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港大學生會被抄 學生被當恐怖分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8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7月16日晚上7:30,北京時間7月17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

今天焦點:國安警搜港大學生會,涉案學生或判10年,香港教育前途被斷?紐約高中生曝光父母在中國被綁架失蹤,千人前勇敢發聲,感動美議員。

7月16日,港大學生會被抄,電話、電腦主機均被警方搜走,校刊編輯被問話3個半小時。消息指警方禁涉案學生出境,如定罪可判10年。在國安法下,曾經令人艷羨的香港高等教育,是否輝煌不再?

一名紐約高中少女,曝光父母在中國大陸被綁架失蹤,下落不明。16歲的她如何在千人前勇敢發聲,感動美國參議員?今日,中共最大惡行再被國際聚焦,前國務院官員直指,是「惡魔般手段」。

國安警搜港大學生會 學生被當恐怖分子調查

S(Sydney):今天秦鵬休假,所以很高興和Iris一起做節目。我們自從一起做同聲翻譯以來,也已經很久沒有同框與大家見面了。

I(Iris):是的,我也很懷念與Sydney一起做節目,所以今天就謝謝秦鵬的成人之美。

S:我們今天來討論兩個話題:7月16日,港大學生會被抄,電話、電腦主機均被警方搜走,校刊編輯被問話3個半小時。消息指警方禁涉案學生出境,如定罪可判10年。在國安法下,曾經令人艷羨的香港高等教育,是否輝煌不再?

I:一名紐約高中少女,曝光父母在中國大陸被綁架失蹤,下落不明。16歲的她如何在千人前勇敢發聲,感動美國參議員?今日,中共最大惡行再被國際聚焦,前國務院官員直指,是「惡魔般手段」。

S:首先來聚焦香港的狀況。香港大學學生會,因為早前通過動議,悼念七一刺警案中自殺身亡的嫌犯梁健輝,而遭到校方切割,被要求在7日內搬離大樓,更引發學生會即日總辭道歉。香港時間的16日,也就是今天,港警國安處,在獲得港大校方許可之下,搜查了港大學生會辦事處,盤問學生會成員,並且禁止律師進入。

I:同一時間,國安處人員亦去到另外兩個地方,學生媒體《學苑》以及港大學生會校園電視的辦公室調查,校園電視主席說,警方搜查的目標是一部(電腦)主機,還問他們是否用主機來處理和發布新聞。

有學生代表指,警方搜查令上聲稱,正在調查一宗涉嫌違反國安法第 27 條「宣揚恐怖主義、煽動實施恐怖活動」、以及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的「煽惑他人使用暴力」的案件。

而消息也指出,今次行動的確與港大學生會早前哀悼梁健輝動議有關,就是衝著這件事情來的秋後算賬。

S:特別是針對港大學生會旗下,唯一的文字期刊《學苑》。學生說,警方在他們辦公室裡搜了2個小時,並疑似帶走現場一疊文件。學苑總編輯則被問話近3個半小時,還拿走了他的電話、相機、錄音筆。到最後警方離開時,至少檢走兩個黑色大袋、一個行李箱及兩個藍色膠箱。一行人可謂興師動眾,來勢洶洶。

I:而除了辦公室被抄、學生被問話之外,港媒引述消息稱,國安處還向港大的校方管理層,索取了涉案學生的名單及其資料,並聯同入境處展開聯合行動,在各個口岸嚴密監察和布防,以防止有關人士企圖離港。如果在離港途中,被警方在機場抓到,則會被警方馬上扣押。

S:而且,如涉案學生或相關人士離開香港,警方將會通過運用《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0條「協助罪犯」罪,對任何協助犯罪者潛逃或藏匿的人士執法,一經定罪,最高可判處高達10年監禁。

I:我們知道,在2021年QS世界大學排名中,香港大學位列全球第22位,比北京大學還要前一位,不僅在香港,乃至在亞洲和整個世界,都是「響當當」的知名學府。而堂堂港大的學生,如今卻面臨著辦公室被抄、被警方問話、被禁止離境甚至鋃鐺入獄,被判重刑的處境。這無疑令人感到愕然。

話雖如此,不少人可能也說,香港律政司已經將「七一」襲警案,定性為恐怖主義,而港大學生會對梁健輝表示「深切哀悼」, 並「感激他為香港作出的犧牲」,當然就成為警方口中的「宣揚恐怖主義」、「美化暴力」,故而警方對學生窮追不捨。

Sydney,你怎麼看?

