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触怒北京 滴滴遭碾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0日讯】几天前,中国最大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刚在纽交所上市不到48小时,就被中共网信办审查,随后App被下架。7月6日,美股开盘后,滴滴是一路暴跌,上市当天的涨幅全部蒸发。目前已有美国律师所表示将发起集体诉讼。

不过,让人疑惑的是,滴滴在6月递交招股书后,上市的事情就不是秘密了,中国监管层如果要查,完全可以像去年叫停蚂蚁上市一样,在上市之前叫停,但为什么要在滴滴已经上市之后再宣布审查呢?另外,一些大陆舆论认为,中共对滴滴的数据安全不放心,但是滴滴的数据中心是在中国?也有中共监管机构消息人士说,中共高层对滴滴的震怒超乎想像,那么,震怒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中共担忧数据安全 以及网络设备的安全性

我们先简单看下滴滴出行的大致情况。滴滴出行目前是中国最大的网约车服务商,在中国拥有3.77亿的用户,和1,300万名活跃司机,市场占有率高达90%,几乎处于绝对的垄断地位。

而且,滴滴出行的股东阵容可以说是众星云集。滴滴的前三大股东是日本软件银行、Uber和腾讯,其它知名股东还包括了美国苹果公司、台湾鸿海集团、新加坡淡马锡,以及中国的阿里巴巴、中信资本、联想等等。

从上市规模上看,滴滴出行仅次于阿里巴巴,是在美国上市规模第二大的中国公司,它的IPO承销商也同样阵容庞大,除了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等公司之外,名单中还包括了多家中资机构,像是中金公司、中银国际、交银国际、建银国际等等。

不过,作为今年互联网最受关注的IPO之一,滴滴的上市却表现得相当低调,甚至可以说是刻意地静悄悄,既没有召开发布会,也没有上市敲钟仪式,而且从6月11日递交招股书到上市,滴滴只花了20天。

6月30日,滴滴出行的美国存托股票(ADS)在纽约正式挂牌上市,首次公开募股共筹集大约44亿美元,当天的市值就达到684.9亿美元。

不过,中共“七一”党庆刚过,7月2日,中共的网信办(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就宣布对滴滴出行启动“网络安全审查”,两天后,又下令全面下架滴滴出行App,理由是“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

表面上看,中共好像是担心滴滴损害中国民众的隐私安全,但是从陆媒的报导上来看,所谓数据安全,并不是问题的核心,滴滴自己也说数据中心是在中国,所以,中共更在意的,还是滴滴在美国上市后,会不会把和中方相关的数据,比方说人口、地理信息等等,交给美方去使用。

中共党媒还提到,“绝不能让任何一家互联网巨头,成为比国家掌握还详细的中国人个人信息的超级数据库”,这似乎也在暗示滴滴这些中国网络企业,手里可能掌握著比中共官方还要详细的数据资料或是个人信息。

大家知道,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还有一个头衔,就是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也曾经多次讲过,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我们看到,从去年开始,中共政府已经有连番动作,加强对科技企业以及数据的监管。

此外,中国已有数百家中国公司到美国上市,但是不少公司背后,其实是一场圈钱的骗局。对此,美国监管单位也加强了审查力度,要求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要提交符合美国标准的完整审计文件,但中国公司却始终拒绝配合。比如,根据中国法律,美国监管机构的检查员不被允许对像是阿里巴巴、百度还有其它中概股公司的账簿进行审计。

有知情人士对外媒透露,中共监管部门尤其担心的是美国的一项标准要求,就是计划在美国上市的公司要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披露“重大合同”,就是指相关公司的主要厂商和供应商的信息。

中共官员担心,如果滴滴这些服务器的设备是从国外采购的,那么在滴滴因为上市而披露更多信息后,可能容易受到网络安全攻击,从而可能会让大量地理信息和交通流量数据等等,处于危险之中。所以,网信办审查的重点,是滴滴的网络产品和服务从哪里采购,又可能构成什么安全风险。

