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百年历史(VIII)1949至2020

夏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0日讯】前苏联赤化世界所收获的最大果实无疑是文明古国:中国,中心之国。

这文明古国被赤化后,发展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并野心勃勃地把它辐射出去。

在这里,我们一起来回溯数十年来它如何一步步输出红色意识形态,渗透、占领世界。

接上文

红色中国跃升世界舞台之后,对意识形态的输出加大手笔,勾勒出巨大的野心。图为2020年3月1日中共病毒蔓延全球之际,埃及古城卢克索的卡纳克神庙装置成血红五星旗。(AFP via Getty Images)

红色计谋:蚕食世界 红色意识形态输出大国

成立初期,红色中国是苏联傀儡国,对斯大林唯命是从。然而从一开始,这个新成立的共产极权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少为人知的想像。它梦想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后成为世界最强大国家,领导世界。也就是说,超英赶美超越苏联是它一直暗藏的蓝图。朝着这个蓝图,它一步步前行。

在1950年大饥荒中,周恩来不顾饿殍遍地,斥巨资从海外购买黄金,并硬是从农民手中夺去救命的万吨大米去救济几内亚,都是意识形态输出先行的政策。这些政策屠杀了千百万中华民族,却为“新中国”赢得海外的声威。中华民族不过是被一个外来极权俘虏、奴役的奴隶,不是什么人民,这早已不是秘密。

中共自成立以来汲汲于输出革命。它不仅支援大量武器、物资鼓动各民族赤化,并招收大量外军学员培训军事技能。1957年以来,它为100多个国家培训了上万名高级指挥军官,官网上称仅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就培训出了5个总统、1个副总统、100多个国防部长、三军总司令、总参谋长等高级将领,自称是“第三世界军队指挥官的摇篮”。

同时,从农业技术培训开始,中共逐步渗透非洲,占有其港口、矿产、石油,并如主子一般压榨、鞭打非洲工人,俨然成为21世纪殖民帝国。近年来,中共在非洲渗透媒体、文化、教育,扩大其影响力,已威胁到非洲国家的政治生态。在培训非洲领袖的同时,中共对非洲人的歧视、凌虐引起了非洲人的反华心理。

70年代,毛泽东提出了“三个世界理论”,企图成为发展中国家、第三世界国家的领导人。红色中国跃升世界舞台之后,对意识形态的输出更是加大手笔,勾勒出巨大的野心,为未来称霸世界铺路。

2010年《留学中国计划》进一步布局意识形态的输出。其目标是造就出一大批来华留学教育,“友华”的师资,透过具有中国特色的学位课程提高国际影响力。从这里开始,红色中国悄悄把手掌深入文化、教育各界,企图从深层,更广更全面地改变世界。

共产主义阵营垮台后,红色中国铆足了劲延续社会主义命脉。为了推展中共模式的社会主义,它为发展中国家官员做培训,包括非洲、南美多国执政党官员。2012年到2017年,中共与160多国,600多个政治组织建起脉络,并与国家政党领袖进行线上简报会。在2012年到2017年之间,这些高层会议每年超过230场。捷克智库马定和(Martin Hala)将这一现象喻为“新共产国际”。

随着极权中国的蜕变,它的培训目标也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从输出革命、输出管理人民的技术到大外宣,再到输出人脸识别器等各种高科技产品,极权中国对世界的影响不可低估。而随着它在经济上的跃升,其培训对象囊括了第一世界欧美国家。美国在2009年提出10万美国学生去红色中国留学计划,把自由世界第一强国置入极权中国的囊中。中共更定下在2020年接收50万留学生,进一步通过教育拓展软实力。

二度输出革命

进入21世纪,透过大外宣,红色中国的意识形态输出进入另一阶段。无论从资金(450亿美元),涵盖的地域到覆盖面(国际各大媒体、企业、科技巨头、好莱坞、一流大学全部一网打尽),都与前此的“培训”不可同日而语。这是把长鞭探入世界,直接进入各国客厅,甚至各民族的脑中进行洗脑。此时,其输出的红色意识形态也有了更复杂狡猾的包装。

