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Marilyn Torley:我們需要回到傳統教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8日訊】校長:美國教育過去20年發生了什麼變化?真正的教育必須幫助學生品格發展 | Marilyn Torley | 熱點互動 方菲

主持人:您好,歡迎來到「熱點互動」。今天我們將與瑪麗蓮·托利博士(Dr. Marilyn Torley)進行關於美國教育體系的對話。托利博士是新澤西州公立學校系統的退休校長,擁有 25 年的經驗。她目前是紐約米德爾敦北方學院的聯合校長。

主持人:嗨,瑪麗蓮,謝謝您來到我們的節目。

Marilyn Torley :很高興來到這裡。謝謝你邀請我。

主持人:太好了,謝謝。最近,我們邀請了不同的人參加我們的節目來談論美國的教育體系。上次我邀請了Nicholas Giordano教授,分享他在這個問題上的經驗和想法,他在節目中舉了一個非常有趣的例子。他說他給他的學生進行了公民測試,但大多數人都不及格。然後他讓學生把俄羅斯憲法當作美國憲法讀,幾乎沒有人認察到。後來,他問他的學生為什麼,他們說他們從來沒有學過。所以基本上,這些學生在中學或高中時從未被教導或要求閱讀美國憲法。那麼,瑪麗蓮,您在 K 到 12年級系統中擁有數十年的教學經驗。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您是否發現教育體系有問題?

Marilyn Torley:我必須坦白說,我相信他的學生對他說的是真話,如果我必需和你分享過去 25 年發生的事情,我想回到 90 年代,當我成為一名教師時的親身經歷開始講起。

Jenny:好的。

Marilyn Torley:在 90 年代,有一種傳統的課堂教學方式,課程基於社區的當地需求。無論課程是什麼,作為課堂教師,我們都有時間與學生深入了解所有科目。學生們很好奇,也很有創造力,就像現在一樣。但是作為老師,我們在課堂上有更多的時間來真正深入研究他們可能感興趣的東西。例如,我記得在四年級時,我們正在教熱帶雨林,而學生們對動物生活在樹冠的所有不同層次之事非常興奮。所以像這樣的一堂課本來可能需要三天的時間,最終可能會花上五六天,因為我們能夠真正深入鑽研並允許學生進行研究。比如說,他們很興奮,這只動物生活在樹冠上,不管牠可能是什麼。總之這種方式允許有效的教導。

那麼,之後我記得是在 2002 年,出台了一個名為「有教無類」的法案
(No Child Left Behind)。這是聯邦政府下達的一項命令,它說,我們希望各州將他們的課程重點放在數學和閱讀上。有了這項命令之後,各州希望利用這筆資金來支持這一想法,課堂上的情況就發生了變化。標準化測試成為真正的焦點。後來「共同核心標准」來了,它基本上是說:每個年級的學生必須掌握符合該年級水準的某些知識,才能在全國范圍內實現一致性。有效教學的可能性結束了,因為沒有足夠的時間了。而且由於聯邦資金與各州採取的激勵措施數量無關,許多其他科目,例如歷史、科學、外語等取消了……因為它們不再被測試,所以它們在課堂上沒有被給予教導的時間。數學和閱讀成為焦點。

主持人:在 90 年代,那個時候,你在歷史課或其他課上教過憲法、美國人的建國原則嗎?

Marilyn Torley:是的,絕對教了,我們使用了所謂的第一手來源。 你知道,我們會讓學生們通過直接閱讀憲法原文去學習,再次重申,這是一種非常傳統的教學方式,但隨著聯邦政府下達這些命令,這種教學方式就消失了。

主持人:唔。 那麼您怎麼看,向我們解釋一下「有教無類」和「共同核心」。 它們究竟是什麼以及這些東西如何影響教育質量?

Marilyn Torley:嗯,正如我所說,為了真正與共同核心標準聯繫起來,課程發生了改變。因此,當教師必須制定課程計劃時,他們必須確保在 9 月和 6 月的學年開始和結束之間,他們要把與共同核心相符的一定數量的信息教給學生,因為後來的這些新的標準化測試中要考學生這些信息。有一個叫做 AYP 的東西(足夠的年度進步),年初考到了一定程度的學生,到了年底再考,然後決定他們是否達到了足夠的年度進步,如果他們做到了,那就太好了。如果他們没做到,罪又落到了老師身上,所以有一段時間,正如你所知,老師們要為社會的所有弊病負責,因為這些AYP分數被廣為宣傳。這樣一來就改變了學校內發生的事情的整體氛圍。

主持人: 「有教無類」的政策呢?那是什麽?

