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百年歷史(VIII)1949至2020

夏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0日訊】前蘇聯赤化世界所收獲的最大果實無疑是文明古國:中國,中心之國。

這文明古國被赤化後,發展出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並野心勃勃地把它輻射出去。

在這裡,我們一起來回溯數十年來它如何一步步輸出紅色意識形態,滲透、占領世界。

接上文

紅色中國躍升世界舞臺之後,對意識形態的輸出加大手筆,勾勒出巨大的野心。圖為2020年3月1日中共病毒蔓延全球之際,埃及古城盧克索的卡納克神廟裝置成血紅五星旗。(AFP via Getty Images)

紅色計謀:蠶食世界 紅色意識形態輸出大國

成立初期,紅色中國是蘇聯傀儡國,對斯大林唯命是從。然而從一開始,這個新成立的共產極權對自己的未來有一個少為人知的想像。它夢想在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年後成為世界最強大國家,領導世界。也就是說,超英趕美超越蘇聯是它一直暗藏的藍圖。朝著這個藍圖,它一步步前行。

在1950年大飢荒中,周恩來不顧餓殍遍地,斥巨資從海外購買黃金,並硬是從農民手中奪去救命的萬噸大米去救濟幾内亞,都是意識形態輸出先行的政策。這些政策屠殺了千百萬中華民族,卻為「新中國」贏得海外的聲威。中華民族不過是被一個外來極權俘虜、奴役的奴隸,不是什麼人民,這早已不是祕密。

中共自成立以來汲汲於輸出革命。它不僅支援大量武器、物資鼓動各民族赤化,並招收大量外軍學員培訓軍事技能。1957年以來,它為100多個國家培訓了上萬名高級指揮軍官,官網上稱僅南京陸軍指揮學院就培訓出了5個總統、1個副總統、100多個國防部長、三軍總司令、總參謀長等高級將領,自稱是「第三世界軍隊指揮官的搖籃」。

同時,從農業技術培訓開始,中共逐步滲透非洲,占有其港口、礦產、石油,並如主子一般壓榨、鞭打非洲工人,儼然成為21世紀殖民帝國。近年來,中共在非洲滲透媒體、文化、教育,擴大其影響力,已威脅到非洲國家的政治生態。在培訓非洲領袖的同時,中共對非洲人的歧視、凌虐引起了非洲人的反華心理。

70年代,毛澤東提出了「三個世界理論」,企圖成為發展中國家、第三世界國家的領導人。紅色中國躍升世界舞台之後,對意識形態的輸出更是加大手筆,勾勒出巨大的野心,為未來稱霸世界鋪路。

2010年《留學中國計畫》進一步布局意識形態的輸出。其目標是造就出一大批來華留學教育,「友華」的師資,透過具有中國特色的學位課程提高國際影響力。從這裡開始,紅色中國悄悄把手掌深入文化、教育各界,企圖從深層,更廣更全面地改變世界。

共產主義陣營垮台後,紅色中國卯足了勁延續社會主義命脈。為了推展中共模式的社會主義,它為發展中國家官員做培訓,包括非洲、南美多國執政黨官員。2012年到2017年,中共與160多國,600多個政治組織建起脈絡,並與國家政黨領袖進行線上簡報會。在2012年到2017年之間,這些高層會議每年超過230場。捷克智庫馬定和(Martin Hala)將這一現象喻為「新共產國際」。

隨著極權中國的蛻變,它的培訓目標也經歷了巨大的變化。從輸出革命、輸出管理人民的技術到大外宣,再到輸出人臉識別器等各種高科技產品,極權中國對世界的影響不可低估。而隨著它在經濟上的躍升,其培訓對象囊括了第一世界歐美國家。美國在2009年提出10萬美國學生去紅色中國留學計畫,把自由世界第一強國置入極權中國的囊中。中共更定下在2020年接收50萬留學生,進一步通過教育拓展軟實力。

二度輸出革命

進入21世紀,透過大外宣,紅色中國的意識形態輸出進入另一階段。無論從資金(450億美元),涵蓋的地域到覆蓋面(國際各大媒體、企業、科技巨頭、好萊塢、一流大學全部一網打盡),都與前此的「培訓」不可同日而語。這是把長鞭探入世界,直接進入各國客廳,甚至各民族的腦中進行洗腦。此時,其輸出的紅色意識形態也有了更複雜狡猾的包裝。

