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奇觀!中南海「做夢」 老百姓「躺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2日訊】最近「躺平」一詞火爆網絡。代表中國年輕人幾乎絕望的生活態度。有專家認為,年輕人對生活不抱希望,與北京當局鼓吹的「中國夢」背道而馳,形成了老百姓「躺平」、中南海做夢」的怪相。

「躺平」代表著中國年輕人對社會現實的無聲反抗,他們不想繼續充當有權有勢者賺錢的工具,不願意繼續過勤勤懇懇卻「為他人嫁衣裳」的日子。

「躺平」這個詞源自百度貼吧一則「躺平即是正義」的貼文。

作者自述在沒有穩定工作的情況下,自己通過偶爾打零工和低消費來過生活,「每月花銷控制在200塊以內。日常就是家裡躺,外面躺,像閒散的貓貓狗狗一樣躺……。我選擇躺平,我不再恐懼。」

這種最低慾望的生活狀態引起很多中國年輕人的共鳴,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表示,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不生娃、不追名逐利,只維持生存最低消費標準, 只做最低限度的工作,其餘的日子「躺平」,做自己想做的閒事。

與此同時,「躺平學」、「躺平族」等名詞也成流行語。而類似「社會險惡,先躺為敬」、「一時躺平一時爽,一直躺平一直爽」的口號也頗受歡迎。

新浪微博上更是充斥大量有關「躺平」的討論。討論組群包括:躺平即是正義、躺平青年、躺平吧、躺平組、躺平學、躺平內卷、躺平族、躺平韭菜、躺平共青團、躺平了、躺平宣言、躺平態度、躺平白岩松等等。

大陸微信群裡,也傳播大量表達對「躺平」觀點的圖片和小視頻。6月5日,陝西省公務員考試,甚至把「躺平」當成了面試題目。

更有年輕人喊出:「躺平3個月,拖垮共產黨;躺平6個月,換來新中國。」表達他們在中共極權暴政下,即使不能站直身軀,也不想跪著求生的另類抗爭。

「韭菜們現在就告訴你們,有種就換整塊泥土。」意思是改變中國體制。

(視頻截圖)

對於年輕人「躺平」。不少人表示理解,認為「躺平」意味著拒絕成為他人賺錢的機器與被剝削的奴隸,是年輕人滿足現狀的生活方式,沒什麼不好。

但「躺平」卻令中共極為惱火,官媒帶頭狠批「躺平」對社會不利,甚至稱「躺平可恥」,中共學者也接連發文抨擊「躺平」是不負責任,卻隻字不提目前社會上出現的深層矛盾才是「躺平」的根本原因。

美國之音引述中國金融學者的分析說,「躺平」是一種「無奈的積極主義」。「與其蠢動、盲動,還不如不動。你說民企人家真正做大,你又把他給抓了,像是馬雲、孫大午,你能做他們那麼大嗎?做那麼大又怎樣?還不是完了,不如不做。」

該學者表示,「躺平」的人,通常是很溫和的人。與那些因工作、生活壓力跳樓自殺的社會案件相比,「躺平」省下很多維穩經費。而官媒和學者指責「躺平」是墮落毫無道理,因為真正墮落的是階層固化、無法提供公平競爭的制度,而不是年輕人。

該學者認為:年輕人看不到自己的未來在哪裡,才會選擇「躺平」。很多人小時候最大的理想,就是要當社會主義接班人,但到死還接不了班,所以還不如「躺平」。

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林宗弘分析說,「躺平」的核心問題在於中國經濟、社會和政治等各個階層的不流動,從而導致整個國家流動體系停滯不前。

林宗弘說,整個中國社會階層結構僵化,沒有社會流動,人們即使努力了也不會成功,努力也白費力氣。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年輕人不再對未來抱持希望,恰恰與習近平的「中國夢」背道而馳,形成了「人民躺平、國家在做夢」的諷刺狀態。

他認為,「躺平」是中國年輕一代生活困境的現實寫照,但還談不上「覺醒」,因為中國不允許集體行動,所以只能夠集體不行動,作為消極抵制

林宗弘還提到,文革後期,也有一批人在既不想進行鬥爭,也賺不了錢的情況下,整天無所事事,現今的「躺平主義」跟文革末期的「逍遙派」形成了有趣的類比。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