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集權路上險象環生 習近平凶吉何所趨

——「6月10日」之特別啟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過去幾年裡,習近平不僅抓牢了軍權,還收編了武警和預備役,而且在將近一年 「刀刃向內,刮骨療毒」對政法系統的整頓中,逐步將中共的「刀把子」握到了手中。

不僅如此,習的各路嫡系人馬也逐步占據了從地方到中央的多個要職,包括習的浙江舊部「之江新軍」中的李強(上海市委書記)、陳敏爾(重慶市委書記)、蔡奇(北京市委書記)、黃坤明(中宣部長)、唐一軍(司法部長)、應勇(湖北省委書記)、樓陽生(河南省委書記)等等;還有習的福建舊部「閩江新軍」、 上海舊部「浦江新軍」、陝西舊部「新西北軍」,就不一一贅述。

儘管習在通往集權的路上看似捷報頻傳,但其紅色座椅下的火山口也越來越滾燙了。伴隨著中共處心積慮炮製「百年黨慶」的是,史上最高級別中共官員之投誠美國、愈發高漲的國際疫情追責聲浪、持續下滑的國內經濟和「躺平」族的崛起、日趨頻發的國內惡性事件、愈演愈烈的中共內鬥、以及再度回首卻傳染力爆增的瘟疫……這一切無不令習感到焦灼。

國際疫情溯源變風向 習講話透焦慮

當然,習之所以千方百計要將「黨天下」變為「習天下」,正是因其在政治上的極度不安全感,欲通過抓住更多的權力,來維護手中愈發「力不從心」的權力。然而,自從瘟疫爆發以來,越來越多的事情完全超乎了習所能掌控的範圍。目前,國際病毒溯源或許當屬最令習焦慮的外部挑戰了。

中共以為川普總統被整下台,其稱霸世界的幻想就會實現,從「東升西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等說法中,不難看出中共在干預美國大選得手後有多竊喜。然而,中南海哪能預料到,今年5月下旬,拜登一改往日對病毒溯源的冷淡態度,認真質疑起世衛之前的調查、傾向「實驗室病毒泄漏」的說法,並下令美國情報機關在3個月之內提交病毒起源報告。6月上旬,曾對美國媒體表示不會查辦中共疫情罪責的布林肯也突然發力,宣布將「徹查」中共病毒起源,並明確表示將追究中共的責任。一時間,美國朝野上下風向全變了,徹查中共病毒實驗室病毒泄漏的呼聲不斷高漲。而這一切也反過來佐證了投誠美國的「中共最高級別官員」或確實向美方透露了中共的「生物武器計劃」。

由於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病毒擴散,已經重創了整個世界,截止目前,且不算獨裁政權的隱瞞,全球確診感染人數超過1.7億,染疫死亡人數超過380萬。

一旦「病毒從武漢實驗室外泄」的說法被證實,屆時,全球受疫情重創的國家都將向中共追責、索賠,這對中共將是致命的打擊,而「定於一尊」的習恐怕難辭其咎。

6月9日,習近平在聽取了青海省委和省政府的匯報後說,「黨員、幹部永遠不能忘記入黨時所作的對黨忠誠、永不叛黨的誓言,做到始終忠於黨、忠於黨的事業,做到鐵心跟黨走、九死而不悔。」個中的擔憂與不安暴露無遺,聽話聽音兒,將黨話翻譯過來,就是「儘管中共已經到了九死的懸崖邊上,黨員幹部也不許叛黨(比如投誠美國)」。

6月10日帶給習近平何啟示?

習「永不叛黨」的話音剛落,第二天的6月10日,國內外令習憂心的事便排山倒海般接踵而至。

第一,6月10日,美英領導人在會談後,聯合聲明支持獨立的疫情起源調查,並在當日簽署了極具「對抗邪惡勢力」戰時精神的《新大西洋憲章》。同日,英國衛生大臣漢考克(Hancock)也表示,由於中共掩蓋疫情,導致英國早期對疫情應對失措,損失慘重,必須對病毒起源進行「完全獨立的調查」。

第二,6月10日,美國六位共和黨聯邦參議員聯手重提立法,要求追究中共壓制瘟疫擴散的信息、歪曲事實真相的責任,並將法案命名為「李文亮全球公共衛生責任法案」。

第三,6月10日,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在新聞發布會上,非常確定的表達出「我們需要完全的透明,以便從冠狀病毒大流行中吸取教訓。」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則表示,調查中共病毒的具體起源「尤為重要」、「調查人員需要完全接觸到、真正找到大流行病源所需的一切。」

第四,6月10日,英國政府發布了《香港問題半年報告》,揭露中共大肆抓捕政治異見人士,破壞香港的選舉制度,壓制港人行使權利和自由的空間。

第五,6月10日,具有江澤民派系色彩的中共大外宣網站發表一篇文章,題為《誰來監督黨中央》,直接將監督的對象指向習近平,「中共中央和總書記是否也會被監督、又接受怎樣的監督?」外界多認為這是江澤民派系在向習近平發難。

上述的一系列事件,牽扯到國際社會對中共隱瞞疫情、壓制信息、扭曲真相,實驗室外泄病毒,以及侵犯香港人權的譴責、徹查和追究責任,同時也涉及到江派血債幫對習近平的反撲。這一切對於習不能不說是一個個夢魘。究其原因,卻是由於習近平執意保黨,因此自然而然要承受中共解體中所帶來的一切災難。而習在2018年所言「未來可能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也一語成讖,確實,一切都在兌現之中。

可是,為什麼這麼多事偏偏都發生在6月10日呢?這一切難道都只是一個巧合嗎?歷史總是在不經意間,給人留下洞察過去與未來的契機。

22年前的6月10日,正是江澤民成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中央610領導小組(下設「610辦公室」)」的日子。20多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包括活摘器官等罪惡,大多由「610」直接部署、實施、推動和監督。習近平上台後,中共時局的核心問題一直是法輪功問題,而所謂的「內鬥」、「政變」、「攪局」等等都只是表象。不知習是否意識到了這一點?

就在6月10日同一天,陳一新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了「刀刃向內」對政法隊伍教育整頓取得的「四個階段性成效」,其中處分了違紀違法的幹警7萬多人、立案審查並調查涉嫌違紀違法的幹警有近3萬人。而20多年來,「刀把子」系統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直接幫凶。這一切看似巧合,卻暗含玄機。正所謂「天道好還」。

結語

順天者昌,逆天者亡。自古以來,逆天的帝王都是以小丑的形象留在了歷史中。惡貫滿盈的中共幾乎成為人人唾棄與痛罵的對象。復旦大學血案事發後,網絡幾乎是一邊倒的支持青年教師,而身為「黨委書記」的死者並為獲得多少同情,可以看出中共民心盡失、公信力無存。

6月13日,湖北十堰市(音同「湖北實驗室」)一個菜市場發生燃氣爆炸,死傷人數過百,多棟建築遭到損毀,現場慘烈如戰場。該事件直觸中共敏感神經,習第一時間作出反應,並罕見承認「近期全國多地發生生產安全事故、校園安全事件」。此次爆炸是否是在提前警示當權者,湖北武漢病毒實驗室將引爆中共新的危機、乃至崩亡?「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不知中共的當局者以及追隨者們是否能夠感受到,中共的滅亡是天意,而且是「正在進行時」與「分秒倒計時」。是繼續接過中共歷史上犯下的更多罪惡,還是丟掉「魔戒」自救,到了今天恐怕沒有太多猶豫的餘地了。天若要變,誰能擋得住?局中人能做的只是選擇,而這個選擇卻需要智慧,更需要良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