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美華裔母親痛斥校董會視頻走紅!教育界上演「美版文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2日訊】美華裔母親痛斥校董會視頻走紅!教育界上演「美國版文革」,華人如何應對?紐約社區領袖分享抗爭成功經驗  | 熱點互動 方菲 06/11/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6月11號星期五。一位華裔母親痛斥學校董事會批判性種族理論的視頻,迅速走紅,她將其稱為美國版的文革。日前在美國越來越多的家長發現,並開始抵制學校推行的渲染種族理論的課程,其中包括華裔家長。不少華裔家長將這一套理論和作法,與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相比。許多華裔也開始積極投身社區活動和競選,希望用自己的努力,來扭轉這一危險的趨勢。

本期節目我們請來兩位紐約華人社區的領軍人物,來討論美國教育和華人參政。兩位都在線上,一位是紐約同源會的主席黃友興先生,黃先生您好。

黃友興:大家好,你好。

主持人:謝謝。好的,另外一位是紐約市議會29區的候選人臧東慧先生,臧東慧先生您好。

臧東慧:你好,方菲小姐,很榮幸得到你的信任。

主持人:謝謝。知道二位在社區都是非常繁忙,感謝你們在繁忙之餘,能夠上我們的節目來討論這樣一個重要的話題。今天剛才在開場白中,我提到了這位華人母親的視頻,這兩天正好是非常的廣傳,在網絡上,想先請二位談一下對這個視頻的想法。但是在談之前,我想請二位很快簡單介紹一下,你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所以我想先請臧東慧先生談一下。臧東慧先生我知道您現在是在競選紐約市議員,6月22號就是初選日了是吧?

臧東慧:6月22號初選,然後明天12號就開始提前投票,一直到20號。

主持人:我看媒體介紹您,其實是1995年來到美國的。來到美國以後,在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讀博士,之後就進入公司,銀行、金融機構工作。所以實際上和很多華人一樣,到這邊留學之後就工作,其實一開始並沒有參與政治。但是直到三年前,才開始投身政治的,是嗎?

臧東慧:對,是的。

主持人:跟我們講講為什麼?

臧東慧:大家好,我叫東慧,我現在在競選市議會第29選區的市議員。29選區包括森林小丘(Forest Hills)、雷哥公園(Rego Park)、秋園(Kew Gardens)跟Richmond Hill。我們這邊有很多華人都住在這裡,所以希望大家關注。我競選的原因就是兩個,一個是要為了維護紐約市的安全。現在紐約市近兩年,近18個月已經變得很不安全了。槍擊、謀殺、強姦、汽車盜竊兩位數上升,包括華人在內的這些老年人、婦女受到隨機的攻擊。

那麼我決定競選,就是要來幫助紐約市恢復安全,然後再一個就是為了我們的教育,就是您說的,現在美國的教育整體質量下降,因為什麼原因呢?因為現在教育裡面到處是在搞政治,就像您剛才說的critical race theory(批判種族理論)是當中的一個。學生不好好上學,學校這邊不以教學,或者體育、音樂各種課外活動為主,把這種像中國文革一樣的階級鬥爭的觀念,實際就是種族鬥爭,引入這個學校,並且把整個國家會分裂,會誤導我們的青年學生,會讓美國整個國內衰敗,我很痛心看到這種局面,所以我希望競選,能夠做一點微薄的貢獻。

主持人:是,而且我知道三年前,您是因為紐約要取消特殊高中的入學考試,當時觸發了您投入這樣的一個家長的抗議,所以也是因為教育的原因促使很多華人,其實一直以來就是關心家庭、事業,現在發現說一定也得關心教育,一定也得關心政治,不然的話就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臧東慧:是的。三年之前,白斯豪宣布要準備廢除特殊高中的考試,特殊高中是什麼呢?是包括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 HS),包括布朗士科技高中(Bronx HS of Science),包括布魯克林科技高中(Brooklyn Tech HS)在內的一共有8所學校,實際上就是相當於我們國內的重點高中。大家都知道國內很有名的,有衡水中學,有景山中學,有華師大附中、復旦附中,這些就是學生完全是憑通過考試,你只要考試成績優良,就可以進去。

