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透視】中共摧毀傳統文化與道德

「中共百年暴行與謊言」系列之四 高天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9日訊】

(編者按:中共借百年黨慶企圖通過歪曲歷史、掩蓋真相再次操控媒體與輿論,吹捧其「偉、光、正」,搞全民洗腦。本系列文章通過不同角度回顧中共的百年暴行、謊言及反人類歷史。)

中國,孕育和承傳了五千年輝煌文明。曾經,文物古蹟遍布於神州大地,輝映上天的造化、先人的智慧;曾經,古老的價值觀代代相傳,維繫社會的穩定與諧和,激發盎然的生機與創造力。然而,中共建政後,宣揚階級鬥爭和無神論,從器物、精神、信仰、人才等方面不遺餘力地摧毀傳統文化,令幾代中國人失去了民族文化的根,導致大陸亂象叢生,危機四伏。

一、毀滅文物古蹟 殘害文化精英

文物古蹟是文化的載體。中國歷朝歷代留下了數不清的傑作:城牆、城門、廟宇、宮殿、橋梁、樓閣、民居、書法、繪畫、服飾、雕塑、陶瓷、玉器等等,從創意、造型到色彩、工藝,再到其中蘊涵的哲思,每一件都引人驚歎。那是點點星光,折射出歷史長河的璀璨,又如一條瑰麗的紐帶,連接起一代又一代中國人。

然而,這些宏偉、古樸、秀麗、纖巧的器物,卻被中共視為封建、落後,被瘋狂地砸毀、剷除。

自上世紀50年代起,大陸各地相繼推倒了古代城牆和城門,破壞了原有的城池格局。在天安門南端,曾有一座建於明朝永樂年間的「中華門」,此門是明、清、民國三朝的象徵性國門,中共當局為了擴建天安門廣場將其拆除。

文革掀起「破四舊」之風,要掃除所謂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引來一場文物之殤。1966年8月起,北京及各地紅衛兵衝擊寺院,砸毀神佛塑像、牌坊石碑,開棺掘墓,查抄和焚燒藏書、名家字畫……全國各地的文化遺產、典籍、私人財產遭到瘋狂洗劫。

1966年11月10日,二百多名紅衛兵衝到山東曲阜造反。29天內,他們掃蕩了孔府、孔廟、孔林,共毀壞文物6000餘件,燒毀古書2700餘冊、各種字畫900多軸,毀壞歷代石碑1000餘座,其中包括國家一級保護文物的國寶70餘件、珍版書籍1700多冊。5000多株古松柏被伐,2000多座墳墓被盜掘。

公開資料顯示,在文革中,湖南炎帝陵主殿及其附屬建築遭嚴重破壞,陵墓被刨挖,焚骨揚灰。內存物被搶奪一空。山西舜帝陵也被毀。隴西倉頡廟多處石碑被毀,陵墓遭刨挖。浙江紹興會稽山的大禹廟被拆毀,大禹塑像被砸爛,頭顱齊頸部截斷,放在平板車上遊街示眾。書聖王羲之的陵墓及占地二十畝的金庭觀幾乎全部平毀。圓明園遺址再次遭到破壞,建築基址和山形水系僅存輪廓。萬壽山頂,千尊琉璃浮雕佛像盡毀。頤和園佛香閣、智慧海被砸,大佛被毀。歐陽修所記醉翁亭,內有蘇軾手書刻碑。亂民不僅將碑砸倒,還將碑上的蘇氏字跡鑿去了近一半。醉翁亭旁堂內珍藏的歷代名家字畫更被搜劫一空。

北京學者梁漱溟回憶紅衛兵抄家時的情景說:「他們撕字畫、砸石玩,還一面撕一面唾罵是『封建主義的玩藝兒』。最後是一聲號令,把我曾祖、祖父和我父親在清朝三代為官購置的書籍和字畫,還有我自己保存的,統統堆到院裡付諸一炬……」

上海畫家劉海粟珍藏的書畫被抄後,堆在街頭焚燒。上海首富、永安百貨公司業主郭琳爽被中學生抄家,所藏百餘件名貴玉器砸毀無遺。

此外,文革期間,大批文化知識精英慘遭橫禍,國學大師、文學翻譯家、音樂家、戲劇表演藝術家,泰斗、名流,一個接一個含冤自盡或被迫害致死。

僅以上海為例,1966年9月2日夜,翻譯家傅雷及夫人朱梅馥雙雙自縊。在上海音樂學院,有五位系主任一級的教授自殺。1966年9月6日,上海音樂學院指揮系主任楊嘉仁與妻子程卓如開煤氣自殺。同年9月,上海音樂學院鋼琴系主任李翠貞開煤氣自殺。1967年1月31日夜,青年鋼琴家顧聖嬰在受到造反派的羞辱和威脅後與母親、弟弟開煤氣自殺。1968年,著名音樂理論家沈知白教授自殺。

