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19)

作者:戟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6日讯】
第十九章

夜深了,湄南河两岸依旧灯火辉煌,河面上波光粼粼。

许青平站在落地窗帘后,久久凝望着远处的扁舟渔火、黑影重重的树丛,咬了一下嘴唇,走到洗手间里点燃了纸条,和著一粒药丸,将纸灰一块冲入座便池内。

第二天是上陵的日子,将王淑华姐姐的棺椁下葬在郊外张氏陵墓。八点钟起床,跟随张坤灿的儿子来到张家大屋,然后乘坐车辆前往二十里外的郊外陵墓。

将近一百辆车子组成车龙在曼谷市区大道蜿蜒行驶,前面有几辆警车开道,路人纷纷站立侧目这庞大的车队。

行驶半个小时后,王淑华乘坐的SUV停在了一段绿树掩映的狭窄道路上,前方似乎发生车祸,两辆车在主道上碰撞起火,消防车拉着鸣笛风驰而过。

当车龙再次启动,却发现其中三辆车没有发动,依然停在路上。张氏家族的管家以及外围的安全部人员发现不对劲,赶来检查,发现三辆车中的所有人都在昏睡,包括前座的司机。

但在王淑华乘坐的车子里,唯有王淑华不在其中。这辆车里乘坐着许青平、秘书小冉、孙忠以及他的两位手下,还有司机,目前都在昏睡。

前后两辆车分别乘坐着孙忠的其他手下,还有安全部的当地驻守人员,包括两辆车的司机,现在这些人也是在昏睡状态。

发生如此奇葩的事情,很快那个叫帕猜的警察局副局长风驰电掣般驾车赶到,用冷水拍醒了孙忠和许青平。

孙忠明白情况后差点昏厥过去,没有逮到吴伟光,连最大的诱饵王淑华也失去了,这下回去不知要承担多大责任。

仔细回忆清醒前的情形,只知道停车后,孙忠就觉得眼皮沉重,很快就睡了过去,其他人也是相同情形。

只有后车的司机回忆说,在他还清醒的时候,看到有两人打开了前面车辆的车门,之后他也睡去了。

显然三辆车都被人下了药,而且是一种非常高级的迷幻药,无色无味,几乎在几秒钟就让人昏睡过去。

不管事情是怎样发生的,如此的纰漏,孙忠赶紧请求帕猜下达全国的搜查令,追寻王淑华。

安全部全体人员会同云南公安厅的人员分别赶往各个码头、车站、机场,协同曼谷警察局的人查找。

在酒店客房里,孙忠在电话里迎来乔副部长一顿电闪雷鸣般的怒骂后,沮丧地坐在沙发上,大汗淋漓。

许青平到洗手间清洗了一下脸,看了看满脸惶恐的孙忠,转身走出了房间。

这个消息很快在国内引起震动,中联办余副部长和乔副部长双人被叫到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办公室交代情况,事后的责任另说。

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吴伟光很快会将所掌握的最机密的资料公之于众,中共将面临全世界舆论的进一步谴责,和国际社会全面的索赔高潮。

如何在机密没有曝光之前和各个主要国家达成妥协、和解,成为维持这个政权最关键的一环。余副部长、乔副部长都被停职反省,无缘参与这些紧迫的事情了。

在家赋闲的许副部长,许青平的叔叔许一很快接到最高当局的调令,立刻前往北京复职,肩负起阻止吴伟光曝光资料的艰巨任务,调动全世界中共的力量完成这一任务。

中共各个驻外使馆全体动员起来,会同各个驻外机构、华人商会,包括一些潜伏的深层力量,紧急寻找吴伟光下落,不惜一切代价让他闭口。

孙忠坐在客房里不断地打电话追问各个关闸要口驻守人员的情况,他们纷纷汇报没有发现踪迹。

一直到了傍晚,帕猜副局长带来附近地区的监控录像带,从中发现了在道路阻塞期间,有一辆小型面包车从主道旁的岔路驶出,根据各个路口的监视摄像头追踪,发现这辆面包车驶入附近的一座泰国空军基地。

孙忠赶紧汇报给大使馆,希望由大使馆出面协调,能够进入空军基地探查这辆面包车的去处;同时汇报给国内,希望国内能够施加压力,让泰国空军基地配合调查。

折腾到半夜一两点钟,大使馆和国内方面都回复,协调不成功。这个空军基地是泰国和美军联合驻防的基地,根本不会听从泰国政府方面的意见,而泰国军方和美军有着军事同盟的存在,更加注重美军的感受。

