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129名法輪功被強行抽血 警察聲稱國家規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6日訊】2021年上半年,中共對129名法輪功學員強行抽血,據說中共要建立全國法輪功學員活體DNA數據庫,警察聲稱這是「國家規定」。

據明慧網報導統計,二零二一年上半年獲知9470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局綁架騷擾,其中至少129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非法抽血採集血樣、採集DNA。非法抽血涉及十八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32個城市。其中,非法抽血最嚴重地區依次是上海市55人,湖北省20人,山東省14人,湖南省10人。非法抽血最嚴重的城市依次為湖北武漢市18人,湖南長沙市6人,山東濰坊市4人,四川成都市、遂寧市各3人。

(明慧網)

二零二零年七月以來,幾十名上海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警察以欺騙或軟硬兼施的方式強制採血,據說中共要建立全國法輪功學員活體DNA數據庫。上海警察聲稱這是「國家規定」。被非法搜集的信息還包括:相片、筆跡、電話號碼、指紋、身高等。

中共警察利用「清零行動」強制法輪功學員簽名放棄修煉,不放棄信仰、不簽名的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採集個人信息。據熟悉這些案件的律師說,血液採樣似乎不是例行的身體檢查,而是在非法的「收集人們的生物樣本」。

迫害案例:

1、山東省膠州法輪功學員呂國堯被強行採血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點,山東省膠州市杜村派出所三個穿警服的青年,突然闖入膠西鎮寺前村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呂國堯的家。當時呂國堯正躺在床上休息,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他們迅速用針刺破中指採集血樣。

2、天津濱海新區板廠派出所綁架郭永宏及家人 暴力逼簽強行抽血驗DNA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點,天津濱海新區法輪功學員郭永宏,在自家樓下被大港街綜治辦及春暉北裏居委會及板廠派出所劫持到居委會要求簽「三書」,郭永宏拒絕,被四個彪形大漢粗暴野蠻強行攥住胳膊,拽手按手印,僵持到下午五點三十分,又轉到派出所,強行抽血,連同不修煉的丈夫一起被抽血,說是驗DNA.

當天半夜一點,郭永宏的丈夫被放回家,而郭永宏於半夜兩點被劫持到勝利派出所對面的洗腦班,繼續遭受七、八個街道人員的迫害,熬鷹,一點覺都不讓睡,拽手,抓胳膊,把兩隻手折磨的腫的老高,胳膊上青一塊紫一塊,摸哪哪疼。

3、山東勝利油田田玉平被強制採指紋,照相,抽血,採DNA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濱北分局對鑽井的法輪功學員田玉平、李學榮、李愛芳闖進家裏進行綁架、抄家。抄走部份大法書籍,護身符,大法資料等。期間李學榮、李愛芳出現病業狀態被放回家。

田玉平被綁架到濱北分局進行審問,對其採指紋,照相,抽血,採DNA等信息,坐了一晚的冷板凳,第二天被放回家。

4、湖南寧鄉法輪功學員大面積遭受騷擾迫害 強制採集指紋、血液

據明慧網報導,近段寧鄉法輪功學員大面積遭到街道、小區及派出所成員騷擾,上門照相,或者強行帶到派出所採集指紋、血液、簽字等迫害。

玉潭派出所在迫害74歲的李溈之後,又將84歲的女法輪功學員張玉蘭強行帶到派出所採集指紋、血液、做筆錄、簽字等,歷經三個多小時後放回家。

5、上海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採血

二零二零年七月以來,幾十名上海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警察以欺騙或軟硬兼施的方式強制採血,據說中共要建立全國法輪功學員活體DNA數據庫。被非法搜集的信息還包括:相片、筆跡、電話號碼、指紋、身高等。

僅一個普陀區甘泉派出所,在二零二一年四至五月間,就發生了十多次警察企圖強制採集法輪功學員血液的事件,給法輪功學員的身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午,甘泉派出所一群警察和社區的人闖入八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瞿睦潔家,在得到瞿睦潔堅持法輪功修煉的答覆後,警察揚言要強制採血,瞿睦潔被迫坐在地上,堅決抵制迫害,聲稱要記錄來人的警號……鄰居都聽到看到後,警察走了。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上海市國保、普陀區甘泉派出所等近四人,叫尾隨的鎖匠強行撬開法輪功學員吳曉傑的家門,強行採血。吳曉傑已經近一年基本臥床,連去廁所間都要二十來分鐘。對這樣一個弱女子,警察們還對她騷擾、監控、採血,實在是專橫到頂了。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下午,宜川派出所一幫警察衝入法輪功學員吳煜琴家中,將吳煜琴拖到樓下,吳煜琴連鞋子都沒穿,被光腳綁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四、五個身高力壯的警察強按著吳煜琴的手,暴力採血。吳煜琴的手、腳處都有大塊烏青塊,大概在晚上八點左右,吳煜琴回到家中。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家住西藏南路的九十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被三個警察和居民委的人闖入家中。其中一個女警察說要檢查身體,要強行抽血。老學員大聲拒絕,女警察就讓另兩人幫忙,拽著老人,強行刺破手指,取了血。老學員大聲指責:「你們是犯罪,是私闖民宅,欺負九十歲的獨居老人,這是強盜行為。」他們做了壞事之後,還很兇地對老人說:「不許在家裏供像。」

