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城關綁架9名法輪功 70歲老太被強制坐鐵椅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0日訊】蘭州市城關區嘉峪關路派出所綁架了9名法輪功學員,其中七十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祁麗君,被強制坐在鐵椅子上非法審訊。後來祁麗君回到家裏,被迫流離失所,七十歲的老人有家難回。

(明慧網)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在蘭州市城關區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祁麗君家的樓道裏和家中,嘉峪關路派出所警察和市局26處的人綁架了九位法輪功學員,他們是祁麗君、趙麗、金怡均、范玉梅、朱小春、馬老太太、李秀蘭、侯愛琴、陳秀芬。

祁麗君被強制坐在鐵椅子上非法審訊,因為年滿七十歲被拘留所拒收,最後祁麗君被保外就醫;趙麗和金怡均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其他六位法輪功學員於第二天,即五月十四日,回家。

綁架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上午十一點左右,法輪功學員趙麗來探視祁麗君。

當日,城關區嘉峪關路派出所的警察受派出所副所長魏向孔的指使,在祁麗君家的單元樓道裏蹲坑守候,從下午兩點開始,先後劫持了去祁麗君家的六名法輪功學員:范玉梅、朱小春、馬老太太、李秀蘭、侯愛琴、陳秀芬。當時,在祁家的樓兩側和周圍都是便衣。

接著,范玉梅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嘉峪關路派出所,非法審訊。警察詢問是誰通知去的祁麗君家,記錄家庭人員信息,並要求在誹謗大法的文字上簽字、按手印等。直到五月十四日凌晨四點,才將這六位法輪功學員送回家中。

五月十三日下午三點四十分左右,法輪功學員金怡均也來到祁麗君家裏。金怡均上樓的時候,看到樓道裏有四個年輕人,三男一女。這些人有的坐在樓道台階上,有的站著。金怡均上樓的時候,這些人讓開個道,讓她上樓了。

五月十三日晚上七點三十分左右,一個聲稱轄區周姓片警敲祁麗君家的門,要求進屋,祁麗君拒絕給其開門。幾分鐘後,門被撞開,闖進來一、二十個不明身份的人,都是身材壯實、身著便裝的人。一進門,就將祁麗君、趙麗、金怡均分別控制住,並說:我們是市局的。

祁麗君要求這些人出示工作證、抓人的法律依據,這些人只是說:到時候有人會告訴你。在多次追要下,這些人將一頁紙在三個人面前晃了晃,就拿走了,上面是《檢查證》,落款是城關公安分局。

金怡均看到這些人就是十年前綁架自己的市局26處的那些人,這些人也覺的金怡均很面熟,通過人臉識別,他們知道是金怡均後,好幾個人都提到:就是那次在蘭州監獄……

在祁麗君的家裏,市局26處的便衣將祁麗君家中的私人物品挨個屋子亂翻亂找,連被子都不放過,都要打開看看,每一個紙箱都要打開查找。而將祁麗君和趙麗、金怡均分別控制在不同的屋子裏,後來在市局一個警察的授意下,將直對金怡均的執法記錄儀拿走,放到了趙麗所在的房間。

這些人在查抄過程中,言談中,提到五月十三日嘉峪關路派出所就預謀好到祁麗君家裏綁架她,至於在樓梯口堵截的幾位法輪功學員和在家中綁架的趙麗、金怡均,並不是他們的目標,他們的真正目的就是要在家中綁架法輪功學員祁麗君,而且由市局26處的人出面,由市局綁架,嘉峪關路派出所接下來具體辦案,幕後指使和預謀的人就是嘉峪關路派出所副所長魏向孔。

後來這些人問嘉峪關路派出所的副所長魏向孔,這兩個人怎麼辦?在魏向孔的授意下,趙麗、金怡均和祁麗君在夜裏十一點三十分左右,被劫持到嘉峪關路派出所的一樓辦案區,被非法審訊。

