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種子】「我找到真道,不出家了」

《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上篇 萌芽(1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1日訊】【緣起】《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這本書主要紀錄了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脈絡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這些珍貴的歷程也是一部活的歷史。

1994年,一對台北夫妻在山東濟南的奇妙緣起,上海醫師的遠渡來台,貴州老翁的花蓮探親,捎來了大法的種子,串起了曠世難遇的修煉機緣。

2016年2月編輯小組逐步展開台灣北、中、南各地的專訪,歷經錄音檔聽打後再交互查詢比對,歷經三年,終能彙整集成冊。比原來預期的還要艱難。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大紀元推出《金色種子》一書全文連載,期望這本書的刊登,讓法輪大法在台灣的發展足跡,能夠更完整的留下一個歷史見證。

過去宋明容經常在中正公園裡散步,他對公園裡一群大約三十多位的練功人印象深刻,因為他們今天可能練這個功,明天又練另一套功。而請他教功的男士,正是這群練功人之一。

於是,宋明容建議他們:「你們若有心想學,建議大家先放下其他功法,專一的煉法輪功一個月,你們就會有感受。」

當天學完功後,這群人開始討論今天煉法輪功的「成果」。只聽一位女士說:「我今天看到宋先生煉功時,丹田的部位好像懷孕婦女一樣鼓起來,裡面好像有一個法輪正轉、反轉地轉動著。」

「對,我也看到了。」

「我也是……」

不少人竟然都不約而同地看到了這一景象,這點讓大家頗為心動。

這時,有一人問:「會不會又是騙錢的?」

「免驚!這位師父人在美國,騙不到我們。」只聽那位最先發言的女士這樣回答道。

說話的正是當時五十八歲的廖雪霞。

廖雪霞出世時,脖子上纏繞著腸子,產婆說:「這小孩帶著佛珠出世,這世是來修行的。」說也巧合,從小她就不敢吃葷,媽媽為她上學準備的便當,她也只吃菜,「不敢吃肉,吃了就吐出來。」

小學時看到堂姐出家,她即萌生出家念頭,且日漸強盛,父母得知之後,不捨女兒離開膝下,餘生長伴青燈,於是母親帶她到住家附近的佛堂裡念經。而她在這法門裡一待就是十幾年,後來在該法門裡頗具地位,配有房舍,還有一筆可觀的資金可供支配。

雖然如此,廖雪霞總感到一種不踏實感,「我覺得,我要的不是這個,但是,還缺什麼我不知道。」她模糊地知道修煉就是要修心性,要回天上,但怎麼回天?

後來她離開了那個法門,開始她的求道之路。只要有同道人介紹,或是聽聞有真道之跡,她絕不放過。她到台北、花蓮,還深入阿里山,尋尋覓覓,但一無所獲。

時間一天天消逝,廖雪霞已屆中年。一場車禍導致她的脊椎被撞彎了三節,時日一久,讓她行、坐、臥、躺都劇烈疼痛,痛苦不堪,醫生說開刀治療成功率僅百分之二十,手術失敗將面臨終身癱瘓。

老父親不忍未婚的女兒遭遇癱瘓風險,為六神無主的廖雪霞下了決定:不開刀。

然而,身心的痛楚卻把廖雪霞一步步逼向絕望的境地。一九九七年六月的一天,廖雪霞去寺廟探視出家的好友,好友力勸她也一同出家,此時已五十八歲的她,答應好友,並與住持約好,在幾個月後的中秋節剃度。

多年後,她回述著那一天,她說:「回家之後我自問,這真的是我要的嗎?」她信步走到住家附近的空地,想到自己一生求道無果,不由得悲從中來,對著無垠的夜空她哭喊著:「老天啊,為什麼沒有正法讓我得道,我年紀已經這麼大了,要怎麼辦啊?」

次月,七月十五日,在中正公園裡廖雪霞與大家一起跟著宋明容學煉法輪功。她最初的目的只是為了健身,但煉功後,身體狀態的好轉反倒只是附帶的收穫。

「讀《轉法輪》以後,知道這是修煉,我要的就是這個!」

走過大半生,五十八歲才獲得心目中的真經,廖雪霞只要有時間就手捧《轉法輪》靜靜的閱讀。幾次下班後,從傍晚讀到天黑,忘了開燈卻一點也不覺得黑暗,她說:「這書裡面的字都是金光閃閃的,連逗點都是金的,整行字都是金光閃閃,越讀越不捨得放下。」

