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共產黨與法輪功到底誰怕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近五百年前,法國《諸世紀》一書曾十分準確地預言,「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這裡顯然指的就是共產主義幽靈,也就是「假、惡、斗」的中共國家恐怖主義集團,對億萬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血腥鎮壓。

要是在迫害之初,無論問世界上任何一個人,共產黨與法輪功誰將戰勝誰?幾乎沒有人會相信,一個大道無形、鬆散管理、且手無寸鐵的民間信仰團體,能夠在控制著十幾億人口,掌握著全部國家暴力機器和宣傳機器,並可以集中調用全國所有人力、物力、財力,同時又積累了上百年殘酷鬥爭和整人經驗的共產黨的打壓下存活下來。更何況當時中共流氓頭子江澤民曾發毒誓,「要在三個月剷除法輪功」。因此,記得當初好多人都對法輪功學員說過同樣的話,「不要雞蛋撞石頭」,「胳膊擰不過大腿」,「好漢不吃眼前虧」,等等。但長達二十二年的事實證明,今天法輪功不僅在逆境中存活下來了,而且還開創了無數的人間奇蹟,從而不得不令整個世界刮目相看。

與國民黨斗,成功顛覆中華民國合法政府

1920年,蘇俄成立了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負責中國共產黨的建立工作,中國共產黨是共產國際領導下的一個支部。1921年7月23日,在尼科爾斯基和馬林的組織下,中國共產黨正式成立。可見,從一開始中共就是一個西邪東漸,在國外反華勢力支持下建立的賣國政黨。
共產黨發起第一次國共合作,是為了附體於國民革命來發展自己。否則,應劫而生的中共隨時隨地都有被剿滅的危險。1924年1月,中國國民黨召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共產黨員以個人身分加入國民黨,國共第一次合作正式開始。附體國民革命的結果,使得中共由1925年的不滿千人,暴增至1928年的三萬人。

1926年2月,北伐戰爭開始後,為了爭奪領導權,中共卻破壞和背叛革命,在上海進行了三次武裝暴動,並進攻北伐軍師部,被解除了武裝;接著,廣東總罷工糾察隊每天都與警察發生暴力衝突,直接導致了「四.一二」國民黨對共產黨的大清洗;1927年8月,國民革命軍內的共產黨又藉機發動南昌暴動,也被很快鎮壓下去;9月發動攻打長沙的秋收起義失敗,共產黨只好流竄到井岡山打游擊;並於1931年11月在江西中央蘇區瑞金非法建立了「國中之國」的紅色蘇維埃政權;因蔣介石指揮國軍對分裂國家的中央蘇區先後發動了五次大「圍剿」,中央紅軍在1934年10月反「圍剿」失敗後,被迫向西北逃竄,開始了所謂的長征;1936年12月,共產黨長征逃亡到陝北時,中央紅軍主力由八萬多人減至六千人,只需一役便可全殲。

但奸詐狡猾的共產黨成功用間,利用張學良、楊虎城在西安發動兵變,扣留蔣介石,像吸人血的螞蝗一樣得以再次附體國民革命。一度狼奔豕突、抱頭鼠竄、差點被國軍趕盡殺絕的共匪,竟變成了吃國民政府軍餉的八路軍,再次起死回生,得以發展壯大。

抗日戰爭爆發時,國民黨有一百七十餘萬軍隊,十一萬噸排水量的軍艦,各種飛機約六百架。共產黨加上1937年11月改編的新四軍,總數仍沒超過七萬人,如果把隊伍拉出去跟日本人打仗,一個日軍師團也打不過,因此共產黨把抗日的正面戰場全留給了國民黨軍隊。除了平型關等幾個屈指可數的對日戰鬥外,共產黨並無抗日戰績可言。國民黨戰死疆場的將軍二百多人,共產黨的指揮官幾乎毫無損失,到日本投降時,借刀殺人、躲在後方忙於擴大地盤的共產黨,已經把自己擴充成號稱擁有九十餘萬正規軍和兩百萬民兵的強大武裝力量。令人既可惡又可笑的是,至今中共仍恬不知恥的反覆吹噓自己是領導抗戰的中流砥柱。