非法審訊

在嘉峪關路派出所辦案區,趙麗、祁麗君和金怡均被分別放在不同的審訊室,趙麗和祁麗君被強制坐在鐵椅子裏,金怡均則是在鐵椅子旁邊的一把椅子上。

派出所警察蘇煜鋒在非法審訊趙麗的時候,趙麗要求其出示法輪功違法的法律依據。蘇煜鋒說他這是傳喚。趙麗說,那就拿出傳喚證。蘇煜鋒就離開了。

另一個不知姓名的警察跟趙麗說,只是聊聊天,問趙麗九字真言是甚麼?當趙麗說出九字真言後,又將這些內容寫到審訊筆錄裏。趙麗要求仔細看審訊筆錄,再簽字,並提到派出所審訊室牆上貼的當事人的權利義務告知書中的內容,派出所警察並沒有按照這個告知書的內容在辦案。

為了不讓趙麗看到牆上的權利義務告知書內容,派出所警察將趙麗的眼鏡無理拿走,趙麗多次索要、說自己近視眼,不戴眼鏡,看不見東西,警察也不給她眼鏡。

在強行做核酸檢測和體檢的過程中,因為不配合,趙麗的雙手手腕被手銬銬傷,胳膊被警察拉拽的淤青,到了拘留所多日,胳膊上的淤青和手腕處的傷痕都沒有消退。

從三個人被綁架到派出所後,一直沒有警察找金怡均,沒有人問話、沒有人詢問,直到第三天的晚上十一點三十分左右,將趙麗、祁麗君、金怡均劫持到拘留所,也沒有給三人看拘留決定書。

非法拘留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五日晚上十一點四十分左右,趙麗、金怡均被非法關押在蘭州市城關區桃樹坪拘留所。祁麗君因為年滿七十歲,拘留所拒收,被派出所警察盧超帶回。

在拘留所的十五天裏,因為不穿號服、不下蹲、不報數,在號室煉功,趙麗、金怡均被值班隊長屢次制止,被監控室的警察多次制止,還被罰站在院子裏念拘留所人員權利義務告知書。

到了五月二十六日,拘留所以有人來拘留所檢查為由,要求趙麗、金怡均穿號服,值班隊長要求完之後,副所長丁姓所長專門找趙麗、金怡均要求穿號服,後來給兩人強行穿上號服,趙麗的號服在隊列訓練的過程中,剛好在來人檢查的過程中,掉下來兩次,都是值班隊長拾起來給其披上。

五月二十七日下午,有警察稱拘留所的一把手在詢問法輪功(學員)最近表現怎麼樣?

五月二十八日上午九點左右,拘留所的一把手和副所長牛姓所長,以及值班醫生一起進到女隊,值班隊長在要求大家報數的時候,趙麗和金怡均因不下蹲和不穿號服,被牛姓所長當眾呵斥,並將二人叫到隊長辦公室。

在隊長辦公室裏,兩個所長相繼恐嚇趙麗、金怡均,要給兩個人延期,威脅要將行政拘留轉成刑事拘留等等。拘留所的所長多次提到:哪怕只剩下最後一分鐘,也要按照要求執行(大意)。

在趙麗多次要求拘留所所長出示法輪功違法的法律依據的時候,拘留所值班警察王隊長和值班醫生將趙麗強行綁上了「約束床」,這個「約束床」跟「死人床」不同的是,兩個胳膊是垂下來的,銬在床上,雙腳也銬在床上。將趙麗銬到約束床上後,兩個所長就走了。

值班的兩個女警和值班醫生,用給趙麗上「約束床」來恐嚇金怡均,所謂上了那個床,就不好下了,你不受管教,領導說我們沒有能力,我們只好用我們的辦法,你也不要恨我。並當著金怡均的面,寫給拘留人員上「約束床」的審批單,然後找領導批示……