中共输出的意识形态核心是社会主义。1949年,红色中国刚刚建政,毛泽东在北京召开世界工联亚澳国际会议,宣扬中国社会主义革命成功,要在各国推展社会主义,建立社会主义国家。这是输出革命的开始。改革开放之初,红色中国大力宣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妄图把自己的模式扩散出去。近年来更造新词:“人类命运共同体”,要“为解决人类问题提供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企图改变世界秩序和规则。红色中国大力对世界输出社会主义意识,犹如把毒气四散。

半个世纪多以来,红色中国向自己的百年大梦迈步前进,它的宣传词汇与宣传工具与时俱进,以更为繁复的手段,把社会主义因素探向世界。由于教育及文化界被严重渗透,在下一代的意识中,传统和伦理观念淡泊,却对社会主义和种种变异的现代意识、文化马克思主义中种种时髦风潮熟如掌心。

在红色中国输出的“中国制造”中,出现了具有中共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包括民主社会主义)是通向共产主义的道路,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是摧毁人类。今天,在上一世纪末共产阵营垮台后,共产主义的幽灵依然统治著世界,并且透过各种党派组织(如美国共产党、黑命贵),以各种伪装(各国的民主社会主义党),悄悄推动社会主义革命。

世界陷入深渊

半个多世纪以来,犹如其在国共内战、韩战战场上施展的人海战术,又如孙子不战而胜的兵法,中共从全方位蚕食世界。以庞大的特务军团为先锋(地下特工、五毛、孔子学院),以14亿被奴役的人民为后盾(被迫偷窃情报的专家、学者、留学生;勾引构陷各国商要政要堕入迷宫,各省取之不尽的女色),依恃著肥厚的人民币及它数十年来收买的国际巨型媒体、企业,中共展开没有道德底线的蓝金黄战略,全面向世界进军。

对于数十年来在现代意识带动下道德早已下滑的现代人,极权中国设下的权钱色陷阱难以抵御。各大媒体巨头、科技巨鳄被吸入资金雄厚的红色经济机器,成为人民币的囊中物。在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这世界已无声无息地沦陷。通过辐射一般射出的社会主义意识,魔鬼逐步占领了天下。

老牌主流媒体如纽时、华盛顿邮报、美联、CNN、ABC,以及谷歌、脸书、亚马逊、油管等科技巨鳄一个不落地与中共商业合作获取暴利,从而沦为中共附庸(《联邦党人文集》The Federalist,2020年5月)。这是大外宣出人意表的震撼式效应。主流媒体和IT界集体沦陷的后果超出人们想像。

到了2020年美国大选,这一集体沦陷的灾难全幅展现。媒体大堕落意味着人们失去了真相。失去了生活在真实中的权利。意味着与在中国大陆生活的14亿人一样,世人生活在由中共操控的主流媒体巨大谎言织成的网罗中。

2020年美国大选期间,媒体大堕落,令世人生活在由中共操控的主流媒体巨大谎言织成的网罗中。图为2021年1月9日美国国会大厦附近的交通号志上“制止窃选”标签。(Al Drago/Getty Images)

这是一个危险的征兆。自由世界已不自由。

2009年10月,第一届世界媒体峰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新华社承办。世界媒体峰会主席团由15家机构组成,包括美联社、路透社、新闻集团、新华社、俄塔社、日本共同社、英国广播公司BBC、CNN所属的时代华纳特纳广播集团、谷歌、《纽约时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主席团主席是新华社社长。中共隐然成为国际媒体的领导人,各大媒体以其意志为意志,俯首称臣。

这一现象意味着自由世界的挫败。共产主义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挟带着更巨大的能量,主宰著世人的意识,操控著世人所能知道的真实。通向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掌握了世界主流媒体;换言之,它主宰了塑造人类意识形态的重磅宣传机器。

