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拒與美高層接觸 習近平因何反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7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7月16日(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最近這幾天,中美雙方在內外政策方面的動作都不少,相對來講,美國還要更多一些。尤其在對外政策上,美國已經明顯呈現主動進攻的狀態,而中共在開始防禦收縮,滴滴被查事件就是一個典型例證。

在這種環境下,我們看到中美之間開始出現了一種奇怪的現象,就是美方頻頻釋放願意與中共高層恢復接觸以及對話,但中共高層卻一反常態,頻頻迴避甚至是拒絕。

這是非常耐人尋味的對吧,我們都知道,在拜登政府剛剛上台的時候,中共明顯是急不可耐地想要儘快恢復與美方的高層接觸。為了能夠和布林肯見上一面,中共甚至不惜同意布林肯在阿拉斯加轉機的時候主動上門求見,這在外交上已經是一種近乎羞辱性質的安排。

但在最近,中共的態度明顯發生了變化,其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昨天剛剛被媒體披露的,美國國務院副國務卿謝爾曼最後一刻取消訪華的消息。這個消息並不是孤立的,與其相關的很多現象都顯示出,中美各自的戰略定位正在發生變化。

今天我們就來和大家深入討論一下這種變化背後的政治邏輯,以及這種變化對很多個人、組織甚至是一些國家帶來的影響,比如世衛組織的總幹事譚德塞譚書記。

【最後時刻生變 美高官訪華內幕曝光】

美國國務院昨天(15日)正式宣布,美國常務副國務卿溫迪‧謝爾曼(Wendy Sherman)下週將訪問日本、韓國和蒙古。華盛頓的外交政策圈之前曾普遍預計,謝爾曼將訪問中國。但國務院宣布的行程卻沒有提到中國。

關於謝爾曼這次出訪的目的,國務院在聲明中說得很清楚:謝爾曼副國務卿在訪問期間將「重申美國致力於與盟友和夥伴合作,以推動印太和平、安全與繁榮,並維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朋友們一聽到「維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這個固定表述的用語就會知道,這句話的意思就是維護美國主導的,已經行之有效了數十年的國際秩序。這當然是一次令中共非常不爽的訪問。

然後英國《金融時報》迅速發布獨家報導,援引了4位知情者的消息說,謝爾曼訪華泡湯的主要原因是,中共拒絕安排謝爾曼與外交部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長樂玉成見面,只同意讓她與負責美大地區事務的副部長謝峰見面,而謝峰在外交部副部長中僅排名第五。這顯然是帶有貶低性質的安排,於是美方取消了謝爾曼天津之行的計劃。

這個說法從中方那邊得到了一個側面的證實。馬雲控股的《南華早報》在今天早上8點過發布了一份最新的獨家報導,說謝爾曼的天津之行仍然有希望實現,中美雙方正在就一些重要的細節進行討論,只有所有細節都敲定之後,雙方才會正式公布。

報導引述消息人士的說法稱,中方的確是計劃讓負責美國事務的外交部副部長謝鋒會見謝爾曼,但美方希望確保謝爾曼能直接接觸高層決策者。中方稍後作了一定讓步,同意外交部長王毅可以會見謝爾曼,但美方仍然希望謝爾曼能夠接觸習近平的核心圈子。

為什麼美方對與王毅會面不感興趣?說穿了很簡單:王毅級別不夠。早在上個月,白宮亞洲事務高級官員坎貝爾(Kurt Campbell)就表示,美國沒能與中共真正的決策者進行會晤。他說,楊潔篪和王毅這兩大外交政策官員實際上都不在習近平的核心圈附近,因此可以想像美國會如何看待謝鋒這樣的角色。

實際上,這次謝爾曼之行並不是美國接觸不上中共真正握有決策權的高層人員唯一例子。

【連拒高層會談 習近平為何反轉】

早在5月份,《金融時報》就曾經發表報導披露,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曾三度提出要求與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許其亮對話,但都被中共拒絕。此外,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Mark Milley)將軍被指也未能與中共對等層級的官員進行過對話。

美國希望與中共進行軍方高層人員的對話,主要目的是想管控雙方在南海、台海等領域越來越升高的、可能引發雙方軍事衝突的風險。用美國國防部負責東亞事務的前副助理部長克林克(Heino Klinck)的說法,就是「我們需要向中方傳達我們自己的紅線是什麼,因為他們在傳達他們的紅線」。

