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自我揭底 中共文件曝惊人信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9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6月28日星期一,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我们要先来聊聊有关病毒溯源的最新进展。这些进展不是只有一个两个,而是一口气出来了4个,其中一个进展甚至与中共控制的《南华早报》去年的一篇独家报导不谋而合。

此外澳洲天空电视台继上次揭秘武汉病毒所饲养活蝙蝠的视频后,再次披露了中共10年前自己提交的一份文件,里面谈论的主题,恰恰就是我们今天正在反复谈论并要求中共给出完整解释的。

【惊人巧合:英国研究对上港媒报导】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些新发现都是什么样的内容并意味着什么。

上个周五,英国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在国际学术期刊《公共科学图书馆-病原体》(PLOS Pathogens)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利用环境保护科学的方法,通过建立模型演算得出了一个结果: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最早出现时间应该是在2019年10月初至11月中旬。

论文估计,该病毒出现的最有可能的日期是2019年11月17日,到2020年1月可能已经在全球蔓延。

迄今为止,中共官方的说法依然坚持首例病人出现在2019年12月8日。这一年多以来,各种方法的研究都显示病毒蔓延的实际时间要远早于这个日期,这本身已经可以说并不新鲜了。但肯特大学这次的研究有一个堪称是惊人的结论,就是研究人员认为最早的病例可能出现在2019年11月17日这一天。

这个日期有什么特殊性呢?有。

经常看我节目的朋友们可能会有印象,就是我不止一次提到过香港《南华早报》去年的一篇独家报导,报导说他们获得了一份政府内部文件,上面记录的中共肺炎(新冠肺炎)最早的病例,是来自湖北省的一位55岁男子,其确诊日期就是11月17日。

《南早》这篇独家报导发表于去年3月13日,没想到一年多以后远在英国的一个研究团队通过模型演算居然得出了完全一致的结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巧合,而且是一个惊人的巧合。

当然,这个结论,包括《南早》报导的政府内部数据,可能都不一定是真正最早的病例,不一定是真正的零号病人。大家还记得吧,美国从盟国情报机构获得的信息就指出,武汉病毒所3名员工曾经出现典型的中共肺炎症状并入院治疗,其时间就在2019年11月中旬,这个信息最早是蓬佩奥时代的国务院报告披露出来的。

11月17日这个日期的巧合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肯特大学的研究虽然是建模演算,但应该有着非常坚实的数据基础,可靠性相当高,因为《南早》的报导和美国国务院的报告都等于证实了这项研究的结论。

【中共删除敏感数据被恢复】

第二个新发现来自美国西雅图福雷德‧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的病毒学家杰西‧布鲁姆(Jesse Bloom),他在上周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表示,他成功地恢复了一部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去年删除的早期病毒基因序列数据。

这些数据显示: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毒样本只是较早传播的亲本序列的一种变种,这种变种当时已经扩散到中国其它地方。

这个新发现的意义倒不复杂,就是说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毒样本并非原始序列而是变种,这是从基因学证据上否定了病毒源头来自海鲜市场。如此一来,病毒源头指向实验室等于又加上了一块分量沉重的砝码。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为什么要删除这些重要的早期病毒序列数据呢?这些数据是中国的研究人员在去年3月向NIH数据库提交的,但在3个月后的6月,中方又要求删除,理由是将更新资料,希望删除旧资料以免造成混淆。由于按照学术惯例,提交信息者享有资料所有权,所以NIH就按照他们的要求删除了数据。

这批被删除的数据总共包括241个基因序列信息,布鲁姆在NIH数据库对应的谷歌云端上,成功找回了13个基因序列。

这批数据对人类了解病毒究竟是如何在武汉爆发的至为关键,所以中共这个销毁样本的举动,显然就有了很大的、试图掩盖病毒来源的嫌疑。

【中共病毒反常特征】

第三个新发现,来自澳大利亚科学家的研究。这个团队通过对病毒基因组数据的研究发现,中共病毒与人类受体结合的容易程度,远高于其它物种,这表明它在首次出现时已经适应了人类。

