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智华:落草为寇的朱毛为何能立足并壮大(1)

【中共百年——反人类犯罪的历史】之十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毛泽东和朱德先后在1927年底和1928年4月,带着各自的残兵败将上井冈山,合计人数有约四千人左右,山区物产虽然丰富但长期养活几千人是不可能的。虽然不时下山打劫,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不久彭德怀的上千人马又从湖南逃跑来井冈山,整个军队给养更是捉襟见肘。于是,毛、朱、彭商量和,决定彭德怀部留守井冈山,朱、毛领着自己的三、四千人马下山,另谋生路。但出师并不顺利,处处遭赣南地方民团袭击。但民团毕竟不是正规军,敌不过朱德的军队,朱德军队由原国民政府正规军反叛而来的。为何政府正规军不来围剿朱毛军队呢?本篇就谈这个问题。

1. 蒋介石汪精卫“宁愿错杀3千也不让一人漏网”是谎言。

中共编写的党史书中说,蒋介石4.12政变,汪精卫7.15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宁愿错杀3千也不让一人漏网”。这是编造的谎言。蒋介石下令“清共”在军队中担任官职的并且身份公开的共产党员大都是平安离开的,身份隐蔽的大多留下来成为内奸。不少国民党籍的军队将领明知部下是共产党,但鉴于友情关系或者出于脚踩两只船的政治投机心里,而留下共产党员继续任职,因此留下了无穷后患。

汪精卫“7.15”只是“分共”,意思是国共“兄弟分家。”这也是在“7.13”共产党先宣布退出武汉国民政府后,才作出的回应。但汪精卫并没有立刻在军队中“清共”,武汉政府下辖的军队中,共产党员仍然任职。中共中央照常在武汉驻扎,照样活动。中共8.1南昌暴动反叛后,8月7日还在汉口召开政治局会议。共产国际代表主持会议。湖南、湖北、江西等省共产党各级组织基本完好无损。前面几篇文章中谈到湘赣秋收暴动、湘南暴动等,都是中共湖南省委发指领导,由暴动地点的县委(特委)具体搞起来的。参加暴动的人员都是当地的在国共合作时期参加过“农民运动”的农民自卫军,搞打砸抢的人。

2. 朱德残部得到国民政府军第16军军长范石生的扶持,逃过死劫。

南昌暴动时候朱德只是南昌公安局长,官不大。暴动的2万多人南下途中离队很多,最后在粤东的潮州、汕头被围剿,周恩来等大佬坐船逃到香港,朱德和陈毅收罗了逃散的士兵1千来人,流窜到粤赣湘三省边区。临近冬天还穿着南昌暴动时夏天的单衣,枪支弹药缺乏,无钱发军饷。已经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了。很巧,此时驻扎广东的国民政府军第16军军长范石生是朱德的故交,在云南时候二人同在滇军里面当官,老朋友。这范石生的一个部下叫韦伯萃的就共产党员。范石生和蒋介石有宿怨,一直和共产党暗通款曲。特意“收编”朱德的残兵败将,番号是16军47师140团,叫朱德任47师副师长兼140团团长。发军装、发军饷、补充枪支弹药,朱德起死回生。之后,朱德、陈毅打着政府军的旗号,不费一枪一弹占领了湘南门户宜章县城,湖南省委策划的湘南暴动由此开始。烧杀抢几个月后被政府军围剿彻底失败,逃往井冈山。

回到本篇正题,朱、毛下井冈山进入赣南地区,赣南各县的共产党组织也是国共合作时期发展起来的,当时江西省的国民党党部实际就是共产党党部。农会、工会、农民自卫军、工人纠察队都是共产党组织起来的。共产党在江西的组织根基很深。还在朱、毛下井冈山前,赣南和赣东北地区的共产党就发动了暴动。朱、毛进入赣南后处处得到当地共产党组织的协助。如通风报信、带路、军事策应等。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的军事上能够取胜立足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在双方的军事实力。此段时间民国江西省政府主席不是本省人,驻军也是外省籍的且人数不多;不像湖南那样省主席和驻军都是本省籍的,共产党先后在湖南几个地方搞的暴动都被镇压而逃往井冈山。朱、毛共军得以在偏僻的赣南地区生根发展,就是江西省政府手头没有足够的军队去镇压。

3. 朱培德栽培朱德,估计共产党要在南昌搞兵变还上庐山“休假。”

朱培德,本是滇军将领,在北伐时任国民政府军第3军军长,1927年驻守江西省后任第五路军军长,与朱德在云南是军校同学。朱培德提拔朱德任南昌公安局长和军官教导团团长要职,给共产党“8.1”南昌暴动提供了方便。朱培德亲共,在蒋介石下达“清共”命令和汪精卫“7.15”分共后,仍然支持中共在江西的工人、农民运动。

放纵中共在南昌搞暴动。汪精卫在“7.15”宣布“分共”后,共产党掌握的部队有贺龙的20军和叶挺的11军的几个师。7月下旬,朱培德就得知贺龙和叶挺部队擅自向南昌方向调动,还与朱德联系密切,就估计到会发生兵变。朱培德非但不采取果断措施,反而上庐山去休假,实际是坐视旁观。共产党趁南昌兵力空虚,才选择在南昌发动暴动。先是朱培德栽培提拔朱德,后来范石生救朱德于危难。不少共产党人员在国民党里都人脉广泛,左右逢源。

(待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