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是全世界最愛撒謊的騙子黨

——百年回眸話中共之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89年12月,時任中共國防部長的遲浩田訪美,在國防大學演說時,面對聽眾關於「六四」的提問,遲浩田竟當眾表示:「天安門廣場上沒死一個人」

此言一出,群情譁然。

事隔四年,2003年的春天,被瞞報許久的SARS已在中國大面積擴散,發展成為威脅到全世界七十億生命的可怕瘟疫。就在這種十分危急的情況下,4月3日,時任中國衛生部長的張文康竟然仍在新聞發布會上信誓旦旦的宣稱,SARS在中國已經得到了控制,「北京有12 例SARS,死亡3例」。但幾天後的4月19日,北京301醫院蔣彥永大夫向媒體提供的證詞即爆出真情:到4月3號為止,單是北京309醫院就已經接收了60個感染SARS的病人住院,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大大超過了張文康公布的數字。

消息公開後,世界輿論為之震驚!張文康因此被輿論冠名為「謊言部長」。

中共堪稱是全世界最愛撒謊的騙子黨。無論是打江山還是坐江山,它靠的都是兩大「法寶」——暴力與謊言。兩者可謂缺一不可。翻閱中共從起家到今天的一百年歷史,可以說它是無時不撒謊,無事不撒謊,撒謊成性到了極至,謊言多得俯拾即是。中共的百年歷史完全稱的上是一部名副其實的謊言史。

遠的不說,就說從1949年中共篡政到今天,幾乎每隔一段時間中共就要搞一次大規模的政治運動,每搞一次政治運動就要打倒一些人或一批人,每打倒一些人或一批人都要給他們扣上一頂頂罪大惡極的政治帽子,以證明打倒他們的合理性必要性和正確性。這些被打倒的對象不僅有所謂「黨外人士」,也包括不少中共黨內的「自己人」。如今事實已充分證明,當年扣在他們頭上的那些聳人聽聞的大帽子,無一不是中共用謊言編造出來的,沒有一項能夠成立。

例如所謂「六四反革命暴亂」。事實真相是:1989年,胡耀邦突然去世,引發了北京和一些城市的悼念熱潮。這股熱潮很快又發展成了全國性的愛國民主運動,提出了懲治官倒、實行民主的要求,參與者也由學生和知識分子擴展到各個社會階層。在運動受到當局高壓的情況下,北京等地的大學生和市民紛紛走向街頭遊行,並在天安門廣場舉行了絕食。可面對這場聲勢浩大的愛國民主運動,中共當局卻狗急跳牆,公然派出數十萬軍隊開進北京城,對愛國群眾進行武力鎮壓。6月3日,中共軍隊的坦克車和開花彈讓上千愛國學生和市民血灑北京街頭和天安門廣場。在武力鎮壓的前後,中共還開動宣傳機器,將這場愛國民主運動先後誣陷為「社會動亂」、「反革命暴亂」,將愛國的學生和市民打成「反革命暴徒」。

類似的謊言可以說是舉不勝舉。難怪大陸民眾譏諷說,「共產黨的報紙除了日期是真的,其它都是假的!」

遺憾的是,至今仍有人以為,撒謊只是中共個別當權者的所為,不是黨的責任;還有些人認為,現在的黨已經承認了過去的造假事實,改正了錯誤,不會重犯了。殊不知,撒謊是中共與生俱來改變不了的本性,不管誰掌權,也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或者將來,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就必定要撒謊;而且一旦搞起政治運動,就會更加肆無忌憚變本加厲。

按照中共的「黨邏輯」,黨的利益高於一切,撒謊不但不是什麼丟人的事,而且光榮無比;只要黨的利益需要,什麼謊都能撒。中共從起家到今天之所以謊言不斷,根源就在於此。所以,如果有一天中共不撒謊了,那它也就不是共產黨了。只要它還是共產黨,就必定要造假撒謊,特別是在重大的善惡、是非問題上,就更是如此。

在《紅朝謊言錄》一書的序言中,陳奎德先生曾對同樣熱衷和擅長撒謊的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做過一番精闢透徹的對比,他說,「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二者都是靠暴力和謊言來維繫(即毛澤東所說的『槍桿子』和『筆桿子』)。但仔細深究,共產主義那一套更精緻、更偽善,甚至常常還『敢於』訴諸道德情感。可以說,共產主義是有史以來虛偽到了頂峰的意識形態。換言之,共產主義所依賴的,是一套精雕細刻的謊言體系,而法西斯主義的話語脈絡,則粗糙得多,也不成體系。」「所以,在某種意義上,甚至可以說,共產政權對謊言的依賴,甚至超過了其對暴力的依賴。」中共的百年歷史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