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共高速核擴軍 美國如何應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4日訊】中共高速核擴軍,引起多國關注。除了北約公報特別點名中共,美國眾議院共和黨議員也聯名敦促拜登總統制定新戰略,應對中共的核擴軍。

6月14號,瑞典的軍事智庫--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發表年鑑。數據顯示,中共的核彈頭從去年的320枚,增加到今年的350枚。 而全球排名第一的俄羅斯和排名第二的美國,今年都減少了核武庫。

6月7號,美國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戰略力量小組委員會主席邁克.羅傑斯(Mike Rogers)、外交委員會資深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和情報委員會首席共和黨成員德溫.努涅斯(Devin Nunes)聯名致信拜登總統,呼籲制定新戰略,應對中共的高速核擴軍。他們認為中共的核武擴張,遠比五角大樓的報告評估更嚴峻。

去年9月,五角大樓的評估報告認為,未來十年,中共核彈頭庫存預計將至少增加一倍。

但聯名信援引美國戰略司令部司令里查德(Charles
Richard)上將最近的證詞說:中共的核武儲備,在今後十年預計至少會增加一倍,甚至兩到三倍。

信中寫道:到2030年,中共部署的核威懾力量規模可能會達到約一千枚彈頭。中共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與美國達到核均勢。

臺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學者蘇紫雲:「其實(中共)它目前的所謂最小核嚇阻,它作為自我防衛已經足夠了。那它在這種情況下,它想把自己變成攻勢的核力量,最主要就是要威赫美國跟俄國,用來攫奪它以後在國際政治上的一些利益。」

臺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學者蘇紫雲指出,中共核力量增加,會對現有全球的核平衡造成結構上的影響,也威脅全球未來的和平。美俄都會特別關注。

今年初,美俄同意將「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 treaty)延長五年。

6月16號的美俄峰會表示,即使在緊張時期,雙方也要減少武裝衝突風險和核戰爭威脅。

蘇紫雲:「美俄這次峰會等於是一個消除歧見,而且增加合作的一個窗口。那等於是北京幫美俄重新修補了它們這種有限的合作關係。」

旅美時事評論員蘭述表示,中共清楚自己已無法再像過去幾十年那樣,依靠西方的科技、資金等來發展經濟。而在國內的逆行倒施,也讓中共越來越失去了中國社會的民意支持。

旅美時事評論員蘭述:「這兩項加起來,就讓中共越來越決定走向一條窮兵黷武的路。它對自己的統治地位感到了深切的危機,這個是中共發展核武力量的最主要的原因。」

6月13號結束的G7峰會,第一次明確將中共列入會後公報,批評中共在五大問題上對各國構成挑戰。

隔天,北約峰會公報再度批評中共的核武擴張,並史無前例的把中共定義為「國際秩序的系統性挑戰」。

評論認為,這意味著中共帶來的安全威脅,已經無遠弗屆,逼得歐洲各國不得不聯手抗共。

蘭述表示,自1971年原美國國務卿基辛格訪華,五十年來,西方社會特別是美國的對華政策,基本是建立在對中共的幻想上。如今它們正逐漸放棄這個幻想。

蘭述:「川普總統當政的時期,他已經把美國的對華政策做了徹底的180度的轉彎。現在拜登繼任總統了以後,他也在朝著這個方向繼續的去努力。那麼它與中共之間的這種對立就必然會日益的明顯。」

那麼,美國應該如何有效阻止中共的核擴張?

評論指出,首先要在經濟上與中共脫鉤,停止向它經濟輸血。

蘭述:「它必須逐步的在今後的幾年裡面,徹底的把這種脫鉤貫穿到社會的每一個方面。只有這樣子,你才能夠從科技上,從經濟上,從政治上與中共徹底的脫鉤。你下一步,你去講限制中共核實力的增長,才有可能最後的實現。」

美國外交政策協會(American Foreign Policy Council)高級研究員格雷(Alexander Gray)認為,應保持美國強大的威懾力,同時推動中共在核能力、使命和投入方面保持透明。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