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真面目】朝鮮脫北者的眼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8日訊】1998年首次嘗試逃離朝鮮後,經歷了三次強制遣返和墮胎,被關押在朝鮮教化所。2007年逃到韓國,目前她以作家的身份,參加各種人權活動,今天讓我們一起認識這位朝鮮人權作家池賢娥

朝鮮脫北者作家池賢娥:「我是來自朝鮮的脫北者池賢娥,2007年來到韓國。從1998年首次脫北直到2007年才來到韓國。期間經歷了3次強制遣返和4次脫北,還進過監獄,就這樣歷經了艱難的10年,來到韓國。」

最初是父親收聽了韓國廣播節目後,決定帶領家人逃出朝鮮。但是被朝鮮公安逮捕,被迫與父母分離,獨自在教化所面對殘酷的生活。經歷4次脫北後,和母親一起踏上了韓國的土地。之後與弟弟妹妹在韓國相見。但是父親至今下落不明。

朝鮮的脫北者作家池賢娥:「在朝鮮教化所,我好像吃了有兩麻袋的活螞蚱,因為太餓了。將活的螞蚱撕下腿和翅膀,直接吃了。那時是1999年,我大概20歲的時候。在教化所裡,肚子真是太餓了。監管人員用木棒打我的頭,打肩膀,因為我吃了稻子,用木棒打我,那個被稱作老師的人,看到我被打暈過去就撕我的嘴。用這裡的話就是警察,在監獄裡就像獄警一樣的人。」

朝鮮脫北者作家池賢娥:「進入教化所後被要求站成一排,老師開始訓話。他是這樣說的,你們現在已經被排除在朝鮮國民之外了。那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被剝奪了公民證。韓國話就是身份證,朝鮮叫做公民證。剝奪公民證的意思就是你已經不屬於朝鮮人民了。即使老師殺了你,也不能質問老師為什麼殺人,因為你已經不屬於朝鮮了。」

一次脫北的經歷深深刺痛了池賢娥的心,讓她更加堅定一定要逃出朝鮮。朝鮮脫北者作家池賢娥。

朝鮮脫北者作家池賢娥:「經過中國的邊境,發現外面的狗碗中有凍著的米飯。因為是冬天。我以為那是給脫北者準備的飯放在那裡的呢,所以打算吃。但是聽說那是給狗的飯,當時我受到了很大的衝擊。不是那種輕微的衝擊,而是那種致命的痛苦。不只是我,很多脫北者經歷3次4次甚至8次脫北的理由,就是即使死也不想被埋葬在那片土地上。不管怎樣如果在中國死去,至少屍體會被埋在土裡,不至於被動物吃掉。知道什麼是自由和人權後,就沒有人希望留在那片土地上了。」

從朝鮮死裏逃生的池賢娥,深深的明白社會主義的危害,並告誡世界要遠離社會主義。

朝鮮的脫北者作家池賢娥:「我們是經歷過朝鮮社會的人,因此我們知道共產主義是什麼,同時也很明白自由民主主義是什麼樣的地方。但是我們選擇了這裡。 (現在的人)不知道共產主義是一個可怕的衡量尺子和可怕的棍子。如果有人希望像朝鮮一樣,走向共產主義社會,那就去朝鮮吧,因為要拯救韓國的下一代,希望香港那樣的局勢不會變成韓國的局勢。」

新唐人記者金燕、李涓在韓國首爾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