孙忠大失所望,知道这个失踪事件不再是简单的间谍事件,美军已经参与进来,就不是他这个层面能够解决的,安全部主要负责人也通知他立刻带人回国继续检讨。

官复原职的许一坐镇北京,听到孙忠的汇报,不置可否,但也要做出表面文章,和海军基地的负责人通电话,让他们帮助调查泰国海域附近美国海军的状态。

这件事情整个来看,许一还是能够看到许青平操作的影子,这也是他所希望的。

从中联部余副部长参与这件案件起,许青平有意无意地促成了王淑华的曼谷之行,才有今天的局面出现。但许青平却不需要负主要责任,许一还是很欣赏侄女的聪明才智。

对于吴伟光的出逃,牵连到他的仕途,一度让他非常狼狈。自己一直信任、提拔的部下叛逃,他当然要负主要责任。

但是他理解吴伟光,从学生时代接触吴伟光,就知道他是很有主见、天赋异常的年轻人,所以他也想促成吴伟光和许青平的婚事,把吴伟光培养成许家在这个部门的主要力量。

如果吴伟光不出逃,他是完全可能达到既定目标的。

可是这样一个有主见的年轻人,就不像那些唯唯诺诺的庸才好控制。这几十年来他看着吴伟光从一个意气生发的年轻人,变成一个沉默寡言的中年人,能够体会到他的思想发生了变化。

难道仅仅是吴伟光发生了变化吗?作为许家在政坛的主要力量,许一这几年也在思索。

这个国家妄想保持红色血统的统治是不可行的,它不是北部的邻居朝鲜。

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获得极大的改善,同样见识和思想也获得极大的提高。

不是朝鲜人那种没吃过猪肉,也没有见过猪跑的状态。当前这位领导妄想回到毛时代,一个国家,一个党,一个军队,一个领袖,一个思想的状态根本不可行。

而且他也没有这个威望,强行回头,只能让整条船倾覆,整个国家陷入混乱。

这四十年的发展,哪怕是小学毕业水准,都明白国家各个方面出现生机,不是这个党多有权力的原因,而是人民获得了有限自由,在思想和行动上有了更大空间的缘故。

许一是这个体制的受益者,许家也是,但不可能跟着这位妄想症患者一块陪葬。

中国未来的发展也必须符合世界的主流文明,你不可能处处以主流文明价值为敌,还希求从这些国家获利。

美国、澳大利亚觉醒了,未来更多的国家会走美国的路子,拒绝和中国这种权贵资本主义的商业对手交易;而中国为了养活这十四亿人口,维持国家的稳定,不可能闭关锁国,走回毛时代的状态。

许一明白借助这个体制,许家获得了巨额财富,这些财富大多数隐藏在西方国家,但这些不长久。

未来中国转变需要金钱的支撑,许家在未来中国的政治地位也需要金钱的支撑,保护好这些财富就一定要和西方主要国家搞好关系。未来的中国也只能是美国的盟国,才会有发展的机会。

这就是许一放任许青平暗地里帮助吴伟光的原因,希望在未来中国的政治版图中有许家的一份。

很快从海军方面得知,美军“朱姆沃尔特”特级驱逐舰一直在泰国湾游弋,先后有多架次直升飞机从泰国方面降落。

负责暗中观察的中国潜艇只能从五十海里外的地方观察,不敢靠近观察,因为美国海军的反潜能力是一流的。

现在妄想做进一步的努力都是不现实的,面对美国强大的军力,哪怕是调集中国南海附近的核潜艇进行阻截,都经不起美军的第一轮打击。

许一将情况汇报给安委会主席,看到这位过去踌躇滿志的领导人现在面色灰暗、眼神呆滞,一脸胖肉抖颤,许一也不敢多做声,低头敛眉保持沉默。

房子冷气十足,却没有丝丝之声,异常地安静,似乎能听到宽大落地窗前阳光落地的声音。

宽大龙椅座位上的那位在沉默几分钟后,才用略带京腔的普通话发出声音:“你下去吧!”

许一如释重负,站起身来,谦恭地鞠了一下身子,缓步转身退去。出了门外,才感到自己背后已经汗湿,很不好受。

不管许一是多么瞧不起这位,但其目前掌握著倾国的权力,足以碾压许家在政坛的势力,也可以让许一顷刻锒铛入狱。

所以保持必要的低调谦恭,才是在政坛混足的态度。这是许家得以在中国这个光怪陆离的政治生态圈里,获得长久生存以及发展的秘诀之一。

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