這對我們很重視教育的華人家庭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資源。每年我們華人通過家庭的省吃儉用,通過父母的重視教育,通過學生的努力,每年就是有三千多個華人子弟,能上升到這個高中裡邊。三年之前,白斯豪宣布準備把這個考試廢除,要用種族配合來代替,我們華人絕不答應,我是從當時才開始關注紐約市的地方政治,然後才投入到這個裡面,一直到現在。

主持人:是的,確實是這樣。我想下面請黃先生來談一談。黃先生我知道您是很早小時候,說您7歲就來到美國。您現在是做同源會的主席,跟我們談一談,您什麼時候加入同源會?為什麼加入同源會?

黃友興:這個要回到2016年同源會的紐約分會創立,其實我們總會是在舊金山San Francisco,1895年已經那邊了。我們紐約的同源會到70、80年代還有紐約分會還在的,但是後來的成員、會員退休、去世,慢慢地會員就沒有了。2016年6月4號,那時候陳慧華會長就重新起動紐約分會。那個時候我住在皇后區的Amherst(艾姆赫斯特),那個時候就看到白斯豪開了好幾家收容所,越開越多,沒有訂過Community Board的集訓。

一個晚上就開了幾部巴士來,就在我家街口的旅館,放遊民七百多人,差不多八百人,光是小孩子是69人。第二天,六十幾個小孩就到我女兒的那個小學,說要報名,報名要讀書。校長、家長都嚇一跳,一下子怎麼哪有位子給他,不要說位子,連教材、連吃午餐,午餐也沒有。所以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呢?開始就跟我們其他的家長一同去參加公聽會,覺得這個市長沒有通過應有的渠道,然後去安放收容所的遊民。

後來抗爭時候,過了兩年多之後,2018年4月白斯豪就宣布,要廢除特殊高中,就是那個時候我參加抗爭,就認識同源會其他的會員,就是這樣去參加同源會的。

主持人:所以實際上您二位都是很類似,就是看不去,可以說是左派的政策帶來的這種社會上各種各樣的,可以說是不make sense(合理)的這些現象。

黃友興:對,真的。

主持人:真的是看不下去,所以就投入了政治,我想很多華人可能都會有同感。其實說到這裡,我想放一下,剛才我開場中提到的,這兩天在社交媒體上傳得非常廣的一個視頻。是一個華人的母親,她在維吉尼亞Loudoun County(勞登縣)的一個學校校董事會上,一段很簡短的發言。但是這個可以說是讓很多中國人非常有共鳴,我想二位先看一下我們這個視頻。

維吉尼亞州華裔家長 Xi Van Fleet:「我對學校發生的事情感到很震驚,你們正在教育訓練孩子成為『社會公義戰士』,同時憎恨我們的國家和歷史。我在毛澤東統治的中國長大,我對這些作法很熟悉,共產政權用的是同樣的批判理論來分化人民,唯一的區別是,它們用的是階級,而不是種族。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我目睹師生反目。我們因為政治正確更改學校的名字,我們被教育譴責我們的文化遺產,紅衛兵摧毀一切不是共產黨的東西,雕像、書籍等等。

我們還被鼓勵互相舉報,就像『學生平等代表計畫』和『偏見報告系統』一樣,這簡直就像美國版的『中國文革』,批判種族理論根植於文化馬克思主義,不該在我們的學校有容身之所。」

(播放視頻結束)

主持人:這個家長發言之後,下面就很多掌聲。我想先請臧東慧先生來談一談,這位媽媽應該是從中國大陸來的,她說她經歷了文革,她說現在她看到的其實就是個美國版的文化大革命,我想您也是從大陸來的,您看了她這段話是不是很有共鳴呢?