中共輸出的意識形態核心是社會主義。1949年,紅色中國剛剛建政,毛澤東在北京召開世界工聯亞澳國際會議,宣揚中國社會主義革命成功,要在各國推展社會主義,建立社會主義國家。這是輸出革命的開始。改革開放之初,紅色中國大力宣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妄圖把自己的模式擴散出去。近年來更造新詞:「人類命運共同體」,要「為解決人類問題提供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企圖改變世界秩序和規則。紅色中國大力對世界輸出社會主義意識,猶如把毒氣四散。

半個世紀多以來,紅色中國向自己的百年大夢邁步前進,它的宣傳詞彙與宣傳工具與時俱進,以更為繁複的手段,把社會主義因素探向世界。由於教育及文化界被嚴重滲透,在下一代的意識中,傳統和倫理觀念淡泊,卻對社會主義和種種變異的現代意識、文化馬克思主義中種種時髦風潮熟如掌心。

在紅色中國輸出的「中國製造」中,出現了具有中共特色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包括民主社會主義)是通向共產主義的道路,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是摧毀人類。今天,在上一世紀末共產陣營垮台後,共產主義的幽靈依然統治著世界,並且透過各種黨派組織(如美國共產黨、黑命貴),以各種偽裝(各國的民主社會主義黨),悄悄推動社會主義革命。

世界陷入深淵

半個多世紀以來,猶如其在國共内戰、韓戰戰場上施展的人海戰術,又如孫子不戰而勝的兵法,中共從全方位蠶食世界。以龐大的特務軍團為先鋒(地下特工、五毛、孔子學院),以14億被奴役的人民為後盾(被迫偷竊情報的專家、學者、留學生;勾引構陷各國商要政要墮入迷宮,各省取之不盡的女色),依恃著肥厚的人民幣及它數十年來收買的國際巨型媒體、企業,中共展開沒有道德底線的藍金黃戰略,全面向世界進軍。

對於數十年來在現代意識帶動下道德早已下滑的現代人,極權中國設下的權錢色陷阱難以抵禦。各大媒體巨頭、科技巨鱷被吸入資金雄厚的紅色經濟機器,成為人民幣的囊中物。在我們沒有意識到的時候,這世界已無聲無息地淪陷。通過輻射一般射出的社會主義意識,魔鬼逐步占領了天下。

老牌主流媒體如紐時、華盛頓郵報、美聯、CNN、ABC,以及谷歌、臉書、亞馬遜、油管等科技巨鱷一個不落地與中共商業合作獲取暴利,從而淪為中共附庸(《聯邦黨人文集》The Federalist,2020年5月)。這是大外宣出人意表的震撼式效應。主流媒體和IT界集體淪陷的後果超出人們想像。

到了2020年美國大選,這一集體淪陷的災難全幅展現。媒體大墮落意味著人們失去了真相。失去了生活在真實中的權利。意味著與在中國大陸生活的14億人一樣,世人生活在由中共操控的主流媒體巨大謊言織成的網羅中。

2020年美國大選期間,媒體大墮落,令世人生活在由中共操控的主流媒體巨大謊言織成的網羅中。圖為2021年1月9日美國國會大廈附近的交通號誌上「制止竊選」標籤。(Al Drago/Getty Images)

這是一個危險的徵兆。自由世界已不自由。

2009年10月,第一屆世界媒體峰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辦,新華社承辦。世界媒體峰會主席團由15家機構組成,包括美聯社、路透社、新聞集團、新華社、俄塔社、日本共同社、英國廣播公司BBC、CNN所屬的時代華納特納廣播集團、谷歌、《紐約時報》、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主席團主席是新華社社長。中共隱然成為國際媒體的領導人,各大媒體以其意志為意志,俯首稱臣。

這一現象意味著自由世界的挫敗。共產主義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挾帶著更巨大的能量,主宰著世人的意識,操控著世人所能知道的真實。通向共產主義的社會主義掌握了世界主流媒體;換言之,它主宰了塑造人類意識形態的重磅宣傳機器。