抗戰勝利後,中共不僅乘機摘取了國民革命的勝利果實,而且還出賣祖國權益和東北資源,換取蘇聯在外交和軍事上全面支持,從而發動了推翻國民黨合法政府的「解放」戰爭,最終奪取了大陸政權。

與自己人斗,取得黨內十幾次路線鬥爭勝利

大家知道,參加中共一大的代表共有13人,後來死的死,逃的逃,有人投靠日本人做了漢奸,有的脫黨投靠了國民黨,成了叛徒或機會主義分子,到1949年中共掌權時,只有毛澤東和董必武兩人還留在中共黨裡。

1927年7月,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從一大到五大連任五屆中共中央總書記的陳獨秀脫離共產黨,被開除黨籍。8月7日,中共中央在漢口召開了著名的「八七會議」,從而糾正了陳獨秀的右傾投降主義錯誤,從而取得了黨內首次路線鬥爭的勝利。

1930年6月,中央政治局在李立三主持下,過高地估計革命形勢和自身力量,制定出以武漢為中心的全國總暴動和集中全國紅軍進攻中心城市的計劃。其結果以失敗告終。9月,瞿秋白、周恩來回國召開中共六屆三中全會,糾正「立三路線」,即「左」傾冒險主義錯誤,結束了他在黨中央的統治,是謂中共黨內第二次路線鬥爭。

八七會議,瞿秋白主持中央工作,成為繼陳獨秀之後中共第二任最高領導人。1928年6月,瞿在莫斯科主持召開中共六大後,留蘇擔任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團長兩年,實際在國內直接領導中共的是李立三和向忠發。由於對立三路線的批判不夠徹底,1931年1月,在上海召開的中共六屆四中全會,開除了李立三的中央委員,瞿秋白也被解除中央領導職務,從而結束了中共黨內第三次路線鬥爭。

在中共六屆四中全會上,斯大林指示米夫以共產國際名義指定王明的領導地位。為此三十餘名中共中央委員發起成立了反對王明的「第二中央」,又組建「第二黨」,羅章龍被選為書記。羅章龍的右傾分裂主義被稱為中共黨內第四次路線鬥爭。

1935年6月,中央紅軍同紅四方面軍會師以後,毛澤東決定繼續北上。但是,紅四方面軍領導人張國燾卻主張向康、藏邊境少數民族地區退卻,另立中央,並投靠國民黨。張國燾的右傾分裂主義和反黨行為乃中共黨內第五次路線鬥爭。

1931年6月,中共總書記向忠發被捕,隨即叛變,從蘇聯回國的王明為代理書記。王明在黨內長期推行以教條主義、媚蘇親蘇為特徵的左傾冒險主義路線,直接導致五次反圍剿的失敗。抗日戰爭開始後,王明再次回到國內,又犯了放棄黨對統一戰線領導權的右傾投降主義錯誤。王明先左傾後右傾,這是中共黨內第六次路線鬥爭。

前面六次黨內路線鬥爭,以及「肅AB團」、「延安整風」等都發生在中共篡政奪權之前。中共竊國後,又相繼取得了十幾次所謂黨內路線鬥爭的偉大勝利。其中,包括高崗、饒漱石分裂黨的反黨聯盟、彭德懷右傾機會主義路線、劉少奇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林彪反革命集團、鄧小平右傾翻案風、「四人幫」反革命集團、華國鋒「兩個凡是」、胡耀邦「資產階級自由化」、趙紫陽分裂黨、以及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孫政才等人嚴重危害黨和國家政治安全利益集團等等。