但似乎中共一直不給美方這個機會。就在前天,CNN發表了一篇敏感的報導,說拜登政府正在研究與中共建立緊急熱線的可能性,該熱線類似於冷戰期間美國和蘇聯之間建立的「紅色電話」(也叫美蘇熱線),目的是用於在當時確保白宮可以和克里姆林宮直接溝通,以避免某些緊急狀況可能引發核戰爭。

報導說美方的設想是,通過這條熱線,可以使美國總統或其國家安全團隊的高級官員立即向習近平或他身邊的人發送加密電話或信息。例如,可以發送有關突發軍事行動的緊急信息,或發送有關網絡黑客的警告信息等等。

但僅僅一天之後,也就是昨天,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公開說,據我所知,中美之間已經建有元首、外交、國防等多條熱線,多年來一直發揮著重要作用。

這樣的回答,當然就是一種外交辭令的拒絕了。事實上,中美之間在此前歷任總統期間設立的各個級別的熱線,早就形同虛設。比如亞洲事務高級官員坎貝爾(Kurt Campbell)在今年早些時候就曾提到,有一次美方需要聯絡對方,但發現這條所謂的熱線只是在一個空房間裡響了好幾個小時而無人應答。

大家看到了嗎?這就是我們剛才提到的奇怪之處:原本中共在拜登就任之初是非常希望能夠與美方高層直接對話的,為什麼現在態度來了一個大轉變,竟然主動顯露出一點要政治脫鉤的意思了。

【習近平周圍發生某種變化?】

這就非常地有意思,這只能說明,習近平身處的政治環境的生態一定發生了某種變化,才會導致他對中美高層接觸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內部:所有領域全面收緊

我們先看看他在大陸內部的變化。

大陸內部的變化只有一個,就是基本上所有領域全面收緊,全面樹立習近平個人權威,甚至是個人崇拜。就像我在上次節目中和朋友們討論的,他要確保自己拿到教權。在這個過程之中,他事實上已經改變了中共從鄧小平時代以來的一個最基本的戰略,就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變成了「以建立世界新秩序為中心」。

而對於後者,實際上就是以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宣傳、擴張為中心,因為習近平要的世界新秩序,就是中共反覆嚼舌頭的「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遠比民主自由制度更加優越、高效的那套東西。

從這個角度看,習近平廢除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當然就要對代表著經濟建設的那些資本巨頭進行遏制甚至清洗。這,就是我們看到習近平對滴滴等互聯網大型企業為代表的產業群大動干戈、痛下殺手的深層原因所在。這些企業都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典型代表。

公安國安介入調查 滴滴凶多吉少?

就在今天,中共網信辦再次發布公告,從今天開始,網信辦將會同公安部、國家安全部、自然資源部、交通運輸部、稅務總局、市場監管總局等7大部門,聯合進駐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開展網絡安全審查。

大家看看這架勢,尤其公安部和國安部的正式介入,意味著滴滴將要和香港人一樣,享受中共國安法的待遇了,這基本上就是要將滴滴置之死地,而且不允許其還能「後生」的架勢了對吧。「殺雞儆猴」有可能不再是一種比喻而是可能變成一個現實。

與此同時,彭博社在昨天刊發的一篇報導引述知情人的說法披露說,中共計劃免除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必須先經受網絡安全審查的條款,也就是說,為在香港而非美國上市的企業掃除一個巨大的障礙。

這背後凸顯了中共最高層的一個明顯的思路,就是肉必須爛在自己鍋裡,即便這種「七傷拳」式的脫鉤傷己遠大於傷人也在所不惜。

外部:制裁與脫鉤齊飛

至於習近平外部所處的環境,可以用一句話來總結,就是「制裁與脫鉤齊飛,東亞共西歐一色」。

昨天晚上,路透社刊發報導引述兩位知情人的消息說,因中共鎮壓香港民主,美國準備在今天針對中聯辦的七名官員實施金融制裁。同時,美國政府還將發布警告,在香港開展經營的所有國際企業情況正在惡化。

前天(7月13日),拜登政府更新新疆供應鏈商業警示,明確指出中共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與違反人道罪,警告美國企業及個人如果不退出新疆相關供應鏈、創業或投資項目,有很高風險可能觸犯法律。

昨天,美軍行政專機再次大搖大擺降落在台北松山機場,而且點明無人乘坐,只是為了送一個「包裹」。這等於是公開告訴中共,我現在就是有事沒事隨便找點理由也要把你的紅線踩著玩,直到把你的紅線玩成可任意伸縮的紅色橡皮筋。

美25架最精銳F-22猛禽 給中共示範?