Marilyn Torley: 「有教無類」政策的想法是學生應該具備基本技能。他們應該具備閱讀和數學的基本知識。而且他們不希望任何苦苦掙扎的學生掉隊,每個人都應該達到一定的水平。

主持人:所以以前不是這樣的?

Marilyn Torley:不是,我相信我們之前是根據學生已具備的能力教導他們,無論他們的優點或缺點是什麼。我們因材施教,按他們的水平教起。我不認為這項立法真的是為了支持這些學生,因為幾年後,在 2010 年,又一輪這類命令出台了,那就是奧巴馬的「登峰造極」政策(Race to the Top),它讓教育變得更加的標準化,希望所有州做同樣的事情。

原本基於當地社區及其對這些學生的需求的傳統教學方式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突然之間,要按照聯邦政府想要的方式進行教學,因為他們給各州錢。而不是考慮真正對孩子們有益的東西。這已經在課堂上發生了。另一部分我想談的是,那些多年來一直為學生做著很棒的事的老師,他們退休了。他們意識到或認識到,這不是他們想要參與的那種教育世界,因此許多教師提前離職或退休了。

主持人:所以新老師進來時可能會有不同的觀念。

Marilyn Torley:他們知道他們將不得不根據州和聯邦級別的新規格滿足需求。另一件事是,教育主管們提出了更高級別的指令。例如,他們在數學方面所做的是製作節奏圖,這樣每一天,老師都需要教特定的信息,如果學生在那堂課中無法理解,他們會得到更多家庭作業方面的支援,他們放學後有機會留下來補課。但是老師不能放緩教課的節奏,他們必須繼續下一節課,再下一節課,因為在那一年的時間範圍內,他們要負責把整套課程大綱教完。

那些年作為校長最困難的事情是,當老師們來到我的辦公室時,他們不是生氣就是沮喪,他們之所以有這些感受,是因為他們對我說,他們沒有被給予足夠的時間,無法以一種有意義的方式真正支援學生。他們還認為,要求的標準……因為他們不斷提高學生在每個年級需要負責的知識水平,而且他們覺得這不適合學生的成長。所以有些一年級的孩子正在學習代數表達式,而他們其實應該花更多時間來學習那些基本技能,即加法和減法口訣。所以,是的,很多好的學習方式都丟失了。

主持人:那麼這些變化對學生的主要影響是什麼?

Marilyn Torley:我相信這就是在Giordano博士的課堂上表現的,當你讓學生們學習一些大學水平的內容時,比如他們無法識別自己的憲法,因為在他們的學習經歷中,他們沒有那個機會。如果這就是教育中發生的事情,我們就做錯了。為了讓學生了解美國人的精神是什麼,這就是為什麼美國憲法更加重要。

主持人:那麼,您在過去幾十年中目睹或經歷了哪些其他變化?

Marilyn Torley:我認為,尤其是最近發生的大流行病,如果我們可以從這種可怕的情況中看到好事,我相信那就是父母們正在覺醒,並理解他們必須在教育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並了解他們的孩子在學校學習的內容。 我知道 Guttman 先生最近寫了一篇關於他的孩子在他的學校裡發生的事情的文章,在他們的學校裡,他對正在發生的洗腦感覺並不滿意。

Marilyn Torley:父母是守門人。他們需要作決定,尤其是考慮到現在教育中發生的事情,他們要決定想讓孩子學什麼。家庭有自己的傳統和價值觀,他們有深刻的道德理解,知道什麼對孩子最好。而且我相信,在我 25 年的經驗中,父母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參加教育委員會的會議。他們需要與負責孩子在學校教育的人交談,與其他家長交談並決定這種環境是否適合他們的孩子,如果不適合,要溝通並要求改變。

主持人:是的。除了Giordano教授對他的學生所做的實驗之外,我想與您分享另一個例子,這也表明了我們教育的後果,我想聽聽您對此的看法。您知道,過去的這個長周末是陣亡將士紀念日。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她在 YouTube 上看到了一個視頻。那是一則新聞報導,在那段視頻中,記者前往一所大學校園採訪學生,了解他們對陣亡將士紀念日假期的看法。令他驚訝的是,許多學生認為這個假期根本不應該慶祝。他們說犧牲的士兵是美國的恥辱,因為他們死於入侵其他國家和占領殖民地。這令人震驚。他們從哪裡得到這個想法?

