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19)

作者:戟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6日訊】
第十九章

夜深了,湄南河兩岸依舊燈火輝煌,河面上波光粼粼。

許青平站在落地窗簾後,久久凝望著遠處的扁舟漁火、黑影重重的樹叢,咬了一下嘴唇,走到洗手間裡點燃了紙條,和著一粒藥丸,將紙灰一塊沖入座便池內。

第二天是上陵的日子,將王淑華姐姐的棺槨下葬在郊外張氏陵墓。八點鐘起床,跟隨張坤燦的兒子來到張家大屋,然後乘坐車輛前往二十里外的郊外陵墓。

將近一百輛車子組成車龍在曼谷市區大道蜿蜒行駛,前面有幾輛警車開道,路人紛紛站立側目這龐大的車隊。

行駛半個小時後,王淑華乘坐的SUV停在了一段綠樹掩映的狹窄道路上,前方似乎發生車禍,兩輛車在主道上碰撞起火,消防車拉著鳴笛風馳而過。

當車龍再次啟動,卻發現其中三輛車沒有發動,依然停在路上。張氏家族的管家以及外圍的安全部人員發現不對勁,趕來檢查,發現三輛車中的所有人都在昏睡,包括前座的司機。

但在王淑華乘坐的車子裡,唯有王淑華不在其中。這輛車裡乘坐著許青平、祕書小冉、孫忠以及他的兩位手下,還有司機,目前都在昏睡。

前後兩輛車分別乘坐著孫忠的其他手下,還有安全部的當地駐守人員,包括兩輛車的司機,現在這些人也是在昏睡狀態。

發生如此奇葩的事情,很快那個叫帕猜的警察局副局長風馳電掣般駕車趕到,用冷水拍醒了孫忠和許青平。

孫忠明白情況後差點昏厥過去,沒有逮到吳偉光,連最大的誘餌王淑華也失去了,這下回去不知要承擔多大責任。

仔細回憶清醒前的情形,只知道停車後,孫忠就覺得眼皮沉重,很快就睡了過去,其他人也是相同情形。

只有後車的司機回憶說,在他還清醒的時候,看到有兩人打開了前面車輛的車門,之後他也睡去了。

顯然三輛車都被人下了藥,而且是一種非常高級的迷幻藥,無色無味,幾乎在幾秒鐘就讓人昏睡過去。

不管事情是怎樣發生的,如此的紕漏,孫忠趕緊請求帕猜下達全國的搜查令,追尋王淑華。

安全部全體人員會同雲南公安廳的人員分別趕往各個碼頭、車站、機場,協同曼谷警察局的人查找。

在酒店客房裡,孫忠在電話裡迎來喬副部長一頓電閃雷鳴般的怒罵後,沮喪地坐在沙發上,大汗淋漓。

許青平到洗手間清洗了一下臉,看了看滿臉惶恐的孫忠,轉身走出了房間。

這個消息很快在國內引起震動,中聯辦余副部長和喬副部長雙人被叫到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辦公室交代情況,事後的責任另說。

面臨的最大風險是吳偉光很快會將所掌握的最機密的資料公之於眾,中共將面臨全世界輿論的進一步譴責,和國際社會全面的索賠高潮。

如何在機密沒有曝光之前和各個主要國家達成妥協、和解,成為維持這個政權最關鍵的一環。余副部長、喬副部長都被停職反省,無緣參與這些緊迫的事情了。

在家賦閒的許副部長,許青平的叔叔許一很快接到最高當局的調令,立刻前往北京復職,肩負起阻止吳偉光曝光資料的艱巨任務,調動全世界中共的力量完成這一任務。

中共各個駐外使館全體動員起來,會同各個駐外機構、華人商會,包括一些潛伏的深層力量,緊急尋找吳偉光下落,不惜一切代價讓他閉口。

孫忠坐在客房裡不斷地打電話追問各個關閘要口駐守人員的情況,他們紛紛匯報沒有發現蹤跡。

一直到了傍晚,帕猜副局長帶來附近地區的監控錄像帶,從中發現了在道路阻塞期間,有一輛小型麵包車從主道旁的岔路駛出,根據各個路口的監視攝像頭追蹤,發現這輛麵包車駛入附近的一座泰國空軍基地。

孫忠趕緊匯報給大使館,希望由大使館出面協調,能夠進入空軍基地探查這輛麵包車的去處;同時匯報給國內,希望國內能夠施加壓力,讓泰國空軍基地配合調查。

折騰到半夜一兩點鐘,大使館和國內方面都回覆,協調不成功。這個空軍基地是泰國和美軍聯合駐防的基地,根本不會聽從泰國政府方面的意見,而泰國軍方和美軍有著軍事同盟的存在,更加注重美軍的感受。

