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Marilyn Torley:我们需要回到传统教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18日讯】校长:美国教育过去20年发生了什么变化?真正的教育必须帮助学生品格发展 | Marilyn Torley | 热点互动 方菲

主持人:您好,欢迎来到“热点互动”。今天我们将与玛丽莲·托利博士(Dr. Marilyn Torley)进行关于美国教育体系的对话。托利博士是新泽西州公立学校系统的退休校长,拥有 25 年的经验。她目前是纽约米德尔敦北方学院的联合校长。

主持人:嗨,玛丽莲,谢谢您来到我们的节目。

Marilyn Torley :很高兴来到这里。谢谢你邀请我。

主持人:太好了,谢谢。最近,我们邀请了不同的人参加我们的节目来谈论美国的教育体系。上次我邀请了Nicholas Giordano教授,分享他在这个问题上的经验和想法,他在节目中举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他说他给他的学生进行了公民测试,但大多数人都不及格。然后他让学生把俄罗斯宪法当作美国宪法读,几乎没有人认察到。后来,他问他的学生为什么,他们说他们从来没有学过。所以基本上,这些学生在中学或高中时从未被教导或要求阅读美国宪法。那么,玛丽莲,您在 K 到 12年级系统中拥有数十年的教学经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您是否发现教育体系有问题?

Marilyn Torley:我必须坦白说,我相信他的学生对他说的是真话,如果我必需和你分享过去 25 年发生的事情,我想回到 90 年代,当我成为一名教师时的亲身经历开始讲起。

Jenny:好的。

Marilyn Torley:在 90 年代,有一种传统的课堂教学方式,课程基于社区的当地需求。无论课程是什么,作为课堂教师,我们都有时间与学生深入了解所有科目。学生们很好奇,也很有创造力,就像现在一样。但是作为老师,我们在课堂上有更多的时间来真正深入研究他们可能感兴趣的东西。例如,我记得在四年级时,我们正在教热带雨林,而学生们对动物生活在树冠的所有不同层次之事非常兴奋。所以像这样的一堂课本来可能需要三天的时间,最终可能会花上五六天,因为我们能够真正深入钻研并允许学生进行研究。比如说,他们很兴奋,这只动物生活在树冠上,不管它可能是什么。总之这种方式允许有效的教导。

那么,之后我记得是在 2002 年,出台了一个名为“有教无类”的法案
(No Child Left Behind)。这是联邦政府下达的一项命令,它说,我们希望各州将他们的课程重点放在数学和阅读上。有了这项命令之后,各州希望利用这笔资金来支持这一想法,课堂上的情况就发生了变化。标准化测试成为真正的焦点。后来“共同核心标准”来了,它基本上是说:每个年级的学生必须掌握符合该年级水准的某些知识,才能在全国范围内实现一致性。有效教学的可能性结束了,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了。而且由于联邦资金与各州采取的激励措施数量无关,许多其他科目,例如历史、科学、外语等取消了……因为它们不再被测试,所以它们在课堂上没有被给予教导的时间。数学和阅读成为焦点。

主持人:在 90 年代,那个时候,你在历史课或其他课上教过宪法、美国人的建国原则吗?

Marilyn Torley:是的,绝对教了,我们使用了所谓的第一手来源。 你知道,我们会让学生们通过直接阅读宪法原文去学习,再次重申,这是一种非常传统的教学方式,但随着联邦政府下达这些命令,这种教学方式就消失了。

主持人:唔。 那么您怎么看,向我们解释一下“有教无类”和“共同核心”。 它们究竟是什么以及这些东西如何影响教育质量?

Marilyn Torley:嗯,正如我所说,为了真正与共同核心标准联系起来,课程发生了改变。因此,当教师必须制定课程计划时,他们必须确保在 9 月和 6 月的学年开始和结束之间,他们要把与共同核心相符的一定数量的信息教给学生,因为后来的这些新的标准化测试中要考学生这些信息。有一个叫做 AYP 的东西(足够的年度进步),年初考到了一定程度的学生,到了年底再考,然后决定他们是否达到了足够的年度进步,如果他们做到了,那就太好了。如果他们没做到,罪又落到了老师身上,所以有一段时间,正如你所知,老师们要为社会的所有弊病负责,因为这些AYP分数被广为宣传。这样一来就改变了学校内发生的事情的整体氛围。

主持人: “有教无类”的政策呢?那是什么?