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都知道,一种全新的病毒要想感染人体,绝大多数情况下都需要先通过和人体生化环境相接近的某个中间宿主,而且病毒具备感染人体的能力后,也都需要经历一个不断演化的过程,以进一步适应人体生化系统。也就是说,从勉强能适应,到可以适应,再到非常适应,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但中共病毒表现出来的一大反常特征,就是病毒刚一出现就表现出对人体的高度的适应性与亲和力,看不到这个逐渐适应的过程。所以,合理的解释只有两种:要么存在着一种具有更强亲和力的动物作为中间宿主,要么病毒源自实验室。

对于前者,最大的问题是迄今为止没有任何科学家发现了究竟是哪种动物是中间宿主。尽管有人提出了什么穿山甲、雪貂、蛇甚至还有说是猪的,但都是一些猜测,没有证据,也都不被科学界认可。

对于后者,我们还是要再次说明一个重要概念:“病毒源自实验室”并不代表病毒是人造,这不完全是一回事,因为病毒如果从实验室泄漏,其来源可能是纯自然演化,也可能是人工干预。而人工干预也分两种情况,一种就是我们通常理解的人造病毒,用技术手段人工合成杂交或嵌合病毒,而另一种通过连续的“动物传递”实验来改变病毒特性,这也属于人工干预,但和人为的杂交病毒还不完全一样。

【自我揭底 中共文件曝惊人信息】

第四个新发现很有意思,来自中共自己的官方文件。我们过去多次说过,中共本质上是靠谎言治国的,需要不断撒谎,但有时候为了彰显自己的合法性,中共又会时不时炫耀一下自己在某方面的成就。结果就是一旦出事了,就会出现中共自己过去的文件或报导打自己脸的情况。

这一次也是这样。就在昨天,澳洲天空新闻报导了中共在2011年提交给联合国有关生物武器公约的文件。在这份文件中,提到了两大敏感的内容。

第一个部分是文件讨论了如何利用基因差异将病毒武器化,以攻击特定“种族”。文件列举了四种生物武器攻击方法:1. 增加病原体毒性;2. 使药物和疫苗失效;3. 使基因失活,破坏生理功能;4. 无症状入侵人体。

第二部分敏感内容是,中共在文件中建议改进实验室控制,声称实验室意外错误可能使人类处于巨大危险之中。而且还提到,一些民用生物技术、研究和应用中的合成生物学可能会无意中产生具有不可预见后果的新的高度危险的人造病原体。

这些内容我们现在对照一下已知的中共病毒各种特征,以及武汉疫情爆发,再到迅速蔓延全世界这个过程,是不是有了一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当然,可能有朋友会说,这是中共提交联合国的文件,是站在防止生物武器攻击的角度在讲话,这怎么能理解为是中共在研发生物武器呢?这不是有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

其实这个道理我们过去也讨论过了,在病毒学界,研究毒药和研究解药的技术路线并无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使用目的不同,看你用来杀人还是救人。

中共表面上是在担忧某些恐怖势力可能将病毒武器化,从而威胁世界和平。但实际上这反映了中共自己关心的重点所在,就是如何将病毒武器化并针对特定的种族。用天空电视台主持人Markson女士的话说:“这是一个令人震惊和怪异的生物研究领域。”

与此同时,中共发出实验室泄漏的严重警告,说明中共对这种风险是有充分认知的。我们都知道,早在2004年,中共CDC病毒预防控制所的实验室就发生了SARS泄漏,导致北京和安徽两地9人感染,短短几天内有862人被医院隔离。

然而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个非常奇特的事实是,中共正在拚命把中共病毒可能源于实验室泄漏说成是阴谋论,说成是“将疫情政治化”。

当然,中共在官方文件中讨论这些问题,并不等于可以肯定这次的COVID-19就是中共研发的病毒武器,也不等于肯定病毒就是实验室泄漏。但这份文件的意义在于,我们看到中共现在的态度和十年前是一种截然相反的自相矛盾的态度。

这其实是中共在国际社会行事的一贯作派对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需要塑造伟光正形象的时候,中共的调子比谁都喊得高,一旦自己干的坏事露陷了,可以立即变脸180度转弯,义正言辞地自我否定,仿佛那是别人曾经说过的话一样。

所以,只要我们一看到中共出现这种变脸,我们就基本可以肯定,中共一定又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意大利转向:美国才是价值同盟】

好的,还有一点时间,我们来说说与中共国际处境有关的消息。拜登出访欧洲,促成几个峰会公报直接针对中共以后,中共的国际环境就成为焦点,大家都想看看中共究竟有什么办法来应对当前的困局。

