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透視】抗擊中共為何成為國際潮流?

「中共百年暴行與謊言」系列之十二 王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4日訊】

(編者按:中共借百年黨慶企圖通過歪曲歷史、掩蓋真相再次操控媒體與輿論,吹捧其「偉、光、正」,搞全民洗腦。本系列文章通過不同角度回顧中共的百年暴行、謊言及反人類歷史。)

成立100年、建政72年之際,中共卻深陷亡黨危機之中。亡黨危機,突出表現在三個方面:第一,黨內,暗鬥激化,隨時可能分崩離析;第二,國內,紅禍人神共憤,超過3.7億人宣布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第三,國際,圍剿中共的聯盟隱隱成形。本文試就第三方面略作解析,談三點。

一、中共對世界的百年欺騙

中共在頭28年,成功竊國。中共何以能竊國呢?一個重要因素是對美國的戰略欺騙,這裡提兩件事。

第一件事,中共第一次有意識地大外宣工作——1936年安排美國記者斯諾赴陝北根據地採訪。斯諾將毛澤東比作林肯,其《紅星照耀中國》(Red Star Over China)一書引起轟動,其被羅斯福總統三次接見,對美國對華政策產生了深刻、深遠的影響(例如一度由「扶蔣」改為「扶蔣聯共」)。第二件事,1944年7月到1947年3月11日,美國向延安派遣了一個由18人組成的軍事觀察組,代號「迪克西使團」。中共的精心設計使軍事觀察組認為共產黨人能「比蔣介石對我們有用得多」,共產黨已在中國紮下了根,「中國的命運肯定不屬於蔣介石,而是屬於他們」等等。這直接影響了之後的美國的對華政策:在美蘇冷戰全面展開的大背景下,蘇聯大力援助中共,而美國竟一度中斷對國民政府的軍事援助;中共占領全國宣布對蘇「一邊倒」,美國竟還在空等「塵埃落定」。

中共竊國後的72年,從毛澤東到鄧小平、江、胡直至習近平,其對國際社會的愚弄更是登峰造極,這裡講三條。

第一條,二戰後西方殖民體系崩潰,原殖民地紛紛獨立,中共自稱是這眾多發展中國家的「兄弟」,勒緊褲腰帶餓死無數中國人也要搞「外援」,1971年被非洲國家「抬進聯合國」(毛澤東語);但是,後毛澤東時代「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一切向錢看,對亞非拉搞「新殖民主義」,推「一帶一路」輸出過剩產能和腐敗,製造了一個個「債務陷阱」。

第二條,中共「改革開放」,一方面聲稱「中國的發展是世界的機遇」,融入全球經濟大循環,利用西方的資金、技術和市場迅速暴發,2010年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另一方面,開始挑戰美國,要建立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同時大搞「經濟脅迫」(如對澳大利亞)、「經濟侵略」(2018年6月19日,美國白宮發布一篇題為《中國的經濟侵略如何威脅到美國和世界的技術和知識產權》的報告,揭露中共經濟侵略的六大策略),成為了西方的「經濟威脅」。

第三條,中共對外長期打著「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旗幟,高唱「人類命運共同體」(這還寫入了聯合國文件),但其霸權行徑、軍事擴張和全球野心,嚴重衝擊著周邊、區域甚至全球的和平、安全與穩定。從大外宣到「統一戰線」、諜報戰,從網絡攻擊到深海對抗、太空威脅,從中印衝突到台海險境、南海風雲等等,中共已然是國際社會的「麻煩製造者」了。

中共對國際社會的愚弄,在2015年前美國中央情報局間諜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出版的《百年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一書中,得到揭露:西方世界一直對中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誤認為中共遲早會民主化、中共嚮往美國式的資本主義社會、中國遲早會融入國際社會秩序;然而,中共早從毛澤東時代就有一套通盤的戰略,計劃要在2049年(即中共建國一百年,第二個「百年目標」),取代美國,稱霸全世界。「摸著石頭過河」只是鄧小平的欺敵詭計。

不過,中共當局對此現在似乎也不再刻意掩飾了。這裡舉兩個例子。其一,今年1月11日,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上講,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但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其二,今年2月25日,中共祁連縣委宣傳部的官網,刊登了縣委書記何斌的一篇講話,該文稱「在談到國際形勢時,(習近平)作出『東升西降』是增量、是未來的政治判斷;在談到中美戰略博弈時,作出『當今世界最大的亂源在美國』、『美國是我國發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脅』等重大判斷。」

今年「百年黨慶」,中共聲稱已經完成了第一個「百年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已經從「站起來」、「富起來」躍進到了「強起來」的新階段,現在實行的是「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看來,驕橫的中共已經在開撕自己之前長期所戴的面罩了。

