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自我揭底 中共文件曝驚人信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9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6月28日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我們要先來聊聊有關病毒溯源的最新進展。這些進展不是只有一個兩個,而是一口氣出來了4個,其中一個進展甚至與中共控制的《南華早報》去年的一篇獨家報導不謀而合。

此外澳洲天空電視台繼上次揭祕武漢病毒所飼養活蝙蝠的視頻後,再次披露了中共10年前自己提交的一份文件,裡面談論的主題,恰恰就是我們今天正在反覆談論並要求中共給出完整解釋的。

【驚人巧合:英國研究對上港媒報導】

下面我們就來看看這些新發現都是什麼樣的內容並意味著什麼。

上個週五,英國肯特大學的研究人員在國際學術期刊《公共科學圖書館-病原體》(PLOS Pathogens)上發表了一篇論文,他們利用環境保護科學的方法,通過建立模型演算得出了一個結果: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最早出現時間應該是在2019年10月初至11月中旬。

論文估計,該病毒出現的最有可能的日期是2019年11月17日,到2020年1月可能已經在全球蔓延。

迄今為止,中共官方的說法依然堅持首例病人出現在2019年12月8日。這一年多以來,各種方法的研究都顯示病毒蔓延的實際時間要遠早於這個日期,這本身已經可以說並不新鮮了。但肯特大學這次的研究有一個堪稱是驚人的結論,就是研究人員認為最早的病例可能出現在2019年11月17日這一天。

這個日期有什麼特殊性呢?有。

經常看我節目的朋友們可能會有印象,就是我不止一次提到過香港《南華早報》去年的一篇獨家報導,報導說他們獲得了一份政府內部文件,上面記錄的中共肺炎(新冠肺炎)最早的病例,是來自湖北省的一位55歲男子,其確診日期就是11月17日。

《南早》這篇獨家報導發表於去年3月13日,沒想到一年多以後遠在英國的一個研究團隊通過模型演算居然得出了完全一致的結論,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巧合,而且是一個驚人的巧合。

當然,這個結論,包括《南早》報導的政府內部數據,可能都不一定是真正最早的病例,不一定是真正的零號病人。大家還記得吧,美國從盟國情報機構獲得的信息就指出,武漢病毒所3名員工曾經出現典型的中共肺炎症狀並入院治療,其時間就在2019年11月中旬,這個信息最早是蓬佩奧時代的國務院報告披露出來的。

11月17日這個日期的巧合至少說明了一個問題,就是肯特大學的研究雖然是建模演算,但應該有著非常堅實的數據基礎,可靠性相當高,因為《南早》的報導和美國國務院的報告都等於證實了這項研究的結論。

【中共刪除敏感數據被恢復】

第二個新發現來自美國西雅圖福雷德‧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的病毒學家傑西‧布魯姆(Jesse Bloom),他在上週發表的一篇論文中表示,他成功地恢復了一部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去年刪除的早期病毒基因序列數據。

這些數據顯示:來自華南海鮮市場的病毒樣本只是較早傳播的親本序列的一種變種,這種變種當時已經擴散到中國其它地方。

這個新發現的意義倒不複雜,就是說華南海鮮市場的病毒樣本並非原始序列而是變種,這是從基因學證據上否定了病毒源頭來自海鮮市場。如此一來,病毒源頭指向實驗室等於又加上了一塊分量沉重的砝碼。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為什麼要刪除這些重要的早期病毒序列數據呢?這些數據是中國的研究人員在去年3月向NIH數據庫提交的,但在3個月後的6月,中方又要求刪除,理由是將更新資料,希望刪除舊資料以免造成混淆。由於按照學術慣例,提交信息者享有資料所有權,所以NIH就按照他們的要求刪除了數據。

這批被刪除的數據總共包括241個基因序列信息,布魯姆在NIH數據庫對應的谷歌雲端上,成功找回了13個基因序列。

這批數據對人類了解病毒究竟是如何在武漢爆發的至為關鍵,所以中共這個銷毀樣本的舉動,顯然就有了很大的、試圖掩蓋病毒來源的嫌疑。

【中共病毒反常特徵】

第三個新發現,來自澳大利亞科學家的研究。這個團隊通過對病毒基因組數據的研究發現,中共病毒與人類受體結合的容易程度,遠高於其它物種,這表明它在首次出現時已經適應了人類。

這是什麼意思呢?我們都知道,一種全新的病毒要想感染人體,絕大多數情況下都需要先通過和人體生化環境相接近的某個中間宿主,而且病毒具備感染人體的能力後,也都需要經歷一個不斷演化的過程,以進一步適應人體生化系統。也就是說,從勉強能適應,到可以適應,再到非常適應,這是需要一個過程的。