今天,CNN報導說,美國與亞太盟友本月將在西太平洋展開代號「2021太平洋鋼鐵行動」的軍演,美軍為此調度了25架最精銳的F-22猛禽隱形戰機參加。按照美國太平洋空軍司令維巴赫(Kenneth Wilsbach)的說法,是「我們從來沒有在太平洋空軍的戰區部署這麼多架猛禽戰機」。

為什麼是25架,這個數字背後還多少有點玄機。因為按照美軍的評估,中共空軍擁有實際作戰能力的第5代戰機,大約就只有20到24架。所以,美軍是在給中共示範,他們能在極短時間內,部署跟中共整個庫存的5代機一樣多、甚至更多的隱形戰機投入戰場。

而目前這種和平時期美軍可以正常出勤的F22猛禽戰機有多少呢?是90架左右。

作為盟友的日本也配合默契,同樣是在7月13日,防衛省發布《防衛白皮書》,首開先例將台灣單獨列項,並在封面使用了高度疑似日本「軍神」楠木正成的武士形象。此外還單獨把日英聯合軍演的視頻做成中文簡體字版本予以公布,其釋放的強硬信號就是瞎子都能看得見。

而昨天拜登和默克爾的首腦峰會也再次表明,美國在解決與西歐最重要盟友分歧這個問題上,正在取得進展。這一點,恰恰是中共最津津樂道的分化美歐聯盟的焦點所在。

剛才我們羅列了這麼多信息,其實就是想說明一點:美國及其盟友明顯正在發動攻勢,而習近平已經被迫大幅收縮採取守勢。我們看到美國主動希望與中共高層接觸,而中共頻頻以各種理由迴避、拒絕,是在這樣的一個大背景之下出現的。

美國「挾規則以令中共」?

也就是說,美國現在主動要求和中共高層、尤其強調要和有決策權的高層接觸,其目的不僅僅是為了緩和矛盾,管控分歧這麼簡單了,更多的是一種「挾規則以令反賊」的意味。因為中共聲稱要推翻舊秩序,建立新秩序嘛,從這個角度看,中共就是當前國際社會的反賊。

所以,美國現在主動要求建立美中高層接觸,更多的是一種帶有強制色彩的「令」,而不是你好我好的協商。而這種「令」的實質內容,就是美國也是不斷重複的固定表述:遵守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一句話,要求中共必須遵守規則,不遵守,就制裁到足夠疼,直到遵守了規則為止。

這當然是擁有戰無不勝的習思想的習一尊絕對無法接受的對吧,所以習近平頻頻拒絕各種熱線,擺明了就是以此表態:我不吃你這套規則,也不會遵守你的要求。他拒絕的不是高層接觸,而是拒絕現行的規則。

所以,未來的習近平,一定會用更多不對稱戰法的方式,來刻意展示自己擁有的「強大能力」,從而必然樹敵更多,引發更多的圍剿。這已經是一條無法回頭的路,他只能加速到底。

譚德塞變臉要求中共交數據】

好的,最後還有一點時間,我們簡單說說譚德塞譚書記。

就在昨天,一度被中共視為親密朋友的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拉下了臉,公開表示現在排除「實驗室洩露說」還為時過早。他說自己是免疫學家,在實驗室工作過,而「實驗室發生意外是很普遍的」。他要求中共透明公開的合作,交出原始數據。

然後他很有點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地補充說:「我們欠數百萬受難者和死者一個解釋。」

譚書記為什麼變臉?因為病毒溯源這把火越燒越大,已經燒到了他自己屁股底下了。昨天《華盛頓郵報》揭穿了世衛三月發布的調查報告一個重大漏洞,就是武漢政府宣稱的零號病人於12月8日發病並且住在武昌區,而世界衛生組織報告的零號病人則住在河對岸。

這二者不僅發病日期對不上,年齡對不上,基因ID編號也對不上。這對世衛關於病毒溯源的報告的權威性當然是不小的衝擊。譚書記在替中共說話之前,已經不得不先考慮自己能否脫身。

我們就看到,譚德塞其實是夾在中美對決大背景之下,無數大大小小處於中間地帶的一份子。誰的優勢更大,他們就會偏向誰。譚書記的表態固然有自保因素,但他那點提前站隊、避免將來被動的小小心機,也是掩藏不住的。

所以,譚書記的變臉,對病毒溯源有多大意義還真不好說,畢竟中共現在就是死豬不怕開水燙頂著不讓調查。但這算得上譚德塞當前站隊的一個表態,這對我們來說,他更多代表了一點觀察指標的意義。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