臧東慧:是的,我覺得這位家長很勇敢,她講得也很準確。這個critical race theory就是美國版的文化大革命。那麼中國的文化大革命裡面呢,就是儘管我當時還小,但是我知道當時所有的人,就說一生下來就有「成分」。因為就是你父親,甚至你祖父是做什麼的,他們就是說,我們知道你家裡是地主還是資本家,還是工、農、兵的孩子,還是貧下中農的孩子,因為這樣「成分」的不一樣,當時呢就是在升學、就業,甚至很多的生活各個方面,會給你有不同的選擇,那這個是非常非常不正確的。

小孩兒生下來,每一個小孩兒生下來是平等的,不光中國講這個,美國更講這個。那麼就說他的父親、他的爺爺是什麼樣的背景,跟他又有什麼關係?他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他們生活在這個國家裡,他們憑他們自己的努力去學習、去工作,他們都應該給平等的機會,而不應該說因為他的出身怎麼樣,就是把他的一切機會否定掉。

那麼我們現在在美國看到正在發生的事,exactly完完全全同樣的事情。就說這些左派的理論家、活動家,他們就是人為的,本來美國是一個很多元化的社會,那麼美國在任何一個學校、一個工作場所,都明文寫了,不能夠因為你的種族、不因為你的皮膚、不應該因為你的性別、不應該因為你的年齡、不應該因為你來自哪個國家,而在招工、就業、上學當中受到歧視。

但現在美國呢,實際上所有這些左派的做法,就是違背美國的憲法,違背美國的宗旨,來把我們的下一代,把我們自己人為的分成幾類。就是因為種族,就需要有不同的政策來對待;因為種族就是因為我們是華人,所以就是我們的小孩要上堂校呢,要比其他種族的小孩,就是要高出幾百分,還不夠,要所有的課外活動都優越,還不能上同樣的學校。這些東西一開始是在大學,2018年就發生在我們的紐約市。

白思豪說,這個特殊高中裡邊,你們華人小孩太多了,這個不公平,這個特殊高中被你們整個華人佔了。那麼我想問,我們華人的小孩難道就不是美國的小孩嗎?他生出來什麼顏色,跟他自己有什麼關係?你把這個小孩,不是說因為他的家庭收入,不是說因為他的個人品質,不是說因為他的成績好壞,而只因為他出生的膚色,就這樣就給不同的標準,這樣實際上就是要限制我們華人在特殊高中的數量。

就是說我們華人小孩即便你怎麼優秀,怎麼加強努力,家庭怎麼貧窮,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種族。然後,如果這樣的政策開始了,必然導致美國社會的不公平競爭,不公平競爭會導致這些學生也好、家長也好,喪失這種去競爭的熱情,這樣會降低,不但會降低這個學校整體的學術質量,也會讓很多人對美國整個社會失去信心。所以呢這個華人家長真是講得太好了,就是很少有人像她這麼勇敢地講出來,所以我非常佩服她。

主持人:是,而且我記得之前您在接受別的媒體採訪的時候也提到過,像這種美國的現在,有的時候是因為你的種族,就人為地壓低分數,或者是因為配額你就可以進去。有的地方它是提高分數,有的它就是降低。所以呢這樣的話有點像不按照這種meritocracy,就是不擇優錄取的話,您當時說,有點像……也是像毛澤東時候的,那時候不是交白卷兒嘛,都可以上大學嘛,是吧?

臧東慧:對,完全不講meritocracy。就是說現在實際上就是已經發生了,這個特殊高中我們抗爭了三年,很艱苦地抗爭了三年,得以保存這個考試,因為這個受州法保護,但是美國呢,就是紐約市還有其他很多的學校,譬如說在布魯克林有個 Mark Twain 學校,然後在Queens有個 Townsend Harris 高中,這兩個都是紐約市教育的明珠。那麼現在這兩個學校就是因為不受州法保護,他們的招生錄取已經變成lottery,變成抽籤錄取了,我覺得這個簡直是荒唐,就是我們紐約市、我們美國這種做法在成為全世界的笑話。

就說包括中國、包括俄羅斯,他們不管什麼制度也好,他們現在用考試,他們在教這些小孩兒教微積分,教這種高等物理。但是我們的學校呢,我們美國的學校,我們紐約很多地方的學校,已經把這個學術標準壓得再低再低。為什麼呢?就是說因為有些種族的學生不能考過,考試的成績為什麼這麼低?所以說這個考試歧視。不單單說是考試歧視,現在甚至說這個教育內容本身歧視。

主持人:數學!

