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黨慶無笑容和黨員新數字的詭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1日,中共百年黨慶的最高潮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演,中共央視展示的視頻裡,天安門城樓上數十名中共現任和前任高官、以及數百名嘉賓們,自始至終沒有笑容,廣場上數萬名觀眾演員們也幾乎沒有笑容。大概所有人都知道,這不過是一場耗資巨大、動用人力眾多的政治秀,但窘迫的現實卻令人在慶典上怎麼也笑不出來。

當天,中共公布了最新黨員數字9514.8萬,諧音為「就我要死吧」!無論這是巧合還是冥冥中的註定,也就難怪7月1日參加慶典的演員們擠不出笑容了。從2020年的9191.4萬黨員,諧音為「就要就要死」,到2021年的9514.8萬黨員(「就我要死吧」),看來天要亡中共,誰也擋不住。

一字一頓念稿的習近平笑不出來,滿頭白髮的胡錦濤笑不出來,政治局常委和委員們也都深感危機,同樣笑不出來。

因此,習近平羅列了所謂的虛偽功績後,又假意說,中共「沒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從來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團、任何權勢團體、任何特權階層的利益」。如此無力的表白,天安門廣場內的人都不會相信,又指望誰能相信呢?

習近平還稱要「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現場的人中應該也沒人相信這些口號,全中國人哪個會相信呢?如同中共百年黨慶的騙局政治秀一樣,今天中國共產黨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騙局。這個號稱無產階級代表的特權階層,實質是中國最大的有產階級;這個聲稱建設社會主義的特權階層,實質是幾十年來擁抱了西方資本主義的最大受益者。

如今面對危局,中共的特權階層無比焦慮,習近平不得不稱,「任何想把中國共産黨同中國人民分割開來、對立起來的企圖,都是絕不會得逞的!9500多萬中國共産黨人不答應!」

習近平聲稱不代表「特權階層」,卻代表9514.8萬名黨員「不答應」退出歷史舞台。習近平自相矛盾的發言表明,中共百年之際陷入了多麼大的生存危機!此時,中共還要靠一場場政治秀和高壓迫害維繫政權,中共高層顯然最害怕「14億多中國人民不答應」!

比起對抗美國和西方帶來的風險,中共自始至終最擔憂的是內部的風險,中共高層不僅害怕中國老百姓,更害怕中共黨內的政變、暗殺、篡權、背叛。中共現任和大多數前任高官們雖然到場,更多是為了展示自己派系的存在感,因此身在天安門城樓上,卻不願擠出一點笑容捧場,他們對中共政權的現狀和自身權勢的現狀都沒法樂觀,或者說極度不滿意,否則怎麼會一個個自始至終板著面孔呢?

繼續高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習近平,一年半以來卻踏不出國門,也沒有哪個主要國家首腦來訪;精心策劃的黨慶,竟然也沒有哪個國家的重量級賓客來捧場,全面戰略夥伴的俄羅斯總統普京僅以視頻通話敷衍了事。

陷入國際孤立的中共高層,只能用強軍的口號試圖繼續煽動民族主義,在本該喜慶的場合卻撂下了狠話,威脅美國和西方各國「必將在14億多中國人民用血肉築成的鋼鐵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中共高層再次公開綁架了中國人民,還要繼續「欺負、壓迫、奴役」老百姓,並作為對抗國際社會的籌碼,卻可曾問過「14億多中國人民答不答應」?

特意身著中山裝的習近平,應該很想模仿當年的毛澤東。毛澤東不甘大權旁落,為了在內鬥中扳倒政敵,悍然發動了文革,1966年曾冒險在天安門廣場接見150萬紅衛兵;當時受蒙蔽的大批年輕人狂熱至極,從未想到實際成了中共內鬥的棋子。2021年7月1日,坐在天安門廣場聆聽訓話的數萬人,應該被精挑細選過,但他們卻毫無狂熱之情,絕大多數人沒有半點笑容,他們對這場政治演出一清二楚,只是走過場完成自己的角色罷了。他們幾乎一致的表情透露了真實的內心,他們對未來應該一片茫然。

中共的黨慶在如臨大敵和高調宣傳中終於結束了,但現實中的困境卻並未因此而消失。中共當局繼續對抗國際社會,稱「不接受『教師爺』」,也繼續對台灣、香港放狠話,但這些煽動性、刺激性的話語,只會令中共更加孤立。

所謂的內循環「新發展格局」,解決不了大學生和進城農民工的失業問題;所謂的「科技自立自強」,解決不了「卡脖子」問題;宣傳抗疫勝利和繼續抵賴隱瞞疫情,抵擋不住各國的疫情追責,更阻擋不住全球供應鏈的離去;打虎運動根治不了中共腐爛不堪的官場;落後的航母不能展現強大的軍隊……

在精心編織的黨慶謊言面前,中共高層自己都笑不出來,又能指望誰能跟著歡慶呢?黨員數字諧音的一再詭異,和北京當日的狂風暴雨和冰雹都預示著,黨慶的政治秀改變不了中共快速衰亡的命運。中共高層和群眾演員們的表情,準確反映了他們對時局的擔憂和無奈,這一切被中共黨媒毫不掩飾地展現在了世界面前。

硬要從1921年算起,中國共產黨的組織勉強算存在了100年;但1949年開始的紅色江山,應該再也看不到100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