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觸怒北京 滴滴遭碾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0日訊】幾天前,中國最大網約車公司滴滴出行,剛在紐交所上市不到48小時,就被中共網信辦審查,隨後App被下架。7月6日,美股開盤後,滴滴是一路暴跌,上市當天的漲幅全部蒸發。目前已有美國律師所表示將發起集體訴訟。

不過,讓人疑惑的是,滴滴在6月遞交招股書後,上市的事情就不是祕密了,中國監管層如果要查,完全可以像去年叫停螞蟻上市一樣,在上市之前叫停,但為什麼要在滴滴已經上市之後再宣布審查呢?另外,一些大陸輿論認為,中共對滴滴的數據安全不放心,但是滴滴的數據中心是在中國?也有中共監管機構消息人士說,中共高層對滴滴的震怒超乎想像,那麼,震怒的原因又是什麼呢?

中共擔憂數據安全 以及網絡設備的安全性

我們先簡單看下滴滴出行的大致情況。滴滴出行目前是中國最大的網約車服務商,在中國擁有3.77億的用戶,和1,300萬名活躍司機,市場占有率高達90%,幾乎處於絕對的壟斷地位。

而且,滴滴出行的股東陣容可以說是眾星雲集。滴滴的前三大股東是日本軟件銀行、Uber和騰訊,其它知名股東還包括了美國蘋果公司、台灣鴻海集團、新加坡淡馬錫,以及中國的阿里巴巴、中信資本、聯想等等。

從上市規模上看,滴滴出行僅次於阿里巴巴,是在美國上市規模第二大的中國公司,它的IPO承銷商也同樣陣容龐大,除了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等公司之外,名單中還包括了多家中資機構,像是中金公司、中銀國際、交銀國際、建銀國際等等。

不過,作為今年互聯網最受關注的IPO之一,滴滴的上市卻表現得相當低調,甚至可以說是刻意地靜悄悄,既沒有召開發布會,也沒有上市敲鐘儀式,而且從6月11日遞交招股書到上市,滴滴只花了20天。

6月30日,滴滴出行的美國存託股票(ADS)在紐約正式掛牌上市,首次公開募股共籌集大約44億美元,當天的市值就達到684.9億美元。

不過,中共「七一」黨慶剛過,7月2日,中共的網信辦(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就宣布對滴滴出行啟動「網絡安全審查」,兩天後,又下令全面下架滴滴出行App,理由是「存在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問題」。

表面上看,中共好像是擔心滴滴損害中國民眾的隱私安全,但是從陸媒的報導上來看,所謂數據安全,並不是問題的核心,滴滴自己也說數據中心是在中國,所以,中共更在意的,還是滴滴在美國上市後,會不會把和中方相關的數據,比方說人口、地理信息等等,交給美方去使用。

中共黨媒還提到,「絕不能讓任何一家互聯網巨頭,成為比國家掌握還詳細的中國人個人信息的超級數據庫」,這似乎也在暗示滴滴這些中國網絡企業,手裡可能掌握著比中共官方還要詳細的數據資料或是個人信息。

大家知道,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還有一個頭銜,就是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組長,習近平也曾經多次講過,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我們看到,從去年開始,中共政府已經有連番動作,加強對科技企業以及數據的監管。

此外,中國已有數百家中國公司到美國上市,但是不少公司背後,其實是一場圈錢的騙局。對此,美國監管單位也加強了審查力度,要求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要提交符合美國標準的完整審計文件,但中國公司卻始終拒絕配合。比如,根據中國法律,美國監管機構的檢查員不被允許對像是阿里巴巴、百度還有其它中概股公司的帳簿進行審計。

有知情人士對外媒透露,中共監管部門尤其擔心的是美國的一項標準要求,就是計劃在美國上市的公司要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披露「重大合同」,就是指相關公司的主要廠商和供應商的信息。

中共官員擔心,如果滴滴這些服務器的設備是從國外採購的,那麼在滴滴因為上市而披露更多信息後,可能容易受到網絡安全攻擊,從而可能會讓大量地理信息和交通流量數據等等,處於危險之中。所以,網信辦審查的重點,是滴滴的網絡產品和服務從哪裡採購,又可能構成什麼安全風險。

