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內鬥激化? 官媒不點名批滴滴與國家「博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3日訊】中共官媒近日發文,為北京當局近期接連出重手整治中國網企的行動作輿論引導。該文不但強調中國的網企是「社會主義民企 」,還公開警告網絡巨頭不可「與國家監管體系博弈」。外界認為,文中警告的主要對象是有江澤民派系勢力和其他一些太子黨做靠山的「滴滴出行」。

中共官媒《環球時報》11日發表了一篇題為《國家最近對互聯網行業的一系列治理行動不應被誤讀》的評論文章,為北京當局最近整治以滴滴出行為代表的中國網企的行動背書。這篇文章對中國的民營企業提出了以下4點所謂「基本期待」:

其一,中國的民營企業應該「銘記自己是社會主義民企」,有責任推動所謂「社會公平正義」;其二,獲得成功的公司要主動「協助國家加快填補規則的空白」,而不是鑽空子去搞有悖基本法律精神和負面衝擊國家管理的事情;其三,不能因為公司的股權由境外資本掌握或在海外上市而「導致國家安全漏洞」;其四,企業對年輕人的工作方式及生活方式要具有「一定的引導乃至示範效應」,不能出現「與社會主流價值南轅北轍的顛覆性傾向」。

該文還不點名地特別警告「個別網絡巨頭」,不可因自己的企業已成為行業中的龍頭老大,就用「大到不能倒」的思維「與國家監管體系博弈」。

文章批評民營企業(尤其是網企)近期暴露出了一系列問題,包括從996超長工作時間到高管醜聞、客戶遇害、涉嫌壟斷以及信息安全等等,告誡這些企業要看到北京當局「加強市場監管的決心」,主動告別「可以野蠻生長的思維」云云。

海外輿論認為,中共官媒的上述警告,主要是針對當前正被中共網信辦審查整治的中國網約車行業龍頭企業滴滴出行公司發出的。

據公開資訊,今年6月29日,「滴滴出行」低調在美國上市,籌得資金超過40億美元,成為自阿里巴巴集團2014年赴美上市籌資250億美元以來規模最大的中國公司IPO案。

然而,7月2日,中共網信辦、中辦、國辦等部門即接連發文,宣布對滴滴公司展開網絡安全審查;隨後,7月4日,網信辦以滴滴出行App存在「嚴重違法違規蒐集 使用個人信息問題」為由,勒令其下架,並停止新用戶註冊;7月6日,滴滴跌破14美元的發行價,市值蒸發1,400多億元人民幣;7月9日,滴滴旗下的25款App也被迫從應用商店下架,網信辦還通知各網站、平台,不得為這25款App提供瀏覽和下載服務。

次日凌晨大約1點,滴滴的官方微博一度發文,表示對當局的上述整治決定「誠懇接受」並「堅決服從」,還承諾要嚴格參照政府的有關標準「認真整改」自身存在的所有問題;但到了早上8點左右,滴滴微博卻突然刪除了前述有關「堅決服從」的言詞。

中國財經媒體「巨子ICON」曾連發兩文披露,滴滴惹怒北京當局而被處罰的原因是,在監管層多次向滴滴公司表明了對數據安全的擔憂與重視後,該公司仍然採取了「先斬後奏」 的策略,祕密赴美上市圈錢,被認為是有意趕在《數據安全法》9月1日施行前到海外上市,以規避當局即將推出的諸多配套法規的嚴格管控。

據公開資訊,滴滴公司自成立以來,9年間融資21次,累計融資金額超過226億美元,又經過兩次合併,該公司的股權結構已經變得非常複雜,有近20家國資背景的投資人是滴滴的股東,其中包括交通銀行、招商銀行、保利資本、中國人壽、中金甲子、中信資本、中國平安、騰訊、阿里巴巴、螞蟻集團等等,而外界認為,這些投資人的背後都有中共紅色權貴家族做後台,包括江澤民家族及其派系勢力。

知名時政評論人士唐浩在其自媒體節目中分析指出,滴滴出行被中共打壓的事件背後,牽扯了中共高層的內部博奕與權力對抗,不但可能影響明年中共「二十大」的權力分配結果,還可能影響中共未來的命運與發展。

唐浩表示,滴滴背後的大股東都來頭不小,不但有江澤民派系的勢力,還有大批的太子黨和官二代集團,所以滴滴公司敢於違抗北京的意志,趕在6月底就在美國上市、募資圈錢;被網信辦出手整治後,滴滴也沒有做出讓當局滿意的「認錯」或「退讓」,顯然其背後的政商權貴與太子黨集團並沒把「習核心」放在眼裏。

唐浩進一步指出,中共即將於明年秋天舉行的「二十大」要進行權力重新分配,對於習近平來說,滴滴給他難堪就「等於是直接挑戰他的權力地位」,如果他不做出強硬的報復,就等於是放軟、示弱了,就可能會讓黨內更多派系權貴跟上來、挑戰他、甚至騎到他頭上,從而對他明年連任黨魁構成威脅。

唐浩因此認為,滴滴出行被整肅,本質上不是中共對外宣稱的是網絡數據與國家安全問題,而是中共內部的權力爭奪與派系博奕問題。而習當局公開攔截滴滴背後的派系勢力與太子黨集團的利益,估計反習派勢力與太子黨集團都不會善罷干休,很可能會促使他們進一步升級與習近平方面的對抗。

相關報導:【唐浩視界】滴滴出行被抄斬 反習派與太子黨醞釀反撲?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曉輝)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