與美帝斗,抗美援朝打敗侵略者不可戰勝神話

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在斯大林的慫恿下,朝鮮主動發動了吞併南韓的侵略戰爭。28日即攻占南韓的首都漢城,並占領了韓國90%的地區和92%的人口。9月15日,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部隊於仁川登陸,朝鮮人民軍腹背受敵,轉入戰略後退。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在彭德懷率領下,跨過鴨綠江,趕赴朝鮮戰場,揭開了所謂抗美援朝的序幕。在歷時三年的朝鮮戰爭中,總計有240萬中國人民志願軍先後入朝充當炮灰。

《韓國戰爭史》的作者,在查閱了南朝鮮戰爭歷史檔案、麥克阿瑟回憶錄等大量史實資料後估計,美國軍隊傷亡136,937人,其中死亡25,801人;而登記在冊的中國志願軍傷亡人數則高達90餘萬;就連毛太祖精心栽培的唯一繼承人,都因為一碗蛋炒飯被美軍飛機炸死,以致讓毛家王朝不能像金家王朝一樣世襲統治。

從南北朝鮮,東西德國和台海現實對比來看,如果中國當時不在朝鮮戰場與美國對抗,走上一條與世界發達國家接軌的道路,或許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和祖國和平統一早就已經實現了,不至於到現在還在國內打所謂的脫貧攻堅戰。

但中共卻「鴨子死了嘴巴硬」,欺騙國內老百姓說,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維護了亞洲和世界和平,鞏固了中國新生的人民政權,打破了美帝國主義不可戰勝的神話,頂住了美國侵略擴張的勢頭,使中國的國際威望空前提高,極大地增強了中國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為國內經濟建設和社會改革贏得了相對穩定的和平環境。

與蘇修斗,跟用奶水把自己養大的老大哥翻臉

1953年斯大林死亡後,赫魯曉夫擔任黨中央第一書記。在1956年召開的蘇共二十大上,赫魯曉夫的祕密報告,批判了對斯大林的個人崇拜,全盤否定斯大林執政時的各種理論,指出斯大林主義的錯誤,還提出「三和」的新理論。從此,過去親密無間的中蘇兩國,意見分歧開始加大,隔閡也逐漸加深。

1958年之後,中蘇關係開始走向惡化,赫魯曉夫在各種公開場所給中國難堪,給中國穿小鞋,孤立中國。到1968年,中蘇之間的爭吵已經升級為軍事對抗,中蘇交界處大量屯兵,後來演變為軍事衝突,中蘇關係也降至冰點。

「捨的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儘管中共不惜與美、蘇兩個超級大國同時對抗和決裂,最後只剩下用無償援助收買的亞、非、拉等第三世界小國,其間還發生了餓死幾千萬人的大饑荒、十年文革內亂和八九六四屠城。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的中共,卻依然一次次死裡逃生,度過了重重危機,並頑強地活到今天,甚至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與法輪功斗,戰無不勝的中共陰溝裡翻船

有人說歷史是重複的,古代暴君尼祿因迫害基督徒,曾經讓不可一世的古羅馬帝國,在經歷四次可怕的大瘟疫後走向滅亡。一個強大的政權居然敗在一群弱小的基督徒手裡,真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但更令人萬萬沒有想到、也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人類歷史走向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自稱銅牆鐵壁、鋼鐵長城、無往不勝、無堅不摧,為禍人間整整一個世紀的紅朝中共,也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發動的對大法徒的恐怖打壓過程中,自己把自己打倒了。也就是說,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過程,其實就是天滅中共的過程。這真的才叫「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恰如《江澤民其人》一書所言,中共常常說美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對派都是紙老虎,而反觀蘇聯解體和東歐劇變,共產黨才是真的紙老虎。所有獨裁者的垮台都是樹倒猢猻散。當時除了蘇聯解體外,柏林牆倒塌、波蘭團結工會獲勝、捷克斯洛伐克發生天鵝絨革命、匈牙利完成了民主轉型、羅馬尼亞獨裁者齊奧塞斯庫被推翻和處決、保加利亞完成了第一次全國大選……共產世界土崩瓦解。有個形象的說法,說推倒共產黨執政的政權,在波蘭用了10年,匈牙利10個月,民主德國10週,捷克10天,在羅馬尼亞只用了10個小時。

