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狱一个月被活活虐杀 吉林姜春贤生前遭酷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16日讯】吉林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姜春贤,二零零四年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被迫害致死。姜春贤生前,家属到监狱探望她,但不到一天时间,姜春贤就被活活虐杀。家属查看遗体时发现其后背部有大片淤血、大腿内侧有两个大红点子,家属认为这些伤痕足以说明姜春贤生前遭受酷刑。

据明慧网报导,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姜春贤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遭绑架,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年仅34岁。

姜春贤,家住德惠市大房身镇高台子村五社,一九九八年四月修炼法轮大法后,她时时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孝敬老人,任劳任怨,和屯邻和睦相处,结婚这么多年没有和公公婆婆红过一次脸,她的善良、宽容、孝顺是有口皆碑。

绑架构陷、刑讯逼供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镇压以来,善良的姜春贤却遭德惠市公安局派出所多次非法骚扰及长春绿园分局绑架非法刑讯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至十一月间,德惠市公安局伙同长春市绿园区公安分局和长春市公安一处绑架十三名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姜春贤、孙迁、林鸿飞、张文峰、刘佰军、邹继彬、张晓燕等人。姜春贤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在德惠的住处被长春绿园分局绑架,并遭刑讯逼供、上大挂等酷刑迫害。在刑讯室,恶警将其双手吊起,两脚抻上,百般折磨,那种钻心的痛苦几乎无法令人忍受,痛至极限。之后她被非法关押在双阳第三看守所遭迫害,一个月后转回德惠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三年三、四月份,姜春贤绝食抵制迫害和抗议非法关押,遭到德惠市公安局看守所残酷折磨。当时德惠市看守所所长丁日超、副所长刘玉湖、指导员刘超、狱医李亚洲对姜春贤进行野蛮灌食,他们用皮带将姜春贤绑在铁椅子上,手脚固定,丁日超用手打她的脸,刘玉湖踩她的脚趾头,刘超在一旁恶毒地挖苦。更邪恶的是,狱医李亚洲借灌食之机进行摧残,插胃管时故意来回拔,用力猛插。

由于长时间的遭受身心残害,姜春贤出现结核性腹膜炎状态,有时一口气上不来,憋得几乎昏过去,腹部胀痛得成宿睡不着觉,有时难受得一天几乎吃不下东西,消瘦得完全脱了相。

超期羁押、非法判刑

当时,当局正在宣传最高检下达“超期羁押就是非法拘禁”和“超期羁押最长时间不能超过九个月”的规定。但德惠市公检法和看守所却视之为废纸,知法犯法,受德惠市政法委、610操控,对其超期不放、也不予保外就医,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四日非法开庭。

十一月十四日上午早八点左右,位于松柏路的法院两侧布置了多台交通巡警车和警车,法院大门口拉上了警戒线,大门紧闭,由两排武警手持盾牌和警棍守候,两侧站满了法警和警察,就连法院楼顶都站上了人。

姜春贤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分成两次,八点半,六人;十点,七人。八点三十分,法轮功学员孙迁等人是被抬进法庭的,他们连坐都坐不住,根本没有辩护能力。张文锋当庭辩护时,几次被法庭不法人员打断,不让读完。上午十点多,法轮功学员姜春贤、贾云侠等人被好几辆车拉入法院,贾云侠被迫害得身体已无力支撑,被抬入法庭。姜春贤当庭讲法轮功真相,也被几次强行打断。

更加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在场家属旁听时,每人身旁有两人专管,像犯人一样对待,连扭头看一看骨肉分离一年之久的亲人都不准,甚至家属刚要讲话,就被旁边的人强行按住。

十二月十八日,德惠市法院对超期羁押达十三个月之久的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再次开庭,一个小时后便草草收场。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三~十二年不等:孙迁十二年;刘殿玲十一年;张文峰十年;刘佰军九年;姜春贤八年;胡杰七年;贾云侠七年;杨君七年;张燕六年;卫广学六年;林洪飞四年;邹继彬三年;蒋文彬三年。

姜春贤等法轮功学员上诉。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长春中级法院开庭,非法维持原判。据旁听的家属称,当时在法庭上,有关执法人员根本不让当事人辩护,刚一说话就将嘴堵上。姜春贤等法轮功学员当庭高呼“法轮大法好”,身旁的警察连连用手捂他们的嘴。姜春贤当日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

入狱一个月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时,姜春贤病情严重,体检不合格,被监狱一度拒收,但德惠法院受德惠市政法委、610操控不仅不释放,却开了强制执行令,将其强行送到黑嘴子监狱。

得知姜春贤的下落后,一月三十日(正月初九)家属急忙赶到监狱探视。当时姜春贤精神状态尚好,但脸无血色,嘴唇发白,经常便血。

但二月六日(正月十六)家属再次探视时,姜春贤的身体已显严重病态。由于牵挂其安危,家属又于二月十八日第三次探视,这时姜春贤身体病重,是被用轮椅推出来的,说话已有气无力,声音微弱。家属向值班的两个男民警强烈要求保外就医,但得到的答复却是服刑不到一半刑期不给办理。

令人万万想不到的是短短不到一天时间,姜春贤就被活活虐杀。二月十九日晚十二点左右,狱方通知家属姜春贤已死亡,并说姜春贤是十九日下午四点左右被送到白求恩医大医院的,半小时后死于心脏猝死。但家属看到姜春贤遗体时,遗体却在监狱内。姜春贤从来没有心脏病史。

当家属检查遗体时,发现其后背部有大片淤血,而且大腿内侧有两个大红点子,这些伤痕足以说明姜春贤死前曾遭受折磨。狱方对家属提出的问题,一味地蒙骗、搪塞或回避,同时,在未尸检的情况下,多次强制家属赶快火化。

吉林省女子监狱当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有关小号,手脚都铐在墙上不能动;还有绑在床上,撤掉床板,把四肢用绳子抻起来,强迫写所谓“四书”;还有强迫参加劳动。二零零四年二月中旬,十名法轮功学员在饭堂打出揭露邪恶的条幅,被狱警关小号。小号关不下,就找个空屋子把人绑起来,残酷迫害长达一个多月。

吉林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当时的监狱长徐广生、高明雅、王杰和生活卫生科科长宫云侠及姜春贤所在教育队的负责人是害死姜春贤的元凶。而德惠市公检法和看守所参与迫害的不法之徒也罪责难逃。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吉林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姜春贤被迫害致死始末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