臧東慧:數學是歧視。說數學,因為有些種族的,譬如說有些人群的小孩就是說,為什麼就是總是去學習這些高等數學,學習這種比較高級的數學課程的比例太低,所以說這也是種族歧視。任何問題,這些左派不從根本上去找原因,而是考試不好,取消考試。甚至要取消這個教學,啊,真的是,美國這個教育界,所以呢就是巴不得他們讓小孩,最後這樣結果就是孩子學得東西越來越少、越來越少。

主持人:是,等一下我們稍微探討一下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我想先請黃先生談一下,您對這位家長這個視頻很直觀的一個感受,好嗎?

黃友興:我覺得她說得非常準確,我們同源會今年2月已經發過一個聲明,對這個理論呢是荒唐的、是歧視的、是不公平的,已經收到很多人的回應,很多人的認同。連俄羅斯、連亞洲的記者的報紙都有報導,都有跟我們聯繫要訪問我們。這個根源就是從馬克思理論那邊演變過來的,就是你一出生,就從你的種族來確定你未來能夠去哪兒上學、去哪兒工作,那都是要Equal outcome,結果就是平等的。

那有一個數字,就是我這個24選區的主席,就是說亞裔是佔全紐約市學生15%(fifteen percent)。那這個 Carranza(人名)   這個 chncellor (校長),現在這個chncellor每一個學校要搞這個種族分配,要每一個學校的亞裔學生要15%,這個非常不公平。在紐約市很多地方,沒有亞裔住在那邊,我們這個學區在east amherst,在cornona全部都是西班牙的、latino的,去哪兒找亞裔?在比如East New York,在Bushwick 95%是黑人學生,去哪裡找亞裔?根本就是把學生奔來奔去,從東邊奔到西邊,這個包袱給了家長,因為他們接送學生,變成非常非常地不方便。

他的目的只有蓋住他們辦學校辦得差勁的結果。那學校差了,不用把學校關掉,就把學生奔來奔去。其實我們紐約市公立學校長期有這個資源不夠的問題,很多學校從教材,從老師的數量,輔導員、護士很多都不夠,這個是多年來經費的減少,也有政治的因素,就很多很多原因。你要是修好要改好這個學校,你要一家一家來看,哪兒的教材要改良?哪兒的老師不夠?你就要請。哪兒的護士不夠,你要打疫苗等等,你一定要請回來,那你九月開學沒有護士怎麼行?這個事你不做,就去搞這個學生這個配額,奔來奔去,這個非常非常就是顛倒,是非顛倒。

主持人:是,我覺得您舉了一個非常非常實際的例子,而且我看到您這個公開信裡面寫的內容很好,就是他特別提到了就是這種CRT批判性種族理論,有七個非常不合理的地方。您剛才提到了一個,就是說用這個講究平等結果而不是機會的均等,因為我們都知道equal opportunity,結果它現在變成了一個平等結果。

另外呢,就是您這個公開信中還提到說,傳統是要求你考察一個人特質,而不是看你的膚色,但是CRT就是用種族來區分。那傳統的,就是還有就是說他這個CRT講到說,所有的黑人是受迫害者,所有的白人是壓迫者,這個也是剛才像您說的馬克思主義的一個。然後裡面就說:「就算你不承認是種族主義者,你也必須自我批判,坦白道歉。」然後「如果你相信成績先苦後甜有上進心,追求事實和客觀性等等,這些是白人至上主義的表現。」這簡直是匪夷所思,這些CRT的這些理論。

黃友興:還要跟這些黑人道歉呀,你要看apologize,不管你有沒有做過,有沒有歧視,你也要愛我,要跟白人道歉,apologize。那我提過,開會的時候我提過,那我們華人呢?我們是Asian,那你們黑人跟白人不關我們的事啊。他們就說黑人的這個,就說你們算是白人you are consider white。

主持人:所以實際上就是這個種族被用來作為一個棍子啊,我覺得在用棍子在打人,所以在您看來,就是現在這種有多普遍呢?這個對學校教育的影響,對學生的影響有多大?