可見,「佛擋殺佛、神擋殺神」,「從黨內殺到黨外、又從黨外殺到黨內」,「死豬不怕開水燙」,「我是流氓我怕誰」的邪教中共。既不怕國民黨,也不怕美帝和蘇修,更不怕自己內部相互之間「你死我活」的傾軋。在這個星球上,中共唯一害怕的便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也正是這些信仰「真、善、忍」普世價值的大法徒,用智慧和理智揭開了魔鬼的畫皮,用生命和鮮血改寫了人類歷史。從而給即將被魔鬼帶入毀滅的世界,開創了新的未來,帶來了新的希望。

看看今天行屍走肉、氣數已盡的中共,它們一邊高舉著拳頭、面對著鐮刀斧頭血旗宣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一邊卻信誓旦旦、反覆不停地叫囂:「一百年來,中國共產黨團結帶領中國人民進行的一切奮鬥、一切犧牲、一切創造,歸結起來就是一個主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一邊高唱著:「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一邊卻高喊著:「全體中華兒女將團結一心,向著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奮勇前進!」

大家用腳後跟想一想都知道,實現共產主義偉大理想與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可謂風馬牛不相及,牛頭不對馬嘴。中國歷史上被尊為「天朝上國」,創造出萬邦來朝的輝煌盛世,可不是用「馬列邪說」和「戰狼外交」來實現的。就連中共610官員自己也承認,如果採用中共「轉化」法輪功學員那一套邪惡手段來對付中共黨員,可能要不了三個月共產黨就會被剷除。更何況即使在中共的紅色恐怖高壓之下,至今也已有三億八千多萬覺醒的中國民眾,大膽地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邪教組織。然而在過去,就是一個人躲在廁所裡也不敢對共產黨說半個「不」字。

大陸民間流傳,前三十年崇拜掛在牆壁上的毛澤東;後三十年崇拜印在紙幣上的毛澤東。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在如今,曾聽信魔鬼謊言,誤入歧途,加入中共的九千多萬黨員,沒有一個真心想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幾乎百分之百都在「全心全意為人民幣服務」。假如不是通過金錢和利益來誘惑黨徒替自己賣命,中共暴政可能就連一天都難以維持下去。

過去有人說,將所有中共官員排成隊,挨個槍斃可能有冤枉的,隔一個槍斃一個肯定有漏網的;現在有人說,將所有中共官員排成隊,全部槍斃還是有漏網的,因為貪官的家人、祕書、情人,甚至司機也都是腐敗團伙其中的一員。大家看到,從中央到地方大大小小的中共官員,天天在大會小會上,無不大講特講所謂的廉潔奉公,反腐倡廉,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但背地裡卻照樣貪污受賄,聲色犬馬,花天酒地,醉生夢死,以致陷入前腐後繼,越反越腐的怪圈。更具諷刺的是,甚至就連剛剛踏進校門的大陸小學生長大後的夢想都是做貪官。

結語

「中國共產黨一經誕生,就把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確立為自己的初心使命」,此乃百年來屠殺至少八千萬冤魂的紅魔中共,在共產主義理想和信念徹底破滅後,通過煽動激進的民族主義來轉移大眾視線的一塊遮羞布。諸不知,挖空心思、絞盡腦汁地用無神論、進化論和唯物論等現代變異觀念,來改變人對神的信仰,切斷人與神的聯繫,破壞五千年中華傳統文化,摧毀維繫中華民族的道德根基,從而達到毀滅整個人類的終極目的,這才是中共這個反人類惡魔真正的初心使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