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智華:落草為寇的朱毛為何能立足並壯大(1)

【中共百年——反人類犯罪的歷史】之十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毛澤東和朱德先後在1927年底和1928年4月,帶著各自的殘兵敗將上井岡山,合計人數有約四千人左右,山區物產雖然豐富但長期養活幾千人是不可能的。雖然不時下山打劫,但畢竟不是長久之計。不久彭德懷的上千人馬又從湖南逃跑來井岡山,整個軍隊給養更是捉襟見肘。於是,毛、朱、彭商量和,決定彭德懷部留守井岡山,朱、毛領著自己的三、四千人馬下山,另謀生路。但出師並不順利,處處遭贛南地方民團襲擊。但民團畢竟不是正規軍,敵不過朱德的軍隊,朱德軍隊由原國民政府正規軍反叛而來的。為何政府正規軍不來圍剿朱毛軍隊呢?本篇就談這個問題。

1. 蔣介石汪精衛「寧願錯殺3千也不讓一人漏網」是謊言。

中共編寫的黨史書中說,蔣介石4.12政變,汪精衛7.15政變,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寧願錯殺3千也不讓一人漏網」。這是編造的謊言。蔣介石下令「清共」在軍隊中擔任官職的並且身分公開的共產黨員大都是平安離開的,身分隱蔽的大多留下來成為內奸。不少國民黨籍的軍隊將領明知部下是共產黨,但鑒於友情關係或者出於腳踩兩隻船的政治投機心裡,而留下共產黨員繼續任職,因此留下了無窮後患。

汪精衛「7.15」只是「分共」,意思是國共「兄弟分家。」這也是在「7.13」共產黨先宣布退出武漢國民政府後,才作出的回應。但汪精衛並沒有立刻在軍隊中「清共」,武漢政府下轄的軍隊中,共產黨員仍然任職。中共中央照常在武漢駐紮,照樣活動。中共8.1南昌暴動反叛後,8月7日還在漢口召開政治局會議。共產國際代表主持會議。湖南、湖北、江西等省共產黨各級組織基本完好無損。前面幾篇文章中談到湘贛秋收暴動、湘南暴動等,都是中共湖南省委發指領導,由暴動地點的縣委(特委)具體搞起來的。參加暴動的人員都是當地的在國共合作時期參加過「農民運動」的農民自衛軍,搞打砸搶的人。

2. 朱德殘部得到國民政府軍第16軍軍長范石生的扶持,逃過死劫。

南昌暴動時候朱德只是南昌公安局長,官不大。暴動的2萬多人南下途中離隊很多,最後在粵東的潮州、汕頭被圍剿,周恩來等大佬坐船逃到香港,朱德和陳毅收羅了逃散的士兵1千來人,流竄到粵贛湘三省邊區。臨近冬天還穿著南昌暴動時夏天的單衣,槍枝彈藥缺乏,無錢發軍餉。已經山窮水盡走投無路了。很巧,此時駐紮廣東的國民政府軍第16軍軍長范石生是朱德的故交,在雲南時候二人同在滇軍裡面當官,老朋友。這范石生的一個部下叫韋伯萃的就共產黨員。范石生和蔣介石有宿怨,一直和共產黨暗通款曲。特意「收編」朱德的殘兵敗將,番號是16軍47師140團,叫朱德任47師副師長兼140團團長。發軍裝、發軍餉、補充槍枝彈藥,朱德起死回生。之後,朱德、陳毅打著政府軍的旗號,不費一槍一彈占領了湘南門戶宜章縣城,湖南省委策劃的湘南暴動由此開始。燒殺搶幾個月後被政府軍圍剿徹底失敗,逃往井岡山。

回到本篇正題,朱、毛下井岡山進入贛南地區,贛南各縣的共產黨組織也是國共合作時期發展起來的,當時江西省的國民黨黨部實際就是共產黨黨部。農會、工會、農民自衛軍、工人糾察隊都是共產黨組織起來的。共產黨在江西的組織根基很深。還在朱、毛下井岡山前,贛南和贛東北地區的共產黨就發動了暴動。朱、毛進入贛南後處處得到當地共產黨組織的協助。如通風報信、帶路、軍事策應等。當然這些都不是關鍵的軍事上能夠取勝立足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在雙方的軍事實力。此段時間民國江西省政府主席不是本省人,駐軍也是外省籍的且人數不多;不像湖南那樣省主席和駐軍都是本省籍的,共產黨先後在湖南幾個地方搞的暴動都被鎮壓而逃往井岡山。朱、毛共軍得以在偏僻的贛南地區生根發展,就是江西省政府手頭沒有足夠的軍隊去鎮壓。

3. 朱培德栽培朱德,估計共產黨要在南昌搞兵變還上廬山「休假。」

朱培德,本是滇軍將領,在北伐時任國民政府軍第3軍軍長,1927年駐守江西省後任第五路軍軍長,與朱德在雲南是軍校同學。朱培德提拔朱德任南昌公安局長和軍官教導團團長要職,給共產黨「8.1」南昌暴動提供了方便。朱培德親共,在蔣介石下達「清共」命令和汪精衛「7.15」分共後,仍然支持中共在江西的工人、農民運動。

放縱中共在南昌搞暴動。汪精衛在「7.15」宣布「分共」後,共產黨掌握的部隊有賀龍的20軍和葉挺的11軍的幾個師。7月下旬,朱培德就得知賀龍和葉挺部隊擅自向南昌方向調動,還與朱德聯繫密切,就估計到會發生兵變。朱培德非但不採取果斷措施,反而上廬山去休假,實際是坐視旁觀。共產黨趁南昌兵力空虛,才選擇在南昌發動暴動。先是朱培德栽培提拔朱德,後來范石生救朱德於危難。不少共產黨人員在國民黨裡都人脈廣泛,左右逢源。

(待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