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對抗中共的海上霸權主義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im Fanell與Ryan Clarke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過去一個月裡,美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兩個條約盟國向全世界展示:無論一個國家海軍的規模如何,對付擴張主義和侵略性的中共的最佳方法之一,就是曝光其在海上的惡劣行為。而這是美國國防部在過去十年中一直都不願做的。

這種戰略思維和行動的最新例子來自澳大利亞和菲律賓共和國。

就澳大利亞而言,過去一個月,中共派出了兩艘解放軍海軍輔助情報(AGI)艦艇,密切監視今年的「護身軍刀」(Talisman Sabre)聯合演習。演習包括來自美國和日本的海軍,以及來自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和英國的軍事人員。這是中共第三次派遣間諜船來監視澳大利亞最大的戰爭演習。(註:「護身軍刀」是美澳軍事同盟規模最大的軍事演習。演習從2005年起每兩年舉行一次。)

值得稱道的是,澳大利亞國防軍(ADF)不僅派出船隻和飛機來監視和跟蹤這兩艘中共軍艦,而且堪培拉也毫不遮掩地向澳大利亞公眾報告了這些中共間諜船的存在。

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 )證實,作為澳大利亞「更廣泛的監視」的一部分,澳大利亞國防軍一直在密切監視這些中共軍艦。這意味著,澳大利亞政府認識到,打擊此類活動的最佳武器之一是曝光北京的侵略行為。這種公開報道不僅使澳大利亞公眾,而且使國際社會了解情況。

雖然根據《國際海事法》,這些中共軍艦的存在並不違法,但向澳大利亞沿海水域派遣這些軍艦的事實顯示了中共無恥的雙重標準。中共經常抱怨美國和其它國家的情報收集艦出現在第一島鏈內。(註:第一島鏈位於西太平洋,是指北起日本群島、琉球群島,中接台灣島,南至菲律賓、大巽他群島的鏈形島嶼帶。)

除此之外,我們的菲律賓朋友在面對每天監視南中國海的中共龍時也表現出了難以置信的勇氣。例如,今年3月,當中共派遣約200艘海上民兵艦艇前往南中國海的惠松礁(Whitsun Reef)時,菲律賓國防部長洛倫扎納(Lorenzana)不僅報告了這200艘中國船隻的位置,還要求他們離開此地。

最近,菲律賓海岸警衛隊發表聲明說,它不僅一直在追蹤一艘出現在菲律賓專屬經濟區的中共海軍輔助艦艇,而且還發出了口頭挑戰,中共軍艦隨後離開了該地區。這個區域靠近南中國海的瑪麗路易絲礁(Marie Louise Reef)。

在澳大利亞和菲律賓的兩次活動中,我們都看到了較小的國家勇敢地站出來挑戰中共的霸權主義。而美國建制派卻不願公開採取類似的行動對抗中共。

美國軍方不願對抗中共在海上的不良行為的最新例子是,中共三次派遣情報收集艦,收集美國領導的環太平洋地區(U.S.-led Rim-of-the-Pacific,RIMPAC)在夏威夷水域演習的情報。這是世界上最大的海軍演習。2012年,中共情報收集艦的存在直到演習結束後才得到公開承認,這證實了美國當局「不激怒北京」的不成文的官方的政策。

2020年8月26日,美國導彈驅逐艦「「鍾雲」號」(DDG 93)在太平洋沿岸2020年演習中發射一枚SM-2導彈。(大眾傳播專家Devin M. Langer/美國海軍)

雖然在環太平洋海事(RIMPAC)演習期間,中共情報收集艦的存在已經被諸如美國海軍研究所出版社(the U.S. Naval Institute Press)等民間媒體披露,但是,在中共三次情報收集活動中(2012年、2014年和2018年),國防部從沒有正式報告過美國印度-太平洋部隊採取了什麼監測和跟蹤行動,更別說一個成熟有效的公共信息傳遞策略。長期以來,不成文的「不激怒北京」心態一直主導著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尤其是在報道中共軍艦的位置和活動方面,而這是我們在印太地區的盟友們不憚於做的事情。

自川普(特朗普)政府執政以來,「不激怒北京」的政策在美中關係的許多其它領域被廢除了,那麼為什麼不在海事領域也廢除它呢?美國國防部應該認識到,直接對抗中共政權的不良行為,已經被證明能夠擾亂中共在亞太地區海上擴張戰略的高端常規和低端非常規做法。

對抗不僅在軍事領域產生了強大的影響,而且在中共更廣泛的戰略中也產生了連鎖反應。中共一直試圖理直氣壯地將自己描繪成一個受害者,而它只是試圖收回合法屬於北京的東西。然而,中共最近在菲律賓和澳大利亞及其周邊地區的海上活動與這一歷史受害者的形象毫不一致。

通過直接對抗和公開處理這些侵略活動,馬尼拉和堪培拉將有力地曝光了在習近平和中共統治下的中共政府的真面目:一個極權主義、高高在上的無情的擴張主義政權。它相信自己擁有統治亞洲的不可剝奪的權力。習近平和中共認為,其政權占據地區主導地位(如果不是全球的話)的時機已經到了,而且不管其它國家怎麼想,他們都有權奪回這一權力。馬尼拉和堪培拉都採取了大膽獨立的行動,明確地警示了中共不要再抱此妄想。

美國不僅應該注意盟友的行動,而且我們的國防部應該採取類似的行動支持我們的盟友。2022年的環太平洋海事演習即將來臨,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應該準備一個經過審核了的公共事務報告計劃,當習近平決定派遣情報收集艦的那一刻(或甚至更糟的情況),就可以立即向公眾報告。

Jim Fanell 是一名退役的美國海軍上校,目前是瑞士日內瓦安全政策中心(the Geneva Centre for Security Policy)的政府研究員,曾任美國太平洋艦隊(the U.S. Pacific Fleet)情報和信息行動主任。他近30年的海軍情報官員生涯包括了印太地區前所未有的一系列海上和岸上任務。他是中共海軍及其行動方面的專家。作為公認的國際公眾演說家和有成就的作家,Fanell 也是印度-太平洋安全論壇正在崛起和已經崛起的紅星(the Indo-Pacific Security forum Red Star Rising/Risen)的創造人和管理者。

作者簡介:

Ryan Clarke是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the East Asian Institute at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的高級研究員。他的職業生涯涉及國防和情報技術公司、投資銀行、生物防禦、戰略評估、應急和執法領域的領導職位。他擁有劍橋大學的博士學位。

原文「Australia, Philippines Lead Against Chinese Maritime Aggression」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