文革結束了,文化劫難卻未終止。

上世紀80年代至今,中國諸多城市和鄉村大搞土地開發,以「發展」為名拆毀了大批傳統建築,包括四合院、民居、古橋、古廟、宗祠、牌坊等,同時銷毀了與之連帶的、傳承千百年的古代科技、文化、藝術與民俗,導致全國千城一面、假古董盛行。

中國建築學家、城鄉規劃學家吳良鏞指出:「為了最大限度取得土地效益,老城開發項目幾乎破壞了地面以上絕大部分的文物建築、古樹名木,抹去了無數的文化史蹟、如此無視北京歷史文化名城的文化價值,僅僅將其當作『地皮』來處理,無異於將傳世字畫當作『紙漿』,將商周銅器當作『廢銅』來使用。」

據大陸媒體報導,2011年5月,遼寧省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結果顯示,從20世紀80年代末到調查時,全省共有1000餘處不可移動文物消失,其中80%以上因城市建設、土地開發和生產生活等人為因素而消失。遼金元時期的護心屯遺址,2009年因城市改擴建,農村變社區消失;新石器時代的北崗子遺址,因修京瀋高速公路賣土絕跡……

2011年底,中國國家文物局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統計結果顯示,新發現登記不可移動文物總量為53萬6001處,約4.4萬處不可移動文物消失。北京地區消失的不可移動文物高達969處。

有人說,今天,文物毀滅速度是文革的700多倍!

知名古都保護工作者華新民女士痛心地說:「從北京到全中國,就這麼無情地拆呀拆呀,我們還能給孩子們留下什麼歷史文化遺產呢?」

2019年4月,當世界關注巴黎聖母院的火災時,大陸網友由此討論中國文物的命運。作者「量子妹」說,「當你在為全世界哭泣時,請留一滴淚給自己,因為,在中國這片古老的大地上,有N個巴黎聖母院要麼已經被摧毀,或者正在被摧毀。我們該如何守護它們?」

二、否定傳統 打倒聖賢

文革「破四舊」鼓動全民與先祖之文化財富決裂。從先秦諸子到其後歷朝歷代的學說及著作,從禮儀制度、文學藝術到教育思想,從衣食住行、年節娛樂到婚喪嫁娶,從內在心理到外在風氣,中共把傳統的一切都視為落後、腐朽,堅決予以剔除。

九評編輯部著作《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寫道:「中共建政後,通過一次次的政治運動,破四舊、打砸搶,把一切人類文明成果用『封資修』一筆抹殺。眾多輝耀在五千年中華歷史上的聖賢和英雄被中共運用『階級分析』的手法進行歪批,到文化大革命時達到頂峰。」

「20世紀80年代後,中共改換手法,從暴力毀壞轉向變相詆毀,手法變得隱晦,讓人難以覺察,防不勝防。中共及其文人把古人矮化、醜化、粗鄙化,用來反襯中共的『偉光正』,或者為今天的醜惡現象找出『歷史依據』。」

中共在打倒聖賢、醜化歷史名人、歪曲經典著作時,往往迴避其所倡導和體現的倫理道德、修煉文化、輪迴觀等精髓,而是以馬列主義、「階級鬥爭」的觀點加以批駁和反面解讀。這一做法持續至今,與銷毀文物、屠殺文化精英相結合,造成了中國文化的大斷層。

三、變異宗教 迫害信仰

幾千年來,世間正教都是教人向善、歸真,而中共卻嚴禁黨員信教,而且禁止民眾自由地追尋信仰。它的目的就是強迫人們遠離神、拜倒在黨的腳下,與其共同作惡。

九評共產黨》指出:「傳統文化既然以儒、釋、道思想為根,中共破壞文化的第一步就是清除他們在世間的具體體現——宗教。」「中共在建政之初就開始毀寺焚經,強迫僧尼還俗,對其它宗教場所的破壞也從未手軟。到了六十年代,中國的宗教場所已經寥寥無幾。文革時『破四舊』就更是一場宗教和文化的浩劫。」

「中國的各種宗教團體在中共的暴力鎮壓下瓦解了,佛教界、道教界真正的精英被鎮壓了,剩下的很多還了俗,還有很多是不公開的共產黨員,專門穿著袈裟、道袍和牧師的袍服歪曲佛經、道藏、聖經,從這些經典中為中共的運動找根據。」(九評之六 評中國共產黨破壞民族文化

