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大量黑人移民美國 左派無法解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如果美國是系統性種族主義的,為什麼在過去的50年裡,數百萬來自非洲和加勒比的黑人來到這個國家?為什麼他們和其他數百萬人都想從全黑社會轉向白人主導的種族主義社會?

這是每個黑人和白人左派都應該回答的問題。在20世紀30年代,沒有猶太人移居德國。為什麼沒有呢?畢竟,許多猶太人在俄羅斯和東歐遭受了可怕的迫害和貧困。為什麼他們中沒有任何一個在1933年之後移居德國?

我們都知道答案:因為德國在系統上是反猶主義的。

即使是左派也知道這個答案。

因此,人們只能得出結論,在美國左派看來,20世紀30年代的非德國猶太人有智慧不移居德國,但如今的非美國黑人沒有智慧。那麼,在美國左派看來,數百萬移民到這裡的黑人和數百萬想移民到這裡的黑人一定是傻瓜。

否則左派怎麼看待心甘情願地移民到美國的黑人呢?

左派聲稱美國是由種族主義者為了維持種族主義的延續而建立的,它在種族主義的基礎上發展,直到今天它大部分人口是白人,他們中的每一個都是種族主義者,而其中許多人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因此美國仍然是系統性種族主義的。所以,在左派眼中,任何決定離開黑人國家去美國的黑人要麼是傻瓜,要麼是無知的人,或兩者兼而有之。

如果所謂的黑人「領袖」和其他黑人左派和白人進步人士相信他們對美國的看法,他們為什麼不盡其所能勸阻非洲和加勒比地區的黑人來美國呢?為什麼他們不定期訪問非洲和加勒比國家,警告非洲人遠離他們正在考慮移民到的討厭黑人的國家?

對於這個問題,只有一個可能的答案:他們不相信他們自己關於美國的言論。

左派是否相信他們的謊言是我多年來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我的結論是,總的來說,他們確實相信。大多數左派認為俄羅斯與川普的競選活動勾結;男人來月經並可以分娩;莎士比亞和貝多芬之所以受到尊敬,並不是因為他們是偉大的,而是因為他們是白人;全球變暖是一種真實「存在」的威脅;1月6日的(國會山)事件是「叛亂」;選民身分證是壓制選民的一種形式;患有COVID-19的人需要接種疫苗。

但他們是否真的認為美國是系統性種族主義並且迫害黑人?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黑人籃球明星)宣稱,和所有的黑人一樣,「每天,當我們走出我們舒適的家,我們就面臨被被獵殺。」奧普拉‧溫弗瑞(Oprah Winfrey,著名黑人脫口秀主持人)把今天的美國比作「《吉姆‧克勞(Jim Crow)法》時代(美國種族隔離時代),黑人男子被私刑處死,拖過小鎮示眾。」如果左派真的這樣想,那麼就解釋不了他們為什麼沒有試圖勸阻黑人來美國,除非他們不相信這些關於美國的言論。

真理從來不是左翼的價值觀。真理是一種自由的價值觀,它是一種保守的價值觀。但它從來就不是一個左翼的價值觀。在左派那裡,他們說什麼是真理什麼就是「真理」。這就是為什麼列寧,現代左派之父,把蘇聯共產黨報紙命名為「普拉夫達」(Pravda),俄語中的「真理」一詞——真理就是蘇聯共產黨所說的。那是當年列寧的做法。那麼對今天的眾議員亞當‧希夫(Adam Schiff,加州民主黨眾議員,2019年1月3日出任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紐約時報》、耶魯大學和CNN來說,真理就是他們所說的。

他們的「普拉夫達」就是,美國是一個系統性的種族主義國家。他們的「普拉夫達」就是,所有的白人都是種族主義者。他們的「普拉夫達」就是,唐納德‧川普是一個白人至上主義者,每個投票給任何共和黨人的人都是種族主義者。

然而,有一個事實希夫和其他人不能否認:大量的黑人渴望來到美國。他們這樣做是因為他們沒有受到希夫和他的民主黨同僚、《紐約時報》以及其它左翼媒體,或者耶魯大學和美國其它左翼大學的影響。他們這樣做並不是因為他們受到「普拉夫達」的影響,而是受到事實的影響:美國是世界上種族主義程度最低的多民族、多種族國家;在美國,任何試圖改善自己和家人生活的黑人的機會都比其它地方要大。

事實上,在移民到美國的一代人中,來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的非洲人獲得的教育程度高於美國整體人口,而且有更大比率獲得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學位(根據「皮尤研究」(Pew Research))。這就是為什麼,想來美國的非洲人不是傻瓜,而認為他們是傻瓜的美國左派才是傻瓜。

作者簡介:

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是全國聯合電台脫口秀主持人和專欄作家。

原文「If America Is Racist, Why Have Millions of Blacks Emigrated Here? Did Jews Emigrate to Germany in the 1930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