早已垮台的共產主義陣營偷天換日,透過各類社會文化風潮、運動悄悄壯大,更通過共產陣營最後一個極權大國:紅色中國,偷偷左右了人類的意識,從而主導人類前進的方向。

2020年美國大選,中共與民主黨聯手,製造了一場前所未有的選舉大舞弊,並操縱美國主流媒體掩蓋真相,左右民意。左派所掌控的深層政府、法院護航舞弊,集體竊取了大選,更竊取了自由世界的領軍:美國。

到了這裡,中共蠶食美國、蠶食世界的陰謀圖窮匕見,人類的命運再度危險的落入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黨派的掌中。共產主義的根源是撒旦,它把人類獻在撒旦的祭壇上。如果媒體的集體沉淪不及時扭轉過來,人類將面臨滅頂之災。

從最早的輸出革命開始,一路走來,中共的初衷沒有動搖絲毫。無論是農業培訓、技術訓練,還是以全世界各大劇院、媒體為宣講課室的大外宣,中共居心叵測的終極目的(也就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是摧毀人類,占領世界。

遺忘:斯德哥爾摩症

在這被遺忘的百年歷史中,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被忘記了。忘了這件事,使我們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坐標。忘了這件事,使得我們的生存變得容易了。然而忘了這件事,我們就失去了那一條返家的途徑,成為永遠迷失的人。

我們忘了自己是誰,忘了自己光榮的歷史。在半個多世紀的洗腦之後,生活在PRC的古國人民患上了嚴重的心理疾病:斯德哥爾摩症

在半世紀的謊言之後,中華民族忘了共產黨是當年從蘇聯一手移植入中國的,是一個舶來品。就連中共的酷刑,它推行的簡體字,一直到後來慘絕人寰的活摘器官(器官移植),其根源都是來自於蘇聯KGB、專家、科學家的發明設計或首創。忘了半世紀以來它進行的反右、「大躍進」、大飢荒、「文革」造成的巨大傷害,甚至忘了「六四」。或者應該說,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六四」。共產黨善於讓人們遺忘歷史,善於改造歷史,切除歷史。於是,在中華民族的記憶中出現了斷層。

共產黨善於讓人們遺忘歷史,切除歷史,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六四」。於是,在中華民族的記憶中出現了斷層。圖為2020年6月4日,香港維園燭光悼念「六四」屠城。(Manuel Ceneta / AFP)

我們忘了自己是誰。這是共產黨處心積慮要達到的。它把我們囚禁起來,把百年來的歷史扭曲、消音,一刀切斷。

忘了「六四」那一場轟轟烈烈的運動,我們跌入物質和欲望的陷阱中,變得冷漠、麻木。而忘了文革,那恐怖的十年彷佛不存在。忘了這恐怖的十年,也就忘了共產黨的本質,它對民族犯下的滔天罪孽。在黨的綁架和欺騙下,黨的一點恩惠使人感激涕零,在心理上向這綁架自己的匪徒暴君傾斜,認賊作父,所謂的「有奶就是娘」,卻忘了黨把自己囚禁在一座看不見的囚籠中,洗腦奴役,任割任宰。

共產黨是一匹披著羊皮的狼。然而在長期的暴力威脅和禁錮下,我們寧願只看見那頭羊,而把那頭狼忘記。在黨的監控下,我們成了沉默的大多數。長此下來,我們忘了自己說話的權利。半世紀的沉默後,有著光榮歷史的古國人民忘了自己的根源,忘了自己的祖先,忘了中華民族有著五千年悠久的文明,而這西來幽靈只有70年的歷史。我們深信不疑「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甚至以為黨是鐵打的江山,無法想像沒有黨的日子。為了生存,我們充當黨的監視器,仇視、報告反黨行為,背叛自己的手足。

 1228838071
2020年10月1日,洛杉磯中國領事館前的抗議者展示中國共產黨的犯罪歷史。(Frederic J. BROWN / AFP via Getty Images)