Marilyn Torley: “有教无类”政策的想法是学生应该具备基本技能。他们应该具备阅读和数学的基本知识。而且他们不希望任何苦苦挣扎的学生掉队,每个人都应该达到一定的水平。

主持人:所以以前不是这样的?

Marilyn Torley:不是,我相信我们之前是根据学生已具备的能力教导他们,无论他们的优点或缺点是什么。我们因材施教,按他们的水平教起。我不认为这项立法真的是为了支持这些学生,因为几年后,在 2010 年,又一轮这类命令出台了,那就是奥巴马的“登峰造极”政策(Race to the Top),它让教育变得更加的标准化,希望所有州做同样的事情。

原本基于当地社区及其对这些学生的需求的传统教学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突然之间,要按照联邦政府想要的方式进行教学,因为他们给各州钱。而不是考虑真正对孩子们有益的东西。这已经在课堂上发生了。另一部分我想谈的是,那些多年来一直为学生做着很棒的事的老师,他们退休了。他们意识到或认识到,这不是他们想要参与的那种教育世界,因此许多教师提前离职或退休了。

主持人:所以新老师进来时可能会有不同的观念。

Marilyn Torley:他们知道他们将不得不根据州和联邦级别的新规格满足需求。另一件事是,教育主管们提出了更高级别的指令。例如,他们在数学方面所做的是制作节奏图,这样每一天,老师都需要教特定的信息,如果学生在那堂课中无法理解,他们会得到更多家庭作业方面的支援,他们放学后有机会留下来补课。但是老师不能放缓教课的节奏,他们必须继续下一节课,再下一节课,因为在那一年的时间范围内,他们要负责把整套课程大纲教完。

那些年作为校长最困难的事情是,当老师们来到我的办公室时,他们不是生气就是沮丧,他们之所以有这些感受,是因为他们对我说,他们没有被给予足够的时间,无法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真正支援学生。他们还认为,要求的标准……因为他们不断提高学生在每个年级需要负责的知识水平,而且他们觉得这不适合学生的成长。所以有些一年级的孩子正在学习代数表达式,而他们其实应该花更多时间来学习那些基本技能,即加法和减法口诀。所以,是的,很多好的学习方式都丢失了。

主持人:那么这些变化对学生的主要影响是什么?

Marilyn Torley:我相信这就是在Giordano博士的课堂上表现的,当你让学生们学习一些大学水平的内容时,比如他们无法识别自己的宪法,因为在他们的学习经历中,他们没有那个机会。如果这就是教育中发生的事情,我们就做错了。为了让学生了解美国人的精神是什么,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宪法更加重要。

主持人:那么,您在过去几十年中目睹或经历了哪些其他变化?

Marilyn Torley:我认为,尤其是最近发生的大流行病,如果我们可以从这种可怕的情况中看到好事,我相信那就是父母们正在觉醒,并理解他们必须在教育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并了解他们的孩子在学校学习的内容。 我知道 Guttman 先生最近写了一篇关于他的孩子在他的学校里发生的事情的文章,在他们的学校里,他对正在发生的洗脑感觉并不满意。

Marilyn Torley:父母是守门人。他们需要作决定,尤其是考虑到现在教育中发生的事情,他们要决定想让孩子学什么。家庭有自己的传统和价值观,他们有深刻的道德理解,知道什么对孩子最好。而且我相信,在我 25 年的经验中,父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参加教育委员会的会议。他们需要与负责孩子在学校教育的人交谈,与其他家长交谈并决定这种环境是否适合他们的孩子,如果不适合,要沟通并要求改变。

主持人:是的。除了Giordano教授对他的学生所做的实验之外,我想与您分享另一个例子,这也表明了我们教育的后果,我想听听您对此的看法。您知道,过去的这个长周末是阵亡将士纪念日。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她在 YouTube 上看到了一个视频。那是一则新闻报导,在那段视频中,记者前往一所大学校园采访学生,了解他们对阵亡将士纪念日假期的看法。令他惊讶的是,许多学生认为这个假期根本不应该庆祝。他们说牺牲的士兵是美国的耻辱,因为他们死于入侵其他国家和占领殖民地。这令人震惊。他们从哪里得到这个想法?

