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欲致人於死地的強行灌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8日訊】「(灌食的)管子從鼻子進去,一下子插到肺裡。我瞬間蹦起來,直跺腳,眼前發黑,耳朵一片轟鳴,說不出話來。」這是現旅居紐約的法輪功學員高建明在北京第一看守所的一段經歷,他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強行灌食「太危險」,可置人於死地。

左一穿綠色衣服者為高建明在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館前。(本人提供)

2005年4月6日,原北京首鋼工程師高建明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送入北京第一看守所,期間,他經歷了中共「強行灌食」這一酷刑。灌食的管子「拇指粗大小,從鼻子往裡灌。弄不好就插到肺裡」。他表示,有一次,灌食者當著他的面,加了半袋的鹽。「鹽進到胃裡,劇烈地刺激胃。那種難受,就像被硫酸侵蝕了似的。」他說,有時,灌食者也會加入不明藥物。

明慧網報導,強行灌食,是中共監獄虐殺法輪功學員的慣用酷刑

通常,灌食有兩種方法:一種是鼻飼,就是用管子從鼻孔插到胃裡,反覆插進去、拔出來,再插,把胃和食道都插的流血。吐血,喉嚨腫得出不來氣,灌完食,管子也不拔出來。

另一種是使用「開口器」。常用的「開口器」是兩頭尖、中間是圓形的。每次給法輪功學員強行灌食時,把兩頭的尖塞入法輪功學員的門牙縫裡,然後撬開;有的學員的牙被撬掉好幾顆,有的嘴角被撕開,鮮血直流。

開口器(明慧網)

還有一種用於灌食的「開口器」本來給牲畜看牙用的,粗鋼絲做的,半圓形,兩頭固定個繩,套裝頭上,右下角有個鋸牙齒的開關,可控制大小。這個開口器下到嘴裡撐到最大時,可以使人窒息死亡。因為上下半圓撐開後咽喉就對死了,一點氣息不透,一滴水都流不進去,只能靠鼻子微弱的呼吸一點氣。

馬三家勞教所酷刑組合:「死人床」與「上開口器」,《馬三家來信》插圖。(孫毅繪)

這兩種灌食,都有致死的可能。據明慧網2010年3月報導的一份統計數字,至少有358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暴力灌食致死。以下僅舉數例:

秦月明被插管插肺灌食致死

秦月明(明慧網)
秦月明遺體(明慧網)

秦月明,男,黑龍江伊春個體工商戶、法輪功學員。曾被非法勞教三年。

2002年4月,秦月明再次被非法綁架、非法判刑10年。

2011年2月21日,佳木斯監獄將秦月明等法輪功學員劫持到集訓二隊進行暴力「轉化」,秦月明絕食抗議。

25日下午,秦月明被抬到醫院一樓衛生間灌食,用止血鉗夾住他的舌頭,拉出來,強制插入膠皮管,用漏斗將加了半袋咸鹽的稀釋奶粉灌入。

過程中秦曾發出沉悶的「啊——啊——」慘叫聲。被灌食回去後,仍然不停的發出痛苦的喊叫聲。包夾犯人一夜沒睡,期間找來獄醫趙偉。趙偉說:「(犯人護士)怎麼(插管)插到(秦月明的)肺裡了?」

秦月明在極度痛苦中掙扎了一整夜,第二天(2月26日)早上停止了呼吸。

家屬看到秦月明的遺體表情非常痛苦,嘴唇青紫,嘴和鼻子裡流出很多血,身體除了前胸外,頸部、背部、腰部和兩腿都呈黑紫色,還有一道道的傷痕。

23歲的楊妹被灌食致死

楊妹(明慧網)

楊妹,女,23歲,河北滄州小王莊信用社職工、法輪功學員。

2001年春夏之交,楊妹因散發大法真相材料被非法抓捕,關押在滄州第二看守所。

期間,看守所強制楊妹勞動,不讓休息,逼迫她寫「保證書」,讓她保證不再修煉法輪功,如不服從就被綁在鐵床上捆住雙手雙腳幾天幾夜不讓下來。為抵制迫害,楊妹於10月10日開始絕食抗議。

2001年10月19日下午,楊妹被強行灌食,20日早上6點多突然死亡。被迫害致死前,楊妹被單獨關押,睡在「死人床」上,手、腳被銬著,從她嘴裡拔出的灌食用的管子都是黑色的。

楊妹死亡後,當局嚴密封鎖消息,不讓同事弔喪。幾天後,楊妹遺體被強行火化。

韓玉珠被濃鹽水灌食致死

韓玉珠,男,47歲,吉林省榆樹市法輪功學員。 2001年2月9日,在葦子溝勞教所被灌濃鹽水而死亡。

2001年中國黃曆新年過後的一天晚上,葦子溝勞教所強制勞教人員觀看中央電視台污衊法輪功的新聞節目。韓玉珠數次抵制觀看誣衊誹謗法輪大法的新聞,並高喊「法輪大法好」。

此後,韓玉珠絕食抗議迫害。

2001年2月9日上午,葦子溝勞教所所長張本全領著管理科、教育科和三大隊的幹部們實施強行灌食。他們用鐵撐子撐著韓玉珠的牙,極其殘暴地灌下高濃度鹽水。

當天下午,韓玉珠要求看醫生,被拒絕。直到半夜,人不行了,才被送醫院。

醫生表示,韓玉珠因鹽中毒死亡。

明慧網報導,持續二十多年的迫害中,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施行了上百種酷刑。

2018年4月21日,美國國務院公布2017年度國別人權報告,代理國務卿蘇利文(John Sullivan)點名中共等8國嚴重侵害人權。其中,提到法輪功學員受到中共系統性的酷刑迫害,比其它群體更嚴重。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