關於這個古國人民悲慘的現狀,可以這樣描述:我們被西來幽靈劫持了半個多世紀,卻忘了自己被綁架這件事。忘了自己的祖宗。我們把黨等同於國家,誤以為反黨就是叛國;誤以為沒有了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卻不知道所謂的「新中國」是如何誕生的。不知道當年共軍是如何乘著蘇聯搭建的跨滿洲鐵路,開著投降日軍繳交給蘇聯的坦克,把幾千門投降日軍繳交給蘇聯的凶猛野炮對準抗日戰爭瀝血八年,百孔千瘡的國軍,竊據了神州大地。


古國人民被西來幽靈劫持了半個多世紀,不知道當年共軍把投降日軍繳交給蘇聯的凶猛野炮對準抗日戰爭瀝血八年的國軍,竊據了神州大地。圖為2020年9月30日小學生被組織參觀人民英雄紀念碑。(Noel Celis / AFPvia Getty Images)

14億忘了自己是誰的人就是這樣生活的。不能呼吸的人就把謊言當作空氣,一口口小心翼翼的呼吸著,把過去忘記。為了活下去。

在極為深刻的意義上,我們患了心理學現象中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為了生存下去,和綁匪認同,甚至在心理上與其合而為一,綁匪稍微施以恩惠就感恩不已。甚至在有人攻破圍牆來營救自己的時候把這些人視為敵人,而把囚禁、奴役自己的敵人視為恩人,對他感恩戴德。

古國人民忘了自己是誰,忘了民族的歷史,忘了自己的祖國是如何淪陷的,卻把竊國賊當作了君父。不但如此,我們為這所謂「崛起了的中國」而自豪,誤以為自己的一切都是黨的恩賜。忘了在整座國土上,黨打造了一座無牆的監獄,把14億中華民族囚禁在謊言、暴力和貪腐中。不知道有一個無遠弗屆、厲害的金盾工程,其中那座21世紀的萬里長城把我們囚禁,把許許多多發生在國土上和國土之外的事消音。

半個多世紀以來,對傳統的摧殘生出來假大空的黨文化,深入骨髓的腐朽習氣侵蝕著人。人們學會了說謊不眨眼,以謊言代替真實,放棄了生活在真實中的權利。生活在謊言當中太久,我們失去了抵抗力,也失去了抗體。在這情況下,戳破謊言反而是一件危險的事。叫人面對自己被捆綁俘虜,被洗腦了一輩子這一殘忍的事實,是一件危險的事。叫人面對自己不是什麼公民,更不是什麼共和國的人民,而是生活在一座看不見的監獄中,被侵略者閹割大腦,以養豬政策來豢養這個事實,是一件殘酷的事。

對於集體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寧可認同自己的仇人,寧可相信自己生活在真實和幸福當中的古國人民,這個事實將撕破半世紀以來的保護膜,迫使人看到自己長久以來悲慘的處境。看到自己其實是被集體綁架的14億人中的一個,而所謂的黨,所謂的「娘」,不是什麼恩人,都是凶惡的綁匪,是殺害自己親生父母,戕害自己靈魂的仇人。對於一輩子生活在謊言中的人來說,那等於是撕碎多年來自己賴以生存的謊言,剩下自己孤獨的和赤裸裸的殘忍真實對峙。

這些年來我們還忘了另外一件事。忘了這件事,我們可以更輕鬆的面對自己。在豐盛的物質和各種誘惑下,我們忘了自己被洗腦這回事。五、六年前,我們還時常調侃自己被洗腦,可現在人不太提洗腦了,彷彿它不存在。至少,我們假裝它並不存在。必須承認,黨的洗腦十分成功。我們在國家機器允許的範圍之内生活,遺忘洗腦的同時,忘了掙扎和反抗。

遺忘是共產極權下一個致命的慢性病,它使我們心安理得地活下去。而當一些人——吹哨人、發真相帖子的人、維權人士、拍紀錄片的人、上訪者、正義律師——拒絕謊言,當一群公民記者在中共病毒的謊言面前拒絕被欺騙,拒絕洗腦,他們就成了英雄。時常,這些英雄成了犧牲品。(待續)

點閱【被遺忘的百年歷史】系列文章

(轉載自《新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