孫忠大失所望,知道這個失蹤事件不再是簡單的間諜事件,美軍已經參與進來,就不是他這個層面能夠解決的,安全部主要負責人也通知他立刻帶人回國繼續檢討。

官復原職的許一坐鎮北京,聽到孫忠的匯報,不置可否,但也要做出表面文章,和海軍基地的負責人通電話,讓他們幫助調查泰國海域附近美國海軍的狀態。

這件事情整個來看,許一還是能夠看到許青平操作的影子,這也是他所希望的。

從中聯部余副部長參與這件案件起,許青平有意無意地促成了王淑華的曼谷之行,才有今天的局面出現。但許青平卻不需要負主要責任,許一還是很欣賞侄女的聰明才智。

對於吳偉光的出逃,牽連到他的仕途,一度讓他非常狼狽。自己一直信任、提拔的部下叛逃,他當然要負主要責任。

但是他理解吳偉光,從學生時代接觸吳偉光,就知道他是很有主見、天賦異常的年輕人,所以他也想促成吳偉光和許青平的婚事,把吳偉光培養成許家在這個部門的主要力量。

如果吳偉光不出逃,他是完全可能達到既定目標的。

可是這樣一個有主見的年輕人,就不像那些唯唯諾諾的庸才好控制。這幾十年來他看著吳偉光從一個意氣生發的年輕人,變成一個沉默寡言的中年人,能夠體會到他的思想發生了變化。

難道僅僅是吳偉光發生了變化嗎?作為許家在政壇的主要力量,許一這幾年也在思索。

這個國家妄想保持紅色血統的統治是不可行的,它不是北部的鄰居朝鮮。

經過四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大多數中國人的生活獲得極大的改善,同樣見識和思想也獲得極大的提高。

不是朝鮮人那種沒吃過豬肉,也沒有見過豬跑的狀態。當前這位領導妄想回到毛時代,一個國家,一個黨,一個軍隊,一個領袖,一個思想的狀態根本不可行。

而且他也沒有這個威望,強行回頭,只能讓整條船傾覆,整個國家陷入混亂。

這四十年的發展,哪怕是小學畢業水準,都明白國家各個方面出現生機,不是這個黨多有權力的原因,而是人民獲得了有限自由,在思想和行動上有了更大空間的緣故。

許一是這個體制的受益者,許家也是,但不可能跟著這位妄想症患者一塊陪葬。

中國未來的發展也必須符合世界的主流文明,你不可能處處以主流文明價值為敵,還希求從這些國家獲利。

美國、澳大利亞覺醒了,未來更多的國家會走美國的路子,拒絕和中國這種權貴資本主義的商業對手交易;而中國為了養活這十四億人口,維持國家的穩定,不可能閉關鎖國,走回毛時代的狀態。

許一明白借助這個體制,許家獲得了巨額財富,這些財富大多數隱藏在西方國家,但這些不長久。

未來中國轉變需要金錢的支撐,許家在未來中國的政治地位也需要金錢的支撐,保護好這些財富就一定要和西方主要國家搞好關係。未來的中國也只能是美國的盟國,才會有發展的機會。

這就是許一放任許青平暗地裡幫助吳偉光的原因,希望在未來中國的政治版圖中有許家的一份。

很快從海軍方面得知,美軍「朱姆沃爾特」特級驅逐艦一直在泰國灣游弋,先後有多架次直昇飛機從泰國方面降落。

負責暗中觀察的中國潛艇只能從五十海里外的地方觀察,不敢靠近觀察,因為美國海軍的反潛能力是一流的。

現在妄想做進一步的努力都是不現實的,面對美國強大的軍力,哪怕是調集中國南海附近的核潛艇進行阻截,都經不起美軍的第一輪打擊。

許一將情況匯報給安委會主席,看到這位過去躊躇滿志的領導人現在面色灰暗、眼神呆滯,一臉胖肉抖顫,許一也不敢多做聲,低頭斂眉保持沉默。

房子冷氣十足,卻沒有絲絲之聲,異常地安靜,似乎能聽到寬大落地窗前陽光落地的聲音。

寬大龍椅座位上的那位在沉默幾分鐘後,才用略帶京腔的普通話發出聲音:「你下去吧!」

許一如釋重負,站起身來,謙恭地鞠了一下身子,緩步轉身退去。出了門外,才感到自己背後已經汗濕,很不好受。

不管許一是多麼瞧不起這位,但其目前掌握著傾國的權力,足以碾壓許家在政壇的勢力,也可以讓許一頃刻鋃鐺入獄。

所以保持必要的低調謙恭,才是在政壇混足的態度。這是許家得以在中國這個光怪陸離的政治生態圈裡,獲得長久生存以及發展的祕訣之一。

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