黃友興:非常非常普遍的,我記得去年年中已經有教材送到每一個學區superintendent office,他們要推廣這個教材,叫ethnic studies,有一課叫ethnic studies,就是研究種族歧視,美國種族歧視的這一課。我們兩天前已經也要發過,要大家反對加州最近有一個法案,就是說AB 101。他就說在加州如果你上中學畢業了,你必須要修這個ethnic studies,必須要修這個Critical race theory,不然你就拿不到這個畢業證書,那是非常非常的荒唐,當時呢我也覺得這個風吹慢慢地吹到紐約來,所以他們紐約學校已經去推廣這這一門課,我覺得很快這也有同樣的法案在紐約州state of senate會討論這個事情,一定要修這門課。

主持人:你有沒有聽說就是我看您的公開信,有給出了一些案例,就是說比如說就是讓學生,或者是甚至老師來教這些課,然後老師如果說敢於說話,就把老師開除,或者是對家長有報復,你有聽到過類似的案例嗎?

黃友興:有,過去自從疫情的問題,去年三月到現在學生遠程授課,我們的這一個ethnic studies課程還沒有remote,但是我收到資料就是九月就是全面推廣的,有家長已經在我們學區委員會就反對,你這個教材我們是不能接受,我們的孩子不要學這個的東西,我們也要通知華人要站出來,要對這一門課,對indoctrination頭腦灌輸這個要反對,也不能不要送孩子去學這個的東西,你要在家裡要學的這個是其次的,這是discrimination。

主持人:那臧東慧先生也請您談一談,就是說我覺得很不能理解為什麼這些老師也好,還是學校的也好,還是官員也好,他們要推行這個明明聽上去很荒唐的這些東西,您覺得是不是就像這位家長視頻中的家長說,這個其實CRT是根植於這種馬克思主義,是不是這些美國很多人他們不知不覺中,因為什麼原因,受到了馬克思主義的很深的影響呢?

臧東慧:這個我不太清楚,但我感覺在紐約的根本原因,就是這些市政府教育局市長這些官員的無能。像剛才黃先生講的一樣,紐約市實際上是每年的公立學校的學生的經費是2萬5千美元,每一個公立學校的學生。那麼紐約市每年只有40%的學生能夠達到就是說數學,或者英文的及格,不是兩門及格,只有一門及格。

所以呢這是很驚人驚人的數字,這個2萬5千是紐約市花費是全美的兩倍,那麼這個及格率不是說考80分以上,是考及格只有40%。並且特別的是呢,就是大家可以到網上隨便查一查,那麼就是說每年紐約市有週考,那麼週考考的成績呢,基本上就是像這樣,就是說比如說華人學生如果平均是90分的話,那麼白人學生差不多平均是80、85,然後西裔的差不多就是60,比如說黑人小孩呢是40分、30分。

實際上,為什麼呢?有很多種原因,但是就是不管什麼原因,那麼我們這個時候就是應該去,就是…

主持人:找出原因。

臧東慧:就是應該一個家庭一個家庭的去找,這個學生他為什麼他考不上及格,是因為他的父母沒有給他足夠的care,還是這個學校沒有足夠的老師,還是說這個學校裡,就是他根本就買不起教材,還是說他根本就沒有上學,或者是上學十天裡邊,因為種種原因就是他只去了五天,然後另外五天因為就是缺乏這種社會的關懷,缺乏家庭的關懷,他沒有上學。

但是紐約市的官員,他們沒有精力,也沒有興趣去做這種事情,所以他們簡單的來說,他們就是說黑人小孩考得太低,那一定是這個歧視,把考試取消。這樣就看不到了,考試取消的話,因為沒有了考試,那這樣的話就是大家也就看不到他這個教育失敗。所以呢我們現在知道紐約市有個Regents,就是高中的畢業考試這個已經取消了,為什麼呢?因為就是說黑人和西班牙人通過這個redance,通過高中畢業考試的這個比例,遠遠低於華人和白人小孩,所以呢這個取消掉。