Marilyn Torley :珍妮,我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我的第一反應是深深的悲傷,因為我來自一個退伍軍人家庭。我的父親在陸軍,我的丈夫在空軍,我的兄弟在海軍,所以我一直遵循男人[從戎]的傳統,我有兩個侄女曾是在海軍陸戰隊,他們為這個國家付出了時間和精力以便我們能夠擁有我們特有的自由。我相信那些說這些話的學生被誤導了,這反映了我們教育系統中正在發生的事情。所以,我必須重申,父母必須注意。他們必須知道學校在教他們的孩子什麼。

主持人:是的,但您認為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呢? 這些東西是誰教給這些學生的?

Marilyn Torley:我只能假設他們從試圖破壞我們生活方式的來源那裡獲取了這樣的信息。 我不知道,這是否發生在學校,是否發生在媒體上,或者他們正在聽的音樂中。外界有各種嘈雜混亂的信息。有很多力量正試圖改變人們的思維方式。如果你沒有接受過强有力的教育,讓你了解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以及家庭和學校之間的美好關係,這是我們成長的傳統方式。 如果沒有做到這一點,那麼這個說這話的年輕人,他們自然會有這樣的誤解,因為他們錯過了基於我們價值觀的強有力的教育。

Jenny: 那麼,如果這些是你的學生,你會對他們說什麼?

Marilyn Torley:我想我的第一個問題是,他們從哪裡獲得信息?這是他們無意中聽到的,他們只是把它當作真相說出來嗎?或者他們真的花時間[去研究了]……如果這些是我的學生,[我會讓他們]學習我們的歷史課程;與歷史老師討論他們的誤解;使用我們擁有的第一手資源中的所有信息和所有文檔;讓他們知道,美國一直在那裡支持各國,並在他們為自由而戰時提供支持,而我們一直在那裡支持他們。陣亡將士紀念日是我們感謝這些英雄兒女所做的一切的時候,有了他們,我們才可以擁有我們現有的自由,不僅在這個國家,也包括在我們幫助支持的其他國家。

主持人:你認為什麼是教師的職責呢?

Marilyn Torley:嗯,有趣的是,我們這次採訪之前我就在想,我面試過許多人,他們想進入教師行業,面試過程有一部份就是談談他們的教育理念、談談他們對孩子的愛護。我相信當一個人選擇成為老師時,他們心裏有一種教學使命感,他們理解自己想要用生命來引導孩子學習成長。雖說教師們有諸多工作壓力,但如果他們能在工會裏一起努力,表示他們不再願意接受聯邦政府強制性的教學要求,回到他們成為老師的初心,那麼也許這整個假信息風潮,還有這種程度的…(我甚至不知道要怎麼叫它)

Jenny:瘋狂亂象

Marilyn Torley:是,謝謝。瘋狂亂象,就可以消停了。因為這關係著孩子們,這關係著孩子們的人生,老師在整個過程中發揮著極大作用;家庭和老師之間曾經有過這樣的信賴,我們必須回到那樣的狀態,我們必須回歸傳統狀態。

主持人:那麼在您看來,真正教育應該是什麼樣的?

Marilyn Torley:真正教育應該是什麼樣的? 可能是由於今晚我們的對話,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教育必須幫助每一個孩子的品格發展。如果他們能有機會自己選擇、自己作決定去學習和辨識,然後在課堂裏、在整個學校環境裏得到支援,營造一種有鼓勵性、有韌性、同理心、同情心的文化氛圍,他們就會有機會以堅實的基礎走進這世界;無論他們以後想做什麼,不論是不是繼續上大學,還是做糕點師傅、卡車司機,如果他是個好人,有很強的道德感,那麼無論世界上發生了什麼事,他都能判別是非並做出正確的選擇,因為他知道什麼是好的、對的。我認為教育就是要支持那個過程。像過去一樣,教育支持孩子學習成長的過程。

主持人:瑪麗蓮,由於「批判性種族理論」是當今的熱門議題,我想聽聽您的看法。您怎麼看批判性種族理論呢?

Marilyn Torley:幾年前,在新澤西州,我們制定了最嚴峻的反霸凌法案。這反霸凌過程有一部份,作為校長而言,是確保孩子們不會因為他們的膚色、種族、民族、信仰、年齡而受到威脅恫嚇;如果一個孩子覺得他被霸凌了,我們會調查任何相關因素。然後突然之間,短短幾年裏,這個批判性種族理論出現了。但是這批判性種族理論,以及我們叫 HIB 的反霸凌新措施,(HIB 即 Harassment 騷擾,Intimidation 恐嚇,Bullying 欺凌),突然間就出台了這些事兒,我想,哪裏斷線了? 我們作為教育工作者,以前是受命不要讓這種事情發生,然後突然間,我們教育系統就接納了這套想法,表示這種事情沒關係。

Jenny:就那樣做。

Marilyn Torley:正是。我不懂、不知所措,他們的態度怎麼會翻轉得這麼快?再次重申,家長真的必須注意了,並講出來,那不是我想讓孩子學的。

主持人:但很多學校都正在發生著這事。那麼你認為為什麼所有這些學校都接受呢?為什麼所有這些行政人員甚至教師都相信這東西?