报导也提到,去年,中共政府引用保护国家安全和国家机密的法律,来阻止美国监管机构查验中国公司的审计底稿,没有中共政府的授权,中国企业不得将文件交给海外监管部门。

而BBC的报导也提到,在此次事件中,一篇中共官媒六年前刊登的文章被翻出来,用以佐证数据安全的重要性。该文为新华社与滴滴媒体研究院合作,通过大数据分析而窥探出各部委的行为举动。路透社评论说,如果六年前的大数据汇总都能大致勾勒出各部委的工作,那么眼下中共高度重视大数据的运用与分析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虽然滴滴强调所有中国用户的数据都放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绝对不可能”将数据泄漏给美国,但也不能让中共放心,因为中共在国内习惯用高压手段要求企业交出用户数据,帮助中共监控人民与维稳镇压,所以他们担心美方也会像他们那样压迫企业、监控人民,利用这些隐私数据作为超限战或政治斗争的资本。

而且不仅是滴滴,对于掌握大量数据的互联网平台企业,像是阿里、京东、携程、美团等,中共都不希望它们前往其它市场上市。所以从2018年以来,中共金融监管层一直在引导已经在美国上市或有赴美上市想法的企业回国上市或是在香港上市。

不听劝诫先斩后奏 惩罚力度将远超阿里?

但是,中共监管层对滴滴大打出手,却不完全是因为担心数据安全。就在滴滴赴美上市几星期前,中共的监督部门曾表示希望滴滴推迟IPO,并对网络安全进行一次彻底的自我检查。但根据媒体引述的来自知情人士的消息,滴滴认为等待将会带来问题,所以在没有接到暂停IPO的明确指令的情况下实施了上市计划。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4月,滴滴便已经被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和外汇局联合约谈过。也就是说,滴滴在被中共监管机构关注的情况下,悄悄地上市了。

“香港01”也在报导中提到,有消息人士透露,滴滴贸然赴美上市,有两个原因惹怒了中共监管层。

一是“先斩后奏”。滴滴特意选择在中共百年党庆之前赴美,而且“滴滴上市的消息高度保密,甚至连员工都不知道。”

二是,中共监管层多次和滴滴沟通,明确表达了对数据安全的重视,为此中共还准备了配套法规,6月10日,中共刚刚颁布了一个《数据安全法》,将在9月1日开始施行,届时数据监管也会更加严格。而滴滴对此非常清楚,但仍然一意孤行,贸然“闯关”。

因此,消息人士说,对于滴滴出行的惩罚力度将会远超阿里。

看起来,滴滴犯的不只是“商业罪”,更是“政治罪”。前段时间,习近平还刚刚强调党员要“永不叛党”,可以看出来习近平在党内面临严重的忠诚危机。而现在滴滴不听劝阻,还趁中共忙着过“百年”的时候,悄悄把股票推上市,这在北京当局的眼里是否是公然背叛呢?

而且,习近平几天前还在天安门上不点名的警告美欧,谁欺负中共谁就会“碰得头破血流”。但是,滴滴却偏偏在这个时候,主动向美国的自由资本市场投怀送抱,这不是跟北京对着干吗?很显然,这也让中共党魁们颜面无光。

根据Dealogic的数据,今年以来,36家中国公司通过在美国进行IPO共筹集了126亿美元,接近2020年全年筹资总额。而根据彭博新闻的数据,今年还有多达34家中国或是香港公司宣布准备在美国上市,现在正在等待批准。所以,中共可能就是要拿滴滴开刀,杀鸡给猴看,阻止其它公司赴美上市。

传滴滴涉习江内斗 股东有江派太子党

此外,北京当局这次对滴滴发出猛烈炮火,也可能和习江斗有关。有台湾媒体报导说,滴滴被审查下架,有消息说是因为股东里有“江派”太子党。有分析认为,习近平对于江泽民家族借着投资扩张势力颇有警戒,滴滴上市后突然遭整肃,释放出习、江两派再一次激烈内斗的信号。