二、世界的覺醒:以美國為例

中共對世界的威脅,從其來到世上就存在著。成功竊國後,中共不僅直接與美國開打,從朝鮮打到越南;在餓死幾千萬老百姓的同時,還不顧一切的研製「兩彈一星」,開始對世界實施核威懾。

從1957年11月毛澤東的「東風壓倒西風」論(即「社會主義的力量對於帝國主義的力量占了壓倒的優勢」),到今天當局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時與勢在我們一邊」,中共的全球野心可謂一以貫之。可惜,國際社會的醒悟卻姍姍來遲。

武力一直是中共實施對外政策的拿手工具。一手是「輸出革命」。例如,對於周邊的東南亞國家,在毛時代,就支持各國共產黨打游擊。另一手是戰爭。例如,雖然中共是喝著蘇聯的奶水長大的,但共產黨政權之間沒有任何情誼可講,1969年中蘇兵戎相見(珍寶島事件);又如,中越號稱「同志加兄弟」,也於1979年打了場野蠻的邊境戰爭。既然中共對共產國家都能大打出手,對其它國家就更不在話下了。印度是第一個同中共政權建交的非共產國家,曾為被國際社會孤立的中共四處奔走,卻於1962年被中共暴打一頓(中印邊境戰爭)。

1978年後,中共「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武力這隻手一般都藏在了背後(但仍在大力發展,時而露崢嶸),發展經濟成為了主體。即使爆發了1989年的「六四」大屠殺,中共的邪惡本質已暴露無遺,西方也只是象徵性的制裁了下,又趕快把酒言歡。如美國先是取消了中國最惠國待遇與人權脫鉤,又讓中共於2001年加入了WTO。甚至,中美「G2」共治論一度頗為流行。

幾十年裡,利用西方國家的幻想和綏靖政策,製造了個「經濟全球化中的中共陷阱」——經濟全球化走向一個極端,出現了全球生產鏈「一國化」(中國化)現象(例如,世界500強公司中約490家在華投資;截至2018年12月,中國累積實際使用外資金額達21,492.8億美元),而中國恰恰又被中共這個專制、殘暴且有全球野心的政權所控制,世界就掉進了陷阱裡(這在2020年以來的疫情中表現的尤為明顯:全世界都在依賴中共作為醫療產品和供應品的來源;而中共藉此「甩鍋」,大搞「口罩外交」、「疫苗外交」)。

2010年奧巴馬政府實施「亞太再平衡」戰略,表明美國已經感覺到了「中共陷阱」;但是,只有到2017年川普就任總統後,美國當局才真正覺醒起來。2017年12月18日,川普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把中共定位為頭號戰略競爭對手,甚至取代恐怖主義,與俄羅斯一起並列為美國國家安全的首要威脅,表明了美國對華政策自尼克松訪華以來的歷史性轉變。

這裡有個小插曲:2017年4月9日,川普與習近平海湖莊園會晤,兩人或許達成了一定程度的默契。但是,由於中共故技重施,中美經濟合作「百日計劃」無疾而終,轉年川普即對中共開打貿易戰,直至2020年1月美中才就貿易爭端達成了「第一階段協議」。此外,2019年中共強行鎮壓因港府修改「引渡條例」而引發了港人浩大的「反送中」民主運動,促使中美在香港問題上攤牌,美國取消了對香港不同於內地的特殊待遇。2018年和2019年,時任美國副總統彭斯兩次發表對華政策講話,顯示美國對中共的擴張開始進行全面反制。

進入2020年,由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爆發,先後肆虐中國、美國和全世界。中共不僅隱瞞疫情、數據造假使全世界錯失防控的黃金時間,還向美國「甩鍋」,而美國本身疫情之嚴重為世界之最,遂使中美關係直線下墜,開打新冷戰。例如,7月21日,美國要求中共關閉駐休斯敦(Houston)總領事館(中共隨即報復,關閉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又如,12月2日,川普政府發布新規,限制中國共產黨黨員及其直系親屬赴美旅行(將其旅行簽證最長有效期限制在單月單次入境,立即生效)。

就在這年夏天,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聯邦調查局長雷、司法部長巴爾和國務卿蓬佩奧等,發表對華政策系列演講,標誌著「美國一代人以來最重大的外交政策轉變」,是川普政府「保護美國人民所做努力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白宮語)。

這一切,正如蓬佩奧在其演講——「共產主義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中所說:「今天中國(中共)正在國內加劇專制,並在其它所有地方更咄咄逼人與自由為敵」;「保護我們的自由不受中國共產黨的危害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使命」,「而且今天,覺醒正在發生」。