然後呢就是說入學考試,我剛才說的在Townsend Harris這個已經取消了。所以呢,我感覺第一個原因,從比較淺的原因來說,比較簡單的原因來說,就說這個紐約市甚至可能就是推廣到全美,有沒有種族問題,一定有種族問題,就是種族問題是什麼?就是說黑人社區的普遍貧窮,和這個犯罪率高和這個單親率太高,這些原因就是導致很多黑人小孩沒有得到足夠的照顧,導致了他們這個整個社區裡邊,就是這個對教育重視不夠。

所以不是說黑人小孩不聰明,黑人小孩我相信跟白人小孩跟華人小孩一樣聰明,每個小孩都是天才,但是他們沒有接受到這種資源,所以但是這些政府官員他們沒有精力,沒有興趣去解決這種問題,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而是來claim這個theory,哦你們華人,你們華人就說有資源。

我們華人真的很有資源嗎?Stuyvesant 高中60%都是低收入家庭,華人很多我知道華人很多移民來到這裡,他們不但沒有資源,他們有很大的劣勢,像這種打餐館的,做洗容的,就是做指甲店的,這些父母他們有什麼資源,他們連英文都不會講,他們對這些申請什麼這些東西,完全幫不了小孩,完全是就是通過自己的care,通過對小孩的付出,通過省吃儉用、不去餐館、不去旅遊,省出錢來這樣重視教育,那麼這樣的結果才有的就是我們華人在教育上的成功。

那麼這種成功,應該是被整個社會來效仿、來學習,這樣的話大家都去學習,大家都去衝著這個高的目標去競爭,這樣是促使整個社會進步的源泉。但是很遺憾地是,紐約市甚至美國有很多官員他們不去做這種努力,他們簡單地說你們有優勢,就是一棒打死。就是不但不鼓勵還懲罰這種東西,為的是什麼?為的是掩蓋他們過去的失判,為的是拉他們的選票。因為越不受教育的群眾,越容易被忽悠,我們說對不對?

主持人:是。

臧東慧:那麼這是第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從深層上原因來講,就是有些極左的高層人物,他們實際上就是希望美國有一部分群眾永遠不受教育,因為只有不受教育,他們才容易控制。稍微給你一點福利,稍微就是給你一張free的地鐵票,或者現在包括紐約州大麻也開放了,甚至就是以後可以說你們吸大麻的多,我大麻不用抓了,這樣好吧。因為不受教育的就容易被忽悠,或者說救濟了,就是你們沒錢我多給你們一點救濟。

主持人:得到選票。

臧東慧:這樣來得了選票,這樣永遠世世代代把一部分貧困階層,永遠讓他們貧困下去,依靠一點點福利,依靠一點點施捨來把這些人養起來。當然我不是說所有的左派這種政客、左派活動家都是這麼想的,都是這麼惡意地想的,但是我相信一定有一些左派是在這麼想,通過讓他們不受教育,然後來維護自己的統治。

主持人:那您覺得從您自身的經歷來看,因為現在華人很多都很擔心這個問題,很憂慮。那您覺得華人應該怎麼做呢?他們可以做些什麼呢?

臧東慧:華人應該抗爭,應該起來發聲、起來抗爭。我們華人儘管在紐約只有15%的人口,但是我們團結起來的力量是無限大的,就是說我們這三年的特殊高中考試,2018年的時候我完全沒有想到過,我們居然能夠維護了三年,我們去組織抗議,我們組織簽名,我們去找到各個議員去發聲,然後通過這樣我們這三年的特殊高中考試被保留了,不但保留三年的特殊高中考試,我們還阻擋了2019年的紐約州的大麻合法化。

不但這樣我們還在這個28學期,就是我所在的選區,森林小丘雷哥公園。2019年的時候,這個市長就準備把我們的學生跟 Jamaica的學生,中學南北對調,理由就是南邊 Jamaica的學校表現不好,並且那邊黑人多,我們這邊華人多,那麼我們起來發聲,我們起來教育家長,我們告訴家長在發生的一切,這樣就導致了我們在12月5日2019年跟1月2日2021年我們組織了兩次特別成功的CEC meeting,就是教育理事會會議。