中共在清除宗教的同時設立了宗教事務局,以「指導」、「審核」為名嚴控境內的宗教活動,並以「愛國」相要脅,要求宗教人員遵循「黨的領導」。文革後的幾十年間,中共變換手段,打著宗教改革的旗號,營造宗教自由的假象,實際上是要從內而外地改變宗教實質,企圖把各種宗教都異化為替中共的宣傳工具。中共一方面培植跟黨走的紅色假信徒,另一方面加緊監控宗教場所,並且殘酷地打壓那些追求信仰自由、不向中共屈服的信眾。

1992年,法輪功在中國傳出,淨化身心顯示奇效,因而受到廣大群眾的熱烈歡迎。至1999年初,中國大陸約有7千萬至1億人學煉法輪功。當時全國人大的調查結果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然而,時任黨魁江澤民對法輪功的巨大感召力又妒又恨,宣揚無神論的中共亦十分恐懼法輪功的精神力量。於是,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功,迫害數以千萬計的善良修煉人,這實際上是中共「假、惡、暴」基因對「真、善、忍」普世價值的挑戰。

2016年9月13日,余文生等維權律師在天津法庭上為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李珊珊進行無罪辯護,余文生律師當庭指出:中共迫害法輪功違法違憲,法輪功學員所展現出的境界「已被看作中華復興,道德回升的希望。定罪這樣的好人,打壓『真、善、忍』信仰,就是無視自己的良知,在摧毀人類的普世價值,毀我道德,毀我美好,毀我希望!」

2017年12月,大紀元披露,1999年,時任中共國家宗教事務管理局局長葉小文在一次講座中表示,共產黨最終要在地球上消滅所有的宗教,消滅人對神的信仰。共產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目標。他說,中共在其五十年的統治中,將中國現存的各種宗教轉變成了中共體制的一個組成部分,為中共政治服務。

2018年3月,中共宗教事務局併入中共統戰部,「宗教中共化」的政策被延伸。自那年5月起,當局強制大陸各地宗教活動場所必須在顯著位置懸掛五星紅旗。2014年以來,中共當局強拆了近2,000個十字架,強制地換上了五星紅旗。

四、黨性壓倒人性 顛倒善惡 顛覆道德

九評共產黨》指出,中共是反天、反地、反人性的邪黨,暴力和謊言是中共的基因。因此,這個黨與中國傳統價值觀的「仁、義、禮、智、信」理念必然不可兼容。這便解釋了中共為何仇視和摧毀傳統文化。因為只有砸爛美好的一切,中共才能確立黨所需要的「道德」原則,才能無所顧忌地欺騙和利用人民。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寫道:「因為『無產階級世界觀』是不承認普世價值的,不承認超越階級的道德。共產黨判斷一個人的道德,是以階級立場劃分的。」「這樣一來只要掛著『革命』、『進步』、『社會主義』等招牌的,無論如何邪惡、無論怎樣違背人的基本良知,皆成了『符合』歷史潮流」,「凡是貼上『封建』、『資產階級』、『攻擊無產階級』等標籤的一切行為、思想,無論在傳統思想中多麼高尚,也自動成為錯的、『反動』的。這樣就徹底顛倒了善惡標準。」(第四章 共產邪靈,毀人不倦)

中共要求黨性壓倒人性,強調黨的利益至高無上,為了維護黨的統治可以不擇手段,不惜濫殺無辜。中共暴力屬性的外在表現之一是宣講「鬥爭」,例如鼓吹「殺出一個紅彤彤的新世界」,「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從土改到今天,中共一直殺氣騰騰,不斷地殺人立威,製造恐懼。這也是消滅人的本性善念、消除傳統道德價值觀的過程。

日復一日,中國人被強令聽黨話跟黨走,被迫沉浸在狼性的「教導」中,同時被抽離了傳統文化的浸潤。那麼,不可避免地,因為持久的恐懼與欺騙,人的思想便一步步朝著黨所要的冷酷、自私、殘忍的方向轉化、變異。

在中共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充斥著父母、子女、夫妻、同事、朋友之間互相揭發的人性悲劇。在文革期間,骨肉相殘,親友反目,師生互鬥的事情更加普遍。

和鳳鳴女士曾任《甘肅日報》編輯,她的丈夫王景超在「反右」中被下放到夾邊溝農場,在那裡活活餓死。和鳳鳴在回憶錄裡寫道:「那時候,正義、善良、熱誠,對不幸者的同情等等人世間最可寶貴的東西,都被『政治』湮沒了。」