讀到忘我,摸黑上樓做飯時,黑暗中「啪!」出現一個大小如兩掌合握、鑽石般的亮光,為她引路。這些難以解釋的神奇現象,讓她更加堅定這就是此生所追尋。

廖雪霞內心非常激動,距離剃度一個多月前,她將原本已打包好的行李放回原處,並告訴寺廟住持:「我找到真道,不出家了。」

過了一段時間,廖雪霞做了一個夢,夢裡李老師對她說:妳為什麼一直不敢講話?該講的要講,該說的要說。廖雪霞醒來之後悟到:「我要趕快告訴求道的好友們……」於是她先後找到了一百多位曾經相識的道友,請宋明容教他們煉法輪功。

夢中學識字 通讀《轉法輪》

廖雪霞第一個告知的就是她的好友、住在清水的黃葉。

黃葉小廖雪霞十歲,兩人卻是莫逆之交。十六年前,離開原來的法門之後,黃葉跟隨著廖雪霞尋道的步伐。黃葉說:「她跑到哪裡,我就跟到哪裡。」

然而,來到這裡,無功而返;去到那邊,失望而歸……十多年來,一次次地尋找與跟隨,一次次的挫折與打擊,讓黃葉身心俱疲,失了求道的熱誠,只想在俗世裡安生。「我已經四十八歲了,不想修了。」

所以當廖雪霞興奮的告訴黃葉:「法輪功真的很好,我們終於找到了。」黃葉卻出奇的冷淡,她心想自己已經結婚了,不能再像過去那樣跟著廖雪霞跑來跑去。

不過,廖雪霞鍥而不捨沒有放棄,「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不忍心看她沒得法。」廖雪霞連續打了三個多月的電話給黃葉,花了兩萬多元的電話費,黃葉的丈夫也因此深受感動:「人家一直叫妳去,為什麼不要去呢?」黃葉遂勉為其難的答應廖雪霞,由宋明容教她與丈夫煉功,並開始閱讀《轉法輪》。

但三百多頁的《轉法輪》對不識字的黃葉卻是個艱難的挑戰。

黃葉出生時瞳孔前長有一層薄膜,視力總是模糊、看不清。小學第一次月考,黃葉領回「零分」的考卷後,從此成了學校「逃兵」。

所幸丈夫願意教她讀《轉法輪》。丈夫下班後,就一個字一個字教她念,隔天黃葉自己再複習前一晚的內容,如此經過半年。這緩慢的進度讓她心急了起來。

這時發生了一件神奇之事──黃葉一連作了十天的夢。

在夢中,黃葉手捧《轉法輪》,李老師在一旁指著書裡的字,一個字一個字往下指,一個接一個的意念便打進黃葉的腦海裡,瞬間,黃葉就認識了這一個字……在夢裡,黃葉大聲地一個字又一個字讀著《轉法輪》。「李老師用指的,他沒有講話,我就一直讀一直讀。」黃葉說。

第二天早晨,當黃葉再捧起《轉法輪》時,就看見一個泛著銀光的法輪照著每一個字,指引著她往下讀:「銀色的法輪指引我讀,我就知道那個字是什麼音。」就這樣,不識字的黃葉神速地認字,「不到一年,我就可以跟上大家讀法的速度了。」

而在她煉功一個多月後,自出生就覆蓋在瞳孔的薄膜像似被人輕輕地撕掉一般,她眼前的世界從此清晰明亮起來。

從十八歲進入某法門,年近半百,經歷近三十年才尋到真理,黃葉開心極了。她一改當初的心態,變得積極的弘揚法輪功。

不久後,黃葉在台中清水鰲峰山運動公園設立當地第一個煉功點,等到有其他人相繼煉功後,黃葉又到大甲體育館設點,又有學員接手煉功點後,黃葉又來到沙鹿深波圖書館建點,慢慢地梧棲與龍井也有學員相繼建點。口耳相傳,法輪功逐漸輻射狀的傳開,台中海線鄉鎮煉功的人也相繼多了起來。

(待續)@

點閱【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標題〈一位差點出家的女士〉,選自《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版權歸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歡迎傳閱和轉載,不得更改。

購書請洽: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採訪、撰稿:曾祥富 ‧ 黃錦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