每次會議上這個場面爆滿,幾百個家長不單單是華人家長、白人家長、猶太人家長、甚至包括黑人家長都勇敢起來發聲。就是他們都一致反對南北對調,一致要求說你們教育局如果哪個學校不好,你們來Fix我們的school,你們來拯救我們的學校,就說我們不要Boxing,我們黑人的小孩也不要被你們強制Boxin到這種森林小丘,我們這種亞裔的小孩也不要被你們強制到Jamaica,因為這樣,不解決任何問題。

但是我們通過這個發聲,我們就爭取到了我們周圍八位官員對我們的支持,包括我們的孟昭文議員跟劉醇逸議員,他們都對我們強烈的支持,然後我們就迫使教育局改變了它的進程,教育局本來準備在2020年秋季,就準備實施我們學期的南北對調,那麼我們起碼阻止它的兩年。當然這個發聲、抗議是最重要的,那麼再更加重要的是拿起選票,就是選出能夠替我們發聲的官員,這個力量將是更加更加巨大。

那麼我們華人在我這個區裡面有大概幾萬個華人,但是公民首先就不是很多,那麼選民更少只有4千個,但是哪怕就是這4千個選民如果都出來投票的話,我可以說我選上去的可能性有99%。即便有一半投票的話,我選上去的可能性也會很大很大。所以如果我們有了在市議會、在州議會裡面能夠真正代表我們的官員,我們就不必要這樣每次被動地去抗議、去遊行。我們在議會裡面我們就直接有最能代表我們的官員,我們直接可以改變、可以影響這個遊戲的規則。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臧先生。黃先生也請您談一談,從您自己的經歷您會給華人提出什麼樣的建議呢?

黃友興:第一就是我現在每一個學區都在搞種族的配額,這一個敗壞的風氣,學校不去受理,你申請讀書就派你去很遠很遠的學校,可以說很多都是不在華人住的地方,是在離區,離開家裡很遠的地方。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搞這個叫equalty,每一個學校的配額,就是亞裔每一個學校的percentage要一樣,他們就是搞這個。很多家長不明白,但是你做家長了,你家裡幾個小孩不能夠每一個人都派到不同的學校嘛,現在目前就有這個問題,一個家庭兩個、三個小孩每一個都派到不同的學校,對家長是非常非常不方便。

主持人:簡直荒唐。

黃友興:非常荒唐也非常不方便。所以第一我要叫家長提出來,對教育局說我不能接受這個安排,我送學生、接學生辦不到,除了你讓我的孩子全部要就讀一個學校,我有權我在這附近的學校讀書,你派我這麼遠我不接受,這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讓37:11去教育委員會開會的時候,發聲你們這樣的政策不是叫搞平等,是搞分裂。

主持人:真的是。

黃友興:搞分裂,還在搞鬥,黑人跟其他的族裔的學生來鬥。好的學校,okay你管的好,辦得不好的學校你不受理,你不去改正,就把學生抽調奔來奔去,you not fix anything,你不是在受理,你都是在掩蓋你這個失敗,你掩蓋你學校辦得不好,你沒有解決37:49原來的問題,you not fix anything。

主持人:您剛才說就是要發聲,這個家長去哪裡發聲?他跟學校反映嗎?還是他去什麼什麼?

黃友興:去superintendent學監的office。你派到我這麼遠的學校,我不能接受。原因很簡單,Hardship,就是我一家兩個孩子、三個孩子全部要go to same school,這個非常合理的要求。如果全部家長都出來發聲的話,它這個政策就要廢掉了。

主持人:那他還可以參加什麼樣的活動呢?您剛才說的這個教育局的活動還有什麼別的活動嗎?