據明慧網消息,被強制採血、非法收集個人信息的上海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二零年至少有三十多位。

6、四川遂寧市蒲澤秀等五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三人被抽血

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九點,法輪功學員蒲澤秀、陳維興、楊勝珍、李玉蓮、陳秀容,在市「紅十字醫院」旁被南津橋派出所警察跟蹤、綁架和抄家。

據悉,蒲澤秀、陳維興兩人晚上七點被放回家。楊勝珍、李玉蓮、陳秀容三人被抽血。楊勝珍、李玉蓮兩人晚上九點左右,才被放回家。陳秀容被非法關押到永興拘留所。

7、武漢市八十三歲尹桂香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抽血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七日早上八時許,武漢市八十三歲女法輪功學員尹桂香和黃詠梅被中展(中山公園展覽館簡稱)派出所兩個便衣警察劫持到中展派出所。

在派出所,尹桂香和黃詠梅遭非法搜身,警察從尹桂香身上搜走真相幣一百九十元。

之後,又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陸續綁架到中展派出所。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七日,六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展派出所沒吃、沒喝,遭到警察非法訊問。警察在查過電腦後,對六名學員非法做筆錄、照像、量身高、稱體重、採手印、採血樣等。

第二天,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八日,凌晨一點,礄口區公安分局國保警察把尹桂香和黃詠梅等四名礄口區法輪功學員劫持到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繼續非法關押迫害。另兩名學員情況不詳。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尹桂香由她兒子接回家中,後被迫離家。

8、長沙賀祥姑被迫害致昏迷無意識 多次強行採血

長沙市法輪功學員賀祥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遭綁架,被非法關押至長沙市拘留所,絕水絕食抗議五天後回家,五月十五日再次失蹤,一個多月下落不明。現在得知她又被中共警察綁架,已經被迫害致深度昏迷、全身無意識。

據悉,賀祥姑被長沙韭菜園派出所劫持,非法關押在長沙市第一看守所,被迫害得休克、全身無意識狀態多天後,七月十二日才送到長沙第一醫院,之後才通知其親屬見人。

接到長沙公安的電話後,親屬在第一醫院重症監護室見到了已處於深度昏迷中的賀祥姑,親人怎樣呼喊賀祥姑的名字,她都毫無反應。親人看著活生生的她變成此般慘狀,嚎啕大哭!

賀祥姑,女,現年六十歲,湖南省婦幼保健院門診手術室護士。她不僅業務能力強,而且為人善良真誠,對病人很有耐心,在病友中的口碑很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賀祥姑四次被非法勞教,三次被關入精神病院,正常上班的權利被院方以所謂「簽字放棄法輪功」的條件剝奪,造成賀祥姑被迫長期在外漂泊,只能打零工,靠做家政、護理老人為生。

二零一七年六月,已到法定退休年齡的賀祥姑,到省婦幼詢問退休一事時,得知在本人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單位已將自己無理「開除」。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下午三點多鐘,賀祥姑發資料時被四方坪派出所的幾個警察及聯防人員綁架。在四方坪派出所兩個國保警察逼供,戴手銬,直到晚上十二點,三個警察押著她到租住屋抄家。國保隊長蠻橫地將裝大法書的鐵皮櫃撬爛,搶走所有大法書。第二天又強行採血,錄製手印,腳印,警察宣讀所謂認罪書。當晚八點鐘將她劫持至長沙市拘留所行政拘留十天。

賀祥姑在拘留所絕水絕食五天後,出現呼吸困難,面色土灰,全身無力,體能衰竭。拘留所女警往她口中灌水,男警使勁捏住她下顎,將一顆牙齒壓斷在口裏,頓時滿口是血,嘴唇傷腫往外淌血。拘留所為推卸責任,下午三點多鐘辦案警察把她架到馬王堆療養院抽股動脈血(因其它血管已抽不到血),做心電圖,心臟彩超。

三月二十日八點鐘左右,出現生命垂危狀況的賀祥姑被送回家。她被釋放前,因絕食絕水,全身的血管收縮,扎針困難。負責給她抽血驗血的醫生,在大腿根部,血倉的位置給她抽血,卻叫一個年輕男士,給她按住拔針後的棉籤。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僅僅時隔兩個月,賀祥姑再次被中共警察綁架,一個多月下落不明,現在得知被迫害致深度昏迷、全身無意識。了解情況的人都譴責長沙市公安警察為甚麼如此殘忍,視人命為兒戲。

二零零六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在國際上被曝光後,對法輪功學員強行抽血、驗血惡行仍然在全國範圍內一直繼續著。中共警察無故擾民,強制採血、綁架、騷擾是犯罪行為。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圖為海外法輪功學員大型集會遊行,呼籲全球共同解體中共結束迫害。(明慧網)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2021年上半年中共對129名法輪功學員強行抽血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