1966年8月,北京的「紅衛兵」在一個月內就打死1772人。學者丁抒有評:「在中國大地上,從不曾有那麼多人在那麼短暫的時期內,死於最古老的刑具棍捧皮帶。殺與自己無冤無仇的人是要有精神支柱的,十幾歲的中學生將老師校長、鄰居街坊拷打至死,靠的就是一冊毛澤東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

王友琴在《芝加哥大學的文革受難者》裡記載:「1968年8月,毛澤東派『工人解放軍毛澤東思想宣傳隊』進駐全國所有的大中小學以及科研文化機構『占領上層建築』……在(北京大學)物理大樓中,天天開『鬥爭會』,『遊街』,所有的老師都必須『揭發』別人,也一個一個地被別人『揭發』。在那一階段,北京大學有24人『自殺』。」

1970年2月,安徽省固鎮縣人民醫院門診部副主任方忠謀,在家人面前說了些支持劉少奇、鄧小平、彭德懷的話,被丈夫張月升和長子張紅兵舉報,後被槍斃。當時張紅兵還被宣傳是「大義滅親」。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認為,「張紅兵的行為說明當時的洗腦教育,是怎樣泯滅了親情和人性,成功地把人變成魔鬼。」

浙江民運人士黃河清在《告密與特務統治》一文裡講述了鄰居向領導告發他的事件,他寫道:「鄰居賣了我,領導人又賣了鄰居。這種雞毛蒜皮的事因告密制度變得格外醜惡下作。這種告密制度已經演變成一種黨文化,瀰漫在神州大地的每一個牆旮旯,充斥著6億、7億、8億、10億、12億人民的政治生活、經濟生活、文化生活、家庭生活、夫妻生活的種種切切、點點滴滴。一斑可窺全豹,中國大陸的人心被中共糟蹋到何種程度!」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顛倒善惡就更加明顯。江澤民為了維持鎮壓,大搞腐敗治國,引誘大批官員參與和配合鎮壓,因為這是跟黨走、站穩立場的一種表現,而且還能讓你升官發財。此外,當局鼓勵民眾舉報煉法輪功的鄰居、同事,或是在街道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甚至為此給予獎金。這實際上是逼迫全民與「真、善、忍」為敵、放棄良知。

2016年,北京地產大亨、出身中共高官家庭的任志強質疑「黨媒姓黨」,被黨媒批評是「黨性的泯滅,人性的猖狂」。這充分說明,中共所要的,就是黨性的猖狂、人性的泯滅。

不難想像,當人性被泯滅,當傳統和普世的價值被推翻,這個社會將發生怎樣災難性的變化!

五、中共破壞傳統帶來的惡果

九評共產黨》指出:「中共對傳統文化的破壞就是直接毀去中國的道德,也是在破壞社會安定祥和的基礎。」

中國大陸的現實印證了《九評》的剖析。2018年6月20日,甘肅慶陽市西峰區19歲女子李奕奕跳樓身亡事件引起震動。當時,不少圍觀群眾起鬨大喊,「你到底跳不跳啊。」有人慨嘆:「這個社會畸形到了什麼程度了。」

2021年5月29日晚,南京市中心發生一起惡性傷人事件。一名男子開車撞車、碾人、持刀捅人。現場視頻引大批網民驚呼:「不敢相信,我可愛的南京怎麼這樣了?」

在黨的「領導」下,中國變成了什麼樣?金錢至上、明哲保身、隨波逐流成為「主旋律」。越來越多人不屑於行善積德,不羞於互騙互害、不恥於暴力攻擊。假貨、假藥、毒食品泛濫;毒奶粉、毒疫苗殘害了數百萬兒童,家屬上訴無門,反成「尋釁滋事」。人們路見老者倒地,不敢伸手相扶;路人看到兒童被車碾壓,視若無睹。惡性案件頻發,腐敗、吸毒、性侵、盜賣器官、告密領賞等大行其道。

另一方面,眾多堅守正義良知、守護傳統的真正愛國者卻遭到無情打壓和迫害。置身於這個放縱魔性、抑善揚惡的社會,每個中國人都隨時可能成為災難和意外的受害者。

2015年,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對外媒表示,「每個人都想,習近平也得想,為什麼經過了共產黨60年的領導,像他所說的『沒信仰沒道德了』,這是怎麼回事?我說這就是共產黨沒道德,共產黨沒信仰,所以才把老百姓教壞了。」

一個否定和摧毀優秀民族傳統、殘害文化精英、與普世價值為敵的政黨,不可能贏得世界的尊重,也不可能為人民謀福。此際,透視百年黨史,辨識中共破壞傳統文化之禍害,有助於我們回歸傳統,回歸普世價值。

(作者高天韻是大紀元專欄作家,應用語言學碩士,從事雙語教學和文化研究。)

點閱中共百年透視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