但中共病毒表現出來的一大反常特徵,就是病毒剛一出現就表現出對人體的高度的適應性與親和力,看不到這個逐漸適應的過程。所以,合理的解釋只有兩種:要麼存在著一種具有更強親和力的動物作為中間宿主,要麼病毒源自實驗室。

對於前者,最大的問題是迄今為止沒有任何科學家發現了究竟是哪種動物是中間宿主。儘管有人提出了什麼穿山甲、雪貂、蛇甚至還有說是豬的,但都是一些猜測,沒有證據,也都不被科學界認可。

對於後者,我們還是要再次說明一個重要概念:「病毒源自實驗室」並不代表病毒是人造,這不完全是一回事,因為病毒如果從實驗室洩漏,其來源可能是純自然演化,也可能是人工干預。而人工干預也分兩種情況,一種就是我們通常理解的人造病毒,用技術手段人工合成雜交或嵌合病毒,而另一種通過連續的「動物傳遞」實驗來改變病毒特性,這也屬於人工干預,但和人為的雜交病毒還不完全一樣。

【自我揭底 中共文件曝驚人信息】

第四個新發現很有意思,來自中共自己的官方文件。我們過去多次說過,中共本質上是靠謊言治國的,需要不斷撒謊,但有時候為了彰顯自己的合法性,中共又會時不時炫耀一下自己在某方面的成就。結果就是一旦出事了,就會出現中共自己過去的文件或報導打自己臉的情況。

這一次也是這樣。就在昨天,澳洲天空新聞報導了中共在2011年提交給聯合國有關生物武器公約的文件。在這份文件中,提到了兩大敏感的內容。

第一個部分是文件討論了如何利用基因差異將病毒武器化,以攻擊特定「種族」。文件列舉了四種生物武器攻擊方法:1. 增加病原體毒性;2. 使藥物和疫苗失效;3. 使基因失活,破壞生理功能;4. 無症狀入侵人體。

第二部分敏感內容是,中共在文件中建議改進實驗室控制,聲稱實驗室意外錯誤可能使人類處於巨大危險之中。而且還提到,一些民用生物技術、研究和應用中的合成生物學可能會無意中產生具有不可預見後果的新的高度危險的人造病原體。

這些內容我們現在對照一下已知的中共病毒各種特徵,以及武漢疫情爆發,再到迅速蔓延全世界這個過程,是不是有了一種「細思極恐」的感覺?

當然,可能有朋友會說,這是中共提交聯合國的文件,是站在防止生物武器攻擊的角度在講話,這怎麼能理解為是中共在研發生物武器呢?這不是有點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嗎?

其實這個道理我們過去也討論過了,在病毒學界,研究毒藥和研究解藥的技術路線並無差別,唯一的差別就是使用目的不同,看你用來殺人還是救人。

中共表面上是在擔憂某些恐怖勢力可能將病毒武器化,從而威脅世界和平。但實際上這反映了中共自己關心的重點所在,就是如何將病毒武器化並針對特定的種族。用天空電視台主持人Markson女士的話說:「這是一個令人震驚和怪異的生物研究領域。」

與此同時,中共發出實驗室洩漏的嚴重警告,說明中共對這種風險是有充分認知的。我們都知道,早在2004年,中共CDC病毒預防控制所的實驗室就發生了SARS洩漏,導致北京和安徽兩地9人感染,短短幾天內有862人被醫院隔離。

然而我們現在看到的一個非常奇特的事實是,中共正在拚命把中共病毒可能源於實驗室洩漏說成是陰謀論,說成是「將疫情政治化」。

當然,中共在官方文件中討論這些問題,並不等於可以肯定這次的COVID-19就是中共研發的病毒武器,也不等於肯定病毒就是實驗室洩漏。但這份文件的意義在於,我們看到中共現在的態度和十年前是一種截然相反的自相矛盾的態度。

這其實是中共在國際社會行事的一貫作派對吧,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在需要塑造偉光正形象的時候,中共的調子比誰都喊得高,一旦自己幹的壞事露陷了,可以立即變臉180度轉彎,義正言辭地自我否定,彷彿那是別人曾經說過的話一樣。

所以,只要我們一看到中共出現這種變臉,我們就基本可以肯定,中共一定又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了。

【意大利轉向:美國才是價值同盟】

好的,還有一點時間,我們來說說與中共國際處境有關的消息。拜登出訪歐洲,促成幾個峰會公報直接針對中共以後,中共的國際環境就成為焦點,大家都想看看中共究竟有什麼辦法來應對當前的困局。