後來,要求金怡均答應只要不在號室煉功,就可以不穿號服;要求趙麗答應不煉功,就將趙麗從「約束床」上放下來。

直到五月二十九日早晨九點左右,才將趙麗從「約束床」上放下來。

祁麗君遭騷擾 被迫流離失所

祁麗君因年滿七十歲,拘留所不收,五月十六日凌晨,派出所警察將祁麗君送回家。但是祁麗君回到家裏後,仍被持續騷擾,致使她被迫流離失所,七十歲的老人有家難回。

非法拘留十五天後回家後又遭拘留

五月三十日,嘉峪關派出所的警察盧超來拘留所,將趙麗、金怡均接到派出所。趙麗的眼鏡在離開派出所的時候,警察都沒有給,理由是當時拿走趙麗眼鏡的警察是另一個警察,五月三十日又是一個週日,很多警察沒有上班,沒辦法找。

金怡均則被七里河區公安分局小西湖派出所副所長王姓所長和一個警察、街道兩人、社區兩人,六個人接到了小西湖派出所後,才回的家。

趙麗回家後,於六月二十二日,又被西固公安分局西固城派出所送往蘭州市西固區拘留所,非法拘留。

近兩年來 嘉峪關路派出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惡行

近幾年來,城關區被迫害的幾位法輪功學員都有一個相似的地方:法輪功學員馬軍,孤身一人,被綁架之後,沒有家人可以出面營救;法輪功學員韓旭,因離異,也無兒女,父親已經九十多歲,唯一的姐姐已經七十多歲,在營救韓旭的過程中,老人的精力很有限;法輪功學員李亞,也是離異,女兒在外地工作,難以脫身為母親的冤案找公檢法部門要人;現在的祁麗君,七十歲,女兒之前往祁麗君的戶口上落戶時,當時嘉峪關路派出所沒有允許,無奈祁麗君的女兒常年在外地,無法照顧母親,而派出所警察又對老人的騷擾不僅持續不斷還十分猖狂,而且還不僅僅只針對祁麗君一位老人。

1、對七位老人的迫害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嘉峪關路派出所綁架的六位法輪功學員范玉梅、朱小春、馬老太太、李秀蘭、侯愛琴、陳秀芬,都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加上祁麗君,共計七位老人。雖然幾位老人回到了家,但還是被社區等人員繼續騷擾。

2、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法輪功學員劉桂蘭被騷擾恐嚇

劉桂蘭,女,七十八歲,蘭州民航公司家屬,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蘭州市城關區嘉峪關路派出所三個警察闖進劉桂蘭家中,非法抄家,搶走老人的大法書,明慧期刊等,並將劉桂蘭老人帶到民航派出所,挾持兩個多小時,把劉桂蘭的女兒叫去,讓劉桂蘭在他們寫的東西上簽字、壓手印,劉桂蘭的眼睛基本看不見東西,所以也看不清他們寫的是甚麼。

第二天,嘉峪關路派出所三個警察又闖進劉桂蘭家中,再次要劉桂蘭在他們寫的東西上簽字,劉桂蘭不簽,他們就強迫家人簽了,才走。

二零二零年四月以後,嘉峪關社區人員每月都到劉桂蘭家中騷擾。

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嘉峪關街道書記帶人到劉桂蘭家騷擾,恐嚇劉桂蘭說名字已經掛在公安部了,不能坐飛機、火車了。

二零二零年八月中旬,嘉峪關街道書記再次帶人到劉桂蘭家騷擾。

後來政法委的人帶人多次到劉桂蘭家中,要求劉桂蘭罵師父罵大法。

3、蘭州市城關區嘉峪關路派出所及社區騷擾大法學員董秀蘭

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上午快十二點,蘭州市城關區大法學員董秀蘭回到家時,門口有多人等她,跟著先後進去九個人,五男四女,說他們是派出所和社區的,董秀蘭讓他們寫出他們的名字和電話,他們寫了又自己裝起來,有一個代寫了幾個名字和電話,卻又說自己寫的是假的。

他們要董秀蘭簽不煉功的字,被董秀蘭拒絕,並一直呆到下午三點多才走,期間董秀蘭一直給他們講真相。

第二天下午兩點左右,一男警察和社區女書記又來董秀蘭家,女書記說:我們活不了了,完成任務來了。男警察說:我沒有傷害你,我們也是被逼的。董秀蘭正告他們違法,要告他們,他們就走了。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蘭州市嘉峪關路派出所綁架九名法輪功學員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