黃友興:我覺得就是要到他學校跟校長說,你學校這樣搞我們也不能接受,去家長會投訴。以前我就跑過去walk to school,你現在要我坐巴士、坐地鐵。現在外面對亞裔不是很安全的,很多亞裔都是莫名其妙地給人打,給人打劫,給刀捅,學生也同樣危險,所以你要開學九月份開學的時候,我現在可以對你說很多亞裔學生也會視為目標,也會受到莫名其妙沒有理由地給人打、給人搶等等這樣的歧視。

主持人:我還想問一下,就是同源會在這方面你們有什麼樣的一個計畫或者打算做什麼樣的工作嗎?對教育方面。

黃友興:我們除了發了聲明,也跟紐約市assembly說我們不接受這個,因為法律規定要學生去受這個critical race theory 的ethnic study這個課,那是第一,納第二我們也要鼓勵家長通過教育委員會去參選這個教育委員會,兩天前這個選舉的結果出來了,我們對這個結果也是很滿意,很多很多華人的學區都有很多很多華人選出來當上了這個教育委員會的委員,所以對我們的權利來說是好事。

主持人:就是華人可以去參選教育委員會的委員,就自己區的。

黃友興:對。

主持人:好的,正好我想問一下臧先生,就說因為您本身是參政,就是從三年前開始參加這樣一個政治的競選還有這方面的事,所以對於很多華人來說他們可能也希望有些借鑑,所以對於華人參政您有什麼樣的建議或者意見嗎?

臧東慧:我覺得華人就是想要參與到政治當中去有很多種途徑,就是美國這個社會它提供了很多很多渠道讓你去發聲。比如說剛才黃先生講的學區委員會是一個,就是這個學區委員會是每個學區裡面,就是一個來負責教育局跟家長之間溝通的這麼一個結構,這個是家長們選出來的。你是不是公民?是不是綠卡?你只要住在這裡,你只要有小孩上學,你就能夠參加這個選舉,那麼今年就是一下子選出來了很多華人的代表,在各個學區都有。

黃先生,實際上他是最早的學區委員會,並且他是華人唯一的一個學區委員會主席,是這個。那麼再一個是像我現在選的市議會,那麼我建議就是說大家一定要放棄這種過客的心態,以為政治是骯髒的,以為政治跟你無關,以為政治只是別人的事情,以為我不需要參與政治。那麼我們說政治實際上就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就是我們並沒有去講這種高大上的這種,我們也並沒有去講這種遠離天邊的,就是說是不是要跟伊拉克打仗這些東西。

我們關心的是我們房產稅,我們關心的是我們孩子能不能上就近的學校,我們關心的是如果有人欺負了我們被抓起來之後,他是會馬上放掉還是接受這種法律應該有的懲罰,那難道你說這些東西與你無關嗎?所以有時候參與這些東西是需要很低很低的成本的,我們經常在微信群裡面發各種消息,有時候只是需要大家就是進去點擊兩三下,大家都參與了就會給我們帶來很多很多的power很多很多的力量。

但是我知道到目前為止,大部分華人還是覺得這個東西跟自己一點沒有關係的,所以我們希望更多的家長參與進來,就是參與各個身邊的政治,包括就是你住在哪裡,每個地區都有警民會議,這個警民會議也是你去發聲的時候,你可以說你當這個治安有什麼問題,如果你不去說,如果不去發聲,那你的權益得不到保證,這個東西你怪誰呢?所以希望大家一定要參與。

參與就是有些人肯定問這些信息從哪來?那麼我說媒體上、社交媒體上有各種很多,大家不要看到這種東西就略過去。像各大媒體《世界日報》、《大紀元》、《新唐人》他們都有紐約時事版,希望大家關注這個紐約時事版,這裡面會告訴你們所有很多信息。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雖然我們今天節目主要談的紐約,但實際上對全美各地各城市,甚至對其他的國家我覺得都有很多的借鑑,所以非常感謝今天二位跟我們來交流這些經驗,和你們的這樣的一個經歷。那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所以我們現在只能先說再見,那非常感謝二位今天這樣一個時間,那我們下次再跟您二位再見了。

黃友興:感謝。

臧東慧:感謝方菲,感謝新唐人。

主持人:好的,謝謝。觀眾朋友我們也非常感謝您收看我們這期的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紐約市議會29區候選人:臧東慧
紐約同源會主席:黃友興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關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