Marilyn Torley :珍妮,我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我的第一反应是深深的悲伤,因为我来自一个退伍军人家庭。我的父亲在陆军,我的丈夫在空军,我的兄弟在海军,所以我一直遵循男人[从戎]的传统,我有两个侄女曾是在海军陆战队,他们为这个国家付出了时间和精力以便我们能够拥有我们特有的自由。我相信那些说这些话的学生被误导了,这反映了我们教育系统中正在发生的事情。所以,我必须重申,父母必须注意。他们必须知道学校在教他们的孩子什么。

主持人:是的,但您认为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这些东西是谁教给这些学生的?

Marilyn Torley:我只能假设他们从试图破坏我们生活方式的来源那里获取了这样的信息。 我不知道,这是否发生在学校,是否发生在媒体上,或者他们正在听的音乐中。外界有各种嘈杂混乱的信息。有很多力量正试图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如果你没有接受过强有力的教育,让你了解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以及家庭和学校之间的美好关系,这是我们成长的传统方式。 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那么这个说这话的年轻人,他们自然会有这样的误解,因为他们错过了基于我们价值观的强有力的教育。

Jenny: 那么,如果这些是你的学生,你会对他们说什么?

Marilyn Torley:我想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他们从哪里获得信息?这是他们无意中听到的,他们只是把它当作真相说出来吗?或者他们真的花时间[去研究了]……如果这些是我的学生,[我会让他们]学习我们的历史课程;与历史老师讨论他们的误解;使用我们拥有的第一手资源中的所有信息和所有文档;让他们知道,美国一直在那里支持各国,并在他们为自由而战时提供支持,而我们一直在那里支持他们。阵亡将士纪念日是我们感谢这些英雄儿女所做的一切的时候,有了他们,我们才可以拥有我们现有的自由,不仅在这个国家,也包括在我们帮助支持的其他国家。

主持人:你认为什么是教师的职责呢?

Marilyn Torley:嗯,有趣的是,我们这次采访之前我就在想,我面试过许多人,他们想进入教师行业,面试过程有一部分就是谈谈他们的教育理念、谈谈他们对孩子的爱护。我相信当一个人选择成为老师时,他们心里有一种教学使命感,他们理解自己想要用生命来引导孩子学习成长。虽说教师们有诸多工作压力,但如果他们能在工会里一起努力,表示他们不再愿意接受联邦政府强制性的教学要求,回到他们成为老师的初心,那么也许这整个假信息风潮,还有这种程度的…(我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叫它)

Jenny:疯狂乱象

Marilyn Torley:是,谢谢。疯狂乱象,就可以消停了。因为这关系着孩子们,这关系着孩子们的人生,老师在整个过程中发挥着极大作用;家庭和老师之间曾经有过这样的信赖,我们必须回到那样的状态,我们必须回归传统状态。

主持人:那么在您看来,真正教育应该是什么样的?

Marilyn Torley:真正教育应该是什么样的? 可能是由于今晚我们的对话,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教育必须帮助每一个孩子的品格发展。如果他们能有机会自己选择、自己作决定去学习和辨识,然后在课堂里、在整个学校环境里得到支援,营造一种有鼓励性、有韧性、同理心、同情心的文化氛围,他们就会有机会以坚实的基础走进这世界;无论他们以后想做什么,不论是不是继续上大学,还是做糕点师傅、卡车司机,如果他是个好人,有很强的道德感,那么无论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事,他都能判别是非并做出正确的选择,因为他知道什么是好的、对的。我认为教育就是要支持那个过程。像过去一样,教育支持孩子学习成长的过程。

主持人:玛丽莲,由于“批判性种族理论”是当今的热门议题,我想听听您的看法。您怎么看批判性种族理论呢?