S:把這個宣揚「恐怖主義」冠在學生的頭上,我覺得任何人都會覺得太過了。

其實,剛好我之前做過一則中共所謂七一黨慶的新聞,在香港七一那一天,警方搜獲的攻擊性武器事件特別多,然而現在香港社會上已經基本上看不見什麼汽油彈或刀之類的。所以那時候,香港資深大紀元評論員石山就分析,想把香港變成一個全面管治的社會,一定要製造一些危機,把香港事態升高,並冠上一個名字,叫「本土恐怖主義」。

如果是對付本土恐怖主義,就變成一種戰爭狀態了。以「反恐」名義,警方可以隨便抓人。「像打仗的時候一樣,我懷疑你就可以抓你,可以衝進你家,不用管那麼多。」

現在看到學生身上發生的,也是應證了這個說法,故意講的那麼誇張,就是要把事態搞大。

I:的確,受到針對的不僅僅是港大,就算其它沒有發表類似哀悼聲明的大學學生會,其實也同樣受到了政府追擊。

在港大學生會幹事會辭職後,在7月13日,理工大學也表示,停止為學生會代收會費,理由是學生會早前聲明用字「過分偏激」。外界指,校方的決定令學生會日後的行政程序更繁複,如同「另一種不承認學生會」。

而目前,理工大學學生會是香港八所教資會資助大學中,唯一還有當選內閣的學生會。在政治壓力之下,多所大學學生會無人敢參選。而中文大學的當選內閣,早前也在校方壓力下被迫辭職。

S:沒錯,政府大力打擊香港高等院校的學生會,換言之,是變相的傾軋著香港大學生們表達思想與發表言論的自由。當期刊被審查,學生組織地位不被承認,學生失去的不僅是合法的權益,更是學術自由的氣氛,以及獨立思考的勇氣。

身處海外的港大學生會前成員在7月14日發表報告,題為「失序邊緣:香港大學及其與中共的聯繫」,指出港大受中共控制。

校友們表示,近來看到港大限制在校內放映《理大圍城》的電影,校委會主席還歡迎國安處調查學生,都讓他們「目睹香港大學處於失序邊緣」。他們質疑校方或許「希望藉出賣學生,來換一夕安寢」,或許「以學生的安全和人身自由祭奠與魔鬼,狼狽為奸」。

I:他們還在報告中指出,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大部分委員與中共有直接和間接聯繫,港大是受中共控制的。他們邀請各國政府進行調查,提防中共假借港大之名對各國進行滲透。報告特別呼籲美國政府,要調查身為美國公民的港大校長張翔。

S:的確,中共的蠶食鯨吞,已被曝光於世。外界也指出,北京可能會繼續打壓要求民主自由的香港青年,會重演89「六四」後,對學生秋後算賬的伎倆。

I:雖然港大校友們最後呼籲,希望港大早日恢復「百家爭鳴,理性思辯的學術殿堂」。但是相信更多人所憂慮、恐懼的,是曾經令人艷羨的香港高端教育,在國安法的禁錮下,是否已然敲響了難以逆轉的喪鐘。無論世界知名的大學,還是自由氣息濃厚的學術環境,又或是在亞洲少有的英文教育的優勢,都使無數國人嚮往。而今時今日,這一切或許也終究與香港過去的國際金融地位一樣,成為昨日輝煌。

S:而針對中共對香港的踐踏,國際社會也在持續發聲,美國起帶頭作用。今天(7月16日),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宣布,制裁香港中聯辦7名副主任,分別是陳冬、楊建平、仇鴻、盧新寧、譚鐵牛、何靖、尹宗華。

紐約高中生曝光父母在中國被綁架失蹤 美議員關注

S:看完香港學生們的遭遇很感到悲痛,我們再來看一下,今天在華盛頓DC,一位年輕的高中女生,在千人面前發言,講訴她的父母在中國被非法綁架的故事。

I:當我在翻這一段的時候,真的覺得非常難過,可以體會她的感覺。

S:這位高中女生的名字叫做陳法緣,來自中國湖南長沙,現在在紐約就讀高中10年級。

她出國還算是不久,她是2020年8月到紐約學習的,她說她拉了多年的二胡,夢想是成為一位專業的二胡演奏家。

I:就是她的父母鼓勵她開始學習二胡的,她現在在紐約追夢,但是她的父母仍然在中國長沙。

S:她說到了紐約後,幾乎每次父母給她打電話,都會問她練琴的情況、學習情況,非常關心她在這裡的生活。

但是2020年10月27日晚上10點半,一切都變了。她父母在長沙的家,被穿制服的警察和大約二十個便衣暴徒闖入,洗劫一空,個人財產被沒收,過程中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然後他們被抓到了長沙市拘留所。

S:我們聽一下今天的原聲,請Iris同聲翻譯。

I:「我最後一次與我父母通話是在一個星期一,也就是他們被綁架的前一天。從那天起我們就沒有聯繫過,因為在那個星期五,我在明慧網的報導中看到了他們的名字。當我閱讀那篇報導時,我感到渾身發麻、震驚不已,然後眼淚奪眶而出,我的心也在流淚。

想到他們在星期二沒有給我打電話是因為他們被捕了;想到他們被捕時,我正開始上9:30的早課;想到在我拉二胡的那些日子裡,他們被關在一間冰冷的水泥牢房裡;想到他們已經在那裡待了漫長的九個月。」