報導也提到,去年,中共政府引用保護國家安全和國家機密的法律,來阻止美國監管機構查驗中國公司的審計底稿,沒有中共政府的授權,中國企業不得將文件交給海外監管部門。

而BBC的報導也提到,在此次事件中,一篇中共官媒六年前刊登的文章被翻出來,用以佐證數據安全的重要性。該文為新華社與滴滴媒體研究院合作,通過大數據分析而窺探出各部委的行為舉動。路透社評論說,如果六年前的大數據匯總都能大致勾勒出各部委的工作,那麼眼下中共高度重視大數據的運用與分析就顯得更為重要了。

雖然滴滴強調所有中國用戶的數據都放在中國境內的服務器,「絕對不可能」將數據洩漏給美國,但也不能讓中共放心,因為中共在國內習慣用高壓手段要求企業交出用戶數據,幫助中共監控人民與維穩鎮壓,所以他們擔心美方也會像他們那樣壓迫企業、監控人民,利用這些隱私數據作為超限戰或政治鬥爭的資本。

而且不僅是滴滴,對於掌握大量數據的互聯網平台企業,像是阿里、京東、攜程、美團等,中共都不希望它們前往其它市場上市。所以從2018年以來,中共金融監管層一直在引導已經在美國上市或有赴美上市想法的企業回國上市或是在香港上市。

不聽勸誡先斬後奏 懲罰力度將遠超阿里?

但是,中共監管層對滴滴大打出手,卻不完全是因為擔心數據安全。就在滴滴赴美上市幾星期前,中共的監督部門曾表示希望滴滴推遲IPO,並對網絡安全進行一次徹底的自我檢查。但根據媒體引述的來自知情人士的消息,滴滴認為等待將會帶來問題,所以在沒有接到暫停IPO的明確指令的情況下實施了上市計劃。

公開資料顯示,今年4月,滴滴便已經被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和外匯局聯合約談過。也就是說,滴滴在被中共監管機構關注的情況下,悄悄地上市了。

「香港01」也在報導中提到,有消息人士透露,滴滴貿然赴美上市,有兩個原因惹怒了中共監管層。

一是「先斬後奏」。滴滴特意選擇在中共百年黨慶之前赴美,而且「滴滴上市的消息高度保密,甚至連員工都不知道。」

二是,中共監管層多次和滴滴溝通,明確表達了對數據安全的重視,為此中共還準備了配套法規,6月10日,中共剛剛頒布了一個《數據安全法》,將在9月1日開始施行,屆時數據監管也會更加嚴格。而滴滴對此非常清楚,但仍然一意孤行,貿然「闖關」。

因此,消息人士說,對於滴滴出行的懲罰力度將會遠超阿里。

看起來,滴滴犯的不只是「商業罪」,更是「政治罪」。前段時間,習近平還剛剛強調黨員要「永不叛黨」,可以看出來習近平在黨內面臨嚴重的忠誠危機。而現在滴滴不聽勸阻,還趁中共忙著過「百年」的時候,悄悄把股票推上市,這在北京當局的眼裡是否是公然背叛呢?

而且,習近平幾天前還在天安門上不點名的警告美歐,誰欺負中共誰就會「碰得頭破血流」。但是,滴滴卻偏偏在這個時候,主動向美國的自由資本市場投懷送抱,這不是跟北京對著幹嗎?很顯然,這也讓中共黨魁們顏面無光。

根據Dealogic的數據,今年以來,36家中國公司通過在美國進行IPO共籌集了126億美元,接近2020年全年籌資總額。而根據彭博新聞的數據,今年還有多達34家中國或是香港公司宣布準備在美國上市,現在正在等待批准。所以,中共可能就是要拿滴滴開刀,殺雞給猴看,阻止其它公司赴美上市。

傳滴滴涉習江內鬥 股東有江派太子黨

此外,北京當局這次對滴滴發出猛烈炮火,也可能和習江鬥有關。有台灣媒體報導說,滴滴被審查下架,有消息說是因為股東裡有「江派」太子黨。有分析認為,習近平對於江澤民家族藉著投資擴張勢力頗有警戒,滴滴上市後突然遭整肅,釋放出習、江兩派再一次激烈內鬥的信號。