Marilyn Torley:几年前,在新泽西州,我们制定了最严峻的反霸凌法案。这反霸凌过程有一部分,作为校长而言,是确保孩子们不会因为他们的肤色、种族、民族、信仰、年龄而受到威胁恫吓;如果一个孩子觉得他被霸凌了,我们会调查任何相关因素。然后突然之间,短短几年里,这个批判性种族理论出现了。但是这批判性种族理论,以及我们叫 HIB 的反霸凌新措施,(HIB 即 Harassment 骚扰,Intimidation 恐吓,Bullying 欺凌),突然间就出台了这些事儿,我想,哪里断线了? 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以前是受命不要让这种事情发生,然后突然间,我们教育系统就接纳了这套想法,表示这种事情没关系。

Jenny:就那样做。

Marilyn Torley:正是。我不懂、不知所措,他们的态度怎么会翻转得这么快?再次重申,家长真的必须注意了,并讲出来,那不是我想让孩子学的。

主持人:但很多学校都正在发生著这事。那么你认为为什么所有这些学校都接受呢?为什么所有这些行政人员甚至教师都相信这东西?

Marilyn Torley:也许因为从反霸凌教育到这批判性种族理论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我觉得整个情节就像“温水煮青蛙”,青蛙在冷水里游来游去,在慢慢煮沸冷水过程里,没注意温度调高了,一下子就成了青蛙汤。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在教育界正发生的事,假如我们认识到那事正在发生著,那么我们作为大人,必须花时间直接解决它。

主持人:那么您认为我们要怎样才能够把教育恢复到从前,或是应该有的样子?

Marilyn Torley:嗯,第一步是确保每个人都知道发生着什么事,那就要大家沟通、家长参与、和邻居谈话、去教育委员会、查看孩子带回家的作业,并且要讲出来这不对、不是我想要给孩子的。我们怎样向前迈进并做出必要的改变,使教育回归应有的状态,那就要爱护孩子,让他们在一个信息均衡的环境里学习,从阅读到科学、从数学到社会学科,让孩子们对这世界有更健康的理解。

主持人:最近不仅家长开始发声,老师也开始发声了。有一位数学老师,我忘了他姓什么,他的名字是保罗,在纽约学校任教。他写了封信,讲出了他学校在教批判性种族理论的东西。但是像他这样的老师很少,他表示,大多数老师都不敢出来讲话。那么,您对老师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吗? 他们该怎么做呢? 他们应该怎样真正守住身为一个老师的原则和价值观呢?

Marilyn Torley:嗯,我认为,若是你独立运作会很困难。我认为,大家在此时刻必须诚实、真诚、讲话并找到其他和他们信念相同者。我意思是,教师工会是有很强大力量的,老师有权在工会里得到支援。我认为这会是个很棒的转变教育重点的方式、回到地方控制、制止州政府和联邦的强制要求、让老师承担老师的职责。

主持人:那么你们学校情况怎么样呢?

Marilyn Torley:嗯,我们学校是基于这个事实:我们努力提供学生机会去体验更多传统的、优雅的教育。我们努力让他们成为有教养的人。我们和学生一起努力去取得经验、改善他们品性、改善他们的心,我们和学生一起配合。

我很高兴在“北方艺术学院”任教,因为我们确实有能力设立自己的课程,其中很大一部分我们在努力制定的,是人文学科;我们不把学科各自分开,而是把诸如历史和语言艺术结合起来,我们融入更多的传统世界观,我们读经典文学,回到苏格拉底时代,学习伟大作品。我们也有机会实施品格教育,我们的三个核心价值是诚正、慈悲、坚韧,我们在做一项明年开始的新课程计划,让学生能够实践包含着这些核心价值的技能。

我们有一个很棒的家长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要知道我们现在花很多时间在用这些屏幕,这样我们有机会与家长谈话,即使他们可能不在美国,他们孩子寄宿我们这儿,我们还是有机会联系他们并保证他们的问题得到答复。我们非常清楚我们的全部课程,并把家长想法与我们认为最适合学生的学校教育保持一致。这是一个精彩、美妙的地方。

主持人:听起来很棒。但是州政府或联邦的规定会影响您的整体课程吗?

Marilyn Torley:作为私立学校,我们不受这种限制,我们可以决定我们自己的课程。

主持人:所以你会让他们阅读美国宪法吗?

Marilyn Torley:是的,没错。不仅仅是阅读它,还要讨论、辩论,找寻它在历史中被表达的方式。要知道,只有笼统表面或非常低层的理解是不够的,他们现在需要深入领会我们宪法的内涵,因为有些人试图撤消它,我们身为教育工作者,要确保学生们理解这会是多可怕。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您花时间分享您的经验和您独特的观点,非常有帮助。

Marilyn Torley:谢谢。

Jenny:好,感谢收看《热点互动》。我们下次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关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