S:對於一個隻身在國外的年輕女孩子來說,真的非常難以承受。

I:其實不止他們一家被綁架,她說她父母的朋友們,這七個人的家都被洗劫一空。她父母和這些人遭受到這樣的不幸,就僅僅是因為修煉法輪功。

S:是,她說她非常震驚,想像那場面太可怕了。如果她還和她的父母一起待在中國,很可能會和他們一起被綁架。

之後她一直很關注父母的消息,看明慧網的網站、查看手機信息,她說:「一些被綁架的修煉者在10至15天後被釋放。可直到現在,他們仍然沒有出來。6月,他們看似面臨已經定好的判刑。最近,明慧網上有更多關於長沙市或湖南省的修煉者遭到逮捕、騷擾的消息。這樣的事情今天仍然在中國各地發生著。」

I:她還有一段講話讓我非常感動,我們來接著聽一下。

「雖然我的生活天翻地覆已經有九個月時間,那感覺還像發生在昨天,我還不能習慣。我經常不知道該想些什麼,甚至不知道該如何看待這一切。害怕,憤怒,悲傷,孤獨,失落,我已經感受到所有這一切,乃至更多。我經常茫然無語。如果我不修煉大法,我肯定會恨那些警察和暴徒。我怎麼可能忘記他們對我的父母和我所做的事情?

但今天我看到了烏雲背後透出的陽光。這麼多人在這裡,讓我感到鼓舞。政府官員發出的正義之聲讓我鼓舞;美國所代表的正義和自由的希望讓我鼓舞。我也為幾天傾盆大雨過後的美麗陽光與藍天感到鼓舞。所有這些都提醒我,最重要的是,我被我父母對『真、善、忍』的堅定信念所鼓舞。」

S:非常令人感動。她說「如果我不修煉大法,我肯定會恨那些警察和暴徒。」法輪功學員是秉持著「真、善、忍」理念時時要求自己,就算在中國一直到現在還在經歷著那麼多不公,依舊是和平的反迫害,已經22年了。

I:是,即將到來的720,是法輪功反迫害22周年,這就是為什麼今天上千法輪功學員們,會聚集在華盛頓DC,遊行和集會。

S:1999年7月20日,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製造了空前的人權災難。當時他下的指令是「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和「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是數不清的,因為當時在中國有上億人學練。

I: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被判重刑關進監獄,被非法勞教,遭受酷刑、精神折磨和經濟敲詐,甚至被活摘器官。無數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S:活摘器官真的是這個地球上史無前例的罪惡。自從2006年,「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用於移植」的指控出現以來,調查取證一直是最大難點之一。死去的人不能說話,參與的人不敢發聲,使得活摘器官這項指控被國際社會重視阻力重重。

曾參與活摘器官的大陸醫生 曝光中共罪惡

不過之前,新唐人的節目「新聞大家談」,請到了之前在烏魯木齊鐵路中心醫院腫瘤外科做外科醫生的一位證人,他出來說他曾經參與過活摘器官。非常震撼。

我們看一下。

「然後我就開始問這個麻醉師,因為我們常規做手術之前都是看一眼麻醉師。麻醉師點頭,我們才可以。但是,我也是用那種常規的那種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後他說:你看我幹啥?

我說沒有打麻藥,然後我才反應過來,根本用不著打麻藥。因為他已經半死了,然後我就開始切開,切那個皮膚的時候,可以看到出血,在切皮膚的時候,看到出血,說明這個心臟還在跳,而且這個人他還沒死,他全身還做了一番掙扎,但是他已經沒有那個力氣,他的掙扎也沒有阻礙手術,他的掙扎很弱。

然後我們主任,他就在我的旁邊,就說,「從這兒進,從那兒走」,這麼進,這樣做,那樣做。他就指導我。然後我發現,這種創傷性手術,是很容易的,不像我們平時做手術,因為你得非常小心,不能損傷鄰近的器官組織,尤其是血管。而在這個手術的時候,你根本不用擔心,你所擔心就是,越快越好。」

S:他說那時候他是個很年輕的一個主治醫師。有一天下午,他主任就把他叫到他們辦公室,然後說,想不想做一件野性大的,就是「很野」的一件事情。他當時很興奮。後來,被帶到刑場去。兩個主任在那等著他們,說,等聽到槍響,然後你們就趕快過來。

不知道過了有多久,就聽到了槍響。就跳上車就往裡走。看到十幾個吧,具體不知道多少個,被槍斃的人躺在山坡上。穿的那個囚犯的衣服。

「這個時候有一個武警過來就說,往右邊走,就是最右邊的那個是你們的。然後我們說,為什麼是我們的?但是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然後就到了那,兩個主任在那等著。他們叫其他人,就把一個屍體,把那個屍體抬到我們的救護車裡,然後把我叫到一邊,說,你現在以最快的速度把肝臟跟兩個腎臟拿下來。這個時候我才知道,我到這兒來是幹什麼。」

I : 他現在把這個揭露出來十分有勇氣。安華托帝:因為我們出生在這個社會,在這個體制下長大,從小在家,在學校,然後在單位,所接受的這些教育,還有這些所經歷的呢,讓我們學會,不該問的不問,叫你幹啥就幹啥,再加上,現在可能不是,以前中國的鐵路系統是半軍事化管理的。

林瀾:所以說,服從意識,在您的思想裡,可以說是非常的根深蒂固,就是第一反應,就是去服從,

安華托帝:對。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