但事實證明,習近平並沒有什麼高招,他的招數仍然是西聯蘇俄、東拒日美老一套。

美歐這邊的動作,當前最引人注目的變化是意大利。意大利是歐盟成員國第一個加入中共「一帶一路」計劃的國家,所以親共色彩濃厚。

這次G7會議上,意大利和德國一起聯手反對使用更強硬的措辭定義中共,導致聯合公報中對新疆問題的描述沒有使用歐美各國普遍定性的「種族滅絕」用語,這也是中共黨媒洋洋得意公開宣稱G7並非鐵板一塊的原因所在。

但就在今天,意大利外交部長迪馬約(Luigi Di Maio)在與來訪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談後,在共同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公開表示:「我們與中國是強有力的貿易夥伴關係,我們從歷史上就有聯繫,但這絕對是不具可比性的,不影響我們與美國的價值同盟。」

這個表態非常的明確,意思就是我們和中共只是做生意而已,這與我們和美國的關係完全不可比,美國才是價值觀和信念一致的盟友。換言之,迪馬約公開表示意大利將在利益和價值觀二者中選擇後者。

無獨有偶,就在上週末,意大利總理馬里奧‧德拉吉也罕見公開炮轟中共疫苗,對著記者說中共的疫苗已經顯示出並不十分有效,你可以從智利應對這一流行病的經驗中看到這一點。

這就有點哪壺不開提哪壺了對吧,誰都知道智利是接種中共疫苗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然而智利的疫情持續飆升,已經成為中共疫苗的反面廣告。

意大利總理和外長先後對中共表態,當然不是其個人觀點,而是代表了意大利政策的轉變。尤其在德國總理默克爾即將下台的時候,意大利的轉變可能意味著G7內部親共路線已經沒有前途。

【預作鋪墊?日放話將提升軍力】

相比之下,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的表態則更為強硬。岸信夫上週末接受彭博社專訪時表示,「台灣的和平與穩定與日本直接相關」,同時表示中共軍事力量的膨脹,導致台海局勢向中共傾斜,這對日本不利。

引人注目的是,岸信夫直接提到了導彈防禦系統,四國安全機制,以及美日將針對台海局勢做出「適當的反應」。

這番話很清楚表達了一個核心信息:日本需要加強防衛力量以防止台海過度失衡,因為日台的關係,就是唇亡齒寒的關係。

過去我們討論過一個觀點,就是美國對抗中共的戰略就是兩大支柱,一個是美日聯盟為核心的印太聯盟,一個是美英聯盟為核心的跨大西洋聯盟。這兩大支柱側重點明顯不同,前者側重軍事意義而後者側重經貿科技領域。

所以,岸信夫從今年4月公開說要為防止台灣被「赤化」做準備,到現在強調日本安全已受到威脅,都指向了一個方向,就是日本必須加強軍力。習近平雖然在台海頻頻炫耀武力,得到了些許虛榮,但實際上並未得到實質好處,反而成功喚醒了日本的警惕。

【中俄續約 中共放棄領土聲索】

正是在這種弄巧成拙的背景下,習近平才不得不繼續向普京示好,拚命維持住中俄關係,這就是我們剛才說的西聯俄國、東拒日美。

就在今天,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了視頻會晤,雙方發表聯合聲明,正式宣布《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延續5年。事後中方單方面的通報說,雙方一致反對打著「民主」和「人權」名義干涉別國內政,反對搞單邊強制性制裁,中共文宣系統也因此統一口徑稱這是美國離間中俄的失敗等等。

這裡需要提醒大家注意一點,新華社的官方通稿中沒有提到的一個重要內容是,雙方重申彼此都沒有提出領土要求。

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句表態?因為這個條約是2001年由普京和江澤民簽定的,其內容承認了俄羅斯對包括海參崴在內的鄰近遠東地區的領土主權,也承認了唐努烏梁海是俄羅斯領土。

習近平續簽這樣的一個條約,顯然是拋出了一個絕大的籌碼,才換來普京一句「反對用人權為借口干涉內政」,換來了黨媒口中的所謂「美國離間失敗」。

美俄峰會是否失敗,我們姑且不論,但習近平不惜付出如此的代價也要穩住俄羅斯,可見其對腹背受敵的恐懼,要遠超過台海亮劍的爽快。

當年張儀用連橫事秦破除了合縱攻秦,但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普京是甘心連橫事秦的人嗎?就憑這一點,我們都可以斷言,習近平的西聯東拒之計,註定只是權宜之計,不可能成功。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