但事实证明,习近平并没有什么高招,他的招数仍然是西联苏俄、东拒日美老一套。

美欧这边的动作,当前最引人注目的变化是意大利。意大利是欧盟成员国第一个加入中共“一带一路”计划的国家,所以亲共色彩浓厚。

这次G7会议上,意大利和德国一起联手反对使用更强硬的措辞定义中共,导致联合公报中对新疆问题的描述没有使用欧美各国普遍定性的“种族灭绝”用语,这也是中共党媒洋洋得意公开宣称G7并非铁板一块的原因所在。

但就在今天,意大利外交部长迪马约(Luigi Di Maio)在与来访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会谈后,在共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我们与中国是强有力的贸易伙伴关系,我们从历史上就有联系,但这绝对是不具可比性的,不影响我们与美国的价值同盟。”

这个表态非常的明确,意思就是我们和中共只是做生意而已,这与我们和美国的关系完全不可比,美国才是价值观和信念一致的盟友。换言之,迪马约公开表示意大利将在利益和价值观二者中选择后者。

无独有偶,就在上周末,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也罕见公开炮轰中共疫苗,对着记者说中共的疫苗已经显示出并不十分有效,你可以从智利应对这一流行病的经验中看到这一点。

这就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对吧,谁都知道智利是接种中共疫苗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然而智利的疫情持续飙升,已经成为中共疫苗的反面广告。

意大利总理和外长先后对中共表态,当然不是其个人观点,而是代表了意大利政策的转变。尤其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即将下台的时候,意大利的转变可能意味着G7内部亲共路线已经没有前途。

【预作铺垫?日放话将提升军力】

相比之下,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的表态则更为强硬。岸信夫上周末接受彭博社专访时表示,“台湾的和平与稳定与日本直接相关”,同时表示中共军事力量的膨胀,导致台海局势向中共倾斜,这对日本不利。

引人注目的是,岸信夫直接提到了导弹防御系统,四国安全机制,以及美日将针对台海局势做出“适当的反应”。

这番话很清楚表达了一个核心信息:日本需要加强防卫力量以防止台海过度失衡,因为日台的关系,就是唇亡齿寒的关系。

过去我们讨论过一个观点,就是美国对抗中共的战略就是两大支柱,一个是美日联盟为核心的印太联盟,一个是美英联盟为核心的跨大西洋联盟。这两大支柱侧重点明显不同,前者侧重军事意义而后者侧重经贸科技领域。

所以,岸信夫从今年4月公开说要为防止台湾被“赤化”做准备,到现在强调日本安全已受到威胁,都指向了一个方向,就是日本必须加强军力。习近平虽然在台海频频炫耀武力,得到了些许虚荣,但实际上并未得到实质好处,反而成功唤醒了日本的警惕。

【中俄续约 中共放弃领土声索】

正是在这种弄巧成拙的背景下,习近平才不得不继续向普京示好,拚命维持住中俄关系,这就是我们刚才说的西联俄国、东拒日美。

就在今天,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了视频会晤,双方发表联合声明,正式宣布《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延续5年。事后中方单方面的通报说,双方一致反对打着“民主”和“人权”名义干涉别国内政,反对搞单边强制性制裁,中共文宣系统也因此统一口径称这是美国离间中俄的失败等等。

这里需要提醒大家注意一点,新华社的官方通稿中没有提到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双方重申彼此都没有提出领土要求。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句表态?因为这个条约是2001年由普京和江泽民签定的,其内容承认了俄罗斯对包括海参崴在内的邻近远东地区的领土主权,也承认了唐努乌梁海是俄罗斯领土。

习近平续签这样的一个条约,显然是抛出了一个绝大的筹码,才换来普京一句“反对用人权为借口干涉内政”,换来了党媒口中的所谓“美国离间失败”。

美俄峰会是否失败,我们姑且不论,但习近平不惜付出如此的代价也要稳住俄罗斯,可见其对腹背受敌的恐惧,要远超过台海亮剑的爽快。

当年张仪用连横事秦破除了合纵攻秦,但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普京是甘心连横事秦的人吗?就凭这一点,我们都可以断言,习近平的西联东拒之计,注定只是权宜之计,不可能成功。

好的,今天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