從目前公開的信息來看,「滴滴」成立9年以來,已經合計融資21次,累計融資金額超過226億美元。在20多次融資和兩次合併之後,股權結構已經非常複雜,股東包括阿里巴巴、騰訊、蘋果、豐田等等。而阿里巴巴和騰訊都和江家瓜葛頗深。

此外,中信產業基金是滴滴的另一個知名股東,它的董事長是劉樂飛。劉樂飛是誰呢?他是前中共常委劉雲山的兒子,而劉雲山是江澤民的人馬,因此劉樂飛不但是太子黨,也是江派的一員。

去年,馬雲的螞蟻集團在上市前一刻,被北京強制叫停,接著又被當局下令整改。後來,北京還要求馬雲出清手上的持股,徹底退出螞蟻集團。不但如此,馬雲創辦的阿里巴巴也被當局指控違反《反壟斷法》,開罰182億人民幣,創下史上新高。

為什麼馬雲、阿里巴巴和螞蟻集團會被北京當局嚴厲整肅?除了因為馬雲去年批評中共的金融監管部門之外,更重要的是,螞蟻集團背後的股權結構相當複雜,涉及了多位江澤民派系的權貴子女。

換句話說,中共嚴厲打擊馬雲,派系鬥爭是其中一個原因。阿里巴巴和螞蟻集團就是江派用來撈錢的搖錢樹,是江派用來跟習近平做生死鬥爭的主要金主之一,所以習近平要斬斷這條金脈。

中共專制暴力下 企業生存大不易

這次的滴滴事件,不但讓投資者驚詫不已,也很可能會改變美國投資者對中國公司的態度。比如,7月7日,美國主流財經電視台主持人吉姆.克萊默(Jim Cramer)就在節目中說:「如果你在這之後購買中國股票,你就是個白癡。」

不過,中共的這一舉動已經表明,即使它的監管措施會影響到中國公司吸引國際投資者的能力,它也不會放鬆對數據安全的控制。

世界知名的未來學家阿爾文.托夫勒曾在《權力的轉移》一書中提出,暴力、財富和知識三者決定了社會中的權力分配。對習近平來說,誰掌握財富的話,誰就掌握了控制社會的能力,誰就可能會危及到習近平的金融安全。所以對於那些發了大財的個人及其公司,習近平都不能夠容忍。

那麼,如果從這個角度分析的話,這個滴滴的聯合創辦人柳青,還有她的父親柳傳志,都可以說是既擁有知識又擁有財富的人。柳傳志是聯想集團的創辦人,而聯想在2013年就成為全球第一大個人電腦生產商。柳青則擁有北大電腦本科以及哈佛的電腦專業碩士學歷,曾在高盛亞洲工作了12年,2014年加入滴滴,所以她既懂得前沿技術,又非常了解資本市場。

既有知識又有財富,三大權力因素中就占有了兩個,結果還不聽話,肯定是讓習近平非常忌憚了。那麼怎麼辦?習近平只能依靠手中的權力予以打壓。而這一類人在互聯網行業實在是不少,所以馬雲、馬化騰等等都被敲打了,而其他人大概也都看明白了,所以,41歲的黃崢辭去了拼多多的CEO,38歲的張一鳴也從字節跳動退隱江湖了。

其實,滴滴出行自成立以來,一直在燒錢補貼用戶和司機。有統計顯示,截至2019年底,滴滴出行在七年裡累計虧損超過了500億。但滴滴就是憑著大量燒錢,,才能在和Uber(優步)的競爭中最終獲勝,在2016年通過換股獲得了Uber的中國業務。柳青在去年5月份時說過,滴滴的核心業務已經盈利。而滴滴也公布說,今年一季度的利潤約為8億美元。

滴滴燒了500億元人民幣,用了9年的時間才殺出一條血路,熬到了上市,但中共只花了5天就把它打倒了。可見在中國,企業生存多麼不易。而中共憑藉其專政暴力,就可以在一夜之間碾壓其它一切權力因素,包括知識和財富。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製圖:R1
監製:文靜
訂閱【蔚然 財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82AiO-ehTTIZ3PpnTkecvA/?sub_confirmation=1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