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誥烽:中共騙局早寫好 兩制轉一定終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蘋果日報》被迫結業,高層、編輯、主筆逐一被捕。香港從冷戰中的西柏林,變成東柏林。陷落之快,超出所有人的想像。

特區政府在剩下只有一年任期內作出重大人事變動,警隊出身的鄧炳強和李家超分別獲任保安局長和政務司長。林鄭更在這星期率領政府高層赴京參加黨慶,李家超留在香港成為署理特首。武裝部隊槍桿子在政府獲得如此重大權力,在中國大陸也少見。今後北京在香港奉行的,將會是以國安機器為中心、十分強硬的武力統治。

香港以光速沉淪,不少愛惜香港的朋友,不約而同地懷念起自稱「飲香港水、流香港血」的曾蔭權治港時代。那時民主派背景人士被招攬進政府。曾政府、民主黨、講廣府話的港共與北京合作達成增加立法會「民主成分」的政改方案,一些本來反政府的民主派智囊、媒體人,都飛黃騰達,香港樓市開始了漫長的升浪。有論者更感懷當年唐英年沒有成功當特首延續曾治路線,認為梁振英意外當特首是香港的轉捩點。

在艱難的時代懷念以前,甚至美化過去,幻想當初若走了一條「未選擇之路」(path not taken),今天將會是一個更美好的平行時空,是人之常情。文革時被鬥到半生不死的民主人士,都懷念1950年代初他們做共產黨「諍友」,他們得到中共禮遇,一邊過著小資生活一邊小罵大幫忙,做中共白手套批鬥整肅「地富反壞右」的美好時光。

但將香港現在的墜落想像成意外,「本來可以不這樣」,則是低估了中共幾十年來部署全面控制香港的處心積慮和戰略耐性,和時機一到即變臉不回頭急風暴雨地狂掃清洗的兇狠決心。

「一國兩制」在2047前加速轉向「一國一制」的大劇本,中共一早已經寫好。資深大律師、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夏博義,早在2008年的一篇論文,已指出香港的《基本法》,用字譴詞,都與1951年中共與西藏達賴喇嘛政府達成的《十七條》協議,有極多雷同之處,因此斷定中共在草擬《基本法》時,一定是看著西藏的劇本。

其實《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祕書長、前港澳辦副主任李後,在1997年便透露中共1983年的「十二條解決香港問題方針政策」,便是以中共「解決西藏問題的特殊政策」為藍本。

當年中共處理西藏,就是在解放軍、中共幹部、漢族移民還無法大舉進藏前,先讓達賴喇嘛政府和傳統西藏精英實行自治,買時間讓中共建造川藏和青藏公路、同時建立第二個權力中心「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逐步架空達賴喇嘛政府。最後北京在1959年以平息騷亂為名,正式建立直接統治。

這個重複清帝國先以土司制度懷柔,時機一到便「改土歸流」清洗土著酋長的西藏劇本,其實多年來中共學者,由強世功到曹二寶,到無數中共出版的香港問題書籍,都在不斷重複。只是很有自信覺得自己很特別的香港精英沒有足夠注意。

中共對港的「人口換血」、蓋高鐵、消融邊界、中資大舉進港取代華資,都是曾蔭權時代開始。那是一個用表面的寬鬆和收買麻醉本土精英,換取充足時間部署直接統治的時代。它的暴烈終結,在一開始便註定。港英公務員出身的林鄭奉行比梁振英更強硬的路線,可見這個路線,並不是某人偶然奪得大位的意外,而是背後更大力量與籌劃的結果。

這個更大的力量與籌劃最後能否笑到最後,還言之尚早,但幻想曾治可以一日重臨減輕香港之痛,則註定只能是永遠的春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