早已垮台的共产主义阵营偷天换日,透过各类社会文化风潮、运动悄悄壮大,更通过共产阵营最后一个极权大国:红色中国,偷偷左右了人类的意识,从而主导人类前进的方向。

2020年美国大选,中共与民主党联手,制造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选举大舞弊,并操纵美国主流媒体掩盖真相,左右民意。左派所掌控的深层政府、法院护航舞弊,集体窃取了大选,更窃取了自由世界的领军:美国。

到了这里,中共蚕食美国、蚕食世界的阴谋图穷匕见,人类的命运再度危险的落入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党派的掌中。共产主义的根源是撒旦,它把人类献在撒旦的祭坛上。如果媒体的集体沉沦不及时扭转过来,人类将面临灭顶之灾。

从最早的输出革命开始,一路走来,中共的初衷没有动摇丝毫。无论是农业培训、技术训练,还是以全世界各大剧院、媒体为宣讲课室的大外宣,中共居心叵测的终极目的(也就是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是摧毁人类,占领世界。

遗忘:斯德哥尔摩症

在这被遗忘的百年历史中,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被忘记了。忘了这件事,使我们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坐标。忘了这件事,使得我们的生存变得容易了。然而忘了这件事,我们就失去了那一条返家的途径,成为永远迷失的人。

我们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光荣的历史。在半个多世纪的洗脑之后,生活在PRC的古国人民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斯德哥尔摩症

在半世纪的谎言之后,中华民族忘了共产党是当年从苏联一手移植入中国的,是一个舶来品。就连中共的酷刑,它推行的简体字,一直到后来惨绝人寰的活摘器官(器官移植),其根源都是来自于苏联KGB、专家、科学家的发明设计或首创。忘了半世纪以来它进行的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造成的巨大伤害,甚至忘了“六四”。或者应该说,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六四”。共产党善于让人们遗忘历史,善于改造历史,切除历史。于是,在中华民族的记忆中出现了断层。

共产党善于让人们遗忘历史,切除历史,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六四”。于是,在中华民族的记忆中出现了断层。图为2020年6月4日,香港维园烛光悼念“六四”屠城。(Manuel Ceneta / AFP)

我们忘了自己是谁。这是共产党处心积虑要达到的。它把我们囚禁起来,把百年来的历史扭曲、消音,一刀切断。

忘了“六四”那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我们跌入物质和欲望的陷阱中,变得冷漠、麻木。而忘了文革,那恐怖的十年彷佛不存在。忘了这恐怖的十年,也就忘了共产党的本质,它对民族犯下的滔天罪孽。在党的绑架和欺骗下,党的一点恩惠使人感激涕零,在心理上向这绑架自己的匪徒暴君倾斜,认贼作父,所谓的“有奶就是娘”,却忘了党把自己囚禁在一座看不见的囚笼中,洗脑奴役,任割任宰。

共产党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然而在长期的暴力威胁和禁锢下,我们宁愿只看见那头羊,而把那头狼忘记。在党的监控下,我们成了沉默的大多数。长此下来,我们忘了自己说话的权利。半世纪的沉默后,有着光荣历史的古国人民忘了自己的根源,忘了自己的祖先,忘了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悠久的文明,而这西来幽灵只有70年的历史。我们深信不疑“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甚至以为党是铁打的江山,无法想像没有党的日子。为了生存,我们充当党的监视器,仇视、报告反党行为,背叛自己的手足。

 1228838071
2020年10月1日,洛杉矶中国领事馆前的抗议者展示中国共产党的犯罪历史。(Frederic J. BROWN / AFP via Getty Images)

