝,在便利店買點東西吃,1000日元就可以解決一天伙食。

即使躺平完全不工作,每個月領6萬-8萬日元不等的低保,維持餓不死的狀態綽綽有餘。

停,先別收拾行李,這個錢外國人領不到。

俗話說得好,昭和男兒,平成廢宅,令和偽娘。

日本年輕人躺平的底氣,是來自上一代人奮鬥積累的家底。

所以,現在日本社會誕生了一種奇異的大和諧局面:

這邊84歲的老人還在加班加點組織東京奧運會,那邊年輕人從16歲開始徹底躺平,靠低保和老母親的退休金過活。

日本的今天,是否就是我們的明天?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躺著也不慌了。

反正只要按貼吧躺平大神的教學來,每年打兩三個月的零工,再找一個有外賣、房租低的小城市呆著,就能過上足不出戶的神仙日子。

只要我不結婚,不買房,不買名牌,鐮刀再快,也割不到躺平的韭菜。

圖片

正當我美滋滋暢想未來,甚至連十八般躺姿都想好了,突然移動電話一震,把我從夢裡驚醒:

好消息!三胎生育政策來了!

你,準備好了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山河路人/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