Marilyn Torley:也許因為從反霸凌教育到這批判性種族理論是一個緩慢的過程,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我覺得整個情節就像「溫水煮青蛙」,青蛙在冷水裏游來游去,在慢慢煮沸冷水過程裏,沒注意溫度調高了,一下子就成了青蛙湯。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在教育界正發生的事,假如我們認識到那事正在發生著,那麼我們作為大人,必須花時間直接解決它。

主持人:那麼您認為我們要怎樣才能夠把教育恢復到從前,或是應該有的樣子?

Marilyn Torley:嗯,第一步是確保每個人都知道發生著什麼事,那就要大家溝通、家長參與、和鄰居談話、去教育委員會、查看孩子帶回家的作業,並且要講出來這不對、不是我想要給孩子的。我們怎樣向前邁進並做出必要的改變,使教育回歸應有的狀態,那就要愛護孩子,讓他們在一個信息均衡的環境裏學習,從閱讀到科學、從數學到社會學科,讓孩子們對這世界有更健康的理解。

主持人:最近不僅家長開始發聲,老師也開始發聲了。有一位數學老師,我忘了他姓什麼,他的名字是保羅,在紐約學校任教。他寫了封信,講出了他學校在教批判性種族理論的東西。但是像他這樣的老師很少,他表示,大多數老師都不敢出來講話。那麼,您對老師有什麼具體的建議嗎? 他們該怎麼做呢? 他們應該怎樣真正守住身為一個老師的原則和價值觀呢?

Marilyn Torley:嗯,我認為,若是你獨立運作會很困難。我認為,大家在此時刻必須誠實、真誠、講話並找到其他和他們信念相同者。我意思是,教師工會是有很強大力量的,老師有權在工會裏得到支援。我認為這會是個很棒的轉變教育重點的方式、回到地方控制、制止州政府和聯邦的強制要求、讓老師承擔老師的職責。

主持人:那麼你們學校情況怎麼樣呢?

Marilyn Torley:嗯,我們學校是基於這個事實:我們努力提供學生機會去體驗更多傳統的、優雅的教育。我們努力讓他們成為有教養的人。我們和學生一起努力去取得經驗、改善他們品性、改善他們的心,我們和學生一起配合。

我很高興在「北方藝術學院」任教,因為我們確實有能力設立自己的課程,其中很大一部分我們在努力制定的,是人文學科;我們不把學科各自分開,而是把諸如歷史和語言藝術結合起來,我們融入更多的傳統世界觀,我們讀經典文學,回到蘇格拉底時代,學習偉大作品。我們也有機會實施品格教育,我們的三個核心價值是誠正、慈悲、堅韌,我們在做一項明年開始的新課程計劃,讓學生能夠實踐包含著這些核心價值的技能。

我們有一個很棒的家長會,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要知道我們現在花很多時間在用這些屏幕,這樣我們有機會與家長談話,即使他們可能不在美國,他們孩子寄宿我們這兒,我們還是有機會聯繫他們並保證他們的問題得到答復。我們非常清楚我們的全部課程,並把家長想法與我們認為最適合學生的學校教育保持一致。這是一個精彩、美妙的地方。

主持人:聽起來很棒。但是州政府或聯邦的規定會影響您的整體課程嗎?

Marilyn Torley:作為私立學校,我們不受這種限制,我們可以決定我們自己的課程。

主持人:所以你會讓他們閱讀美國憲法嗎?

Marilyn Torley:是的,沒錯。不僅僅是閱讀它,還要討論、辯論,找尋它在歷史中被表達的方式。要知道,只有籠統表面或非常低層的理解是不夠的,他們現在需要深入領會我們憲法的內涵,因為有些人試圖撤消它,我們身為教育工作者,要確保學生們理解這會是多可怕。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您花時間分享您的經驗和您獨特的觀點,非常有幫助。

Marilyn Torley:謝謝。

Jenny:好,感謝收看《熱點互動》。我們下次見。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關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