三、國際抗共蔚然成風

抗擊中共,2020年的川普政府達到了高潮。但是,中共與美國多種勢力合作,介入美國大選;在爭議中拜登就任美國總統,美中關係面臨著重新調整的可能。不過,從2021年上半年情況來看,因2020年中美新冷戰而初步形成的美中兩極對抗格局,不僅沒有逆轉,反而向前深入發展。這主要有如下幾個表現。

第一,拜登政府推進反共聯盟,高舉聯盟的旗幟。在印太方面,拜登把四方會談提升到首腦級(3月12日,網絡會議);拜登政府外長、防長出訪的第一站是日本、韓國,拜登又先後在白宮會見日本首相(4月16日)、韓國總統(5月21日);在歐洲方面,拜登先後參加美英峰會(6月10日)、北約峰會(6月14日)、美歐峰會(6月15日);此外,拜登以在任總統身分出席慕尼黑安全會議(2月19日,網絡會議),參加G7峰會(6月11-13日)。所有這些會議,中共都是關注焦點,絕大多數會議公報都首次點名中共、關注台海問題。

第二,英國成為抗擊中共的新先鋒。前幾年,中共重點滲透英國,中英關係進入「黃金時代」;但是,中共的倒行逆施,尤其2019年強令港府修例引發聲勢浩大的港人「反送中」運動、2020年強推《港版國安法》,瘟疫重擊英國,2021年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等等,使中英關係逆轉,英國成為抗擊中共的新先鋒,連出4拳:為香港具備英國國民海外身分的人(BNO,英國當局估算約30萬港人)提供特別簽證服務;驅逐了3名中共國安間諜;吊銷了中共大外宣機構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在英國的廣播執照;調查涉嫌幫助中共製造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英國近二百名大學學者。更重要的是,英國主辦今年G7會議,邀請澳大利亞、韓國、印度、南非等參加,推進民主國家聯盟;英美峰會簽署《新大西洋憲章》,特意如此命名這個文件,就是明白告訴世界:現在形勢類似第二次世界大戰,我們需要「戰時精神」,我們需要並且正為現在和今後的世界設計藍圖。

第三,日本對華政策重大調整。去年菅義偉接任首相後,中日關係明顯發生變化。不僅習近平訪日遙遙無期,日本更是加強與美協調。美日2+2會談和美日峰會,都突出了中共問題。日本尤其關注台海形勢,為此開展了大量運作。中共對日本的變化非常敏感,反應也極強烈。3月17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主持例行記者會,大罵日本。而中南海智囊時殷弘在接受大外宣《多維》採訪時表示,現在日本對中共基本上已經「撕破臉皮」。

第四,綜合6月份先後發布的英美《新大西洋憲章》、G7峰會公報、北約峰會公報、美歐峰會公報,可以看出,為應對中共的「整體性威脅」,西方正在戰略重整。其主體框架是:緊急抑制中共在台海的蠢蠢欲動;明確中共對西方構成的「系統性安全挑戰」;加快數字社會轉型,應對中共的經濟、科技挑戰;推出全球基礎建設倡議,抗衡中共「一帶一路」;堅守普世價值,有效回擊中共劣行。

第五,反制中共的軍事聯盟正在形成。進入2021年以來,中共軍事咄咄逼人,在台海、東海、南海秀肌肉,大搞「灰色衝突」,致使國際形勢有些類似於二戰之前(並非一戰之前)。針對中共軍事擴張,相關各國各自針對性強化軍備,並且,以美國為中心的龐大軍事聯盟或軍事合作,當前正在迅速展開。舉例而言:全面提升美台關係,而以軍事合作為重心;加強美日、美韓軍事同盟;美日印澳「四方會談」從部長級提升為首腦級(3月12日召開首次首腦會議),軍事指向日益明顯,四國的雙邊軍事合作取得若干重大實質性進展;北約警惕中共威脅,北約一些成員國特意加強在印太的軍事存在。

此外,今年3月3日,歐洲小國立陶宛宣布退出中共主導的「17+1」合作機制;而稍前,2月9日,習近平主導的「17+1」領導人視頻峰會,包括立陶宛在內的6個國家只派了低層級代表出席,法廣就此戲問中共這是「17+1」還是「17-6」?而2020年以來,中東歐多國與美簽署5G安全協議(排除華為),甚至捷克議長訪問台灣,接連打臉中共。

綜上所述,難道不可以說抗擊中共已成國際潮流了嗎?

(作者王赫是大紀元專欄作家,法學碩士,中國問題學者。)

點閱中共百年透視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