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復旦血案現翻版 戾暴瀰漫根何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上海楊浦警方官方微博7月6日的通報,7月5日下午5點10分,楊浦區中山北二路一公司內發生一起持刀傷人案件。被害人徐某(男,38歲,該公司員工)經送醫搶救無效死亡。犯罪嫌疑人劉某(男,34歲,該公司員工)交代,因工作積怨持刀傷害同事徐某。

這是繼「復旦血案」之後,一個月之內上海發生的第二次血案。無獨有偶,中共的通報也再一次吞吞吐吐,對關鍵字做了模糊處理。儘管如此,根據大量網民提供的文字和圖片爆料,外界基本確認,此次血案發生在上海市政設計院,行刺者劉某乃該院電氣所的海歸景觀設計師,而被割喉身亡的徐某是設計院電氣所所長。

有網民爆料,行刺者劉某合同到期沒有得到續簽,以致半年的設計費也成為泡影,「等於白漂半年」。據悉,設計師都是底薪加設計產值提成的收入方式。而電氣專業設計費用從一平方一塊,降到了現在的五毛。而被刺殺的徐某,有分配設計任務和分配設計提成的權利。劉某不但沒拿到續簽,辛辛苦苦半年的設計費也落空了,因此「以怨報怨」,在電梯內將所長割喉

儘管中共勞民傷財大搞「百年黨慶」,在一片歌功頌德之聲中刻意營造出「歌舞昇平」,但現實的亂象卻一再揭開中共的遮羞布,並打臉中共。

由於行刺者也是海歸博士,被刺殺的又是院領導,而原因仍是合同到期未能續聘,行刺方式同樣是割喉,而且,目前網絡上再一次一邊倒地翻車,「共匪不讓民眾活,民眾同樣不讓共匪活」、「直接斬首,定點清除,讓領導先走」、「該死,現今黨官比土匪還壞」……因此,此案被外界稱為「復旦血案2.0」。

現實地說,上海市政設計院的行刺者劉某、以及身亡者徐某都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和犧牲品,他們的不幸都是同樣令人惋惜的。然而,由於中共倒行逆施、高壓殘暴、及其逆淘汰不公體制,導致民怨累積乃至沸騰;同時,中共不斷地給人們灌輸和加強鬥爭文化,「中國人是不好惹的」、「要讓敵人頭破血流」等等,強化了民眾內心的暴戾之氣。以致遭遇不公、心懷怨氣和戾氣的年輕人鋌而走險,而涉事的黨官則不幸成為中共的替死鬼,並背負中共本應該承擔的罵名。

此前,6月7日,復旦大學數學學院教師姜文華刺殺院黨委書記王永珍後,他在案發現場平靜地告訴警察,殺人動機是因為自己在學院裡「受到了很多陷害,受到了很多惡劣的待遇,一直延續到現在……」。多個消息來源也都佐證了姜文華遭遇的不公對待,由於受到院長王永珍的壓制,他申請項目和評定副教授職稱都受限。其中,姜文華同學的母親披露,王永珍曾剽竊姜文華的論文,之後又以姜文華學術成果不足將其解聘,由此引來殺身之禍。隨後,復旦大學校友會為王永珍發起了募捐,不料,輿論翻車,民眾幾乎一邊倒地表示要為姜文華捐款。

作為數學學院院長,王永珍竟然剽竊青年教師的論文,可見其學術水平之深淺。王永珍死後,復旦大學中文系主任朱剛發了一篇祭文,題為「求仁得仁,永珍安息」(直意為「王永珍求死得死」),再次洩露出中共治下「黨官指揮科學家」、「外行領導內行」的窘境。

近期,媒體曝光出來的「航天投資書記張陶暴打兩院士」也生動地折射中共體制之腐敗與荒唐,以及黨官們的囂張跋扈。

張陶乃大陸航天投資控股有限公司黨委書記,6月6日當天,張陶宴請國際宇航科學院兩名院士,分別是55歲的王晉年和85歲的吳美蓉。席間,張陶要求王、吳支持他選上院士。兩人並未同意,雙方發生爭執。當晚10點47分,張陶在電梯門口偷襲,一腳將王晉年踹倒在地,之後又將85歲的吳美蓉踢倒。

據案發現場視頻顯示,張陶對王晉年進行了長時間的毆打。結果致使王晉年肋骨骨折、全身多發性軟組織損傷,而年過八旬的吳美蓉則被打致脊椎骨折、住院手術。王晉年回憶說,張陶在毆打時一直在叫嚷「老子就是要當(院士)」、「老子有花不完的錢」、「老子就是要打死你」。

儘管「復旦血案2.0」的詳細內情有待繼續關注,但外界基本可以從近期發生的種種醜惡案件中見微知著了。

年輕「躺平」族的興起,源於中共壓榨百姓,無度地「割韭菜」,儘管「躺平」式的反抗略顯消極,卻凸顯出民眾對中共的暴政已不再買帳;而姜文華們這種「舉刀而起」的模式,何嘗不是中共之惡及其不公體制導致的,把人逼至「民不畏死」的地步,也是中共自作孽的結果。然而,這種血案頻發並非解決問題的根本,毀掉的不僅僅是兩個當事人,而是其連帶著的多個家庭。

作為咱們中國民眾來說,真的應該認清中共才是一切罪惡的根源,要擺脫不幸,就遠離中共,儘快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而黨官們也真的應該反思,是繼續為虎作倀、作威作福,最終淪為中共的替罪羊,落得一個可悲的結局,還是儘快退黨保命,為自己和家人贖回一個美好未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