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獄一個月被活活虐殺 吉林姜春賢生前遭酷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6日訊】吉林德惠市法輪功學員姜春賢,二零零四年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被迫害致死。姜春賢生前,家屬到監獄探望她,但不到一天時間,姜春賢就被活活虐殺。家屬查看遺體時發現其後背部有大片淤血、大腿內側有兩個大紅點子,家屬認為這些傷痕足以說明姜春賢生前遭受酷刑。

據明慧網報導,吉林省德惠市法輪功學員姜春賢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遭綁架,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繼續非法關押,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年僅34歲。

姜春賢,家住德惠市大房身鎮高台子村五社,一九九八年四月修煉法輪大法後,她時時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孝敬老人,任勞任怨,和屯鄰和睦相處,結婚這麼多年沒有和公公婆婆紅過一次臉,她的善良、寬容、孝順是有口皆碑。

綁架構陷、刑訊逼供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鎮壓以來,善良的姜春賢卻遭德惠市公安局派出所多次非法騷擾及長春綠園分局綁架非法刑訊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至十一月間,德惠市公安局夥同長春市綠園區公安分局和長春市公安一處綁架十三名德惠市法輪功學員姜春賢、孫遷、林鴻飛、張文峰、劉佰軍、鄒繼彬、張曉燕等人。姜春賢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在德惠的住處被長春綠園分局綁架,並遭刑訊逼供、上大掛等酷刑迫害。在刑訊室,惡警將其雙手吊起,兩腳抻上,百般折磨,那種鑽心的痛苦幾乎無法令人忍受,痛至極限。之後她被非法關押在雙陽第三看守所遭迫害,一個月後轉回德惠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零三年三、四月份,姜春賢絕食抵制迫害和抗議非法關押,遭到德惠市公安局看守所殘酷折磨。當時德惠市看守所所長丁日超、副所長劉玉湖、指導員劉超、獄醫李亞洲對姜春賢進行野蠻灌食,他們用皮帶將姜春賢綁在鐵椅子上,手腳固定,丁日超用手打她的臉,劉玉湖踩她的腳趾頭,劉超在一旁惡毒地挖苦。更邪惡的是,獄醫李亞洲借灌食之機進行摧殘,插胃管時故意來回拔,用力猛插。

由於長時間的遭受身心殘害,姜春賢出現結核性腹膜炎狀態,有時一口氣上不來,憋得幾乎昏過去,腹部脹痛得成宿睡不著覺,有時難受得一天幾乎吃不下東西,消瘦得完全脫了相。

超期羈押、非法判刑

當時,當局正在宣傳最高檢下達「超期羈押就是非法拘禁」和「超期羈押最長時間不能超過九個月」的規定。但德惠市公檢法和看守所卻視之為廢紙,知法犯法,受德惠市政法委、610操控,對其超期不放、也不予保外就醫,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四日非法開庭。

十一月十四日上午早八點左右,位於松柏路的法院兩側布置了多台交通巡警車和警車,法院大門口拉上了警戒線,大門緊閉,由兩排武警手持盾牌和警棍守候,兩側站滿了法警和警察,就連法院樓頂都站上了人。

姜春賢等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分成兩次,八點半,六人;十點,七人。八點三十分,法輪功學員孫遷等人是被抬進法庭的,他們連坐都坐不住,根本沒有辯護能力。張文鋒當庭辯護時,幾次被法庭不法人員打斷,不讓讀完。上午十點多,法輪功學員姜春賢、賈雲俠等人被好幾輛車拉入法院,賈雲俠被迫害得身體已無力支撐,被抬入法庭。姜春賢當庭講法輪功真相,也被幾次強行打斷。

更加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在場家屬旁聽時,每人身旁有兩人專管,像犯人一樣對待,連扭頭看一看骨肉分離一年之久的親人都不准,甚至家屬剛要講話,就被旁邊的人強行按住。

十二月十八日,德惠市法院對超期羈押達十三個月之久的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再次開庭,一個小時後便草草收場。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三~十二年不等:孫遷十二年;劉殿玲十一年;張文峰十年;劉佰軍九年;姜春賢八年;胡傑七年;賈雲俠七年;楊君七年;張燕六年;衛廣學六年;林洪飛四年;鄒繼彬三年;蔣文彬三年。

姜春賢等法輪功學員上訴。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長春中級法院開庭,非法維持原判。據旁聽的家屬稱,當時在法庭上,有關執法人員根本不讓當事人辯護,剛一說話就將嘴堵上。姜春賢等法輪功學員當庭高呼「法輪大法好」,身旁的警察連連用手捂他們的嘴。姜春賢當日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繼續非法關押。

入獄一個月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監獄時,姜春賢病情嚴重,體檢不合格,被監獄一度拒收,但德惠法院受德惠市政法委、610操控不僅不釋放,卻開了強制執行令,將其強行送到黑嘴子監獄。

得知姜春賢的下落後,一月三十日(正月初九)家屬急忙趕到監獄探視。當時姜春賢精神狀態尚好,但臉無血色,嘴唇發白,經常便血。

但二月六日(正月十六)家屬再次探視時,姜春賢的身體已顯嚴重病態。由於牽掛其安危,家屬又於二月十八日第三次探視,這時姜春賢身體病重,是被用輪椅推出來的,說話已有氣無力,聲音微弱。家屬向值班的兩個男民警強烈要求保外就醫,但得到的答覆卻是服刑不到一半刑期不給辦理。

令人萬萬想不到的是短短不到一天時間,姜春賢就被活活虐殺。二月十九日晚十二點左右,獄方通知家屬姜春賢已死亡,並說姜春賢是十九日下午四點左右被送到白求恩醫大醫院的,半小時後死於心臟猝死。但家屬看到姜春賢遺體時,遺體卻在監獄內。姜春賢從來沒有心臟病史。

當家屬檢查遺體時,發現其後背部有大片淤血,而且大腿內側有兩個大紅點子,這些傷痕足以說明姜春賢死前曾遭受折磨。獄方對家屬提出的問題,一味地矇騙、搪塞或迴避,同時,在未屍檢的情況下,多次強制家屬趕快火化。

吉林省女子監獄當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有關小號,手腳都銬在牆上不能動;還有綁在床上,撤掉床板,把四肢用繩子抻起來,強迫寫所謂「四書」;還有強迫參加勞動。二零零四年二月中旬,十名法輪功學員在飯堂打出揭露邪惡的條幅,被獄警關小號。小號關不下,就找個空屋子把人綁起來,殘酷迫害長達一個多月。

吉林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當時的監獄長徐廣生、高明雅、王傑和生活衛生科科長宮雲俠及姜春賢所在教育隊的負責人是害死姜春賢的元凶。而德惠市公檢法和看守所參與迫害的不法之徒也罪責難逃。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吉林德惠市法輪功學員姜春賢被迫害致死始末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