关于这个古国人民悲惨的现状,可以这样描述:我们被西来幽灵劫持了半个多世纪,却忘了自己被绑架这件事。忘了自己的祖宗。我们把党等同于国家,误以为反党就是叛国;误以为没有了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却不知道所谓的“新中国”是如何诞生的。不知道当年共军是如何乘着苏联搭建的跨满洲铁路,开着投降日军缴交给苏联的坦克,把几千门投降日军缴交给苏联的凶猛野炮对准抗日战争沥血八年,百孔千疮的国军,窃据了神州大地。


古国人民被西来幽灵劫持了半个多世纪,不知道当年共军把投降日军缴交给苏联的凶猛野炮对准抗日战争沥血八年的国军,窃据了神州大地。图为2020年9月30日小学生被组织参观人民英雄纪念碑。(Noel Celis / AFPvia Getty Images)

14亿忘了自己是谁的人就是这样生活的。不能呼吸的人就把谎言当作空气,一口口小心翼翼的呼吸著,把过去忘记。为了活下去。

在极为深刻的意义上,我们患了心理学现象中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为了生存下去,和绑匪认同,甚至在心理上与其合而为一,绑匪稍微施以恩惠就感恩不已。甚至在有人攻破围墙来营救自己的时候把这些人视为敌人,而把囚禁、奴役自己的敌人视为恩人,对他感恩戴德。

古国人民忘了自己是谁,忘了民族的历史,忘了自己的祖国是如何沦陷的,却把窃国贼当作了君父。不但如此,我们为这所谓“崛起了的中国”而自豪,误以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党的恩赐。忘了在整座国土上,党打造了一座无墙的监狱,把14亿中华民族囚禁在谎言、暴力和贪腐中。不知道有一个无远弗届、厉害的金盾工程,其中那座21世纪的万里长城把我们囚禁,把许许多多发生在国土上和国土之外的事消音。

半个多世纪以来,对传统的摧残生出来假大空的党文化,深入骨髓的腐朽习气侵蚀着人。人们学会了说谎不眨眼,以谎言代替真实,放弃了生活在真实中的权利。生活在谎言当中太久,我们失去了抵抗力,也失去了抗体。在这情况下,戳破谎言反而是一件危险的事。叫人面对自己被捆绑俘虏,被洗脑了一辈子这一残忍的事实,是一件危险的事。叫人面对自己不是什么公民,更不是什么共和国的人民,而是生活在一座看不见的监狱中,被侵略者阉割大脑,以养猪政策来豢养这个事实,是一件残酷的事。

对于集体患了斯德哥尔摩症,宁可认同自己的仇人,宁可相信自己生活在真实和幸福当中的古国人民,这个事实将撕破半世纪以来的保护膜,迫使人看到自己长久以来悲惨的处境。看到自己其实是被集体绑架的14亿人中的一个,而所谓的党,所谓的“娘”,不是什么恩人,都是凶恶的绑匪,是杀害自己亲生父母,戕害自己灵魂的仇人。对于一辈子生活在谎言中的人来说,那等于是撕碎多年来自己赖以生存的谎言,剩下自己孤独的和赤裸裸的残忍真实对峙。

这些年来我们还忘了另外一件事。忘了这件事,我们可以更轻松的面对自己。在丰盛的物质和各种诱惑下,我们忘了自己被洗脑这回事。五、六年前,我们还时常调侃自己被洗脑,可现在人不太提洗脑了,仿佛它不存在。至少,我们假装它并不存在。必须承认,党的洗脑十分成功。我们在国家机器允许的范围之内生活,遗忘洗脑的同时,忘了挣扎和反抗。

遗忘是共产极权下一个致命的慢性病,它使我们心安理得地活下去。而当一些人——吹哨人、发真相帖子的人、维权人士、拍纪录片的人、上访者、正义律师——拒绝谎言,当一群公民记者在中共病毒的谎言面前拒绝被欺骗,拒绝洗脑,他们就成了英雄。时常,这些英雄成了牺牲品。(待续)

点阅【被遗忘的百年历史】系列文章

(转载自《新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