从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滴滴”成立9年以来,已经合计融资21次,累计融资金额超过226亿美元。在20多次融资和两次合并之后,股权结构已经非常复杂,股东包括阿里巴巴、腾讯、苹果、丰田等等。而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和江家瓜葛颇深。

此外,中信产业基金是滴滴的另一个知名股东,它的董事长是刘乐飞。刘乐飞是谁呢?他是前中共常委刘云山的儿子,而刘云山是江泽民的人马,因此刘乐飞不但是太子党,也是江派的一员。

去年,马云的蚂蚁集团在上市前一刻,被北京强制叫停,接着又被当局下令整改。后来,北京还要求马云出清手上的持股,彻底退出蚂蚁集团。不但如此,马云创办的阿里巴巴也被当局指控违反《反垄断法》,开罚182亿人民币,创下史上新高。

为什么马云、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会被北京当局严厉整肃?除了因为马云去年批评中共的金融监管部门之外,更重要的是,蚂蚁集团背后的股权结构相当复杂,涉及了多位江泽民派系的权贵子女。

换句话说,中共严厉打击马云,派系斗争是其中一个原因。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就是江派用来捞钱的摇钱树,是江派用来跟习近平做生死斗争的主要金主之一,所以习近平要斩断这条金脉。

中共专制暴力下 企业生存大不易

这次的滴滴事件,不但让投资者惊诧不已,也很可能会改变美国投资者对中国公司的态度。比如,7月7日,美国主流财经电视台主持人吉姆.克莱默(Jim Cramer)就在节目中说:“如果你在这之后购买中国股票,你就是个白痴。”

不过,中共的这一举动已经表明,即使它的监管措施会影响到中国公司吸引国际投资者的能力,它也不会放松对数据安全的控制。

世界知名的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曾在《权力的转移》一书中提出,暴力、财富和知识三者决定了社会中的权力分配。对习近平来说,谁掌握财富的话,谁就掌握了控制社会的能力,谁就可能会危及到习近平的金融安全。所以对于那些发了大财的个人及其公司,习近平都不能够容忍。

那么,如果从这个角度分析的话,这个滴滴的联合创办人柳青,还有她的父亲柳传志,都可以说是既拥有知识又拥有财富的人。柳传志是联想集团的创办人,而联想在2013年就成为全球第一大个人电脑生产商。柳青则拥有北大电脑本科以及哈佛的电脑专业硕士学历,曾在高盛亚洲工作了12年,2014年加入滴滴,所以她既懂得前沿技术,又非常了解资本市场。

既有知识又有财富,三大权力因素中就占有了两个,结果还不听话,肯定是让习近平非常忌惮了。那么怎么办?习近平只能依靠手中的权力予以打压。而这一类人在互联网行业实在是不少,所以马云、马化腾等等都被敲打了,而其他人大概也都看明白了,所以,41岁的黄峥辞去了拼多多的CEO,38岁的张一鸣也从字节跳动退隐江湖了。

其实,滴滴出行自成立以来,一直在烧钱补贴用户和司机。有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底,滴滴出行在七年里累计亏损超过了500亿。但滴滴就是凭著大量烧钱,,才能在和Uber(优步)的竞争中最终获胜,在2016年通过换股获得了Uber的中国业务。柳青在去年5月份时说过,滴滴的核心业务已经盈利。而滴滴也公布说,今年一季度的利润约为8亿美元。

滴滴烧了500亿元人民币,用了9年的时间才杀出一条血路,熬到了上市,但中共只花了5天就把它打倒了。可见在中国,企业生存多么不易。而中共凭借其专政暴力,就可以在一夜之间碾压其它一切权力因素,包括知识和财富。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制图:R1
监制:文静
订阅【蔚然 财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82AiO-ehTTIZ3PpnTkecvA/?sub_confirmation=1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